医疗“航母”远程视界陷入危局:资金链断裂,代理上门追债、医院蒙冤起诉

2018-04-20 13:28· 猎云网  前哨 
   
一面是外部危机,百余名全国代理商上门追债、医院起诉;一面是内部危机,资金链出现问题,数百名员工离职。在内外合力的攻势下,无疑将远程视界被誉为医疗“航母”的企业被推向深海漩涡。

  最近一段时间,远程视界的债务危机愈演愈烈、可谓内外交困。

  一面是外部危机,百余名全国代理商上门追债、医院起诉;一面是内部危机,资金链出现问题,数百名员工离职。

  在内外合力的攻势下,无疑将远程视界被誉为医疗“航母”的企业被推向深海漩涡。

  资金断裂,引发危机

  2018年1月16日,有行业消息知情人士曾向猎云网独家透露,远程视界资金链断裂、融资租赁出现问题。

  2018年1月20日,在公司年会上,远程视界董事长韩春善刚提出本年度目标“业务回款100个亿”,两个多月后,因资金链问题被媒体陆续曝光,涉及多个利益方:员工、代理商、医院、融资租赁公司。

  为进一步挖掘客观事实真相、呈现多方利益交割。4月12日,猎云网独家走访调查了远程视界债务危机始末和事态进展。

  上午9时许,从北京地铁9号线七里庄出来,沿着万丰路辅路一直往北走,十分钟左右就到了位于北京丰台文化创新工厂万开基地的北京远程科技集团总部。

  相比过去的一周,这里平静了许多。“前几天(4月9、10、11日)这里热闹、警察警车都来了。”一名万开基地保安人员告诉猎云网。

  据媒体公开报道,远程视界创始人韩春善毕业于皖南医学院临床医疗系,获得过中国人民大学医院管理硕士学位,2005年10月创立的导医网中担任过经理。

  • 2012年离职后,开始操作构想远程医疗模式创立远程视界。

  • 2013年1月,注册北京远程视界集团公司。

  • 2014年,远程视界开始以设备租赁的方式为基层医疗机构提供手术显微镜、超声乳化仪、眼底激光设备等专业眼科设备,并逐渐从眼科拓展到心血管、肿瘤、妇科、耳鼻喉、脑卒中、肝病、呼吸、中医及护理的全科领域。同年公司盈利。

  • 2015年和2016年,北京远程视界分别获得了2亿元和8.8亿元A轮和B轮融资,2016年,远程视界营业收入60亿元,净利润6亿元。



  据相关媒体报道,2015年下半年,远程视界集团注册成立:远程中卫妇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远程金卫肿瘤医院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心血管和肿瘤子公司还分别获得了1亿元和3亿元的独立投资。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4月至7月底,远程视界与中珠医疗曾就交易远程心界、远程金卫全部股权进行商议,但最终交易失败。

  2017年下半年,上市公司银河生物(000806.SZ)曾公告收购旗下心血管业务,仅此一块业务在当时估值就超过50亿元。同年8月远程视界又转而寻求银河生物受让远程心界部分股权,银河生物在支付3亿元定金后,以远程心界业务模式需要调整为由,暂停了这项交易。

  正是此刻,开始出现大批远程视界代理商要求退款的诉求,同时,内部员工也被曝出开拖欠工资的现象。

  员工离职,代理讨债

  在北京远程心界互联网医院管理有限公司一楼办公区域,除了有几名工作人员行色匆忙,其余办公工位空空荡荡,“昨天接到董事会通知,经理一下级别的员工全部放假,也有的是离职了。”一名运程集团内部员工告诉猎云网。  

  “你去三楼,大会议室306那里有很多代理,都拉着横幅:还我血汗钱”,一名代理商对猎云网说道。

  在3楼财务门口,仍有离职员工在办理离职手续,一位远程视界员工苦着笑对猎云网说:“我刚从外地出差回来,准备辞职。”  

