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马云江南春追捧,开国产贺岁片先河,如今靠游戏公司“输血”,华谊兄弟怎么了?

2017-02-27 07:59 · 微信公众号:砺石商业评论  文媛媛   
   
还记得华谊兄弟2009年上市之初,有着中国“华纳兄弟”之称的华谊兄弟光是招股书就羡煞旁人,75位股东里面除了有冯小刚、张纪中、黄晓明、李冰冰等一众当红影视明星,还有马云、江南春等一批耀眼的商业明星,一时风光无两。

  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当华策、万达、光线在各自领域的业绩与影响力都不断飞速上升的时候,曾经的民营影视第一股华谊兄弟却一落千丈。

  华谊兄弟2月23日晚间发布业绩快报,公司2016年实现净利润8.08亿元,同比下降17.19%。华谊兄弟前两年的业绩就已经出现这种颓势,2015年,净利润同比增长仅只有8.8%,而2014年则增长52.75%。

  还记得华谊兄弟2009年上市之初,有着中国“华纳兄弟”之称的华谊兄弟光是招股书就羡煞旁人,75位股东里面除了有冯小刚、张纪中、黄晓明李冰冰等一众当红影视明星,还有马云江南春等一批耀眼的商业明星,一时风光无两。

  华谊兄弟的“双降”发生在中国文化产业增加值年增速超过15%的背景下,华谊兄弟这几年到底做了什么,近几年为何年利润逐年大幅下降?它还能重返辉煌时刻吗?

  风光的过去

  华谊兄弟由王中军、王中磊兄弟在1994年创立,当时只是一家广告公司。

  1997年底,冯小刚导演的《甲方乙方》开启了内地影人制作贺岁片的先河,也为国产商业片竖起一面大旗。1998年,华谊兄弟投资冯小刚的影片《没完没了》、姜文导演的影片《鬼子来了》正式进入电影行业。

  随后由华谊兄弟制作,冯小刚执导的《大腕》《手机》《天下无贼》《非诚勿扰》等多部贺岁电影,从2001年突破性的4000万票房至2010年稳稳闯过4亿大关,无一例外成为当年贺岁档票房冠军。华谊兄弟也随之声名鹊起,一跃成为国内最受瞩目的明星公司。如今回顾华谊兄弟的崛起,正是对这个内容稀缺时代的生动注脚。

  2009年,华谊兄弟成功登陆创业板,并被称为民营影视第一股。

  实际上,并非是因为创业板的推出,使得华谊兄弟才有上市的想法。2008年3月,华谊兄弟就曾考虑过在年内登陆深交所,当时,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就曾表示,电影是华谊兄弟的“王牌业务”,资金是未来公司能否壮大的关键条件,没有资本就没法规模化和现代化,而对华谊兄弟而言,之前的股份制改革使得这个家族企业脱胎换骨,同样,他也希望上市能够给华谊兄弟带来更大的提升。

  上市确实满足了王中军的夙愿,上市一年,华谊兄弟2010年前三季度投资拍摄电影达11部,2009年同期仅为5部。对电影类型的丰富和探索,对华谊电影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引领风潮不无益处。

  2010年9月26日,“中国电视剧第一股”华策影视登录创业板,在随后的几年里,光线传媒保利博纳中影集团等多家公司也选择了各种方式上市。

  失守电影市场

  排片受制、电影小年,再加上转型阵痛、重组失败,华谊兄弟经历了四面楚歌的2016年。

  对于以影视业务安身立命的华谊兄弟而言,2016年的电影表现实在是差强人意,一部票房扑街的《摇滚藏獒》也成为了华谊暑期档之痛,《摇滚藏獒》票房仅3961万。

  就连华谊兄弟CEO王中磊也免不了自嘲一番,“华谊兄弟今年是多么背的一年,上的电影老是达不到票房预期,可是你认为你的电影拍得很好。”

  2017年1月23日收盘,这个曾经的民营影视老大的总市值已被光线传媒超过。

  除了市值被超越,华谊兄弟2016年的电影票房表现更是被光线传媒远远甩在身后。2016年华谊兄弟参与投资发行的电影共10部,总计实现票房31亿元,光线传媒2016年共出品13部电影,总票房达到64.2亿元。

  主业表现不佳,是什么撑起了公司10亿元左右的净利润?

