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有泡沫也要上?周全:在泡沫中生存蛮需要投资技巧的

2017-11-03 21:31· 投资界   
   
怎样不断打造新的能力,成为新进领域的王者?关键要看机构的文化、学习能力。到一个新的领域里,既要向有经验的玩家学习,也要看到他们的不足,用你的优势来做你熟悉的事情。

  2017年11月3日,宜信财富2017私募股权投资高峰论坛在北京如期举行。此次峰会主题“投资母基金,拥抱新经济”,峰会上,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携手IDG资本、华创资本、创世伙伴资本、愉悦资本、本草资本、凯雷集团、KKR、宜信新金融产业基金、清科集团、每日优鲜、大搜车、江泰保险、分贝通等众多业界大佬、创业企业家深度探寻国内外私募股权市场发展趋势和投资热点话题。

  论坛上,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和IDG资本合伙人周全进行了一场巅峰对话。以下为对话实录,经编辑整理。

投资有泡沫也要上?周全:在泡沫中生存蛮需要投资技巧的

  唐宁:今天非常激动,非常高兴,刚才几乎都落泪了。因为大家知道,一个创业者在他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他的帮助是最宝贵的,万金难买。如果是企业已经做得不错了,晴天送伞的人就没有那么难能可贵。当年我从事早期企业帮扶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天使投资”这个词,我也不知道我们在做些什么,就是帮助早期企业成长得更好。给创业者钱之后,他说我除了钱之外还缺人、缺合作伙伴、缺客户,还缺战略。我说你啥都缺啊?他说对。于是,我就把我自己也投进去。那也不够啊。

  所以当时可以说IDG资本的周全总、建光总还有他们的团队,对我帮扶的企业和我本人,应该说是给予了巨大的、早期的、贫贱之交的帮助。而且, 在2003年到2006年那个时候,这样的帮助,对我投资理念、投资逻辑的塑造成型,起到了根本的推动作用,因为当时我理解也是互联网泡沫刚刚破裂不久,整个市场处于低谷,创业者渴望帮助、渴望机会、渴望被理解。而且在中国,风投、创投刚刚开始,没有太多机构。所以当时对我投资理念的塑造,应该说是莫大的知恩难忘,所以我一直讲周总、建光总是我的老师,也是我和当年那些企业的贵人。其实IDG资本那个时候也不大,是吧周总?那个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况?

  周全:谢谢在座的朋友。15年前,我与唐宁第一次合作的时候有很多做天使早期投资的基金。那时候我们有机会一起投资项目,一起帮助企业,唐宁确实是全身心投入。我们合作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大家都有长期观念,不是为了一时一事,不是为了赚快钱,坚持做事情要有章法有基础,注重信誉,要为投资者长期赚钱。虽然现在市场发生了很大变化,但是我们两家还在坚持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长期的眼光,大家都把它当做一个“为投资者赢得长期、稳定回报”的事业去努力。

  唐宁:您和熊总有这样的理念,如何能够把这样的理念在团队层面,机构层面,和传承的维度上能够实现呢?就是这种长线的创造价值的理念和逻辑,IDG资本这么多年是怎么做的呢?

  周全:首先,我们也在不断摸索。国外有很多成立三四十年的成功基金,我们也一直在请教、学习,包括激励机制、培养团队的机制、接班的方法,这些都很有挑战。第二,就是加强与合作伙伴的联系,尤其是早期的合作伙伴。大家都有共同的想法,就是要让机构长期存在,要有“百年老店”的目标,然后通过几代人的努力做下去。

  唐宁:这点我觉得非常的神奇,应该说大家如果看中国做得不错的投资机构,绝大多数都是老大一个人带着几个人去做。像IDG资本这样有多位一起合作了10年、20年的合伙人组成的团队,应该说是极少的。这样的机制,其实让我想到什么呢?就是我刚才讲的关键词--母基金。因为一个人的本事是有限的,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再牛的人总有盲点。那么如果多位长期合作的,各自有优势、长处,但短处也可以彼此补位的这样一个团队,要比单个人不知道强大多少。所以我想请教一下周总,这样的一种机制,这样的一种文化来讲,是怎么确定下来的?它到底有哪些根本性的优势?有些什么劣势吗?以后怎么办?