  接着,猎云网在靠近楼梯的走道里发现有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代理商,他们神情疲惫的躺在沙发上休息,三五成群的手持退款协议低声交谈。  

  现场,多名代理商告诉猎云网他们是通过以下三种方式与远程视界进行签约:

  • 一是远程视界市场招商人员通过电话与其取得联系;

  • 二是远程视界市场招商人员通过线下走访接触地方医代;

  • 三是远程视界通过各种会议活动推广宣传,进行现场推介。

  远程视界通过代理商来运作医院与融资租赁公司的对接。其中,在筛选代理商条件方面,远程视界把代理商分为ABC三级,而此次涉事代理商绝大部分为C级。

  猎云网从远程视界一份《远程集团代理商对接表》得知,远程代理商分为9大战区:华中区(河南、湖北、湖南),华北(河北、内蒙、山西),西南区(贵州、四川、重庆、西藏),东北区(黑龙江、吉林、辽宁),华南区(广东、广西、海南、江西),西北区(陕西、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华东一区(山东、安徽),华东二区(浙江、江苏、福建),云南。

  “有医疗资源关系,有能力对接,加上一定的资金就可以做远程视界代理商”,远程视界代理商王卫对猎云网说。

  一名来自河北某县的代理商张军就是通过第三种方式与远程集团进行签约的。“去年12月份,远程视界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活动,现场听了专家讲课后,考虑到又有相关部门站台,觉得是一个好项目,就缴纳了三万人民币代理费。”

  据现场代理商透露,他们交给远程视界的代理费用少则数十万,多则上百万人民币,而远程视界与对接的医院、融资租赁公司签订的设备购买合同,少则数百万、多达数千万人民币。

  2017年5月份,王卫接触了远程视界。刚开始,远程招商人员让他负责邯郸某县医院眼科医疗资源,并签署五年合同,让其一次性交清20万代理费,他犹豫了。“万一谈不成,20万都打水漂了,所以不敢介入。”

  一段时间后,王卫发现,远程会诊在眼科方面大有市场,可以挣大钱。

  王卫决定做远程代理,加上定金1万,先后共计投入约90000元代理费,他利用在当地的医疗资源、关系去医院与院长谈合作。“刚开始院长挺认可,觉得很新鲜,当时每个县必须得有这个项目,不要不行。”

  此前,据《无冕财经》引述一位已经离任、曾在远程视界担任管理岗位员工的人士称,在实际运作中,远程视界担保、医院提供材料,以合作项目所需设备的评估价值向融资租赁公司借款,款项转入远程视界子公司账户,公司再向上游的医疗设备供应商采购设备,最后将设备投入到合作医院。

  (来源《无冕财经》)

  在与远程集团签署代理协议后,总部派一名招商专员协助他开展业务。“经常去一住至少是七天,每天开着车拉他去医院谈合作。”

  王卫告诉猎云网,在地方医院与远程视界签订合同,由第三方审核医院资质、评估、以融资租赁方式向后者采购医疗设备,并由远程提供专家诊疗资源,协助发展相关科室。

  然而,去年10月份,正当王卫业务进展的如火如荼的时,意外发生了。在与医院签订合同后,远程视界承诺的远程医疗设备却没有如期而至,但是医院需按期偿还融资租赁款。

  “谈了很多医院,越谈越不靠谱, 医生、院长不买账。现在远程这一块,整个邯郸闹得沸沸扬扬,在邯郸只要是到医院里边一提远程,医生就说,别说了,我们领导刚开完会,不要接触它,有毒。”

  此前,有代理商向腾讯《棱镜》提供了一份远程视界项目介绍:远程在与医院合作过程中,负责为医院所需建设科室提供免费的诊疗设备,并在线上实时为医院提供线上远程会诊、阅片、技术支持和手术指导,定期还会派专家到线下实坐诊和手术,培训签约科室医护人员。

  根据合作协议上的信息,设备购买是以融资租赁方式完成,融资租赁公司作为出租人放款购买设备,医院作为承租人和名义还款方获得设备使用权,远程作为担保人为设备分期还款提供连带责任。

