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冲击下,人民币基金该怎么募?

2018-07-11 22:17· 投资界  yorke 
   
2018年7月11-12日,清科创业、投资界联合主办的第十二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将于上海外滩茂悦大酒店隆重举行,集结中国顶尖的LP与GP同赴盛宴,前瞻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发展大势。

  2018年7月11-12日,清科创业、投资界联合主办的第十二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将于上海外滩茂悦大酒店隆重举行,集结中国顶尖的LP与GP同赴盛宴,前瞻中国股权投资市场发展大势。

  在达泰资本创始人、管理合伙人李泉生的主持下,软银中国资本合伙人兼CFO陈华、云启资本创始合伙人毛丞宇、天创资本合伙人师荥、盛景嘉成合伙人赵今巍、招商局资本高级董事总经理、招银母基金负责人朱正炜进行了一场以“2018年,基金募资新格局”

  为主题的讨论。

  以下为对话内容精华,经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整理。

  李泉生:目前资管新规出来,这个时间的募资包括今后一段时间的募资会有哪些影响?

  朱正炜:资管新规第一个影响的是银行的渠道。

  资管新规目前是什么阶段,有些新闻媒体的报道已经落地了。在4月27号,整个监管机构和人民银行下发的资管新规,虽然只是一个指导意见,而且它也不是法律,也不算是部门的法规,但是它是习总书记亲自做的汇报,带国务院的会议上批准了以后下发的。

  下发以后是不是算落地了呢?我们的理解是才刚刚开始,就是原定的有一些配套细则下发了以后很快就会出台,但是现在过了两三个月还没有出,一系列的配套政策很多,包括对理财操作的细则,对银行要成立资管子公司的细则,以及指导意见里面提到的创业投资资金和政府出资的产业基金要另行制定办法,有一系列还在出,这个过程可能比预想的时间要长。真正的资管新规对股权投资市场,对募资的影响可能会比我们预想的时间长。

  我们也看到,由于新规的影响,对市场影响很大,也引起了一些金融机构包括银行包括保险比较大的一些反弹和意见的反馈。我们从最近的一次公开报道,就是工作委员会上,过去一直提去杠杆、降杠杆,最近的提法是去杠杆取得初步成效以后要稳杠杆,这个其实反应在一些资本新规具体出台上。

  要求上,可能对真正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支持创新创业的、保证也支持小微企业符合国家战略导向的做股权投资的人,在国家的政策层面得到一些积极的变化,这个也可以有一点期待。

  李泉生:我们团队也做了一些研究,跟大家简单分享一下。

  第一,资管新规可能对我们私募股权投资跟银行合作是比较正面的。前几年货币基金银行的理财产品非常的走俏,前一段时间碰到一个做货币基金的朋友,说很轻松发了上百亿,上百亿的资金很容易。当时有保本的承诺,现在明确规定不再保本、保收益,经过一段时间的市场教育,可能这当中的一些偏高端的、净值高的客户就转向投一些周期长一些的投资。

  第二,我觉得是对母基金的影响。现在规定,过去可以有很多层,没有人去太追究。现在最多两个嵌套,也就是说投资人投资母基金,基金直接投到GP,不能其中再加其他的。这个可能短期会影响银行参与的规模,或者其他的信托参与的规模,因此会影响到母基金的规模。

  第三,就是门槛提高了。高净值客户的门槛,从过去的一百到三百万,又到今年4月份的五百万。

  陈华:资管新规可能利还是大于弊的,虽然从整个资金池方面来讲可能缩小了一点。但是从整个中国的私募发展到现在就25年来说,国外也差不多就25年左右就出了类似的规定。国外的私募基金历史超过一百年了,中国在赶超。有了这个对于合格投资人的定义,怎么样找到高净值且能够承受风险的投资人,最终是我们关注的。对我们行业也是提升,也是规范发展,更多是利大于弊。

  毛丞宇:资管新规肯定是打乱了所有的不管是LP还是GP,对行业运作带来很多的影响和不确定因素,确实让这个市场降降温。我觉得2015年的下半年到2016年,市场是有点降温的,后来用共享经济马上又起来一波。

