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互联网行业是90后的行业

2014-05-14 13:10· 创业邦   
   
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表示,知乎团队曾经达成共识:创造内容的重点在于人,它奋力走向社交化,也遇到了社交带来的副作用。

  2014年5月13日,由IDG资本与创业邦携手举办的IDG校园创业大赛宣讲会第七站在复旦大学圆满落幕。本次校园创业大赛面向所有在校本科及研究生,旨在挖掘校园内的天才开发者和技术极客。IDG资本合伙人章苏阳聊到了他对90后创业的看法:他认为,互联网行业是属于90后的行业。

  其原因在于,第一,90后的使用习惯有很鲜明的特点,而且他们对于BAT的畏惧感并不高,敢于尝新;第二,新互联网人与老互联网人的起跑线非常接近,年轻人有能力战胜老一辈;第三,互联网行业受到的限制较少,野蛮生长有机会取得很大的成功;第四,这个行业的公司没有原罪,也不需要拼爹,门槛很低。他认为,年轻人只要能保持着完全开放、对各种东西充满好奇和宽容的心态,就有机会创造出比BAT更伟大的公司。

  以下文字是章苏阳的演讲摘编,未经本人审阅:

  今天是我第三次来到复旦做演讲。我第一次到复旦演讲,是在1999年的12月29日,我记得在1949年元旦,毛泽东写了一篇社论“将革命进行到底”,我就照葫芦画瓢,我那次演讲的题目是“将互联网革命进行到底”。今天是第三次来到这里,希望从互联网这个方向来引出。

  我们人类文明经历了几个时期:第一是农业文明时期,权力的获得是依靠暴力,赵匡胤发动的陈桥兵变,都是靠暴力产生的;然后到了工业文明时代,权力的获得是通过一半的暴力加上一半的资本;越往后会发现资本的份量越大,我们现在身处的这个社会,有些人称之为后工业文明时代,权力来自于智慧加资本。海外地区的近30年时间,中国的近10年时间,人们都有机会通过自己的智慧来产生所谓的权力。

  今天来参加活动的各位创业者都是从事互联网行业的,我也从互联网的角度来继续展开。

  第一个问题:互联网在原则上是一个怎样的东西?互联网的核心是将所有不对称的东西打消掉。2000年开始,信息的不对称已经被互联网行业摧毁了,我们小时候会看《参考消息》,包括国外的报道信息量更多,但是后来就能感觉到,到了2000年以后很多人就不看这些东西了。首先是信息的不对称被打消,然后进入到社交时代,马化腾腾讯出来了。IDG在1999年投资了腾讯,最多的时候很多人会注册7-8个qq号码,它把社交元素弄得扁平化了,把原来很多难以进行,甚至要通过登广告来搞定的方法,一夜时间全部打消。

  后来在消费领域也发生了变革,起初大家不知道各种商品的价格,通过电商如淘宝、京东等,将价格的不对称打消了。近年来大家又开始玩金融,出现了支付宝这样的产品,马云感到这样有点不对劲,弄出了一个余额宝,把钱吸收过来,将全国10%的资金调出去了,于是银行开始打反击战。余额宝这样的产品也许会死,但是余额宝的出现把银行原来几十年积累的产业结构给打破了,假定余额宝在明年或者今年会死掉,也是虽死犹荣的。

  第二个问题:我现在上网还会使用浏览器,现在的美国年轻人都不用浏览器。他们在学习、游戏、算数的时候,都是在pad上进行,就像天经地义一样。这批人长大之后可能就不会看电视了,电视会消失。他们的习惯和现在的我们有很大不同。

  我原来感觉到国企垄断很厉害,现在终于体会到互联网的垄断更厉害。例如BAT垄断起来比国企都厉害,百度、阿里、腾讯,有点“不绑着它们都不行”的感觉。这样的情况下,我认为能打破BAT的一些东西的人,一定是1990年以后出生的人。“90后”已经没有当年对BAT那种特别崇拜的感觉了,而我们的那些老干部,打个比方,如果毛主席从水晶棺里出来,他们一定还是会听毛主席的话。但90后在这方面就淡薄了。

