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Google庞大搜索阴影下生存的互联网企业

2012-11-06 13:28 · 腾讯科技     
   
Vote-USA.org网站的主管罗·卡哈洛(Ron Kahlow)也发现,当其网站的谷歌排名下降后,网站的流量也随之下跌。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下,工程师和咨询人员慌乱地查找是否是公司内部出了问题。或许,是他们自己未能与谷歌算法合拍,使得Nextag在用户搜索中的排名下降。

  北京时间11月6日消息,在谷歌搜索引擎一家独大的形势越来越明显的情况下,那些生存在谷歌搜索里的“谷歌居民”将如何把握自己的命运?摆脱了谷歌是否就意味着断绝后路?美国《纽约时报》的文章让我们为大家提供了一种思考的方向。

  无奈的站长们:烧钱买流量

  从2月份开始,主管杰弗里·卡茨(Jeffrey G. Katz)就开始因公司网站Nextag的流量不断下滑而焦虑不堪。当用户在谷歌输入如“厨房的桌子”或“割草机”等购物网站相关的词汇时,Nextag排名逐渐靠后。

  Vote-USA.org网站的主管罗·卡哈洛(Ron Kahlow)也发现,当其网站的谷歌排名下降后,网站的流量也随之下跌。在这样混乱的局面下,工程师和咨询人员慌乱地查找是否是公司内部出了问题。或许,是他们自己未能与谷歌算法合拍,使得Nextag在用户搜索中的排名下降。

  但工程师们发现,公司根本没出问题,而且来自谷歌搜索引擎的流量持续极速下降。Nextag为此做出的反应是,它在过去5个月中将谷歌付费搜索广告的投资增加一倍,

  卡茨说,虽然代价有点大,但是为了保住客户也算是必要的投资。毕竟,Nextag流量的60%来自于谷歌,其中包括免费的和付费的搜索广告。“我们必须这么做,”Nextag的主管卡茨说,“因为我们生活在谷歌的世界里。”

  反垄断组织质疑:服务范围太广

  美国和欧洲的反垄断委员正对谷歌进行彻底的调查。谷歌通过技术创新和新颖的商业模式崛起,如今已经占据67%的搜索市场。虽然公司做大不是犯罪,但是如果一个势力强大的公司利用市场主导地位扼杀竞争,那就与反垄断法律背道而驰了。

  因此,政府正关注谷歌错综复杂的世界中,那些依靠搜索结果生存的网站的命运。在搜索引擎的阴影下生活是什么滋味?“谷歌居民”们的滋味是复杂难以言表的,其中混合着恐惧和敬仰。谷歌和网站,出版商和广告的关系经常是不平等的。这很正常,毕竟谷歌提供一个充满机会的企业生态环境。仅在美国,它的生态系统每年仅在美国,它的生态系统每年就为180万家企业、网站和非营利组织创收800亿美元。。

  当谷歌的产品范围远超过搜索与搜索广告服务后,反垄断官员就对其更加关注。反垄断的核心问题是,谷歌是否利用搜索引擎将至竞争对手的同类服务网站于死地。政府对谷歌审查同样是自微软以来最耗费精力的事情。联邦贸易委员会的成员建议对谷歌进行反垄断起诉。但是委员会必须通过投票进行决议,如果他们这么做,政府和谷歌可以达成和解协议。对于政策决策者来说,谷歌真是件麻烦事。前联邦委员会高级顾问蒂姆·吴(Tim Wu)表示:“这真是个不小的挑战,我们目的是鼓励谷歌继续自主创新,而不是排挤竞争对手。”

  谷歌辩解:都是算法惹得祸

  谷歌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上月在谷歌时代精神会议上谈到,他理解政府对公司的审查决定。“我们的很多决定的确影响范围广大。”

  谷歌认为,最主要的原因是,公司一直在调整搜索算法,因为不断调整才能改善服务,确保过滤低质量的网站,提供最优结果。“我们第一目标就是让用户快速获取有用的信息。”谷歌网络垃圾信息团队负责人马特·卡茨(Matt Cuytts)说。但是谷歌的算法一直处于保密状态,而且一点变动就会让其他网站抓狂。

  看看这个例子:创建于2003年的非营利组织Vote-USA.org。它为投票者提供各种投票信息,避免因缺乏相关信息而胡乱投票。很多竞选者的自传、政治观点均可在该网站查询到,用户甚至还可以创建选票样本。在2004年和2006年的选举中,网站用户创建数万个样本。卡哈洛说,到了2008年,情况就不妙了。“我想这是因为我们从谷歌地图消失了。”

  作为搜索引擎优化公司的创始人,又享有谷歌赋予非营利组织的免费广告权,卡哈洛知道如何在谷歌世界里运营自己的业务。他仔细研读谷歌颁布的网站指南,对网站稍作修改并且给谷歌发送了电子邮件,但是信件石沉大海。“我丧失了所有运营捐款,”他说,“太痛苦了。”