  创投在2013年政府没有提互联网+双创以前,互联网是比较边缘化的行业,受整个国家政策的影响是比较小的,有自己波动的周期的规律在里面。从2015年开始,资金大量介入以后使得市场有一些周期性的东西被打破了,跟宏观的更加有相关性。

  所以说这次资管新规出来以后确实受到很大影响,好的是使上市降温没有降彻底的可以调整一下。这几年越来越难投,A轮B轮估值就很高了,如果有这样的因素作为一个调节,对整个市场一个正常的调整,我觉得也是有一定的好处。

  师荥:我们是2003年成立的,在2003年到2006年的时候管理政府的母基金,2006年以后开始做直投。说到募集策略,我认为募集是投资的开始,投资是认知的变现,变现的路径是项目。对我们而言,项目变现的方法就是通过专业去实现,这些年我们形成了智能制造、TMT等五个专业板块,给LP也带来了不错的回报。

  资管新政对大部分的机构影响并不大,大部分机构还是很难拿到银行和保险的钱。大家有一个共识,市场上的资金没有大幅减少,但钱还是不够用。拿我们机构经验看,有些LP在跟我们经历了完整的募投管退环节后,也开始转型做GP了,原先这些LP能给我们提供20%-30%的资金,做了GP以后,反而形成了70%-80%的资金缺口。说白了就是GP太多了,LP不够用了。我们之前的一些LP转型做GP以后,还愿意跟我们继续合作,在几年前就开始以双GP模式共管基金了。我觉得这也能反映出LP对我们的认可。

  李泉生:刚才三位嘉宾比较一致的观点就是,目前资管新规出来,短期内对行业会有影响、会调整。但长远的好处,第一,这个行业本来就不应该那么乱,本来每个产业都有它的规律,周期,因为过多的资金进场,出现过多的不规范的事情。因此资管新规对行业健康发展是有利的。

  大家分享一下,在新的形式下人民币的募资策略会怎么调整。

  毛丞宇:简单总结一下,第一就是差异化,四年前我刚出来的时候定位自己的基金的时候,分析了一下整个环境,觉得红杉他们这些是全赛道的覆盖,有品牌,有资金,所以要怎么去做差异化的竞争?我们投那些定位在以技术为驱动的、互联网为主的企业。当时是为了避开竞争,过去四年投了50多家企业,基本上都在这些领域里面。

  我募了两期美元基金,还有人民币基金。回过头来看,他投你对他来说资金的配置,母基金要配大白马,也希望配一些黑马,因为他知道大白马对他来说可能是压场石,比较稳定,但是一颗几十亿人民币的基金操作比较难,也需要配一些5到10亿黑马基金聚焦在某一些领域的。黑马都会分在健康等领域,在每个领域里面配,在每个领域里面挑专业化的GP。

  首先要要做到自己有差异化,这个差异化不是随便说的,也要听你投资的逻辑,为什么能做到,有哪些优势,过去几年做了哪些工作,不断的突出差异化。

  第二个就是靠谱,投GP不像GP投商业公司,GP商业模式是一样的,定位不一样而已,就看团队怎么做到专业靠谱。哪怕是比较小的机构,一开始创业的时候最多问的是怎么在一起磨合,怎么这么多年还是在一起,怎么做激励,怎么做风控。

  第三点怎么打造自己的LP。培养一个长期的分散化的机制,我们里面有国资的基金,也有上市公司,这里面各个人有差异化。我朋友会跟上市公司拿比较多的钱,跟上市公司绑的比较紧一点,我们还是希望不跟上市公司拿很多,不一定跟产业绑定那么紧,紧跟自己的定位,根据自己公司做一些调整选择。

  总体来说,现在无非就是国资,家族办公室,互联网领域、做房地产等等传统领域出来的。你跟传统领域沟通成本高一点,就看你怎么选择。

  李泉生:机构都是先做美元为主,现在做人民币募基金都是新的挑战,他们从这个角度讲资金的策略问题。过去几年新的情况下,你们是怎么样一个思考?

