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下一次供给侧改革怎么改?对十九大后宏观经济形势展望

2017-11-24 10:52· 投资界   
   
11月24日,2017第六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在成都举办。在会上,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院原所长贾康发表了主题演讲。

  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高端经济论坛之一,由每日经济新闻报社于2011年发起主办,至今已成功举办五届。历届论坛均聚集了国内优秀上市公司、知名券商、基金众多高管及海内外优秀经济学者,共同探讨年度资本和产业热点话题,是中国资本市场的重要年度盛会。11月24日,2017第六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在成都举办。

  在会上,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院原所长贾康发表了主题演讲。

  贾康:谢谢各位主持人,在座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企业家,大家上午好,我很荣幸能和各位进行交流。我利用这个时间段简要谈作为研究者怎么看待十九大以后的宏观经济运行和展望推进现代化过程当中应该把握的要点。

  我想先从十九大精神领会的角度切入。大家都在学习十九大报告,最高级的层面,指导全局的基本精神,我认为首先要把握它的框架,它里边包含的核心对于时代和社会主要矛盾的把握,后面才会引出一些方略、工作要点。十九大新的矛盾判断有新的方面,需要有相关的分析。这些现代化引出经济必须紧紧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主线,有那么多新变化的同时,基本国情和基本地位没有变,有两个没变的非常明确的认定。

  我简单勾划一下要点。新时代按照报告要点,经过长期努力,我们已经从站起来、富起来走到了面对强起来实现历史飞跃的新时代。我理解站起来应该就是以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为标志,富起来是以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发展成果为支撑,而现在强起来,面对历史飞跃的先时代,我们有了非常清晰的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奋斗目标。原来邓小平设计的三步走,2050年实现伟大民族复兴,他当时说到了策略,但是内涵讲应该又是非常厚重的,当时的指标是要达到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中国2050年前后要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强国,这个历史飞跃如何实现,需要在指导思想上进一步提升,报告给出的基本概念就是“马克思中国化的最新成果和党与人民实践经验和集体智慧的结晶,将成为全党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的行动指南”。

  关于时代历史方略的判断,后面的目标导向必须结合问题导向,所以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判断是考虑整个战略思想和战略思想指导之下的全局工作的原点,是基本把握规律、科学认识方面的支柱,就是中国社会现在主要矛盾怎么认识?按照十九大报告的说法,在原来我们的基础上,现在中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方面我只能简单勾划一下。这样的认识框架是1949年建国以后,党的八大,1966年开始形成比较实事求是的态度的时候,就有了它的雏形。八大的政治报告表述是,我们当时是先进的社会制度和落后生产力之间的矛盾,这样的表述很快就被弃之一边,通过的时候没有人不同意,但是67年毛主席的讲话里就不认同这个话,但是这个要解释起来有尴尬和纠结之处。我们那时候已经加速完成社会主义工商业改造,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按照马克思主义的原理,生产关系是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怎么会先进的制度面对的却是落后的社会主义环境?马克思原理诞生之后有另一轮发展,就是列宁主义,恩格斯认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进而实现向共产主义理想社会的过渡,这种决定性的事件,需要在欧洲主要的发达经济体具体出现革命形式而完成。但是列宁主义的突破是说,可以先在资本主义链条最落后薄弱的环节,比如俄国首先实现工人阶级引导之下取得政权革命的成功,而且十月革命实践达到了他的战略构想,而且十月革命深刻影响整个中国以后的发展,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按照列宁主义的逻辑是强调生产关系对于生产力的反作用,他说为什么我们不能先设计先进的生产关系,然后服务生产力进一步发展。列宁主义还强调真理在往前多走一步会变成谬误,社会主义一定要提供比资本主义更高的劳动生产力。这样的复杂的表述,在八大的时候就包含在社会主义主要矛盾的结束中间。毛主席认为中国社会主义主要矛盾是两条道路的斗争,是姓社还是姓资,后来是无产阶级为纲的革命。整个历史过程给我们的经验教训,改革开放新时期终于到来,拨乱反正实事求是思想路线以后,很快十一届六中全会对于我国社会主义主要矛盾回归了八大的认识,但是前半句话不提社会治理问题。我们要按照党的基本路线,紧紧扭住经济建设为中心,一百年不动摇,通过三步走让中国现代化。邓小平后来一言九鼎说时代的主题是和平与发展,否定了毛泽东战争与革命时代的基本判断,原点变了,以后各环节要做的事情推导出来,它的逻辑就是按照十一届六中全会的表述。这个实事求是的态度延续至今,我们现在实际上是升级版,前半句话在十九大的表述当中,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延续了物质文化两个层次表现出来的综合性,不光是有物质条件的改善,要生存,要温饱,要发展,要享受,还要有精神生活,物质文明上了还要精神文明。现在还提要有的全面发展,过群领导人已经意识到要让老百姓过有尊严的生活,要有民主、法制、政治匹配。

