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101》火箭少女成团:撇脂战略下的女团生态录

2018-06-25 07:57· 微信公众号:读娱  居龙见 
   
在节目组安排的各种battle、公演及层层淘汰之后,最终11名少女组成火箭少女团,恍如一梦间,多日来纷扰的场景就此定格。然而,由此引发的争议却带着固有的惯性继续前冲,对于腾讯视频来说,只要不触碰舆论高压线,争议话题自带的流量或许越泛滥越好。

  6月23日晚,杭州瓜沥镇文体中心,11位火箭少女组团成功“发射”。

  据粉丝应援组织24小时观测发回的消息,发射11颗“卫星”的火箭经过几次变轨,已成功进入预定轨道,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将在国内舆论空间运行。此次发射所用燃料费用由广大粉丝众筹,截至23日中午,据不完全统计,“燃料费用”众筹总金额已超3000万元。

  这次火箭少女成团“发射”活动,在《创造101》这档爆款网综上持续了三个多月。11名幸运成团的美少女,是从450多家经纪公司、13万多名练习生中多次闯关最终选出。尽管这档节目有着“车祸现场”“掉麦”等不专业的事件发生,但从47亿的播放量可以看出,11名少女的化茧成蝶还是当下国内年轻女性艺能、品味及格调的一次总展示。

  而纵观这次《创造101》节目的成长轨迹,腾讯视频作为节目的平台方,用极其怪异的剪辑手法挑逗用户情绪,赤裸裸的收获了一波数据。而作为给这次活动提供“原材料”的背后400多家经纪公司,无论有无自己的艺人入围,初期都或将体会到整个偶像产业蓬蓬勃勃向上生长的快感。当然,一段时间的喧嚣过后,他们可能会发现,经过这次节目的“旋转门”操作,那些羽化而飞的漂亮蝴蝶,将首先由平台方获得一定期限的运营红利,至于衰减期的风险则可能要由经纪公司承担。

  最重要的是,女团未来“发射”的点火权甚至定义什么是女团的权力,都随着附着在这档节目周围的仪式感让渡给了平台一方。相濡以沫的经纪公司,未来还能否相忘于偶像产业的江湖?

  粉丝裹挟下的女团制造

  过去的两个多月,不管你有多么大隐隐于市而不受潮流推搡牵扯,总会不经意间在朋友圈浏览到黑肥美的王菊在土创的段子,或者遇到对傻白甜的杨超越的各种吐槽与力挺派对撕的场景。

  在节目组安排的各种battle、公演及层层淘汰之后,最终11名少女组成火箭少女团,恍如一梦间,多日来纷扰的场景就此定格。然而,由此引发的争议却带着固有的惯性继续前冲,对于腾讯视频来说,只要不触碰舆论的高压线,争议话题自带的流量或许越泛滥越好。

  成团的11人中,有些本来具有参与其他女团节目的经历,他们的入选似乎争议不大,如曾参与韩国宇宙少女团的第一二名孟美岐、吴宣仪。争议最大的莫过于在排名忽上忽下的总决赛当晚几乎稳居第三的杨超越,这个当初在等级评定中说自己是冲着2000元包吃包住才来做练习生的女孩,唱歌跑调、舞蹈被形容如划水,却在一众疯狂的粉丝不遗余力地众筹拉票下一路扶摇直上占据一席。捧杨超越的粉丝中有一批人将其当做进城打工的农村青年的投射,他们认为101是个实现梦想的机会,希望帮她圆梦;黑她的则认为其没有任何实力,没有资格入团,这对其他有实力的女孩也不公平。把镜头拉远了观察,其实节目组锁定杨超越这样一个人设,寓意明显,就是要用她制造话题,制作者把无意中闪现的粉丝情绪进一步放大化,来保证腾讯视频的流量红利收割。

  但从女团专业性的角度来看,为杨超越保留一个席位,使得女团的专业水准未来提升空间遭到质疑。而且,有杨超越的11名女团中却唯独缺乏创作担当选手,让这个团看起来很不专业。

