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娱乐浪潮下资本捕“娱”:好比谈恋爱,失恋才是常态

2017-12-08 15:48· 投资界   
   
商业规律永远是客大欺店,店大欺客,最难做的就是早期投资。

  暌违2017年,股权投资市场现状几何?哪些经验需要碰撞、分享?2018风往何处?新一年,VC、PE有哪些策略变化?行业里,又将缔造怎样的商业传奇……2017年12月6-8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第十七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在京举行,汇集股权投资界巨匠精英,以趋势、策略、行业角度剖析这个时代。

  会上,北京左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韩泽、五岳资本合伙人刘昱东、华强金控副总裁、昆毅恒信总经理宋星烨、清流资本董事总经理王梦秋杉杉创投副总经理徐斌丰厚资本创始合伙人杨守彬等围绕《泛娱乐浪潮下,资本如何捕鱼》这一论题进行了深入探讨。本场讨论由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泽辉主持。

  以下为泛娱乐专场讨论实录,投资界(ID:pedaily)进行整理:

泛娱乐浪潮下资本捕“娱”:好比谈恋爱,失恋才是常态

  刘泽辉:大家好,下面的时间由我们几位跟大家一起探讨在泛娱乐里面2017年大家的一些体会,大家在展望2018年的一些前景。

  回顾2015、2016年当时文娱产业正如火如荼的,和2017年的差异还是非常大。因为我们自己在2015、2017年分别募集了两支基金,在整个募资过程当中,跟LP的交流和市场的反馈,确实感受还是不同的。

  因此我觉得今天的讨论还是非常有意思的。我们也期待着过程当中大家能够分享更多的真知灼见。按照惯例,请各位能够简短的介绍一下自己的机构和个人,同时能够把大家17年整个机构的一些在泛文娱方面的投资案例和体会,跟大家做一些分享。

        韩泽:我是左驭的韩泽,我们产业基金主要布局上游旅游产业开发。VC主要投资以生活方式类为主的项目,覆盖文娱、体育等服务性消费领域。关于VC今年在文娱的布局,下半年我们投了樱桃来了,是一个亲子领域的头部短视频项目。同时投了奇幻森林,是在魔术领域非常垂直的头部项目,从演艺明星到分发体系,有着非常强的资源整合能力,还投了麦爱文化,也是音乐领域非常头部的一家公司。

  总结来说,文娱领域我们会投一些细分领域的、有资源整合能力的头部公司,这是我们布局的一个思路。

        刘泽辉:有请刘总。

        刘昱东:我是来自于五岳资本的刘昱东,我们专门从事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风险投资,我们主要在早期投资。13年开始做五岳资本这家公司以来,我们还是秉承以技术创新,科技创新,过去不仅仅在文娱,包括在消费,在大数据,在互联网金融,在旅游等方面,都有各种各样的投资。

  曾经我们说是一家不投文娱的机构,大部分的合伙人和创始人,都是来自于互联网科技类的背景。随着我们在消费领域的投资慢慢的增加,我们发现不管说IP也好,还是说娱乐也好,给大家带来的精神价值,往往能够提升消费本身的内涵价值,以及毛利,甚至有机会通过科技去降低成本,这些比较好的结合。

  所以说一般投资人比较容易说话不算话,现在也投。目前基金有20-30%的规模放在文娱,或者叫网络新内容方面的投资。

  宋星烨:金控是华强集团专门管理金融资产,以及投资的板块,华强集团是位于深圳的大型产业集团,文化是我们主要的一个相当大的产业。在细分领域的布局,包括动漫,包括动画片,还有电影,还有主题乐园,还有衍生品开发。近几年我们以产业投资为主,那么近一两年来从资本的角度做了一些股权投资,主要的方向还是围绕着现有的产业,主要的投资逻辑是以对于一些比较强的IP,以及IP运营能力比较好的一些企业,我们做一些投资。