  大家都在议论昨天北京那么多被驱赶出低端租户的所谓的低端城市人群,露宿街头的情况,他是不是在我们所说到的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和美好的愿景差距深远,后边半句话讲的是差距的问题,但是十九大的表述里面,“落后”的字眼不再使用。因为我们已经走过了富起来的时代,不是简单落后问题,它是不充分的,把不充分放在不平衡的位置。换句话说,我们矛盾的主要方面是不平衡带来的问题,这就是结构问题,这个结构问题的解决就需要供给侧特定的,高水平的理性供给管理,就必须从制度方面改革,以制度供给的有效性带出整个问题,而整个体系的问题是不能回避的,这样才能在不断提供有效供给的过程中恩,使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愿望得到供给侧的平衡和得到满足,所以顺理成章就要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而且改革当中我们要有一个意识,行百里者半九十,不要只看到成就,我们也要看到矛盾和隐患叠加的风险、潜在威胁。通过改革攻坚克难,让千千万万分散的市场主体和社会成员能够在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进程中最大限度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和积极性,这是我们追求的供给体系的境界。

  十九大报告非常重要的判断是这么多变化之后还有不变,必须要深刻认识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没有变,也没有改变我们国家是世界上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这两个判断是非常重要的,十九大报告是中国决策层面的认识是一次清醒剂。中央强调两个不变的时候把它放在牢牢坚持党的基本路线的高度,在长期奋斗中间去实现美好的远景,首先是要先解决中国怎样在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中达到现代化伟大复兴的问题。共产主义伟大的远景,现在铺天盖地所推的初心和信仰来说,我觉得它应该点明,很遗憾就是没有说明初心和信仰是指什么。我认为我们是追求社会发展规律认识的基础上,确立作为科学共产主义的信仰,这个信仰它最清晰的表述要回到共产党宣言所说的自由人的联合体,而且非常明确说未来影响社会的基本条件就是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自由发展的前提,就是所谓解放全人类的情怀,和人类文明里的自由平等博爱和中国古代的天下大同,和佛教里说的成佛都是相通的追求,但是马克思主义从来没有给出时间表,从来没有以算命先生的角色来作出具体设计,需要我们在长期奋斗的过程当中,在创新的过程中一步步接近。马克思说到两个必然,是揭示资本主义基本矛盾,还强调了两个绝不会。这个态度我认为是清醒的,马克思基本原理就是提醒我们的现代化努力和初心所对应的远景要理性对接。

  这些十九大的精神要领会,十九大之后我们要在中国经济运行中贯彻最高决策层的指导,而落到因具体实际的步骤和每个年度来推进中国升级版的发展过程。

  宏观经济运行层面我想讲几个层次的认识。当下我们经济下行探底,所谓的探底就是2012年下行不能无休止一降再降,我们需要完成经济转换阶段,下台阶以后再到台阶上,消除继续下行势头的探底。这个平台的形成需要地方政府、企业,形成基本共识,就是摆脱继续下跌的焦虑,而这个预期一定会反过来引导分散企业主体的生产经营决策行为。我们主观上可做的事情,就是要顺势而为,年度目标提6.5%左右,如果以左为上是肯定的,不可能在右。我们现在1-3季度的数据大家都知道,同比6.9%,这个数据的出现是在前面,2015年四季度以后到现在为止9个季度,如果预测一下第四季度,估计还在6.7%以上,运行在6.7-6.9%的平台状态,已经有把握十个季度在这个平台运行。我们的经济结构在特点优化,经济效益提升的过程当中我们应该乘势完成大型的L转换,L的尾巴应该是对接平台,而且这个平台越长越好,如果真的能达到这样的转换,就是所谓新常态,由高速软着陆到中高速,到长进入升级版增长平台的非常重要的转换,我们希望这个转换能够确认。

