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届创业戈壁行回顾:疼痛让你真实存在

2014-09-18 11:10 · 投资界  袁建胜   
   
就像创业一样,出发时的兴奋,总是模糊了前方的艰难,当大家兴高采烈之时,却已被常识悄悄地围困。那些真实的疼痛,就是常识给我们的警告。

  就像创业一样,出发时的兴奋,总是模糊了前方的艰难,当大家兴高采烈之时,却已被常识悄悄地围困。那些真实的疼痛,就是常识给我们的警告。

  2013年8月9日,北京飞往敦煌的航班,"创业戈壁行"的人几乎占据了半个机舱,联想之星五期学员陈鹏剃了一个光头,在狭窄的机舱通道里收拾着行李,一位朋友大声说:好亮!另外一个貌似严肃地问:你不是要准备劫机吧,老大?!一位空姐抱着枕头挤过通道,神情严峻。这些将自己称为"即客"的人,都带着一脸迫不及待的兴奋。

  2013年8月,"玄奘之路"与"联想之星"携手,并联合创新工场、亚杰商会、正和岛、君联资本等知名创业机构,吹响了中国商业史上最大规模的创业者集结号--他们召集了140余位创业者,用4天3夜的时间,徒步穿越108公里戈壁路。

  创业者们以为这是一次不无刺激的旅行,却没预料自己将在荒芜的戈壁中,被体能、常识、目标、团队、迷失初心一次次围困,当他们突围而出,回到现实,时间和行动的藩篱又悄悄露出峥嵘。

  从今天开始,在第二次"创业戈壁行出发"前夕,我们穿越到过去,讲一些去年在戈壁上发生的真实故事。

  我们先来讲讲出发的情景吧,刚到达戈壁时,兴奋几乎是所有人的情绪,但事情没有那么简单,被虐了一天之后,大家抚摸着脚上的血泡,抿一下干裂的嘴唇,让疲惫搞的有些神志不清时,便会感慨出发时的"豪情",重新回到常识--这才是真正的起点。

  2013年8月10日是集结日,早到的队员在敦煌欣赏鸣沙山的美景和莫高窟惊世的壁画艺术,兴奋地合影留念,若不是身上的快干衣裤,他们还真的很像旅行团,下午集结完毕,团队整体转场瓜州县。

  临行前的"点将台"总是激动人心的时刻,当组委会的领队在进行赛事说明和基本的户外知识讲解之后,每个团队都迫不及待地上台高呼口号。

  4天3夜、108公里,这两组数字不断被重复,似乎失去了应有的含义和弹性。也许有人会担心自己的体能是否能顶得住,但在热情似火的气氛中,这些数字背后的意义却被抛在脑后。

  8月11日一早,吉普车引导着一列大巴,向出发地汇合。这是一条由高到低的路线,从海拔3000多米的山口,沿着干涸的河滩一路下行,出于适应环境的考虑,第一天的路程只有27公里。

  8月的高原异常空旷,已经习惯大城市污浊空气的人们,惊异地看着高远空澈的蓝天上洒落的朵朵白云,干燥的空气带着清晨的凉风涌进鼻孔,大吸一口,心里一个小小的激灵升上来,大脑里一片空灵。

  发令枪响,队员们几乎是雀跃着飞出起点,一路快走,丝毫没有顾及配速的问题。走着走着,有人突然问:什么这么香?旁边人说,就是草香啊。啊,草居然会这么香,一直以为化妆品里的草香是合成出来的,没想到真的是草原的味道。

  一望无际的草原充满激情和浪漫,似乎跟艰苦的戈壁没有什么关系,但他们可能不知道,在这些馥郁的草里,有一种叫做"湿死干活"。作为当地人对它的俗称,这个奇怪的名字更像是一种描述--越干燥越活得持久,一见水,就会死掉。

  走出这片草原就是补给站,15公里的路程,很多人只用了两三个小时就走完了,如果不是有人开始在补给站挑脚泡,这条路真的会让人觉得轻松,吃几块西瓜和干粮,补充点能量,人们仍在高声笑谈。

  戈壁滩开始显露出它的本来面目,沿着引路车扬起的沙尘,队伍越来越长,后面的人也像脚下的草一样稀疏起来。快到了,绕过前方一个小小的村庄,穿越一片沼泽,过了桥就是营地。

  凤凰队队员胡海峰越走越慢,他看上去装备齐全,脚上却穿着一双满是孔洞的运动鞋,沙子很容易钻进去,和袜子摩擦,脚泡很快长起来,尽管在补给站已经挑破,贴上创可贴,但他没有备用的袜子可换,不一会儿,沙子又把鞋灌满了,他索性不管,继续往前走。

  村庄里有几棵树,胡海峰说,歇歇吧,两根登山杖狠狠地杵在地上,头低下来,没有说话。妻子薛海璐在旁边问:怎么样,还可以吗?他摇摇头,不知是否认还是肯定。过了一会儿,他抬了抬头说,头怎么这么晕。

  中暑了!大家赶紧把高大的胡海峰扶着坐下,解开领口,用湿巾擦拭降温,含了几粒仁丹在口中,慢慢地,他清醒过来。已经有人用对讲机报告了他的情况,有人说,上车吧,不要再坚持了,也有人说,让他自己决定。

  胡海峰想了想说,要不,上车吧。很快,救援车到了,妻子问胡海峰,上车吧?胡海峰又想了想说,还是再走走吧。

  这一天,他走到了终点,四天,他走完了全程。

  不只是胡海峰体验了从兴奋到痛苦的过程,梦想队57岁的章中群,第一天下来,脚心上就烂了一片。梦想队队长尹育航说,自队伍成立之日起,他们就开始组织大家在各地训练,有两个年轻人也许是因为自己体能好,并没有参加,结果是,第一天下午开始,这两位年轻人就必须有人陪伴和照顾,才走到终点。

  上路前,各支队伍几乎都把走完全程、拿到"沙克尔顿"奖当作最低的目标,似乎这是囊中之物,随时都可以探手取到;

  除此之外,每到补给站,必须有8个队员一起合影的"最佳队形奖",听起来就像是一种游戏,也不在话下;

  至于每天在规定时间内到达终点,走得最快的人都可以获得金牌,数量最多的"金牌团队"这个目标,不免也要觊觎一下。

  当第一天结束后,横七竖八地躺在帐篷里,抚摸着伤口的人们,终于开始讨论这样一个话题--曾经以为都很容易,似乎可以随意选择的奖项,哪一个才是真正有可能实现的目标?

  对于我们不了解的道路,总是要有一些安排,进行必要的训练,做好基本的物质准备,再抬腿出发,这是一个常识,每一个人都能理解。常识意味普通但永远有效,正因为普通,它才容易被忽略,它总是在那里,却未必和我们的心相遇。

  就像创业一样,出发时的兴奋,总是模糊了前方的艰难,当大家兴高采烈之时,却已被常识悄悄地围困。那些真实的疼痛,就是常识给我们的警告。

  常识不一定被知道,即使人们知道了所有的常识,也不一定能悟到其中的道理,至于悟到之后是否选择行动,踩着疼痛继续上路,才是突破常识围困的关键点。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