  协议许诺,融资租赁款归还完毕后,设备所有权和原先用于归还本息的25%毛收入全部归医院所有,如果诊疗收入无法覆盖融资租赁本息,产生的经济责任由远程承担,即远程在医院无法支付设备本息的情况下,将兜底还款。

  对于远程视界与医院的合作,代理商王卫打了一个很形象的比方:“代理商犹如媒婆,男方是医院、女方是公司,代理商对接公司与医院,如果女方违约,男方彩礼钱也没了,人财两空,陪了夫人又折兵。”

  同样,另外一名来自河北的远程视界代理商郭明情况也很糟糕。“去年10月26日,远程集团一个招商工作人员把我给忽悠了,我一次性缴了近40000元全款代理费,并称,自己信佛,很善良,相信我。”

  缴纳代理费后,郭明与远程招商人员一起跑了四家医院(吃住全管),结果与一家并签署了合作协议,接着项目并没有任何进展。

  郭明发现,在9月份的时候,第三方租赁公司已停止放款,项目已经终止。“合同上说的项目业务,什么医院里需要设备,免费提供使用,三年还钱就行,根本就停了,招商还忽悠我,项目协议没问题,挺好。”

  让郭明疑惑的是,去年9月份与公司签署协议后,远程视界没有盖章。2017年10月26日,总部给他打电话,让他过去改签代理协议,总部称,改签合作协议对招商人员业绩能算到10月份。“这一下子可好,他多拿了好几万的奖金。”

  今年3月份,郭明与对接他的远程视界招商工作人员联系,该工作人员称,医院设备协议已经签完了,你就等着返点吧。“他是欺骗我,3月底他辞职不干了,找他联系搪搪塞塞,”郭明抱怨着对猎云网说。

  租赁逾期,医院起诉

  医疗设备租赁是远程医疗模式中的一环,通过医疗设备租赁解决了医院急需引进医疗设备而苦于资金缺乏的棘手问题,减少医院在添置大型设备资金上的一次性投入,可以把有限的资金进行有效配置,使之运用到医院的基本建设和医疗设备的增添上,保证医院的发展。

  据代理商王卫透露,远程在邯郸利用多家医院做担保闹的沸沸洋洋。“邯郸一家县级医院多个科室最严重,一次性签订8000多万设备贷款,钱打到了远程集团账户,医院做的担保。结果设备迟迟不到,到了部分设备成为了“废品”。医院需要偿还这笔钱。现在医院能不着急吗?医院方面以诈骗起诉了远程。”

  对此,远程视界方面回应称,在基层医院开展业务,一方面是效率沟通和医院传统的态度,一个设备发送需要一个流程,一段时间。

  另一方面,出现设备租赁逾期、资金链紧张等问题,其主要原因是设计的医疗设备租赁期限三年时间过短,没有设置免租期,医院和租赁公司双方签约租赁合同后第二个月就要支付设备租金,还款压力大;医院在选择医疗设备时没有有效控制额度,造成一些设备闲置。

  但部分代理商认为,远程视界在收到大笔设备款并从中赚取巨额利润后,并未提供相关服务甚至设备给医院,已经构成了诈骗行为。

  据远程视界公开资料显示,全国范围内与其合作的社区、医疗中心、卫生院、村卫生室多达30000家,设立药店接诊点达10000家。

  王卫还向猎云网透露,邯郸另一家县级医院一年流水还不到2000万, 在远程集团的帮助下(做假流水)贷款签署了2000万元的项目医疗设备,分三年还清,一年700多万,协议签署后,设备并未到,医院也没有偿还能力,第三方租赁公司把医院账号冻结,“钱只能进,不能出。”

  截止2017年第4季度,远程视界出现资金链紧张,无钱可垫时,就陆续出现了医院还租金逾期,而医院根本无力偿还本息,越来越多的医院被融资租赁公司起诉。

  猎云网通过企查查发现,远程视界从2017年12月26日—2018年4月24日共涉及11起起诉案件,案由均是融资租赁合同纠纷。

  多名远程视界代理商对猎云网说:“在签署协议之前,项目已经终止了,并且,第三方租赁公司已经停止与远程合作,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还要代理商签署呢?”

