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驰陈维广谈入股赶集往事:巧遇谷歌退出中国,合并是成熟度提升

2015-04-22 10:40 · 腾讯科技  雷建平   
   
58同城与赶集宣布合并的当天,赶集早期投资人、蓝驰创投合伙人陈维广及朱天宇就感慨说:双方谈判比较久,不简单,不容易,合并体现出了姚劲波、杨浩涌两位创始人胸怀和格局。
蓝驰陈维广谈入股赶集往事:巧遇谷歌退出中国

  赶集早期投资人、蓝驰创投合伙人陈维广腾讯科技配图)

  58同城与赶集两家中国最大本地生活网站日前合并。58同城以现金加股票方式获得赶集43.2%股份,58同城创始人姚劲波(微博)及赶集创始人杨浩涌(微博)共同担任合并公司联席CEO。

  58同城与赶集宣布合并的当天,赶集早期投资人、蓝驰创投合伙人陈维广朱天宇就感慨说:双方谈判比较久,不简单,不容易,合并体现出了姚劲波、杨浩涌两位创始人胸怀和格局。

  蓝驰创投是赶集最早投资人,早在2009年,蓝驰创投向赶集A轮投资800万美元。随后,蓝驰创投陪伴赶集历经多轮融资,一直走到和58同城合并的谈判桌前,其既是参与者,也是旁观者。

  作为赶集网一路走下来的陪伴者,陈维广一直感触颇多,其日前对腾讯科技表示,当初能战略投资赶集,也是巧遇谷歌(微博)退出中国往事,赶集作为非核心资产,被从谷歌体系拆分出来。

  用了1年时间才从谷歌体系拆分

  蓝驰创投本身是个很低调的投资机构,1998年成立于美国,其第一笔投资的对象是PayPal创始人、《从0到1》的作者Peter Thiel。

  如今蓝驰创投在类似Paypal、Waze等早期投资的明星项目都已成功退出,而当下美国金融科技领域最火的数据驱动型贷款公司之一Kabbage也是蓝驰手笔。

  蓝驰创投进入中国也有10年时间,投资风格极低调,目标始终瞄准早期投资领域,蓝驰创投TMT领域除投了赶集外,还投资了美丽说、唱吧、春雨医生、青云、趣分期等当红科技企业。

  谈及当初为何投资赶集时,陈维广对腾讯科技表示,这主要基于几点判断:

  1,2008年时,电商企业普遍受库存困扰,蓝驰创投判断是,电商行业将有两大趋势:商品电商;服务电商,服务电商又通过分类信息方式接触到用户。

  在蓝驰创投资金量不大的情况下,曲线投资分类信息公司会是更合理选择。

  2,蓝驰创投是从诺基亚风险投资中分离出来的机构,在诺基亚如日中天的当时,其也需关注无线数据、无线互联网这些潜在领域,诺基亚拿出1.5亿美元让蓝驰创投管理这一部分基金。

  在智能手机还不普及,塞班手机当道的时代,分类信息能符合当时发展趋势。

  陈维广说,赶集其实成立时间比58同城要早,杨浩涌从2005年做赶集,前期不顺利,后被谷歌收购,2008年谷歌遭遇退出中国风波时,蓝驰创投和杨浩涌就用相对合理成本将赶集分离出来。

  大家花费了1年的时间跟谷歌谈将赶集从体系剥离的事。陈维广对腾讯科技表示,“整个2008年都在谈赶集拆分,但一直到2009年才顺利将赶集拆出来。”

  蓝驰创投另一合伙人朱天宇对腾讯科技表示,也正因为当初从谷歌拆分,赶集才有了如今的独立发展空间,但在当时,从一个跨国公司里头拆分业务出来,本身是挺艰难的过程。

  赶集能从谷歌体系拆分出来,一路走下来,还和58同城合并,也是很幸运的事。当初谷歌同样投资音乐网站巨鲸网,但在谷歌退出中国后,巨鲸网很快“搁浅”,如今已被无数人淡忘。

  O2O不再停留在只做信息,而是深入到交易

  58同城与赶集合并背后,有个趋势不可忽视,即本地生活不再停留在信息层面,而是深入交易。

  赶集为何选择与58同城合并,而不选择百度这些战略投资者时,陈维广对腾讯科技讲述理由:

  百度更多只是提供流量,但O2O已不再停留在信息层面,而是过渡到交易。如果58同城与赶集继续在原有市场打斗,就只能守住前面O2O信息流领域,却会丧失掉O2O交易这一更大市场。

  这好比当年阿里与慧聪打斗,如果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微博)只是考虑为B2B去打,而不做淘宝,阿里巴巴也不会有今天的2000亿美元的市值,更不会有蚂蚁金服这些优质的企业。

  陈维广说,以前大家都需从百度、腾讯这些流量入口获得流量,但移动互联网时代玩法变了,变得对流量不再那么依赖,单纯跟巨头站队还不如和体量类似的企业一起做新时代流量入口。

  无论是58同城还是赶集,明显趋势是,均在深入交易的具体环节,类似58到家服务、赶集好车,都是O2O的闭环,如用户要卖车,赶集会对车做检测,出报告,估价,担保,这本身是闭环。

  赶集在招聘领域很强,当前还停留在信息流层面,但未来可下沉到交易环节。如中介在赶集投入广告,交易环节在线下,但若赶集的招聘量足够大,也可把多种线下交易环节迁移到线上。

  陈维广对腾讯科技表示,58同城与赶集合并最大好处是,不仅稳固原来的市场地位,有了议价权,更重要的是,两者和平相处后能腾出手发展其他有前途的事,而不是让潜在对手趁机做大。

  合并体现出企业家群体成熟度提升

  58同城与赶集的合并,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继优酷土豆合并、京东合并腾讯电商、滴滴快的合并后的又一量级类似的合并。这些合并在中国互联网发展的早期阶段并不多见。

  58同城与赶集合并特殊的地方在于,两家都不缺钱,且均处于热门的O2O领域,即便在合并前夕,还有包括百度等数家机构愿意投资赶集,大家还期待赶集能独立上市,从中分一杯羹。

  赶集最终还是放弃独立上市。蓝驰创投合伙人朱天宇对腾讯科技表示,独立上市是把双刃剑,虽然上市享有品牌,公众市场的渠道,但也把自己置于一个公众市场的监管视角之下。

  由于华尔街每天都盯着上市公司的数据,虽然CEO可以有自己的意志和想法,但市场还是有一套规则在控制,这使得上市公司在开支这块反而被缩小,而非公开公司却有更多自由的空间。

  朱天宇说,赶集本身也有很好的发展,选择58同城还是两个健康理性的生意人坐下来在桌子两边平等谈判,这就类似当年PayPal和X.com,在互联网泡沫大概几个月之前以50:50方式合并。

  说起PayPal和X.com可能国内很多人不知道,但其背后的几个创始人马克斯·列夫琴(Max Levchin)、彼得·泰尔(Peter Thiel)等人,尤其是马克斯在中国是家喻户习。离开PayPal后,马斯克用自有资金投资创建商用太空项目Space X以及电动车制造公司特斯拉。

  “对行业基本面变化因素足够敏感,且是心智足够成熟,成熟度足够高的两个人,真正能够有一个双方妥协的空间,让彼此整个利益最大化,这是非常不容易做到的事。”

  朱天宇指出,58同城与赶集的合并本身不在于背后的戏剧性,而是“不简单,不容易”,这代表了中国的企业家群体思想成熟度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当然,赶集或许还会有小小失落。蓝驰创投合伙人陈维广坦言,赶集在早期发展中因重视产品而没快速扩展销售网络失去了一些时间。

  陈维广说,“这个时间差可能差了三到六个月,造成给58时间很快去IPO。后来赶集也快速在销售渠道追上,给58极大的压力。但在这过程中,O2O市场已出现极大的变化,也就造就双方决定合作的结局。”

  赶集之外,蓝驰中国又成立第三期基金,该新基金规模或在数亿美元,投资规模在10-1000万美元。陈维广说,蓝驰中国将继续在早期投资市场发力,让更多优秀团队有更多试错机会。

  目前看,58同城与赶集交易还是个皆大欢喜的结局,姚劲波和杨浩涌放弃多年“打斗”,组成新公司,共同出任新公司联合CEO,同时担任联席董事长,共同拥有新公司重大事项决策权。

  此外,去除58同城的对外投资,两家公司此次的合并将采用约5:5换股的形式进行,根据最新股价,合并后新公司的市值将超过100亿美元,并进入美股市场中国互联网公司前五的序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