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过后,快手是A站的良人吗?

2018-06-06 10:14· 微信公众号: 品途商业评论  霍超 
   
经历了太多狗血剧情,A站此番终于觅得良人吗?

  “我想再活五百年!”

  4个月前AcFun在面临资金压力、关停风险时发了一条微博。

  一时间,二次元粉丝涌入,纷纷声援那个“宁可倒闭,也不收取用户一分钱的AC娘。”

  现在AC娘的救世主来了,只是二次元粉丝之后再上A站时可能要用“老铁666”来替代以往“23333”的弹幕了。

  6月5日,快手确认已完成对Acfun的整体收购,但具体交易细节暂未知晓。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也据此询问了A站的相关工作人员,其表示目前能给到的信息都已透露,暂时没有增量信息。

  一个是国内最早的二次元弹幕视频网站,一个是主打娱乐直播的短视频产品,看似风马牛不相及,是什么让它们在「千里之外」将姻缘牵在了一起?

  目前观点普遍认为在短视频崛起之后,快手拿下A站有利于其覆盖内容品类,扩充年轻用户,从而在与抖音的竞争中取得优势。

  另外根据极光大数据显示,快手目前的用户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城市,而A站用户主要在一线及新一线城市,双方用户群体并不重叠,完成收购后也会对其两者之间的用户形成导流。

  屡被抛弃的A站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A站第一次传出“卖身”的新闻了。

  去年年底时,就有媒体报道称云锋基金与A站洽谈新一轮融资重组。云锋基金将以10亿元左右的估值对A站进行重组,占股超过20%,再加上合一集团所持股份,两者持股超过50%。最终,阿里巴巴将实现对A站的控股。

  据了解阿里巴巴寄希望于控股A站,与腾讯在年轻人市场与文娱社区市场展开竞争,后者曾经入股国内最大的二次元网站BIilibili.com(B站)。

  不过,就在2018年1月,阿里巴巴与云锋基金入股A站计划生变。

  A站背后的股权配置极为复杂,阿里在融资谈判时对A站的估值不断折让,同时要求进一步提升占股比例,导致了A 站老股东奥飞等反弹。

  另外, A站自身的薄弱现状也是导致阿里退出的重要原因。

  根据36氪此前获取的A站资方调研数据,A站在2017年 11 月的实际 DAU 已降至160万,其中 PC 端 90 万、移动端 45 万。相比之下,2017年 1 月份,A站的峰值为 1200万,当时月平均DAU也有800万。

  相比之下,根据其竞争对手B站招股说明书数据,2017年第四季度,B站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为7180万,较2016年同期的4940万增长45.3%。2017年,B站移动应用的每位活跃用户平均每日花费时间约为76.3分钟,高于2016年的72.2分钟。

  在阿里扭转投资意向后,今年2月初今日头条有意接盘并考虑对A站进行控股。

  在《财经》的一篇报道中认为对于今日头条而言,A站的价值首先在于它是一个长视频分发平台。纵观目前今日头条旗下的产品矩阵,在视频领域皆以短视频分发平台为主。如果能能够获得A站,今日头条将为其长视频内容获得分发的出口。

  不过后续今日头条同样因为A站影响力逐渐孱弱,以及需要填补的资金漏洞太大遂放弃了相关收购。

  而就在A站在生死线中徘徊之际,它的老对手bilibili已经上市,上市后股价大涨46%,最新市值高达45.75亿美元。此前的融资传言中,A站的卖身价可能不会高于7.5亿元,还是人民币。

  当年那个叱咤二次元的A站是如何一步步沦落至此的?

  A站与B站的渊源

  A站开设于2007年6月,最初为动画连载的网站,2008年3月模仿日本视频分享站NICONICO动画做出了类似地带字幕的弹幕式播放器,成为国内第一家弹幕网站,AcFun取意于Anime Comic Fun。

  2009年上半年,由于内部派系斗争导致A站出现长达一个月的持续机房故障。Up主投稿常常无人审理。作为A站早期用户的徐逸此时脱离A站,创建了弹幕视频网站Mikufans,即Bilibili的前身。

  Mikufans创立之初,和A站关系还算友好,徐逸在宣传Mikufans时,也只是在说希望二次元粉们在A站宕机时,有地方可去。

  进入2010年,由于A站站长Xilin的不作为,A站站内氛围急剧恶化,外加网站本身体验差、改进慢,无论是UP主还是普通用户都对A站感到不满。由于外力和内力的双重作用,此时出现了大量A站UP主转投B站的情况。

