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黑老罗,我就是认真

2014-12-09 10:20 · 雷锋网  焱真人   
   
从某种程度上,我们是自己的陌生人,极少有人会在而立之前认识自己——做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敢做的事儿,有着如歌的岁月,挑战权威,等等,全然不顾“你看到的,都是我想让你看到的”。
我不是黑老罗,我就是认真,互联网的一些事

  一个人睡着,梦着,却以为自己活在现实,这不奇怪,梦就是这样。只是梦终究不是现实,总有一天会破碎。等梦碎了,人就会醒来。然后,有的人睁开双眼,正视现实,有的人不愿意睁开双眼,只想回到梦里,重温再重温那个美好的世界。

  所有人都知道,梦,永远比现实美好。现实总是比梦残忍残酷,总是不那么容易面对。每个人都经历过这样的不愿睁眼,而且不止一次。然而,人终究是要醒过来的。眼睛,迟早有一天会睁开,正视这个世界,正视那些与梦里不一样甚至是截然相反的东西。例如锤子的情怀。

  一个人,一个公司,是否有情怀,是否真的是池塘里唯一的一朵白莲花,不染一丝一毫尘埃,不在于说了什么,而在于他做了什么。

  锤子做了什么?

  5.20日的发布会后开始接受预定,先是声称会在六月底和大家见面,接着表态会在7月8日发货。7月8日,老罗亲自送出第一部手机。似乎,一切都走上了正轨;似乎,一个崭新的人生赢家冉冉升起;似乎,印证了6月27日的微博“1.七月初如期发货。2.开心,谁慌谁知道。3.只是有一点纳闷:这些土流氓企业既然这么害怕,为什么当初不来找我谈战略投资呢?难道把宝押在我融不到资金的可能性上吗?”

  十来天后,形式急转直下。7月20日微博“过去的十来天,可能是锤子科技创立以来最艰难的十来天,我们的产能比计划中的最坏结果还要差。按我们的驻厂工程师、供应商和代工厂方面的联合分析评估,这种情况还要持续数周才能达到日产1800部左右的正常水平”,扭扭捏捏的暗示,问题来了。

  都开卖十来天了,老罗一直不知道锤子手机的产能和品控问题?通过《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篇文章里的一句话“7月末一次通话中,锤子科技创始人罗永浩对朋友说,自己住在一家快捷酒店已近半月,那里靠近锤子生产线,亦庄富士康厂区”,我们知道,他是知道的。

  接下来的表现不错。21日微博“……1.我们非常抱歉地建议已经支付300元预付款和预付全款的客户尽量退款(不管是愿意继续等待的,还是已经不想再等下去的),接下来在我们的官方网站上操作退款时,可以选择“退款并保留排队位置”,或“退款并取消排队位置”。如果您选择前者,我们会在产品有现货时短信或邮件通知您;如果您选择后者,我们将不再打扰……”,总结起来就是可以退款,不退款的送300软妹币代金券。

  但据说,“锤子搞出了大时间提前锁定预付款用户为配货状态,导致欲退订客户不能退款状态,在锤子论坛这种抱怨和晒单的密度非常高。”

  这就是情怀?这是哪门子情怀?

  锤子手机发货量提不上来,老罗把问题归结为“产线欠磨合”、“工人装配操作不熟练”、“品控标准没有统一”等等(微博我就不找了),似乎没有锤子一毛钱的关系,真是这样吗?听一听富士康怎么说(不能只听一家之言吧)。“罗永浩对富士康产线、工人、品控等问题的指责,已经引发了富士康高层的不满,富士康作为苹果 iPhone等国际品牌的代工方,罗永浩的指责匪夷所思”。这是富士康内部人士的回答。还有相关文章《为什么富士康做出了苹果却做不出锤子》。我不是专业人士,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一边,但如果我是用户,板子一定打在锤子身上。就像当年惠普笔记本电脑出了问题,消费者群情激奋的是惠普,而不是寻根究底找英伟达的麻烦。

  在2014年5月20日之前,我坚信黄章是乔布斯的中国传人,在这一天之后,老罗代替了黄章,成为我心目当中的乔氏炎黄门徒。7月21日,现实告诉我,乔布斯的衣钵在华夏没有传承。

  事情似乎应该告一段落了,最坏的似乎已经发生了,锤子本应该容光焕发地再出发。

  可是,这不是结束,这只是开始。

  开箱不合格率3%——是开箱不合格率,不是百分百减去良品率。各种问题,不一一列举。我曾经想过,如果老罗不是锤子的老板,而只是单纯的用户,他会不会再一次抡起锤子?