  相关的基本判断简单向各位汇报一下。从2015年下半年的项目包到PPP开始风生水起,到准备“一带一路”,再到挖掘机指数等等,相关的综合判断已经指向景气提升。2016年年初,挖掘机指数已经表明了施工项目、工程机械的订单交货、入场施工、开工等等,表明整个行业的从施工开始回暖已经非常明确,从工程机械的销量体现来说,2017年年初的预计是2倍到2.5倍的上升,而且这个会持续到2018年。2015年底所表现的版图上的胡焕庸线右下方,主要的区域都是施工开始活跃起来,必然要引导后续的钢材、建材、其他投入品的市场上升,果不其然,2016年一季度比较困难的钢铁行业有些就起来了,二季度全行业回暖,三季度煤炭出现了严重困难若干年以后整个产品价格回升,而且势头迅猛。到了9月,大家关心的PPI经过54个月的负增长之后终于变成正增长,综合看起来我们的物价在PPI为正以后有所回调,今年上半年表现是非常好的状态,比较理想的状态。

  另外这几年大家非常关注采购经理人指数,2016年上半年就已经明显倾向好转,下半年以后一直稳定运行在51以上。还有用电量、房地产景气、企业利润的发展走势,还有间接看到货运量,比如载运卡车销量、外贸进出口。还有就业指标,去年经济一路下行,但是城镇新增就业岗位始终是1300万以上,增长速度落到7%以下,过去两位数以上增长,每个百分点大概对应100万就业岗位,现在已经翻倍了,就是每个百分点大概对应200万个就业岗位。今年1-3季度基本实现1060万,四季度肯定还会增加几百万,又会在1300万以上。表明我们调结构、惠民生的种种努力,商事制度改革等方面,综合能力之下,它对于我们经济运行的支撑力表现在这些就业指标上,这也是可以解释为什么反复强调要在可接受区间之内绝对不能大水漫灌,这个底气从何而来。

  把生产经营侧作了一个简单勾划,我们再看居民消费。

  居民消费的指标相当不错。比如2015年底到现在,我们增长速度是7以下,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始终是2为数的状态,也有一系列相佐证的其他信息表明中国的老百姓现在边际消费倾向有所提升,对于未来的预期就表现在这方面,预防性的储蓄减少,实际是在动用过去的储蓄。困难我们也不能否定,地方企业的困难还是存在,但是已经悄然改变了总体的氛围。民营企业方面,困难展现在我们面前的同时,也要看到华为、华大基因科大讯飞等企业在继续高歌猛进。从风险防范上,我们最关注的风险因素是不是可以这么说?首先要认识中国经济市场的潜力,它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是非常明确的,但是确实中国有它的特殊性,我把这个特殊性放在经济问题容易社会化和政治化,我们不能简单设想比照美国的内容,哪怕占领华尔街、占领白宫也有一个消化的机制,大家泄愤之后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中国不行,中国的群体事件,2016年两会之前出现张掖事件,今年又出现一个事件,造成老百姓群情激愤逼着最高法介入。如果发生局部危机,一定会发现产业空心化已经成为积重难返,必须经过郑重的痛才能变好的。

