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卖的智能音箱,激起了一波新浪潮

2018-04-23 13:30·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都保杰 
   
死去、被收购或寻找突围成为三个十分现实的选项。“巨头一旦入局,创业公司所能扮演的角色似乎就比较有限了。

  曾经和业内人士聊到对国内智能音箱市场的这个话题,他打了一个很风趣的比方,说这是一场理想主义马拉松,除了要搞好产品的定位、渠道、和背后的技术服务,还有四个字:“活久见呗。”

  为什么说是理想主义马拉松呢?  

因为马拉松比赛有个行话叫“撞墙”,指在比赛的中程,不管是职业的还是业余的选手,都会逐渐出现跑不动、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情况。

  此时选择放弃比赛,于理想而言是极为疼痛的割舍,坚持跑下去,却看不到胜利的终点还有多远,偶尔,心脏和体能不好的,便会有猝死的案例,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类比到智能音箱这条赛道上,在中国市场,如今已经被玩出了特色的逻辑。从百箱大战到巨头游戏,从单品爆款思维到砸钱铺开市场,各家对垒的维度和策略都有了微妙变化,倾注之下,市场体量被催化到千万级是非常乐观的。

  更高级、更低价、卖货卖货卖货,成为中场战事里进击主旋律,然而中国家庭是否会普遍接受智能音箱依旧打着一个问号,为了给消费者更多的购买理由,不知几家欢喜几家愁? 

  杀价激起的第二春

  截止到目前,在智能音箱这个局里,BAT算是都到场了。

  从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BAT依靠各自的核心能力和优势形成三大割据势力,能让三巨头垂涎的买卖,一向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讲,智能音箱不是款消费产品这么简单,而是各家角逐AI时代万物智能互联的开始,背后事关数亿家庭的IoT大计,是为战略导火索,如果不把智能音箱当成战略去做,而是抱着打造爆品的心态那胜算基本偏低。

  人称百箱大战的2017,智能音箱入局者大概不下百家。“深圳南山区一公里以内有112家公司做语音智能集成方案的。”喜马拉雅FM硬件事业部总经理李海波这句话曾流行一时,“它们不知道市场、用户在哪里,只知道趋势来了,我得赶紧跟上。”

  折戟沉沙后,能叫得出名的也有几十家,我们先说说以BAT、京东、小米等为代表的这批吧。

  2018年智能音箱迎来了第二春。3月22日下午,阿里AI labs在北京召开了2018年春季发布会,基于天猫精灵X1智能音箱,搭配一个49元的支架配件XHolder,再结合手机APP“精灵火眼”功能,一个升级融合语音、图像识别、触摸等多模态交互能力的产品形态就这样被组合出来。同时,阿里还发布了一个天猫精灵曲奇版,售价299元。

  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总经理浅雪披露,自2017年8月正式发售以来,天猫精灵的销量已突破200万台,在全球市场,最畅销的智能音箱亚马逊Echo达到这一体量,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而天猫精灵只用了200多天时间,这见证了中国智能音箱并不是伪命题,只是缺乏一条相对合理的路径。

  但是,一个让业内印象深刻的事情是,在去年双11期间,天猫精灵创下100万台销量纪录的营销策略是,通过给超级会员提供400元的优惠券,将X1的音箱价格从499元直接杀到了99元,等于亏钱抢市场。

  无独有偶,2017年老对手京东也下了血本刺激叮咚音箱销量,叮咚音箱是京东和科大讯飞合资搞的产品,双11期间原价399元的叮咚TOP智能音箱向京东Plus会员开出了49元的优惠价格,这价格砍的惊心动魄。

  今年3月26日是百度的高调押注,在两会期间,李彦宏还不忘多次公开预热新音箱计划,最终百度选择与小鱼在家联合发布了号称国内首款智能视频音箱“小度在家”。这是百度押注的第二款音箱类产品,在2017年2月16日百度宣布全资收购渡鸦科技以后,九个月后的百度在自己的世界大会上曾推出旗下第一款智能音箱raven H,售价1699元,其声势可以但销量不详,并未激起太大市场波澜,喧嚣之后,怎么卖依然是个问题。

  用李彦宏的话说,小度在家这个产品是百度AI的新物种,类似于是“智能音箱+电视+视频电话”的综合体,小鱼在家创始人&CEO宋晨枫起初给出了1599元的价格,不过李彦宏站台表示,既然用户对性价比的期望十分强烈,那就补贴好了,“这是一个新的品类,希望能尽快的普及,先从低门槛的亲民价格开始。”小度在家最终以599元价格上线出售,一举杀进了千元档,销量才有明显起色。