  周全:这也是我们每天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我们有好多志同道合、拥有不同技能的人凑到一起做投资,我们鼓励每个人都有独立观点、从不同角度看问题,这样大家才能够对一件事情有比较好的判断,避免失误。当然,从不同的角度看问题也有相应的困惑,就是对一个问题的考虑会比较挑剔,这样有时候就会掩盖优点凸显缺点,就会导致错失投资机会,这也是未来我们要努力克服的。

  唐宁:再追问一个问题给周总,您跟熊总是团队领袖,带领团队的时候,您做了哪些,形成了您期待的这样一种团队文化?

  周全:我们是一个非常扁平的合伙制机构。我们希望每个人都能参与进去。我们团队的成员绝大部分是理工科出身的,仅合伙人里就有四个是博士,这种教育背景就决定了大家都喜欢把事情看得深入一点。

  唐宁:把它搞透,追求真理。

  周全:对。我们会通过人性角度去看这个风口是不是会长期存在,还是过了几年以后就没有了?像一阵风一样刮过去了?这是我们企业文化中很重要的一点。

  唐宁:团队里有这么多的博士,这么强的技术背景,那么结合未来10年,甚至于更长一段时间,在中国的科技创新、科技投资方面来讲,IDG资本有一些什么样的思考,什么样的规划?

  周全:这是一个很让人激动的话题。过去20几年里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们都在给美元打工。我们投的很多项目,包括今天很多所谓的优秀公司,都是先把美国的技术或者商业模式引进到中国来。但是中国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了巨大的变化,我们的市场足够大,那么中国的创新机构是不是能到美国去?用人民币也能投出这样优秀的公司是我们一直期望也始终在努力做的。另外,我们以前在硅谷、伦敦有办公室,如今刚刚在纽约也建立了办公室,就是要在未来多做一些跨境投资。

  唐宁:您刚才谈到全球化,我理解这也是IDG资本未来24年、25年重要的成长逻辑,还有哪些成长的逻辑能够跟大家分享的?因为拉姆·查兰大师讲:组织每5年重塑自己一次。如果从融资角度来讲,IDG资本应该已经重塑自己五次了,已经25年了。未来25年,还会有哪些重塑,今天的IDG资本与大家认识中的那个专门从事早期创投的IDG资本相比,已经有了哪些不同?未来会有哪些更大的不同呢?

  周全:起初IDG资本刚到中国时主要是投资早期公司,服务创业者。后来随着这些公司逐渐做大,IDG资本也配置了做成长期投资的PE基金。现在许多公司有了并购和被并购的需求,而我们也在近年设立了自己的并购基金,未来还要做海外并购的基金,所有这些也都是为了能够持续地陪伴、帮助优秀的企业成长。

  唐宁:前段时间经过多年的打磨推出的房地产类的这样的投资基金,也是这样的逻辑吗?这方面有什么跟大家分享的?

  周全:IDG资本在类地产方面的投资早有布局,算起来其实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很多人知道IDG资本是如家、汉庭酒店最早期的投资者。他们在国内都拥有几千家酒店。后来我们又投资了家喻户晓的古北水镇、乌镇,还有“观印象”等一系列文化旅游地产项目。他们每一个都至少达到几十万平方米的建造规模。可以看出,IDG资本今天做的地产基金,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投资住宅这样的模式。我们是因为看到了投资房地产住宅疯狂过后正在回归比较理性的这种趋势而开始在这方面进行投资的。说回到最初的一点,还是看重系统、长期的机会。

  唐宁:您刚才谈到组织不断重塑,进入新的相关领域,而且提到为了进入这些领域,要却打造新的能力,那么在这个方面,是如何跟既有就在那个领域已经深耕一段时间的机构去竞合呢?咱们怎么样能够去不断打造新的能力,成为我们新进入领域的王者?

  周全:我认为这关键要看机构的文化和学习能力,到一个新的领域里如何向有经验的玩家学习,同时还能看到他们的不足,用你的优势来做你熟悉的事情。    唐宁:能不能跟大家分享一下,在过去20多年里,对您的投资理念或者逻辑,又重新塑造的一些故事一些事件?

  周全:太多了,我们吃得亏也很多,毕竟我们做了快25年。我们在遇到失败的案例后,大家都能够平静地坐下来一起复盘,一起总结到底错在什么地方。

  唐宁:怎么复盘?是合伙人痛哭流涕,还是大家一起痛哭流涕,还是怎么样的复盘?

  周全:个人和集体的总结和反思都会有。我们很欣慰的是与唐总在早期的合作做到了100%成功,虽然我们双方都有失败案例。能否冷静对待这些失败的教训,从中学到东西,是很难但至关重要的事情。IDG资本的合伙制文化,就是为了互相提醒,互相对照,让大家找到自己的不足。

  唐宁:所以从失败之中学习进行复盘,这是对于大家投资逻辑的一个塑造,请问还有哪些场景?