  我们再看投资。2016年民营企业投资的蓝线一路下降,走到了1-8月只有2.1%的同比增长,这是改革开放以来从来没有出现的情况,民营企业投资下降的同时,它的海外投资却是一路上升,而且有慌不择路不惜成本往外投资的情况。首先我们要看到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高度敏感的民营企业投资的决策者,他们在种种信息的影响之下有方向感不明、安全感不足、希望感不到位的问题,这些问题就表现在投资里边,包括资本外流,要捅破这层窗户纸。决策层高度重视这个问题,一开始就注意到了,所以去年两会上总书记到工商联民营企业联席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就是要给民营企业吃定心丸,后来中央一系列的文件,一直到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反复强调坚定不移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要弘扬企业家精神,要加快编纂民法典,鼓励企业家精神和纠正侵犯企业产权错案冤案的明确方针与重要指示。今年上半年民营企业投资回升,我们希望基础性的制度建设能保证民营企业在投资有信心的情况下保持稳定的增长水平。

  十九大以后宏观经济的核心观点是应该趁势完成发展目标,可以提出一个建议,我觉得有六条。至少有这样六条,一个就是应该坚决贯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两会的精神,要继续对企业界吃好定心丸,要落实好中央最新的文件。比如说兴办企业的错案冤案,很遗憾没有听到案例,希望中央有关部门能加以落实。第二是以经济手段为主、市场优胜劣汰机制为主去落后产能,避免一刀切压产量,煤炭企业形势大好,前面是有关部门行政手段强压,所有的矿井全年开工天数276天封顶,定天花板是行政手段一刀切压产量,形式上完成去产能,这哪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是一刀切,这根本不是优胜劣汰,这样的机制值得我们反思,要纠正其中的偏差。还有就是“有效投资”的空间,比如轨道交通、网络建设,大多数的情况下都是要把天文数字的资源砸到地里,尽快建成。资金链匹配的话长远发展是很好的,好在我们有PPP创新,比如北京4号线,PPP是引入港资来做,不但带来资金,而且还带来管理经验,带来一方面绩效提升的效能。如果说是一个小事,现在有关的管理部门说,全中国城镇区域大概缺少千万停车位,这值得思考,看起来很具体的小事,对应的投资量,一个停车位10万块钱绝对不过分,北京平安大道旁边要赶快建立立体停车,原来的规划是没有停车场地的配套,现在不可能重新再推翻。这样的保守算账,一个停车位10万块钱,全国是多少?5万亿的投资,千头万绪的事情,而且未来几年非做不可,而且还要给配充电桩,这个投资怎么解决,又是PPP,停车场有现金流,我们自己要选择性的形成重点投资、有效投资,机制是最关键的。我们还要建议继续鼓励创新,尊重科研规律,进一步处理好发展中规范与规范中发展的权衡关系。李克强总理提出微信的例子,克强总理的态度是审慎包容,几年下来微信给政府的麻烦依然存在,几万个删帖大军天天删,包括昨天北京市的帖子删得特别快。但是现在可能没有人能设想再把微信掐死,中国很多老百姓低端人群跳过信用卡普及的阶段,人家直接用手机支付在街上买煎饼果子,这个创新,这种对美好生活的正面因素的作用,是审慎宽容带出来的结果。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在这方面未来怎么做?要继续首先是看得懂的方面坚持发展中再规范,看不懂的风险点马上规范中才能发展,结合好也是一种艺术。首先是决策层和管理部门要有对接市场的意识,要让市场力量充分发挥作用,就是有效市场加上有为和有限的政府作用,守正出奇。

  最后还有几条建议,房地产别无出路,这些年中央早就说长效机制要靠基础制度,比如土地制度、房地产制度,关键是怎么做,每个都要定制化操作。另外就是企业负担怎么降低,在曹德旺的议题出来之后社会上有大讨论,但是我个人觉得很多讨论没有落到全局,中国就17种正税,这种征税怎么降?当然要抓住不放,但是正税之外的非税,还有企业的隐性负担,每年逢年过节是不是有些单位还得意思意思打点打点,盖章的打点,这不是企业负担吗?这哪里是减税呀,一定是要配套改革,克强总理说对政府整个架构要有拆箱式的改革,要大部制改革,公权在手的政府职能首先是规划和政策引导,必要的审批越少越好,而且要阳光化多重监督,这样才能真正把企业负担降下来,这些改革就在眼前,我们希望十九大以后听到中央更明确的指导,让我们来做共同的努力。

  谢谢大家。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