  王梦秋:清流资本的王梦秋,做清流资本之前在百度工作了12年,现在清流资本其实是一个技术背景比较强,我们主投TMT,消费,以及相关的消费文化这样一些领域的早期VC,我们投的阶段会从天使到A plus的阶段。娱乐领域,窄的方面我们基本上没有投过,跟消费升级,文化和娱乐是永恒的精神鸦片,任何时候都是非常需要的,一个强刚需。现在年轻一代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面,我们也在非常积极的看这个方向,但是确实投出去的案子比较少,本质上我们就是一个非常谨慎的早期基金,今年大概只投了一个可以称之为泛娱乐的项目,就是天空之城的动画影业,他们前面操盘过大神归来,今年有一个爆款是《冈仁波齐》电影。

  徐斌:杉杉创投是杉杉集团产业背景的投资机构,关注新产业和新材料,我们的投资没有很大的行业的限制,在文化领域的投资,12年、13年开始布局,这几年我们投了一系列的影视、文化的,游戏的粉丝经济类的公司。所以在文化领域我们其实是为各个集团做一些产业布局,做一个先行者。所以接下来整个公司也会在大文化领域,大旅游方面进行重点布局。  

  杨守彬:我是丰厚资本的杨守彬,我们是一家早期为主的投资机构,主要是做消费升级,文娱体育,智能大数据这几个领域的投资,在文娱体育过去一两年,我们大概围绕着二次元,围绕娱乐写作,加上体育大概也投了挺多的项目,大概有15-20个,二次元的平台(白熊阅读),还有赛车的项目,还有日食记,我们也投了美国的一个直播平台。与一直播投资的。

  泛娱乐捕鱼挺难的,钓鱼才对,只能钓一两个,要捕很多鱼挺难的。假如说把商业抽象,终极的商业模式有两类,一类是符合牛顿定律,就符合力学,大多数的这种消费其实都是这个领域的,我们只要知道这个物体的着力点,力的大小和力的方向,这个产品今天运到哪,后天在哪,都能测算出来。文娱体育类的项目不属于这一类,没有规律,不可预测的。文娱体育类的项目符合量子理论,只可能有限去碰到几个特别火爆文娱的项目,《战狼》确实环境到这了,场景到这了,文娱体育是符合精神类的需求,就是不可预测,没有规律的。而消费类是符合以物质为载体的创业,是有规律的,可以预测的,文娱体育类的项目是很难批量成功的,即使阶段性成功,也很难持久成功。同样一个游戏火了以后,一个团队再制作一款很火的游戏,也很难。多文化和娱乐现象级的产品和事件,都具有不可复制性。所以文娱体育类的投资还是挺难的,比其他的领域要难很多。

  刘泽辉:这个话题非常有意思,确实我们作为文化产业,现在叫文娱也好,或者是文化事业也好,大的框架是一样的。确实是文化产业不太好投,有产业的特性,不像工业制造品是连续制造的。昨天我们看一个项目,一家公司旗下有几个大牌的导演,导演今天不高兴了,今天就不拍戏了,我要休息,这是所谓过去文化产业的特征。我的体会也在变化,我记得我跟很多人说我是做文娱产业的投资,他们说你投不投影视,这是对文娱产业一个比较狭义的定义。今天文化产业在跟其他的产品,或者是物质和精神原来是上下层,现在可能像中国的八卦一样,融合了,这里面孕育了一些非常多的机会。

  韩泽你们投了一些魔术,还有一些沉浸式的娱乐场景的消费,你们作为一个新锐的机构,可能会更喜欢捕捉一些新的亮点或者是文娱产业,你们在这一方面有什么一些思考,或者成功的一些案例跟大家分享一下。

