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铭密会陈峰 富士康欲联手海航集团做物流

2012-01-09 11:47 · 经济观察报  李保华   
   
郭台铭称,他正在考虑利用海南的区位优势和政策优势作为支点,联结中国、南非和巴西金砖三国并瞄准东亚市场,打造一条新的全球物流高效配送体系.

  2011年的最后一天,富士康科技集团总裁郭台铭和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一起在海口倾听了新年的钟声,并迎来了2012年的第一天。这两位分别来自中国两个最大的岛上的最有影响力的山西商人因为产业融合走到了一起,双方深入交谈的话题,是物流业务等方面的合作。

  郭台铭称,他正在考虑利用海南的区位优势和政策优势作为支点,联结中国、南非和巴西金砖三国并瞄准东亚市场,打造一条新的全球物流高效配送体系。对正在进行全球扩张准备冲击全球500强前列的海航来说,陈峰认为全球物流配送对海航是个大机会,“双方都有这个需求,但全球能干好这活的人还没多少,海航具备这种快运的能力。”

  被“套”过来的会谈

  2011年10月,郭台铭的私人飞机在美国维护,凑巧从台北乘坐海航的飞机飞北京,通过山西老乡会认识了陈峰。“陈峰请我吃饭,山西人比较‘抠门’,我坐海南航空的飞机,算是打平了。”

  自代工苹果系列产品订单大幅提高后,富士康的全球扩张明显加快,过去几年,郭台铭都是全世界满地跑。郭台铭说,全世界的大部分航空公司的飞机他都坐过,觉得海航还不错。这次乘坐体验,加速了他和陈峰的会谈。

  事实上,此前郭台铭对陈峰并不熟悉,他甚至不知道海航的总部在海南。“我开始以为海航的总部在北京,后来才知道陈峰是从海南飞到北京的。陈峰如果第一次让我去海南岛吃饭,我肯定不会去。他先请我在北京吃饭,这是他设计的一个‘圈套’,把我‘套’了过来。我很好奇,陈峰为什么对海南岛这么看好,所以决定过来看一看。”郭台铭笑言,他一开始还以为陈峰是海南招商局的局长。

  2011年的倒数第二天,郭台铭带着两岁半的女儿和妻子来到了海口,海南省的省委书记和省长就海南的发展规划和前景与郭台铭展开了三个小时的深入会谈。会谈后,郭台铭就已经开始考虑,在与海南政府工业发展策略和十二五规划相配合的前提下,如何利用实体经济和富士康高科技产业的结合来调节海南观光产业的淡旺季。

  陈峰通过这次会谈对郭台铭的务实风格深有感触。“郭总对发展要素的关键问题一点也不含糊。对政策的问题穷追猛打,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我们对问题准备不足,把海关关长也叫来了,但最后还是没有完全解决问题。”

  事实上,富士康的先遣团队早已做了大量功课并提前到达。本报获悉的一份名单显示,富士康方面参与海航合作会谈的八名代表,除郭台铭外,还包括负责中国业务的富士康行政总经理李金明、富士康赛特国际控股总经理张瑞麟、鸿海科技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顾问黄南辉和刘瑞煌、华捷商务航空总经理费鸿钧、富士康物流总处VMI HUB事业处协理杨秋瑾及物流总处协理刘文祥。

  郭台铭对海航和陈峰有自己的审视和评价。他说海航的企业文化就是诚信,员工的股份占了很多,大陆这样的企业并不多见。“陈峰个人烟酒不沾,饭也吃得不多,钱多了也没处花,他这个人就是执着做事。”

  2011年12月31日,郭台铭带领的富士康团队和海航从早上9点谈到了11点,下午还要接着谈。“目前合作还没有具体结论,但是和海航的合作肯定不会变。海航的条件之一是先要我们落户海南,这个条件问题不大,至于有多快,先落户具体哪个项目是我们下午和明天要讨论的。”