  而一开始不被看好到后来各种菊言菊语流行,到总决赛王菊出局,又让人颇感意外。一直以精神独立经济独立示人的王菊,引发众多非异性恋者的好感,连带触动女权斗狠主义者的心弦,即便不白也不瘦的外在形象不符合大众审美,她依然获得众多粉丝的追捧。其最后的出局是基于某种政治正确的考虑还是真的粉丝实力不济被刷,外界无从得知。观察者能看出的是,这档以创造女团为己任的节目最终还是归顺了大众审美,某些参与者幻想的挑战现有女性审美框框的努力失败了。

  节目的创作者由于不少是原湖南卫视超女及歌手节目的原有人马,给人一种继承2005年超女海选的穿越感,最后总决赛李宇春的现身更增强了这种感觉。两代节目相同的一点是,都是有粉丝参与投票选出自己的偶像,不同的是,这次《创造101》完全把选择权交给了粉丝,并给他们送上了一顶“女团创始人”的高帽,超女的粉丝群以90后为主,而这次《创造101》粉丝则以00后为主。00后粉丝追星的狂热程度比90后更有过之,从媒体报道的所谓粉丝经济的“战果”可见一斑。粉丝集资买卡、刷新排名、奔走转发拉票,背后无不是靠真金白银拉动的。据摩点网统计,粉丝有21次为杨超越众筹应援的活动,该网站筹集到226万元,owhat平台累计筹集到77万元,筹资人次在1万以上。而微博上为吴宣仪筹资的粉丝不到59分钟就集齐了一百万元。

  只是这种所谓的粉丝经济,其很多粉丝年纪尚小,并无独立经济能力。有媒体报道,狂热的粉丝中有不少是初高中生,他们有的每个月为粉丝的花费平均达到6000元左右,高的甚至过万。有的粉丝为了组织应援团、接机、拉票,不但花费父母大量的金钱,还把学业荒废了。这些十几岁的少女本身心智就不成熟,某些人还打着追寻梦想等旗号蛊惑这些少女为偶像倾囊而出。何况这些入团的少女本身也处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自己都很迷茫,何来给粉丝以力量?

  而这样的现象是与主流价值观相悖的。

  “原料供应商”:11人背后的经纪公司

  曾经在偶像经济的大梦下苦苦煎熬的众多娱乐经纪公司,好像四年黑暗中的苦工、一个月阳光下享乐的蝉一样,在腾讯视频当初启动《创造101》筛选练习生时,虽然少数公司选择了拒绝,但大部分经纪公司更积极地派人抱团参选。

  11人就像11颗鲜翠欲滴的瓜,背后瓜蔓牵连的是偶像产业圈里大大小小的公司。此次C位出道的孟美岐与第二名吴宣仪来自乐华娱乐,其最早引入韩国练习生制度。两人早先参加韩国宇宙少女团,但并没有收获什么流量。直到今年《偶像练习生》节目中,包括范丞丞在内的乐华七子一炮打响,才引起人们的关注。该公司2015年9月挂牌新三板,后计划以23.2亿元卖给共达电声,后因并购时间太长为由中止收购,打算以艺人经纪第一股的身份IPO,目前正在接受上市辅导。乐华娱乐作为偶像产业的领头羊,其股东有周笔畅、韩庚等明星。

  第7名的紫宁来自麦锐娱乐,数日前才宣布获得北京文投控股数千万元A轮融资。去年2月该公司才成立,3月份获得辰海资本千万天使轮投资,主营业务为音乐企划制作及偶像团体培养。创办人王丛曾任华策影视副总裁兼董秘。第10名的傅菁来自香蕉娱乐,是王思聪香蕉计划系列的子公司,香蕉计划在2017年获得经纬创投等2亿B轮投资。

  排名第五的Yamy来自极创引力,该公司旗下的JC艺人学院曾打造JC7女团,并从中推荐6人参加《创造101》节目,第一轮该公司艺人无人淘汰,第二轮有三人晋级。极创引力有4位股东来自百人娱乐、罗盘文化、天舞IDG,分别是凤凰传奇、汪峰及李宇春御用演唱会巡演团队。

  而争议颇大的杨超越则是由中樱桃参与创办的闻澜文化推荐。早期闻澜文化负责中国电竞娱乐大赛《球球大作战》球球宝贝的选拨和培养,杨超越以网络人气王身份得以入选,成为后来的CH2女团成员。中樱桃则2009年就开始艺人经纪业务,2015年去网红化后开始建立标准化的训练生体系,目前旗下有5只女团,综艺节目8档,网剧网大30部。2016年获得游久游戏5000万战略投资。