  对此,远程视界方面一名相关负责人向代理商解释:“因为公司上市投的钱太多了,现在运营出现问题了。一切正常,项目并没有终止。”

  猎云网发现,代理商手中的退款协议,公司代表人并没有签字,“这不叫协议,协议应该是双方各持一份,而现在远程视界全部收走,到时候手里什么依据都没有了,”一名代理商对猎云网说道。

  关于退款协议,多名代理商表示,这是远程视界的“缓兵之计”。“我前年就就写了这个退款协议了,到现在一分钱没给”,一名南方某省的代理说道。无独有偶,来自北方某省的一名女代理商也告诉猎云网,去年她填写的退款协议到现在也没给到账。

  未知风险,扑朔迷离

  在306会议室玻璃墙上,猎云网发现一份2018年4月9日北京远程科技集团《致代理商伙伴的一封信》,该信对代理商退款给予五种方案解决:

  • 按照两方签订的代理商协议相关条款中明文规定:“代理费不予退还”,原则上代理费是不退的,考虑到一部分代理商的情况,公司给予退出代理费。

  • 给予代理商限期半年的宽限期,比如签约五年限期,目前还剩两年半时间到期,则加上半年的宽限期,按照三年的代理费退还,以此类推。

  • 实行按月等额的退费方式,一年内退还完毕,比如应退12万元,自签订退出协议后,第二个月开始每月退1万元,12个月退完。 

  • 如果个别代理商数额较大的,比如30—50万以上的,如果想一次性拿到钱,也可以集团担保借款形式办理,需要代理商提供一个公司主体,也可以几家代理商数额加在一起办理。 

  • 按照员工股权激励的政策折成股份,一年内如果没有达成资本并购增值收益预期,再一次性退出。

  • 如果协商不成,也可以通过仲裁机关法律途径解决。

  针对远程集团拟出的五种退款解决方案,多名代理商均认为,分期付还靠点谱,别的几条都不行。“走法律程序时间太长,耗不起啊。” 

  在306代理商会议室,多名代理商正在填写一份退款协议。“我现在的代理费要分12期,也就是说从下个月开始协议生效,但是关键能不能兑现也是个未知数。“河北代理王卫告诉猎云网。

  4月12日,中午时分,猎云网接触到了远程视界对接处理代理商退款负责人杨国明,他告诉猎云网,据不完全统计,此次远程视界债务危机波及到约170余名来自全国各地的代理商,欠款约达4000—5000万元左右。

  “我昨天打了38万以后,大家都没有踏实,一定把这个问题解决掉,现在集团和代理商是一个开放包容的生态,生态如果破坏了,大家都没有好处,我们也正在进行恢复。”杨国明对猎云网补充说。

  4月14日上午,远程集团在总部召开了租赁公司及股东大会。对此次债务问题进行了详细说明,给出了解决方案,并回应称,目前远程集团累计为医院垫付租金38.26亿元,给医院垫付保证金10亿元。

  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远程医联体撬动的资金大约有150亿元,但购买设备、垫付融资租赁本息的只有40亿、35亿元,剩下75亿元不得而知。

  该人士还透露,去年九月,远程视界财务主管、韩春善配偶郭小卫从眼科公司支出8亿元,用于筹建融资租赁公司。

  让人疑惑的是,2108年4月8日,猎云网通过天眼查发现,原历史股东郭小卫、李树青退出自然人股东。

  4月16日中午,大约50名代理又再次来到了远程集团总部,“不给钱,就不走了”,一名来自南方某省的代理商说道。

  总而言之,远程视界在激进、快速扩张业务的同时,其间也犯了一些错误,这些误判比债务危机刚爆发的时候更加紧张,因为跑得越快,出轨的风险就越大。

  (文中代理商均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