  大物流布局

  虽然最终的具体合作还没有结论,但物流业务的合作被寄予了厚望。郭台铭在发布会的时候一直拿着一本讲述世界将进入航空经济圈的书,书页被贴上了大大小小不同的标签。物流快运的合作也是双方提到最多的一个方向。

  在过去的一年中,富士康不断优化其内迁后的全球物流供应链布局来应对成本上升造成的利润挤压,促进科技和物流服务的融合而提高利润。

  刚刚跑了一趟巴西的郭台铭,和巴西总统罗塞夫探讨了从大陆到巴西的航空路线怎么走的问题:富士康大部分的零部件在大陆生产,现在有两条路,一条是走洛杉矶到圣保罗;另外一条是走迈阿密过去再到圣保罗。但这两条航线的成本太高,郭台铭在和巴西总统罗塞夫探讨另外一条不同的路:从海南飞到南非的约翰内斯堡,再飞到巴西圣保罗。

  郭台铭探索的这条新航线,用时比最短航线要少两个小时,从时间上算能够节省的成本超过了10%。郭台铭说,时间短就意味着成本的降低,沿海城市的机场都是优先客运,没有货运的空间,布局在珠三角、长三角和台湾、韩国、日本的富士康工厂能够以海南为全球中介支点,利用海南的保税区,来实现富士康全球交货的代工版图,并且能同时将中国、南非和巴西这金砖三国连起来。

  2011年4月份,巴西总统罗塞夫称,富士康将在巴西投资120亿美金,主要是生产苹果的ipad系列产品。富士康早先在印度和俄罗斯投资的工厂在2011年也已处于生产阶段,市场分析认为,南非可能是富士康下一个投资的国家。

  对于一心想打造全球交货的郭台铭来说,他正准备利用三年100万的机械臂来解决人力成本上升和用工短缺的问题,现在物流正是制约富士康实现全球代工帝国的瓶颈。“海航在海南提早布局,我们也蹭上海南和海航的发展,顺风而蹭。”郭台铭说。

  郭台铭说,富士康代工的一个平板电脑有上千个零部件,未来的电子产品将更加复杂,高科技产品的这种特性决定了物流走空运的重要性:对代工厂来说,半导体和高解析面板等零部件市场价格波动很大,一天一个价,这个波动对低毛利的代工企业的影响是巨大的;对客户来说,电子产品的生命周期不断缩短并不断贬值,客户早拿到一天产品就多一天的生命周期。“我们每天有很多东西要到巴西去,巴西那边也有很多东西要过来。未来科技和服务业是不能分开的,要实现生产、制造、组装,然后通过物流运送到全世界。我们是用科技的手法进入现代服务业,把我们的货在最短的时间里,最低的成本,最好的品质,最准确的交货点,交到客户手里。”

  陈峰也表示,从原料进来到成品出去,全球物流配送是个很庞大的环节。富士康需要一个有效率的物流供应商,不管是国内还是国际,海航具有这个能力和实力,“这对郭总也很有吸引力”。

  富士康是全球最大的3C代工企业,仅中国大陆的代工团队就超过100万人。郭台铭透露,2011年富士康的进出口额占中国大陆总进出口额度的5.7%-5.8%。公开信息则显示,富士康在中国大陆、台湾、日本、东南亚及美洲、欧洲等地拥有上百家子公司和派驻机构。

  对于以航空产业为发家基础并朝着总资产1万亿的规模推进的海航集团来说,陈峰认为这是个大机会,可能将会推动海航利用实业和资本结合再次腾飞,实现世界500强前列的目标。海航的总资产规模已经超过了3000亿,2011年收入超过1200亿人民币。

  “海航坚定做好自己的实业,实业是基础,是根基。金融是手段,没有资本市场支持就没有海航超常规的发展,没有资本运作就没有海航资产的巨大增值。”陈峰说。“讲航空经济圈的这本书上提到了富士康和我,这本书将很快提到陈董事长。”郭台铭开玩笑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