  而一向作为价格屠夫的小米,价格战更是不遑多让。3月27日小米在上海举行的新品发布会上,发布的小爱音箱mini以169元的价格再次冲击市场,米粉节特惠价99元。这是继去年7月正式发布了299元低价小米AI音箱之后的第二款,与旗下LoT产品打通是小米生态的特色优势。

  智能音箱这个局,腾讯应该是最晚进来的,近日,腾讯听听发布的人工智能音箱上市,售价699元,没有屏幕,外形和功能和去年的那批智能音箱形态无差,亮点是可收发微信,唤醒词是数字9420,“就是爱你”的意思,官宣说媲美2000元级音箱,音乐资源和社交优势能成为有效的促销卖点和增强粘性的应用情景么?有待市场验证。

  直观的是,在智能音箱的第二春阶段,杀价已成为一个共性的举措,贴着成本价走量,对产品供应链来讲压力倍增,也是不太健康的商业竞争状态。

  各家不为别的,就是为了扩大市场份额,进入更多家庭,在更多的可能场景抢占地盘。 “功能会随着产品升级越来越完善,只要你先把产品带回家。”这已经成了智能音箱厂商的统一话术。

  从客厅到卧室到书房的各个场景空间,先入为主抢占先机,这也是各厂商在开发中高端音响之后继而开发mini款廉价版音箱的产品逻辑,音箱不仅可以放在客厅,也可以放在其他房间,并形成互联共通,增强产品在整个家庭的体验,而用户一旦习惯上某些体验产生粘性后,一般也很少再去更换其他家的产品了,这样才有机会衍生出更多长尾价值。

  开荒压力大于竞争

  中国的家庭需要智能音箱么?应用场景刚需高频么?百度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曾分析,中国家庭使用的人工智能产品最重要的需求主要有三点,分别为:对语音交互的便利性、巨大的内容消费需求以及家人的陪伴。

  也有不少业内人士曾对中美两国智能音箱的使用场景做了对比观察,发现Echo的用户多是家庭主妇,在家中待的时间也很长,使用场景多是在厨房,美国家庭主妇一般是在做饭的时候听背景音乐。这是因为美国人的厨房大多是开放式厨房,而且他们做饭相对中国的煎炒烹炸来说显得安静,适合听音乐。

  相比之下,中国家庭成员因为工作应酬等较多不在家,而中国家庭一般没有开放式厨房,大多数的习惯是看看电视,玩玩手机。这导致中国智能音箱用户购买欲低,使用场景、时长粘性都被极大压缩了。

  阿里人工智能实验室总经理浅雪也曾表示,团队并未感觉到智能音箱市场所谓的竞争,在她看来,目前行业发展状态更多属于“开荒中”,“荒地”足够大,压力主要来自那块地。即使中国厂商可以把智能音箱卖的更廉价,功能更丰富,但作为单品音箱来讲开荒和培养用户使用习惯所需要的投入很难估量,越往后发展,越需要非常头部的力量牵引,无论是资本实力还是行业影响力、亦或是业态整合能力。

  很多中小厂家之所以难以放下对智能音箱的执着,是因为很多人相信语音交互将成为新一代人机交互方式,智能音箱就是语音交互的第一个入口级产品,亚马逊带动的千万台智能音箱销量在中国很有可能上演,并且从市场容量上,中国市场肯定比美国市场大,中国市场应该能达到千万级、甚至上亿级出货量,加上后续服务的附加值,这是一块让人垂涎三尺的蛋糕。

  虽然语音交互最先引爆了智能音箱品类,但在国内市场现阶段,语音交互正在失去初期的新鲜感,不能很好的吸引用户下单购买,与此同时多模态交互正在成为一种新标配,加入计算机视觉技术,视觉认知、情景感知等让本来就尚未厘清的智能音箱边界进一步扩大,未来将是更宽维度的内容集成和资源PK。

  在多模态交互这个层面,作为两大代表产品,目前百度和阿里走的路线也不尽不同。

  比如百度所谓的多模态是采用一体化方案,为智能音箱增加了屏幕和摄像头,一方面用触控操作和视觉展示弥补纯语音交互的不足,提供更丰富的视频资源和服务内容,搜索更为精准深度;一方面利用人脸识别和视频通话等满足更多的人机交互功能和家庭沟通的需求。

  而阿里采用的方式是音箱与智能手机产品的融合,低成本为音箱引进计算机视觉体验,而在识别方面不仅是限于人脸,更多的是偏向商品物品识别和绘本识别等,紧抓常在家中的老人和孩子等目标群体需求。  