  韩泽:关于文娱产业的爆发性,杨总说得很对,如果单纯从财务模型上来预测,其实就是做加法,文娱产业的爆发,不管是捕鱼还是要钓鱼,要投出做乘法的机会,做乘法之前被验证的就是IP爆发性。在线上流量越来越贵,网生内容越来越多的时候,要不断往线下聚焦。奇幻森林是线下的一个魔术演艺项目,是我们在对的时间碰到的一个对的项目。现在这个项目B端的演出已经撑起了现金流,从头部的内容IP的生产,到它的一个演艺的呈现,到最后供应链的打磨,具备全产业链的布局能力,所以我们投细分领域会尤其注意在一个很窄市场里面的资源整合能力。

  刘总也谈到了线下沉浸式娱乐的文章,其实我们在里面也提了一个观点,就是情绪消费对于年轻人来讲非常重要。在场有没有看过上海的《Sleep No More》,我经常跟同事讨论,买单的是这个show内容本身还是其他,它情节非常简单,但营造的气氛感很强,这种悬疑的效果,还有灯光和音乐的配合,让你在里面找到一种情绪,这种情绪不是看舞台剧能有的感觉,我置身其中,这一刻打动了我。从那一刻来讲,就决定了观众的复购,下一次要再看,要看一下上次没有看过的桥段,这个是在五层或者是多个房间里面去展示。

  这个线下的新体验是我们关注的一点,未来我们可能更多会围绕着一些新生代的新消费场景,比如说沉浸式、还有文化类和综合类的内容聚合是我们关注的,新的服务类的消费形式、新的体验,是我们关注的。

  刘泽辉:文化产越来越重,从纯线上的娱乐方式,线上不满足大家的需求,要更多在线下的体验,包括最近的综艺节目,还有音乐节,我们投资的摩登天空,每次音乐节一票难求。我在纽约看了一场blue man,其实做得挺简单的,也是一种沉浸式,因为表演是要走到观众中去,其实是一个小剧场,把老外逗的哈哈大笑,这也是代表了这样一个方向。

  华强在动画和动漫在国内走得很早,有熊大和熊二知名的IP,影响了中国一代孩子们,我听说你们也在做一些线下的主题公园。现在无论在A轮的公司,还是B轮的公司,你想做成什么样的公司,我们都想成为迪斯尼,这是所有人的梦想,其实是挺难的一件事。

  宋星烨:涉及到文化产业战略层面的发展方向的问题。对于华强来说,对于任何一个文化产业公司来说,我们认为在现在这个时间点上,核心的要素有两块,第一块是资源,第二块是能力,资源就是我们手上有的这些IP,这些IP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动漫,可能是一个电影,或者是一部小说,或者是一首歌,或者是任何一个有内容的知识产权。有了这些能够有变现价值的资源,我们就要具备各个渠道,各个方面的能力来把它变现,来做产业投资。华强从动画片,电视剧,到动画电影,到线下主题乐园,以及下面的衍生品开发,还有服饰,玩具,涉及到衣食住行等相关的方面。

  在纯粹股权投资层面,我们也在看线下变现的一些点,我们之前投了线下,国内做舞台剧、票务运营这么一个新三板公司,叫永乐文化,我们是希望能够在园区的运营,或者是乐园的运营,或者其他的一些在IP运营方面,我们都有一些合作的点。另外我们其实还投了一家专门做IP线下展的这么一家公司,这家公司体量很小,但是能获取到的资源,我们觉得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是比较强的,从国内外知名一线最顶级的IP获取能力上面,我们都可以看得到的,他现在抓到的资源,不管是游戏,还是美国和日本的动漫,这些资源能够把线下的运营权获取回来,通过和商业地产结合,和景区结合,以及和社区结合,能够生成他自己的商业模式,并且能够形成盈利,这个是线下的一个方向。

  这个东西讲到最后,其实对于我们来说,还有另外一个层面的意义,就是我们觉得线下的这些变现渠道,不光是会有一个财务收入,另外就是流量,数据这一块对我们来说,意义是非常大的。因为线下运营对于用户的画像,或者对打用户标签来说,是一个相当具像化的渠道,你明确是对的IP来的,或者我们在推广的过程中,他们会发现对他的行为分析,对后续的数据处理,能够反哺回整个IP运营模式,这是我们一个比较大的市场。

  刘泽辉:华强这些年做很多的准备,能够探索出符合中国的线上线下结合,自有IP的模式。王梦秋你有12年在百度的经验,而且你自己就出身科技背景,现在人工智能也好,AI也好,包括科技这一方面的影响和互动,不仅仅是在其他产业,在文娱方面,在消费方面有很多的影响,科技+对消费行业有没有带来一些新的机会?艾渝也在谈这些科技和人工智能对于一些传统产业的影响,你们有没有尝试在这一方面进行布局?