  这些艺人经纪公司在《创造101》节目播出前,大部分面临青黄不接甚至濒临倒闭的命运,直到这档综艺的推出使得压在经纪公司头顶上的那块大石头移开了一道缝,让他们看到了偶像产业做大的希望。乐华娱乐CEO杜华曾在2016年宇宙少女中国出道发布会上含泪诉称:“在音乐这么不景气的情况下,我们一直坚持做音乐,挺不容易的。在场的最小16岁,最大的21岁已经练习10年”。中樱桃2016年进入造团,女团在成名前没有收入来源,8000多平米的培训基地、舞蹈房、演播厅投入1500万,人员培训及内容制作都要钱,生存压力都相当大。

  女团生存演化路径

  《创造101》节目的播出,不少经纪公司对平台方心怀感激。正是有选手参赛壮大了公司的影响力,也让他们看到了收获的希望。有业内人士预测,有一定实力的经纪公司可能会获得新一轮的资本青睐。

  但实际上两年前国内女团产业曾出现过一阵短暂的繁荣景象,只是当时还是电视台掌握着话语权。2016年浙江卫视的《蜜蜂少女队》、东方卫视联合北京文化制作的《加油!美少女》、湖南卫视的《夏日甜心》等少女偶像养成类节目也曾推向市场。同时2016年在女团行业也有至少13起融资事件,如华人文化产业基金入股丝芭传媒;游久游戏入股中樱桃B轮融资等。但当时的女团中,只有模仿日本AKB48姐妹团的SNH48有一定知名度,此外没有女团真正进入大众视野。

  对于偶像产业从业者来说,男团相对女团打开市场较为容易似乎已是共识。由于庞大的粉丝群体中女性为主,这就使得男团成员相对容易受到追捧,而像日本女团那样发展需要众多宅男埋单,目前在中国宅男规模不足以支撑数量众多的女团成长。

  此外就偶像的养成机制来说,日本和韩国模式不同。日本是所谓养成式女团,这些团体有自己的剧场,成员培养期也长达6到8年,与粉丝的线下互动中建立了紧密的联系,而且日本女团以音乐类型为主,知名艺人的音乐唱片销售有的多达5000万张,这在中国线上音乐发达的情形下根本无法做到。韩国所谓完成式的女团是以舞蹈为主,其门槛较低,靠做大流量获取收入。而且韩国偶像工业产业链已较为完善,艺人培训学校培养机制完备,演出、制作唱片、商业代言等一系列变现渠道搭建得非常齐备,其女团能不断地推出新人,而且靠着每年定期的打歌等节目新人也能得到锻炼与露出的机会。反观国内,就算《创造101》带动这些女团成员一时走红,但如果后期投入不足、培养跟不上,迟早也会被粉丝抛弃。

  目前对包括女团在内的国内偶像产业公司来说,有点尴尬的是,《创造101》推出前或许能相濡以沫地过苦日子,而该节目把偶像产业拉入大众视野之后,一方面可能带动有实力的经纪公司得到资本垂青,获得进一步壮大的资源,另一方面肯定会抬高行业门槛,因为下一期节目肯定粉丝与受众有新的期待,参选者势必要有更好的技艺才能获得粉丝青睐。如此一来,那些实力有限的小型创业经纪公司就可能被排除在竞争圈外。对于腾讯视频来说,其抢先一步布局女团市场,由于掌握了偶像产业的流量入口,凭借渠道优势与女团评选的规则制定权,无形中拥有了左右女团市场未来走向的“指挥棒”,未来可能出现这样的局面:上游的偶像经纪公司负责培养女团新人,腾讯视频凭借节目筛选出优秀的苗子组成女团,靠着签订的一定期限的独占运营权尽快获得市场红利,如果女团成员有幸进一步走红,腾讯视频还可以付出一定成本将其纳入麾下,如果红利期已过则退给经纪公司。

  当然,包括优酷等其他平台也在计划类似节目进入偶像产业,腾讯视频也并不能保证一家独大。未来到2020年预计该产业能达到千亿规模;在粉丝经济方面,2016年粉丝经营收入是院线电影收入的2.5倍;微博上签约的日韩在华艺人1600多人,而国内只有700多人,凡此种种都说明粉丝经济未来空间很大,女团发展天花板很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