  作为华谊兄弟早年参股的公司——掌趣科技2016年的“提款机”效应发挥到极致。华谊兄弟全年共计8次减持,累计获益7.45亿元。华谊兄弟单减持掌趣科技的投资收益变现就高达7.45亿元。

  所以,把时间轴拉回到2010年,就不难理解华谊在游戏板块上的布局了。

  救命稻草

  自2010年收购掌趣科技之后,这个市值一度超华谊兄弟的手游公司实谓“捞钱神器”。

  2010年,华谊兄弟投资了互联网游戏公司掌趣科技,彼时掌趣科技估值6亿元,华谊兄弟投资1.485亿元成为第二大股东,占22%的股份。

  随后数年内,掌趣科技市值曾一度突破500亿元。在其市值达到150亿元时,华谊兄弟的当时账面投资收益20亿元左右,套现了不到4亿元现金,还持有掌趣科技17亿市值的股票。

  掌趣科技的“提款机”效应在今年发挥到极致。自年初到10月21日,华谊兄弟共计8次出售掌趣科技套现,套现金额共达7.45亿元。数次减持之后,华谊兄弟对掌趣科技的持股份额也由起初的22%减少到目前的1.4%。

  这当然是一笔成功的财务投资,但此次获利了结也成为华谊早期布局互娱最后的红利收割,此后,华谊亦需要重新布局。

  回归主业

  从游戏板块退出的同时,华谊兄弟正围绕电影主业及其上下游进行布局。

  从2016年中的《摇滚藏獒》到年末的《我不是潘金莲》引发的排片风波,恰恰揭示了公司下游院线布局的“短板”。于是,华谊兄弟1月通过子公司参股大地院线的方式打响了“2017院线布局的第一炮”。

  而去年的2月15日,华谊兄弟全资子公司华谊国际投资了美国硅谷的VR技术公司Lytro。VR对于娱乐业的改写已经近在咫尺,包括BAT在内的互联网巨头纷纷抢滩布局,华谊兄弟近年来更是一直非常关注VR领域。在国内,华谊兄弟先后投资了暴风魔镜和圣威特两家VR领域先锋公司,华谊在VR领域的投资还是着眼于与自身业务的协同和联动。以圣威特为例,目前该公司正携手华谊兄弟实景娱乐,将光影记忆转化为身临其境的游玩体验。

  这种实景娱乐,其实也是华谊将自身经典IP流转的一种形式。

  作为中国最早上市的民营电影制作公司,凭借与冯小刚、张国立等导演的成功合作,华谊积累了令人羡慕的IP资源。明星作为核心资源,华谊兄弟为了留住人可谓煞费苦心,刚上市之初,就将股份半卖半送给黄晓明等人。但随着之后大量明星演员的离开,华谊在影视主业上的IP资源显得更加捉襟见肘。

  近期以来,华谊兄弟高管频繁亮相,再次高谈内容的重要性,“回归主业”的信号已经非常明显,而这一次,华谊浩瀚被推到了最前台。

  2015年10月,华谊宣布以7.56亿元收购仅成立一天的东阳浩瀚70%股权,所涉及的艺人包括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共6人。

  与之前不同的是,华谊兄弟对Angelababy等明星的捆绑主要通过对赌协议:2015年的净利润要达到9000万元,以后四年按照每年15%上浮,如果完不成对赌,那么明星们就要拿现金来补差价,而且所指的利润不包括明星股东履行《独家演艺经纪合同》给公司下属关联公司带来的利润。

  不难发现,华谊浩瀚的布局更偏年轻化与互娱化,涵盖了影视剧和综艺等内容。这可以与华谊内部的其他既有IP形成差异,更好地落实其互娱战略。但华谊的这次调整能否真正走出一条以IP带动互娱发展的健康道路,实现内部资源的整合优势,还是个未知数。

  至少从业绩来看,华谊兄弟此前收购的东阳浩瀚以及美拉传媒等公司,是否完成业绩承诺尚不可知;从2016年年报看出,这些公司对于华谊兄弟业绩贡献也并不突出。

  结语

  最近几年,新的内容载体和形式层出不穷,人们的娱乐需求不断升级,受众细分加速深化。回首2016年,直播、电竞、视频网站等新内容加大了对年轻消费者的争夺。

  对于整个影视行业来说,刚刚过去的2016年,可以说是“寒意逼人”。但市场的变局并未改变娱乐业的本质,用内容品质赢得观众。

  2017年,影视娱乐产业内容为王的趋势不会改变。在华谊兄弟的新年计划里,也将回归电影主业;另一方面,华谊兄弟的实景娱乐将会投入运营,这将成为华谊兄弟一个新的增长点。在经历了灰暗的2016之后,华谊兄弟能否迎来第二次腾飞,这将考验王中军、王中磊两兄弟的智慧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