  王梦秋:没有,我觉得文娱我们叫文化和娱乐,甚至加上体育,我同意杨守彬的观点,第一个是我觉得文化娱乐应该把体育加上,我觉得核心其实是人在精神上的享受,你觉得他是美的,他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是精神鸦片。这个行业核心还是一个创意行业,所有技术这些事情都不是关键点。

  第二个观点叫钓鱼,真的是鱼游来游去的,但是咬钩很少的,我们觉得动画大电影是中国最大的机会,好莱坞大电影在中国取得了非常不错的票房,在电影院享受动画大电影是存在刚需的,中国国产动画大电影在前几年有了一定的进步,现在在制作动画大电影方面有不错的进步,我们投资天空之城,这个团队能力比较强,同时看好动画大电影相对来说影视里面对人的依赖度,尤其是工业化流程程度相对是最高的,这是我的观点。

  至于说其他的技术结合,怎么去提升人在这个方面的享受,我自己觉得可能是有机会,但是我觉得现在还不太成熟

  刘泽辉:我们最近也在看动画电影,包括网络动画电影,今年第一部叫《星罗际2》,在互联网平台上第一次用付费形式来观赏网络动画电影,而且最近刚刚上映的《寻梦巡游记》,确实讲故事的能力我们要提升,也可以客观的看到中国本土的这些影视制作者也好,还有动画电影也好,还有讲故事,还有熊大熊二的制作水平,看到了比过去有很大的提升。

  杨守彬你是投早期的,你本身自己也是很有文艺范的,过去这些年在大文娱领域,哪一类型的企业,你会认为会跑得比较快,或者是跟你们当时的预期更贴切一些?哪些和你们当时的预期差距会比较大?

  杨守彬:我建议聊一点不开心的事,让大家开心一下,都聊一点失败的案例。我们投了一个游戏公司,大概三年以前投的,其实做得非常好,很快爆发了,大概月流水就到2千万,我们建议他降降速,或者做一些调整,这个创始人基本上听不进去了,月两千万觉得就了不起了,之后产品品质和运营服务开始下降,一个月有几百万的利润,眼看着这个品质服务下来了,这个公司就不行了,这就很心痛。我们看的一些投的企业,因为创业这件事情,是一个体验主义,不是经验主义。我们作为投资人你告诉创始人是这样做的,不能这么做,你会很心痛,你告诉他这么做,他偏不这么做,交了昂贵的学费。这是我觉得做投资,本来投出来一个很好的项目,就不容易了,然后看着他夭折,这是我认为最痛苦的事。有些创始人就是范进中举,一下子晕过去了。

  文娱体育死得更多,做消费起码还有一些产品,文娱体育你起不来,做多少努力也没有用。假装很深入很深刻的去判断,判断了半天,还是等着它自己爆发。成功了,什么狗屁都是经验,失败了什么经验都是狗屁。

  刘泽辉:讲一下你“失恋”的项目,先让徐斌说一下。

  徐斌:个人倒是没有失恋,其实我们投娱乐,投游戏,投文化,投影视,我们认为是我们集团的一个消费升级的主线,从单一的服装企业,到文化企业,到升级消费,玩游戏,玩文化这个投资,可能比各位想象得还要早。04年我们当时就以控股的形式投过一家比较著名的游戏公司,其实我们作为一个第一轮的天使投资人,我们砸了几千万,拿了控股权,也参与了董事会,这家公司当年是一个很火的游戏,当年很有名的劲舞团和劲乐团,我们就是投的这家公司,也谈不上失恋,只能说失落。