  我对于这一点是深信不移的。我和我的同事商量,如果不是那种比较特别的项目,就不要投资1990年以前出生的创业者了,直接投资90后吧。因为只有90后的创业者才会有新的想法,新一代的用户习惯是在这个时候所产生的。哪一代人就会产生哪一代的英雄,一定是这样的情况。

  第三个问题:互联网领域人才特别集中,这个现象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从80年代开始,IT领域的人才在全国人才比例中是最高的,因为IT行业的一年相当于其他行业的3-4年。从这个领域的起跑线来看,做了几十年IT的人和刚刚起步的人会比较接近。不像其他行业,做一个医生起码要干20年才能到达一定程度,建筑师就更不得了,不到60岁就无法成为好的建筑师。

  在90年代,通讯行业集中了全国最优秀的人才,2000年以后就是互联网领域,老的互联网人才和新的互联网人才相比,如果你的一个点子比较好,起跑线是比较接近的,就更容易在这个领域成功。所以越来越多的聪明人进入了这个领域。如果90后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发挥到这个领域里面,成功的可能性是极其高的。

  第四个问题,互联网领域和其他领域不一样。80年代,一个外地人要到上海办事,你到上海相关部门去,人家马上就回答,我们上海人不是这样做的。上海的总体管理还是全国最强的,什么东西都有一个说法。而现在则颠覆了,当年说我们上海人不是这样做的,但是在互联网这个行业,很多事是在互联网上面能做,线下反而不能做。比如余额宝,很多互联网领域的东西没有事先的规范文件,而中国的规章制度有一个特征,只能避后,不能承前,我们的法律法规是很难做到承前的,都是在避后。新的东西出现以后,法律条文上很难有东西来限制你,从这个角度,互联网更容易突破一些行业原来的惯例。从中国开始有正儿八经的互联网企业开始,到现在为止,基本上就和冯仑那本书一样,都是在“野蛮生长”的状态。

  第五个问题,互联网的企业基本上是没有原罪的。很多企业有原罪的过程,互联网公司几乎没有,也不用拼爹。现在这个年头要去一个好地方工作,不拼爹不行,但是在互联网这个行业,马化腾不拼爹,马云不拼爹,李彦宏也不拼爹,包括现在投资界著名人士也都没有拼爹。大家的起跑线比较接近,而“社会起跑线”也是比较接近的。这个行业是一个相对干净的行业,不需要用大量社会资源来换取成功。它更适合于年轻人创业。

  第六个问题,也就是所谓的互联网精神。我们现在不单单是互联网公司有互联网精神,其实互联网精神的所有东西都是在围绕着客户的想法,互联网大量的产品是B2C的,如果用户体验不好,一个晚上之后就不再用你的产品了。所以你必须想尽办法把客户服务好。

  例如互联网金融行业,互联网金融服务的是这张银行卡背后的人,而银行只服务于这张卡本身,而不是卡后面的人,这是一个区别。当然,现在的互联网精神逐步在其他领域里面移植进去,但还是不够。所以互联网精神的核心在于怎么把用户的体验做到极致。

  今天讲了这么多,我认为目前和将来的创业环境应该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对各种各样的东西充满好奇,充满宽容的状态。我想用冯仑的一句话作为我今天演讲的结语。我曾经在冯仑那里打过工,当年冯仑是董事长,王功权是总裁。冯仑问王功权,你知道花是什么东西吗?王功权说花就是花,冯仑说不对,花就是植物的生/殖器,人们因为它的美丽要多看几眼,那为什么人的心态不能更开放一点呢?所以我们必须保持一种完全开放的接受新事物的状态,而且我们必须要有好奇心,要有一种完全宽容的思维,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能做出一些更伟大的事情。我希望90后这一代人能够创建出几家公司,打破BAT的垄断。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