  至于这些UP主是自愿转投B站还是B站有意挖墙角,如今无从考证。但此时的b站早已不再是甘心屈居人后的小弟,在敌后根据地长出的獠牙已经远比内乱中的A站更加锋利。

  如果说2009年A站只是孵化了竞争对手,那么2010年A站卖身才是其真正崩坏的开始。

  2010年初,A站创始人之一Xilin以400万的价格出售了A站,实现买房买车的梦想。此时接手A站的是杭州边锋武汉分公司的总经理陈少杰,赛门成为A站新站长。(杭州边锋占大股,陈少杰占小股)

  当时的边锋已经靠着桌游「三国杀」赚的盆满钵满,所以这位新来的东家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游戏直播业务,对于二次元内容并不care。并在A站内成立直播业务板块「斗鱼」, A站也成为这个日后崛起的直播平台最初的流量入口。

  如果从个人生意的角度来说,陈少杰无疑是成功的。及早押宝游戏直播赛道,使得斗鱼TV短短几年之内就成为了估值超100亿的小巨兽。但从A站的管理者角度而言,陈少杰无疑是失败的,也正是在他手中,A站与B站之间的差距开始越拉越大。

  直播是门烧钱的生意,在A站军中已无饷的情况下,2014年年初,陈少杰放弃收购近4年的A站,将其转手卖给手游公司晶合思动的创始人杨鑫淼。而斗鱼在离开A站之后独立发展,日益成为今日直播混战中的有力竞争者。

  2014年奥飞入股A站,由于和资方的理念不合,4月27日,时任A站站长的赛门在微博突然发声,宣布离开A站。

  A站的狗血剧情

  赛门在离开之后也曾在知乎爆料(后被和谐),在其任职期间陈少杰一直阻碍自己与大股东杭州边锋接触,独断专行,利用A站的资源扩充斗鱼。并且在奥飞入股之前,由于边锋并不愿意卖身,陈少杰以删光ACFUN数据库做威胁迫使边锋同意。

  一位曾在A站工作过的员工曾透露,之前A站曾与斗鱼联合举办过多次活动,邀请知名主播去海外漫展直播,但钱花出去却都没有给A站带来多少流量。

  奥飞之后,新的股东选择了新的管理办法和清洗行动。2014年12月,一大批新管理者空降A站。

  同时内忧之后还有外患,2014年底,由于版权纠纷合一集团(优酷土豆)向法院上诉A站侵权,奥飞股份「甩锅」A站原管理层,表示视频侵权行为是前管理人员的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这场法律纠纷的结果是A站三位前管理员以个人名义遭到刑拘整整一个月。

  至此,A站原来的武汉的管理人员几乎被全部血洗。从此,站在A站幕后的再也没有那群伴其成长的元老,剩下的只是冷冰冰的资本。

  借着版权问题和法律手段,合一集团入股A站,把自己的触角深入二次元视频领域。并且再度重建管理团队。这一次,由孙旻担任CEO,刘炎焱成为总编辑,张侠主管产品技术。

  2016年1月,A站获得软银中国A+轮6000万投资。这次,孙旻由CEO升级成为总裁,并任命莫然担任CEO。莫然之后又邀请来半次元的CEO王伟(pt)担任管理产品技术主管,原先的领导层和中层再一次遭到清洗。

  但孙旻的胜利果实并未坚持多久,由于触及了资方的利益,在升任总裁仅仅三个月后,孙旻便草草下台。其任命的CEO莫然也在不久后递上了辞呈。

  2016年7月,莫然辞职后,原A站总编辑刘炎焱接任CEO。奥飞娱乐副总裁和首席战略官李斌接任董事长。

  当奥飞系主导A站后,A站也并没有迎来内斗停止后的顺利。其中由于视听证的缺失,曾几度陷入关停状态。

  2017年6月,A 站在不具备视听牌照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遭广电总局点名,随机下架大量不合规的影视剧、网络电影、新闻节目、纪录片等内容;

  2017年9月,同样由于视听证问题A站”被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罚款12万。影视、时政以及军事频道已经关闭,其他频道共清理下架视频32万余条;

  2017年11月底,A站及其客户端连续三天无法访问,根据A站的声明,此次原因可能为遭受入侵导致。但据知情人士观点,A站并没有遭遇DDoS攻击,网站无法打开或因其自身原因,最有可能的依然还是视听证问题。

  据查证,在上任总裁孙旻任职期间,其创立的北京赛瑞思动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早已被A站其他股东逐渐收购,如今该公司旗下法人也已经变更为A站CEO刘炎焱。按道理赛瑞思动拥有的视听证已经转移到AcFun相关股东的手中,但却迟迟没有让AcFun变得“名正言顺”。

  并且据了解去年下半年起,A站在面临资金压力之后,也屡屡被曝出拖欠薪资的消息。

  不过随着此次快手全资收购A站,“猴山”算是暂时安稳了。快手也表示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而快手也会在资金、资源、技术等给予A站大力支持。

  但是经历了屡次危机和狗血的资本内斗后,快手还救得起A站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