  师荥:资金吸引资金的时代过去了。我们之前都是用投资带动募集,自身先建立逻辑,寻找跟我们能达成一致认知的LP,然后发起一支基金。

  我们在2017年尝试着募了一期人民币基金,募集了金融机构的资金,但是发现非常不一样。金融机构的钱有它自己的思想跟逻辑,这需要我们跟金融机构互相磨合,寻找交集。

    到现在,我们基金已经注册完了,银行的钱没有到位,我们就用我们最擅长的方式继续募集,用项目说话,以项目募集方式推动基金募集。在这只基金里我们用了伞形结构的设计,用分组合伙的方式去募集项目额度的缺口。目前效果还不错,毕竟项目募集的方式还是我们的老本行,比较有把握。

  赵今巍:通过母基金看到,真正一线的基金它的LP选择和策略是非常清楚的,因为大家都是行内人。

  我就简单举个例子,它的募集策略和投资的策略方向和它投资的规模,和投资的基本底层逻辑是相符的,它投的基金选择方向就在于选择一些国有资本进来,国有资本在整个背书很重要,另外还有产业资本,它在再要一些市场化机构LP的资金,这是它整个LP目前的策略。

  很多基金做募资的时候没有有的放矢的选择LP做下面的工作,我们主要是做2B,主要做的是企业互联网,我们看到未来十年最大的红利怎么产生供给侧改革,我自己知道要出来一些类似阿里巴巴的公司,会给LP带来很大的回报。围绕这个产业平台的公司,我们来看,之前2B的平台公司,我们会认为说,这个机会比较难得,我们在LP的选择方面更加倾向,我本身是一个母基金,给我一个LP,另外一个我会选择一些政府的资金,引导资金参与其中,第三个欢迎产业里的头部企业参与其中。一起撬动整个产业链的整合。

  朱正炜:我们可能是一个双重的身份,既有股权又有产业资金,我们是招商集团下面的一级公司。

  从基金来说,资本总共管理的2700亿的资产当中,基金是小部分,就300个亿,但是基金演变了募资的问题,基金的来源主要三部分,一部分是政府,另外一部分是其他的企业,当中央企多一点,也有上市公司、民营企业。另外一块是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受的影响多一点。

  从LP的角度,我们要去投其他的GP,其实我们比较看重的简单两条:

  第一个就是我们希望投资的是一个专业的GP,专业体现在很多方面,比如说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在做投资,过去做过一些什么,接下来投资策略是不是延续了过去的一些打法,或者有没有根据市场最新的变化情况相应的做一些调整。也包括接下来的一些储备的一些项目,已经有的资源,是不是能够把专业的风格延续下去,并且在最后的业绩上体现出来。

  另外一个说LP其实也是不一样的,市场化基金也好,股权基金也好,他们都有各自的诉求和特点,即便是同样一类的市场发展的基金,依托不同的实业的板块,可能有不不同的诉求,GP募集的时候有计划的做一些准备和功课,效果会更好。

  李泉生:达泰资本成立八年,人民币多一些,我们前几年基金都是综合类的,从三年前开始我们尝试性的做一个微调,做了规模不大的基金,但是偏重行业。

  做的第一个是大数据,我们是行业里面第一个以大数据募资的基金,我们之前在不叫大数据的时候投了大数据,当时我们费了两个多亿,基本上是机构加上效益,大概投了12个项目有两三个出来了,这肯定是收益很好的,我们现在做的是比较大的。

  第二个尝试是医疗,我们做的医疗服务和医疗设备,也不错。我们就觉得说,在坚持我们原来消费升级上,我们做了一些微调,适应变化,看一下从募资的效果还不错,因为LP有选择,它有行业背景和往行业发展方向上靠近。

  人民币基金和美元基金最大的区别是说,LP其实更加细分。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7月13日
      创意云智
      创意云智
      战略投资 18858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7月13日
      Ludos
      Ludos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07月12日
      鹏锐技术
      鹏锐技术
      A轮 3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7月12日
      叮咚传送
      叮咚传送
      天使 1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