  事情的转机来自一次偶然的机会。卡哈洛的一个朋友认识计算机与通信产业联盟的主席埃德·布莱克(Ed Black,),而谷歌恰好是联盟成员之一。布莱克代表卡哈洛进行了咨询,谷歌工程师随机进行调查。后来谷歌工程师指出,卡哈洛的网站含有大量重复性的内容,比如某些候选人的信息会因参加不同的选举而放在不同页面。对于谷歌的算法来说,重复性内容意味着网站想借助可疑的手段夸大实力。卡哈洛解决了这一问题,而他的网站很快从谷歌的黑名单中剔除。今年大选期间,网站的日访问量达33.3万人。

  去年,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调查者询问卡哈洛先生,他是否认为自己的网站也遭到谷歌排挤。虽然嘴上否认,但是他暗地发现,谷歌利用自己的工具开展类似的投票服务。“当时,我认为他们不是故意的,不过我也留了个心眼。”他说,“我肯定他们意识到政治的烧钱程度,很想尝尝这块蛋糕的滋味。”

  地方网站的厄运:悄悄被拉黑

  去年初,美国一些地方性小新闻站点的站长发现,他们的读者数量每况愈下。为什么?因为网站从谷歌新闻中找不到了,这可是他们流量的主要来源。运营者们给谷歌发送了电子信件,结果又吃了闭门羹。北卡罗来纳州地方性新闻网CaryCitizen的编辑兼出版人哈尔·古德特里(Hal Goodtree)说:“他们没有给出任何解释,我们也无法通过任何渠道获取更多信息。能被谷歌新闻收录就会名利双收,出现在里面说明你比较正规。所以大家很痛苦。”

  加州伯克利的地方新闻网站Berkeleyside联合创始人兰西·诺贝尔(Lance Knobel)在Twitter上抱怨了同样的问题。不过幸运的是,该网站的一名读者恰恰是谷歌的工程师。他承诺会非官方地调查一下。12小时候,Berkeleyside又重新回到谷歌新闻中。谷歌方面的解释是,拉黑该网站是误操作。

  可怜的古德特里却好几个月没有收到回复。直到今年6月,谷歌以不能提供具体原因草草了事。8月份,谷歌又回复道:“我们最近又对你的网站进行评估,决定再次将其加入谷歌新闻。”同样,谷歌仍然未做任何解释。从那时开始,CaryCitizen的流量跃升24%。“这完全是一家不透明的公司。”诺贝尔评价说。

  谷歌的卡茨称,谷歌的服务群体的数量惊人,该公司不可能一一回复所有的问题。毕竟谷歌每天响应的搜索次数多达33亿,收入的域名也多达2.4亿。不过他表示,谷歌希望做得更多。去年,谷歌借助视频聊天的方式回答站长问题,还发表博客文章阐述算法的调整策略,甚至广播了讨论此事的时长8分钟的高层机密会议。“我们非常努力地与站长们沟通。”卡茨说。即便飓风“桑迪”导致Gawker Media瘫痪,谷歌搜索结果中依然保留该网站。

  明里服务用户,暗地争夺广告

  谷歌并未与CaryCitizen和Berkeleyside等地方网站在播报新闻方面展开竞争。然而诺贝尔注意到,地方新闻网站却与谷歌争夺本地的广告业务。谷歌的本地企业黄页与点评服务Google Plus Local日趋成熟,它借助谷歌搜索引擎的“巨大优势”会迅速发展壮大。查询本地企业的人会因搜索而自然地流向Google Plus Local,Berkeleyside等小网站以及规模较大的Yelp都会败下阵来。

  在谷歌时代精神大会上,有人询问佩奇谷歌与其他互联网企业的竞争关系。“这个问题总是很难回答。”他说,“想想2005年登场的谷歌地图,那时我们也遭到过类似批评,有人会说‘已经有MapQuest’但现在,还有人用这款产品吗?”根据美国互联网流量监测机构comScore的数据,当前MapQuest月独立用户访问量仅为谷歌地图的一半。佩奇表示,谷歌的优先目标是不断改善产品,这就意味着增加更多服务,收集、分析数据。一些竞争者可能会受到冲击,但是“我们的任务是为用户服务。”

  谷歌以同样的理由坚决回击政府调查人员,因为反垄断的宗旨以消费者利益为重。在Nextag网的卡茨看来,这就是谷歌的借口而已。他认为,过去一两年谷歌不断展示自己的商业网站姿态。如今在谷歌中搜索“庭院家具”等短语,搜索结果可不只是网站链接,还有很多米黄色的广告字符与抓人眼球的图片。在搜索页面的右边的产品图片直接链接到商家,这也是谷歌购物服务的部分内容。当然,谷歌还不忘在谷歌购物服务下面张贴地图,方便消费者找到店家的位置。

  卡兹认为,谷歌的做法使得其购物服务占据页面重要位置。即使Nextag在搜索中排名很高,用户也不太可能点击链接。他的团队还表示,谷歌近期的算法调整已经对Nextag造成不利影响。

  如今,从谷歌获取流量的成本提升了。两年前,Nextag的谷歌免费与收费流量比为6:4,如今变为3:7。当前,Nextag及时调整了战略,投资一些能够吸引访客的潜在技术,逐渐摆脱对谷歌的依赖性。卡茨称:“复苏计划给了我们一剂良药。”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