  我们当时计划已经全部做完了,要去海外的交易所上市,就在这个结骨眼上出现了一些团队的问题,最后这家公司就没有上成。作为我们投资来说,因为是产业资本,产业资本在收益率的要求上,可能比募集来的基金,可能压力小一点,但是我们还是想尽各种办法,帮助这家企业通过并购,走进了另一类资本市场。本来可以跟盛大抗衡的公司,结果成了一家被出售的公司。

  本身我是做媒体的,看文化、娱乐、传媒行业看得多角度一点,本身我们是做制造业的公司,制造业的公司看的是成本,看的是设计,看的是渠道,看的是品牌,但是你投文化公司,你投娱乐公司,都没有这些指标,人很难估值,产品也无法量化,所以我们通过上一次投资的经验以后,我们其实等了快八年的时间,我们从2012年开始又准备沾上娱乐文化这些分口,所以从2012、2013年的时候,在IPO非常困惑的时候,我们大量的投资是在影视、广告、文化、IP、发行这些领域。当时我们投资也分了好几个策略,有短期性的投资,也有持有性的投资,也有战略性的投资,我们都参与。

  短期投资当时2014年8月份投了一个影视公司,叫春天融合影视公司,投完以后,海通都投进来。拍了一部很有名的电视剧,叫做《北平无战事》,这个公司也很火,投他的人也很多,因为我们是8年以后再次试水文化产业,也上市公司收购的情况下,我们就迅速套现,我们当年也创造了退出案例最快的,4个月现金套现退出,不能说我们没有战略,感觉我们在文化和影视行业看得更透,接下来做IP的华海时代,还有(中广)影视,就是拍《亮剑3》的公司,这几年我们在影视文化,包括游戏,游戏里面我们还是多维度投的,有做手游,有做分发的,还有百度出来创业做分发的公司。

  做文化投资其实也不能叫捕鱼,也不能叫钓鱼,就像谈恋爱找感觉,跟创始人感觉好了,就交往三个月,六个月,感觉他做人,做事还比较靠谱,我可以接着做下去。在文化领域的投资,光用这种投传统企业和投成熟公司的思维方式,往往是错误的。因为等他有这个流水的时候,人家不带你玩了,没有的时候,就看你有没有独到的判断,这就需要我们团队有多维度的判断能力,从人,从事,从物,从他的思维方式和策略来考虑这些问题。

  这几年由于前几年我们在这一方面投得还不错,我们在这个行业的投资是加大力度的,我们集团去年还收了一家很知名的BAT项下的游戏板块,同时我们控股了一家影视公司,同时在每个项目里面,我们还做配套的投资。同利用这两个重大的投资案例,在集团会打造一个大的文化板块。

  刚才说到泛娱乐,其实娱乐是一个大概念,不是说游戏、影视和明星就是娱乐,包括健康的运动,包括粉丝,还有明星的追随者都是属于泛娱乐。所以我们打开思路,包括接下来要布局的传统文化的海外输出,中国元素游戏的海外发行,都是我们考虑的范围。包括体育类的赛事,体育类综合的正能量的推广,都是我们作为一家本土的有产业背景的投资公司,要去做的一些事情。

  所以这两年股票市场,大家看到影视娱乐IPO都不太好弄,我们觉得这正好是一个好的投资机会,因为这两年我们也在看一些体育类的,还有一些海外一带一路概念的项目,包括传统文化,类似于中国特色的妈祖文化。除了投项目挣钱,我们还要帮助中国的这些优质文化产业输出到国际市场,我们最近一直在看这些项目,所以我觉得暂时资本市场不配合,不代表以后没有回报,就跟杨守彬说的,投资就是找恋人,找到感觉就结婚,没有感觉,就认识一下。

  刘泽辉:我还是很认同你的几个观点,一个是泛文娱是一个长周期的行业,确实不是一个短期能够见效,我觉得跟医疗很像,需要一个长时间的爬坡,这个公司的价值是不一样的,美国六大电影公司其实也都是将近百年的时间,迪斯尼也快100年的时间。五岳资本老说他们不怎么投文娱,其实投了很多,讲一讲失恋的事,还是高兴的事呢?

