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心事:万科新旧价值观冲突 未下定决心调整

2011-05-06 09:25 · 经济观察报     
   
4月10日,王石和全忠聊天。成全机构董事长全忠说:“跟王石董事长畅谈两个小时,从黄仁宇的大历史观,到企业伦理和价值观,再到万科未来十年的目标,琳琅满目,如入宝山。”

  离开万科

  4月10日,王石和全忠聊天。成全机构董事长全忠说:“跟王石董事长畅谈两个小时,从黄仁宇的大历史观,到企业伦理和价值观,再到万科未来十年的目标,琳琅满目,如入宝山。”

  不过,王石现在也面临着比较难下决断的问题。王石也知道,越来越多具有理想主义色彩的万科人在离开万科。这些老万科人的离职,让原万科人力资源总经理杨彦春节过得情绪低落。

  杨彦说:“上班第二天,天南海北传来了一个又一个递交辞呈的消息。看来年前,我说的这是一个离别的季节,确实相继开始了。”在1月底,徐洪舸、肖楠离职时,杨彦说:“虽然之前有点耳闻,但我还是在座位上哭了。人不能全部带走,但人心陆陆续续要走了。”

  熟悉万科的锡恩企业管理顾问姜汝祥说,在万科体系中,以往人才培养主要来自两个系统,一个是万科周刊,一个是人力资源系统。不过,2007年后,万科越来越依靠外部挖职业经理人来充实管理团队,在一切以业绩为考量的万科,让那些颇富理想主义色彩清高的一些老万科人越来越边缘化了。

  杨彦曾经主导的万科青训系统“新动力营”,培养了很多万科区域公司的高管。杨彦发现,许多在万科工作多年的同事正选择离开。南昌万科员工话说得直接,烧完美好青春换一个老板。

  这是王石开始游学哈佛大学时,就怀揣的心事。在美国,王石主修了商业伦理。王石在去美国游学之前说,万科要回到消费者导向中来。

  但目前的激励机制和人力系统的变化,或者称之为新老价值观的冲突,还未激烈到需要老王做出决断和调整的时候。

  这家中国最职业化公司还能保有多少理想主义色彩,也许比未来可能的3000亿元的销售额,更能奠定王石在中国商业史上的位置。

  新旧价值观

  选择离开的老万科人越来越多了,但王石好像在刻意回避这个问题。

  4月8日,万科员工跟本报记者说:“马上要离职了,有些感伤。类似这样有价值的讨论和成果(产品研发),在今天的万科内部竟然完全得不到重视,总部导向不是踏踏实实做产品,而是忙着提升销售力。”

  这位刚刚在股权激励名单上看到自己名字的员工说:“此刻,留下比离开更需要理由。”在1月份,万科年会过后,深圳万科一位员工则说:“现在在万科还能不能实现这个梦想。想的越多,越觉得不现实了。”

  锡恩企业管理顾问姜汝祥认为,2007年以来,万科开始过分关注上市公司业绩,职业经理人更加看重股东回报。这成为万科的主流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外面人进来了。地方公司的人基本都是利润导向的,职业经理人都看重业绩,是销售导向的,基本做法跟香港、新加坡等市场上的操作手法无异。

  万科此前一直在北京市场无作为,就是因为北京的土地市场是一个官僚体系操纵的事情,招拍挂背后比南方市场有更多的“政府关系”。

  而现在万科开始向三、四线城市扩张,就会面临各个区域价值观不一致的问题。

  万科曾在一段时间内被视为中国公司管理的样本。一家券商的研究员说,万科是中国房地产商中少有的不害怕“政治周期”的公司。在2000年左右,万科是少有的建立完全意义上职业经理人团队的中国公司。

  不怕“政治周期”,则是因为老万科人的清高感觉。实际上万科在与政府关系上一直就存在“心理障碍”。

  据说,王石曾在集团年会上说,他有一个梦想,5年内一线老总去见官员的时候可以说:我不喝。王石说,“因为我这样不酗酒,不但是保护了万科的员工,万科有点影响力了。我也力图在社会上提倡一种新的风气,酗酒除了对GDP有点好处,对税收有点好处之外,对民族没有好处。”

  但是,现在以往与政府打理关系时,比较扭捏矜持的万科,变得更加激进,北京万科甚至还在为北京市公安系统建设公租房,使用的资金来源于住房公积金中心。

  2010年万科75%的销售收入来自合作项目。万科现在更加强调社会资源的整合,强调行业合作。而与其他地产公司的合作,也给万科原来的价值观带来了冲击。部分万科员工也有疑问:“为什么其他公司在招拍挂市场上可以玩猫腻,万科为什么不能?”

  显然,万科现在处于价值观的迷离时期。一位老万科人说:“也许需要新的价值观,无所谓对错。但是,肯定不是创业者老王的,也不是我们的。”

  王石下一步

  王石还有更大的社会理想,王石想的是如何让万科成为社会的标杆,而不再委曲求全做事情。王石认为自己作为万科的管理者,有着委曲求全十年媳妇熬成婆的经历,万科发展的历史就是在灰色探索中走正规的路。

  王石认为,把万科2010年定位为万科持续发展的元年就是这个意思,现在看到的万科的规模才刚刚开始,还有五年时间3000亿,实际上很简单。“我来这样讲吧,现在万科才舒展开去做了,实际上相当部分来讲是委曲求全”。

  王石想的是如何让万科成为社会的标杆。“我们希望,万科最好像索尼、松下、丰田公司这样对日本的社会进程产生影响,而不仅是它的产品。”

  王石说,经历了2008年的“变局”,万科集团总结了两个问题——重塑质量观和重新回到原位,在企业发展规模壮大的时候,明确最宝贵的资源是消费者。

  不过,2010年的房价暴涨,让王石这段深刻的反思无法在万科内部形成共识。2010年,万科1000亿的销售规模,其中大概有四分之一来自于房价的上涨。

  赴美游学前,王石说,在未来10年,万科面临着两个转型:一个是如何从传统的营销向技术科研转;另一个是如何从建房卖房向服务型上转。无论从技术上转还是服务上转,都一定以消费者为导向。王石认为未来万科应该摆脱目前利润导向的模式,重新回到消费者导向上来。

  不过,对于万科未来如何调整,王石仍在思考中,未下定决心。

  熟悉王石的人说,老王是万科价值观的坚定捍卫者,他如果拿定主意,也许会让一部分人成为万科历史上的匆匆过客。

  王石曾说,我到深圳来,不是为了生存,也不是为了爱,我觉得我缺乏尊重,我的生活得不到尊重,能力、知识、地位也得不到尊重。所以我来做企业,我不会让部下重走我的老路。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