  巨头和创企的新IoT游戏

  值得关注的一点是,产品之下百度和阿里都在暗自发力的开发者生态平台或许才是重头戏:百度DuerOS对话式AI操作系统和阿里人机交互系统AliGenie2.0,智能音箱只是表面摩擦,真正的战争会在IoT生态布局战中打响。

  这在双方发布智能音箱的时候都有所透露,百度度秘事业部总经理景鲲曾表示,百度DuerOS宣布智能设备激活量突破5000万,月活跃设备量突破1000万,累积回答问题数24亿,DuerOS生态汇聚了超过10000名开发者。

  而据了解,AliGenie2.0系统的天猫精灵智能音箱已可连接72个家电品牌、38种品类、8个物联平台的4500万家用电器产品,同时也通过智能插座等辅助技术手段帮助很多老家电升级智能化体验,已有超过6500名开发者基于该开放平台做研发,除了常规的语音交互体验,还将支持语音缴纳水电费的功能,新增了LBS和交互情景增加的条件也会越来越丰富。

  一方面是消费端用户培养,一方面是拓宽开发者合作生态,两条并行路线似乎缺一不可。

  智能音箱是语音交互的第一代商业化落地产品,而其能否成为家庭控制中心和真正入口级的产品?答案似乎越来越迷离。从人机交互发展的维度来看,语音交互确实提供了控制维度,但是业界对未来普遍的憧憬是,未来家庭是没有所谓的控制中心的,因为万物智能趋势下,语音交互将会是家庭中所有的电器都应该具备的基础交互能力, 电视、冰箱、空调都是存量市场,而贴使用频次有可能要比音箱更高。

  未来的语音采集端会遍布在家庭各个角落,形成完全去中心化的体验,智能音箱产品本身能发挥的作用也就有所局限,更多的是要看其“灵魂”语音技术平台和“AI大脑”够不够强大,比如说远场识别、声纹识别、自然语言理解、多轮交互等技术迭代能不能有很大突破,服务内容和算法优化能不能能让机器更善解人意等等。

  巨头入局,创业公司还有机会么?

  死去、被收购或寻找突围成为三个十分现实的选项。“巨头一旦入局,创业公司所能扮演的角色似乎就比较有限了。

  从算法技术、硬件方案、内容整合乃至整个生态,包括BAT、科大讯飞、京东等在内的巨头并没有给创业公司留下什么机会。整个产业链上,似乎没有哪个环节是巨头覆盖不了的。

  事实上,如今巨头齐聚智能音箱领域,都自带一套风格体系,因此创业公司更需要充分发挥自己的产品优势或者体验优势抑或者是技术优势来另辟蹊径。

  比如把产品做的更有逼格有特色一点,比如稍微走一下开放模式2B扩大下合作阵营,或许也能收拢不少目标用户和群体。举个代表性的例子,人工智能创业公司Rokid在研发销售智能机器人Alien和智能音箱Pebble之后,在2017年10月又推出了All in ONE 全栈语音智能开发套件,而据透露目前团队又在自主研发AI芯片等等。

  客户可以不买Rokid产品,也可以不买任何其他的语音产品,基于这个套件就可以打造完全属于自己的产品,Rokid同时在消费产品市场和技术方案赋能两方面的迂回路线值得参考。

  “也许未来智能音箱会变得非常垂直化,比如会出现音乐音箱、购物音箱等不同场景的垂直产品,从而解决内容服务和利益分配的问题。” 海知智能的 CEO谢殿侠认为,现有的技术如果限定了领域、限定了场景、限定了使用对象,有足够多的数据,构建了相对比较成熟的图谱,体验的底线会让大家觉得比手机、比任何传统体验要好。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智能音箱的另类入局者还包括喜马拉雅、酷狗、蓝港科技等音频内容或者游戏娱乐服务商,毕竟,做一款智能音箱的门槛越来越低,整体解决方案越来越成熟是不可逆的趋势,关键在于突出特色优势。

  就像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改变了各行各业一样,当AI相关技术成为贯穿产业的赋能力量,似乎没有谁能够通过单个产品赢得整场战争,语音交互引爆的智能音箱也只是IoT战场上的一处小小角落,仅此一个角落,已是扎堆的战火,用赔本赚吆喝换取破局之策,小玩家们越来越玩不起了。

  接下来,整个IoT战场的逐鹿战,才是故事的新篇章,通吃的赢家,真正的意图从来都不在于造一款智能音箱。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