  刘昱东:我们比较年轻,恋爱还没有谈好,谈不上失恋。从泛娱乐的角度来讲,从内容角度来讲,我们的大思路,我们尽量去投我们相对熟悉的行业,娱乐一定要跟背后实体经济,跟产业的结合。我们投了一个加速赛的汽车赛事,接触到这个项目之前,其实我们在互联网+汽车这个领域里面,投资过了车101等一系列二手车,还有汽车+互联网相关的,我们感觉整个在汽车消费的市场里面,就是汽车娱乐市场,汽车综合消费市场,我们的会成为一个未来,过去汽车之家和易家做的汽车的资讯,已经不成为一个稀缺的,或者有什么吸引力的内容的来源。跟汽车娱乐相关的,所以我们投资了这一家公司,这个就是年轻人这一块,我们比较喜欢投资90后到00后这一代人的文娱消费。

  我们在13年投了一些游戏,有一些不是那么成功的案例,可能都说幸福的故事都是不一样的,不幸的故事都差不多。既然是文娱,投资有失败,要不然有不叫风险投资,就叫固定收益投资。年轻人里面我们投了老干爹,国内作为风险投资人,首家投资电子竞技俱乐部战队的,中国确实顶级的体育赛事IP,电子竞技也代表了未来,中国现在在全球经济水平还不错,老干爹在dota两支战队拿到了第三第四名的成绩。

  有人说你投老干爹干什么,这个公司怎么赚钱,听说电子竞技俱乐部是亏钱的,我觉得站在投资人的角度来讲,我们挣钱我们还是知道的,我们在投资上面有两种价值,第一种是投资未来现金流极其好的公司,算是被并购,就像你投了一个租房生意一样,买完了就开始收房租。还有互联网上面有一类叫资产价值,会沉淀很长时间,影响很多的人,比如说从文娱里面像漫微,还有维基百科沉淀了大量的综合数据,也许一个俱乐部不能成为一个利润丰厚的公司,万达足球之于万达地产一样,恒大足球之于恒大地产,可能会产生更大的社会价值,将来也会获得不错的回报。我们投资了一家公司叫游戏帐号租赁的,很多人愿意花很多的时间和金钱在游戏里面,但是很多人以体验和碎片化为主的,我就去租一个帐号来体验,这个帐号里面可能有很丰富的装备,可能也比较高的段位,这样的公司在财务上面就发展得比较快,像今年上半年几千万估值,今年已经做了大几千万的净利润了,发展得非常快。

  再往前面看一点,就是投更早的,像早教人群,我们投一个早教的短视频节目,叫方块熊,播放量也非常大,连变现非常远,但是有一个确定性的人群,背后有一个确定的实体经济的产业。还有跟伊美产业相关的短视频的产品,还有北京大妈有话说,是通过短视频的形式,来教大叔大妈怎么在保健、理财各方面不要上当受骗,形成人群有影响力的这么一个短视频的内容,所以综合的思路大概是这样。

  刘泽辉:每家讲一讲2018年的展望,2017年对于大文娱来讲不是那么振奋的一年,大家对明年有什么一些展望,或者是一些自己的布局?