  还好,这个世界只有结果,没有如果,锤子手机躲过了一劫。锤子还是那个锤子,是老罗的化身。老罗还是那个老罗,青年的导师,心灵的寄托,人生的灯塔,年青人心里面最想成为的那个自己的化身——年轻人一直在寻找自己,有人在网络世界里找,有人在学业上找,有人在异性身体上找。从某种程度上,我们是自己的陌生人,极少有人会在而立之前认识自己——做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敢做的事儿,有着如歌的岁月,挑战权威,等等,全然不顾“你看到的,都是我想让你看到的”。就这样, 锤子手机成了自家的孩子,自己可以骂,可以打,可以摔,但是别人只能夸。

  这就是青春。

  2012年,一个网名叫“追杀那只熊”的人开始朝圣之旅,他千里走单骑,骑自行车从山东烟台来到广东珠海,为的是一见魅族总部科技大楼的风采,以及表达加入魅族公司的殷切期待。最终,他被招待于魅族食堂吃了一顿大餐,不过没能见到传说中的黄章——魅族公司创始人(引自《像传教一样卖手机 浅谈老罗的锤子情怀》,略有删节)。我从来不笑他傻,因为那是他的青春,他的情怀。我在自己的青春里干过比这更傻的事儿。

  青春就是这样,傻傻的。傻得会觉得花了钱,买了锤子,就和老罗站到了一起,就有情怀了,就可以居高临下地嘲讽这个千疮百孔的世界,就可以趾高气扬地鄙视成功人士的纸醉金迷、XX报纸的灿烂微笑、女神的灯红酒绿。其实,老罗真的没有和你以及你们站在一起,这只是你们的一厢情愿,老罗在俯视着你们,“支那人”,就像你们俯视着没买锤子手机没有情怀还挖老罗黑历史的我(们?)。

  然后,有人为了捍卫老罗,在百度百家上发表了《老罗如果输了整个民族都输了》,摇旗呐喊。我跟着写了《如果老罗赢了,整个民族都输了》。既然有人明目张胆的宣扬立场就是真相,那我也不介意秀一下立场不是真相。我想,这里不是朝鲜,我还是可以在一些领域表达一下自己的看法。

  我不是黑老罗,我他特么的就是认真。

  是的。我没用过锤子手机。因为“尽管屌丝们的反应十分强烈,但其实他们不是锤子手机的目标用户,再嚷也没用”。我是屌丝,所以我不买锤子手机。我属于那种“网上骂我们的人几乎都是没摸过我们产品的人”,但是,既然老罗可以“我从没用过诺基亚的任何一款机,这牌子如日中天的时候,在我眼里也是一坨如日中天的屎”,我为什么不能评价老罗和他的锤子科技?难道锤子加上镰刀就是党旗,所以不能评价锤子?评价锤子的情怀?

  情怀是一个好东西,加了定语之后就不好说了。情怀多了容易上头,容易分不清东南西北。加上总有一些年青人是一根直肠子通到底的角色,行事准则就是直接开喷,道理?谁坚持到最后道理就是谁的!

  于是,只要讲点老罗的黑历史就像犯了天条一样。请先过一过脑子,想一想,想过了,再看一看,看过了,再比一比,然后再骂,这样至少显得脑容量大一点。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骂,这是告诉别人自己的脑容量和胸怀一样小。脑子和胸怀,如果不能两样都大,至少也要大上一样的(这一点男女都适用)。这样姿势不会太难看。将来回想这一段经历的时候不至于太脸红。

  六日,最后一次演讲,我嗤之以鼻,最后的挣扎罢了。他卖的是手机,需要的是客户,如果看了这场演讲,有十万人愿意同情他,掏出钱来买他的东西,他就咸鱼翻身了。

  本来应该到此结束的,但是还是忍不住看了老罗演讲全文(没时间看直播),老罗还是那个老罗,虽然锤子得了个什么设计奖,但我真心不感冒,爱疯4装了诺基亚5230的实体键也能得奖?评委们过去不用智能手机吗?或者是爱疯4和4S还有5230的销量高认同度高如果不给奖会被舆论批评没有水平?好评率90%也好意思反复说?天猫有多少智能手机好评率90%,对不起我错了,应该是天猫有多少智能手机的好评率不到90%。既然有乘以三发生,再发生一点别的事儿是不是……不过,我还是一如既往地找到了闪光。

  闪光的是一段话:如果我们失败,可以肯定,这是商业能力上的不成熟,跟我们没有采取流氓手段获益没有丝毫关系,更谈不上理想主义和情怀。如果有一天我们失败了,跟理想主义是没有关系,就是商业不灵。如果你跟你的竞争对手商业很灵,你是一个理想集团,他是一个利益集团,这个仗没得打,他就败了。

  虽然意有所指,但是情怀真的不在了。只要老罗不谈情怀,也不谈理想主义,我就没话说。在此立下字句:只要锤子手机不再踩着情怀和理想主义这两块云彩,玩腾云驾雾,我就再也不写关于老罗的一个字。

  对了,闪光的还有一个事实:老罗又捐款了。不管是不是危机公关,不管捐多少,只要捐了就是好人。捐款让世界更美好。

  知足知不足,有为有不为,锐气藏于胸,才气见于事,义气施于人。与君共勉。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