  周全:不仅仅是投资逻辑。深入研究的时候会有盲点,今天做投资会有很多泡沫,但不能说有泡沫就不参与,而是要想在泡沫里该怎么活下来,这是蛮有技巧的事情。

  大家常常对技术发展的短期效应看得过热,而对技术发展的长期影响,比如对这个社会的影响看得过低。人类有很多内在缺陷,对客观的认识就有很多偏差。如果大家能够一起避免这些偏差,就可以得到更好的发展。

  唐宁:对于青年一代,想投身于VC,投身于私募股权行业,如果我重走自己的道路,当年想成为IDG资本的一位合伙人,有哪些成功要素,您觉得我必须具备?

  周全:唐总本人在美国学的是素质教育,这也是我们后来很谈得来的其中一个原因。我很欣赏美国注重素质教育这一点。他们会从小先教给你要做一个好人、诚信的或者是勇敢的人,这些素质我认为相较单一的科目分数更加重要,是做好事情一定是要具备的素质。这些都是我们看人的时候非常重视的地方。

  唐宁:我跟大家报告一下,我到美国人文学院学的课程,一开始我非常不感冒,学艺术史、美术史、音乐史,还学莎士比亚。当时我的想法是,咱不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吗?学这些干啥?但是今天回头一看,如果能够重来一遍,我会花更大的时间精力,在这些科目上,还有好多当时就根本没想上的那些课,现在也非常想去学一学。至少进到博物馆,知道那些人类的瑰宝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宜信这个组织之中,很多核心的文化要素,平等、坦诚、真实、创新等等,我觉得都跟当时的很多这些积累、积淀是有关系的。

  在此,我也跟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也是宜信财富和IDG资本战略合作的小小的成果。IDG资本每年都有实习项目,在全球招募优秀的青年才俊来实习,实习期间表现优秀的,是有机会加入IDG资本团队的。我们宜信财富的尊享和小黑卡客户,的优秀子女们,是可以被优先考虑的。第一次是2018年,明年暑假,优先有机会到IDG资本在全球的办公室进行实习两个月时间。

  这个项目的名字叫I Star,我理解是IDG Star的意思。最后我想探讨一下IDG资本和宜信财富的合作,您对于这个合作来讲有些什么分享,有些什么期待?

  周全:合作不是一时一事的,是长期的。我希望10年以后我们的联系依然紧密,这就是我所期待的。

  唐宁:一定啊,咱们已经有10多年的合作了。我非常期待,我们能够和IDG资本有更全面、更深度的合作。其中很重要的一点,不是单纯的从一个财富管理机构、资产管理机构的角度,从一个好产品、好机会角度的对接,虽然这个非常非常重要。对于咱们的客户来讲,能够有机会去获取到中国乃至世界,最领先、最高质量的投资机会,是我们拥抱新经济的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

  但是,这个还不仅仅是我的诉求。从根本上来讲,我期待宜信财富的投资团队、研究团队,能够跟我们IDG资本的全球合伙人,全球的投研力量,有深度这种碰撞,有研讨各行各业、各个资产类别的投资机会,我对与IDG资本这样的顶级资产管理,顶级投资团队之间发生的这种碰撞是非常非常享受的。我们可以分别开放各自的复盘这样的一个“痛哭流涕”的机会,大家一起能够看我们能够把哪些事情做得漂亮。我认为扬长非常重要,一个投资机构知道自己强在哪里,并且把强的地方放大一万倍,这非常非常重要。

  到硅谷去看早期企业,不必面面俱到,但一定要在一个维度上,要有比竞争者好上十倍的优势就可以投它,我帮助它获得其它方面的增长,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一定一定要有长项,扬长非常重要。同时要补短,投资方面来讲重要的盲点坚决不能有。大势来到,必须要有充分的判断,对于未来10年之后、20年之后,最关键的那些领域、那些技术、那些模式,坚决不能掉队。所以到底有哪些盲点自己看不到的,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希望能够跟顶级投资机构相互有这样的这种补充,所以这是我一个心愿吧。

  周全:谢谢唐总!历史上合作的业绩也告诉我们,只要我们两家都看好就一定能成功。谢谢大家!

  唐宁:谢谢,非常感谢周总,非常感谢大家,我们一定尽心尽责,把最优秀的投资机会带给各位客户,谢谢大家。

  周全:谢谢。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