  韩泽:2017年下半年对IP的投资,没有上半年热,我们也是结合自身的优势,除了VC基金还设立产业基金,产业基金在各地布局非常稀缺的内容,很多好的线下体验就能被填充进去。2018年我们会重点关注年轻一代消费人群一种新的线下服务性消费的形式,给他们带来新的体验的线下场景,这些项目我们投完了以后,我们会把它和产业基金做一个整合,同时提供一个新场景,从城市中心消费场景延展到旅游场景,线下也是我们主要关注的一个方向。

  刘昱东:2018年的投资思路,我们继续深入,大的IP已经形成了一个大的环境下面,我们会越来越关心更细分的需求,明星经济大的环境下面,我们最近投了专门做粉丝艺人服务的公司。我们最近也投资了一家在云端,通过云计算来实现高端计算能力去玩游戏的服务器主机。更多沿着这个需求,还是寻找一些真正的商业模式。

  宋星烨:提到泛娱乐这个概念,它的模式在几大巨头把生态模式基本上做出来了,围绕着内容通过信息技术,在不同渠道,在不同的层面,不同形式的转化。我们的投资策略第一个是抓核心内容,不管是行业的标准,还是专家的标准,我们要想抓到变现价值比较高的核心内容。

  第二,因为这个产业链非常长,我们在产业链之间,在跨界过程中,我们要形成一个相对较强的这么一个运营能力,这是我们两个主要的方向。

  王梦秋:我们还是会比较专注看文化这个领域,就像你刚刚说的文化是一个慢生意,虽然我们是投早期的,我们反而去愿意看需要比较长时间的,慢慢积累起来的,所以它是一个投机的心态。

  我是觉得文化这个领域要投,第一是时间要比较长一点,现在我们反而去看一些传统的出版社,假如说他非常有特点。其实现在的内容付费,我们也可以认为它是一种在线出版社的形式,核心的商业逻辑是一致的,出版社的核心竞争力还是在选品和内容制作上,所以我们会愿意更长期跟文化相关的领域。这是第一。

  第二,机会会存在于可能出现的平台式的项目,单一CP会存在比较大的风险,不管什么样的内容承载形式,能够比较精准抓住人群,或者是场景,还是有一些平台性的机会。

  第三,跟消费相关的,就是引导大家怎么花钱相关的文化,这个转化比较直接。

  高斌一头看外,一带一路上中国元素输出,还有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还有小镇的年轻人的精神需求,现在大城市文化消费已经很旺了,真正一个很大的市场,其实在三四线城市,包括五线城市,我们怎么把好的内容,好的作品,导入到小镇年轻人,这样才能使整个文化产业蓬勃发展的一个最好的完美结局。

  杨守彬:人类所学的所有知识,加起来有一个终极目的,都是为了预测未来,但是无数的历史证明往往都预测不准,所以我就别去预测了,还是谈一下你做投资失恋的事,其实做投资,我觉得失恋是常态,甚至是每天都在失恋。有那么多优秀的项目,未必你都能发现它,连看都没有看到这个项目,等人家一出来了以后,你肯定没有看到,肯定很失望,很失落。

  还有很多的项目,即使你的雷达很准确,把这个项目扫描到了,你也接触到了,你也谈了,甚至谈得差不多了,但是一个更大牌的基金进来了,可能不要你的钱,要了别人的钱。商业规律永远是客大欺店,店大欺客,最难做的就是早期投资,你要去投人,牛的创始人为什么让你投呢?所以我们整天出台和站台把自己弄得挺牛的,就是为了投资。大牌的进来了,你就失恋了,我遇到过好几次,所以努力把自己做得更强,更大,同时投资这件事情要接受失恋这件事情,而且要特别乐观去接受,因为投资就是一个永远错过是必然的,遇到是偶然的,你不可能投到所有的好项目,你得接受这一点。

  作为一个做投资的男人,得有一个强大的心脏,你不能为分手的女朋友,错过的项目而懊悔,要向前看。

  刘泽辉:确实做投资每天都是高强度的压力,然后白天在参加各种活动,出台,晚上真的要学习。今天我们这个话题在杨守彬的带动下,这个专场还是比较娱乐化,我们也希望今天在娱乐话题下,能够给带来一些有益的思考和观点。再次感谢所有参加讨论的嘉宾,谢谢大家!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