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快手,A站能否重生?

2018-06-07 10:14· 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  杨明 
   
现在的A站,其他无论是100万左右的日活,还是仍然活跃的Up主和UGC内容,都已经很难说具有多大竞争力。

  6月5日,曾经的中文二次元第一站,A站(Acfun)在经历领导团队多次变更后,最终花落短视频大佬——快手。

  快手在官方声明中确认全资收购A站,并表示未来,A站将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快手会在资金、资源、技术等方面给予支持。

  随后,中文在线发布公告,称已经将其在A站的权益转让给快手,转让价格为1.4亿元。2016年,中文在线曾高调宣布购入A站13.51%股份,2.5亿元的对价把A站的估值提升到18亿。但中文在线在此次公告中表示,由于A站未能满足双方协议中的“先决条件”,中文在线仅支付了1.385亿元投资预付款,亦未做工商变更。

  对此,中文在线投资部对全天候科技独家回应,1.385亿元的投资可以看作是债权,此次快手收购A站后,中文在线拿回1.4亿元出售权益,相当于收回1.385亿元的欠款,同时获150万元的略微浮盈。

  昨日有不少媒体依据此次转让价格计算A站整体估值为10.36亿元,对此,中文在线投资部表示,不应拿这一数据对A站进行估值。

  不过,参与过此次收购的人士对全天候科技表示,A站的最终估值保持在10亿元左右。“从开始这一轮谈判,蔡东青(A站公司董事、实际控股人)一直坚持估值10亿不降价,最后快手给的价格也是这个。”该人士说。

  被快手收购后,A站最为直观的收获是——有救了。在之前,A站被曝出员工欠薪、服务器因为无钱续费而停服。而就在昨日,A站发布微博,开始宣布公开招聘人才。

  接近这次交易的人士对全天候科技表示,在曝出的三家接盘者——阿里巴巴今日头条、快手中,快手的态度最为积极。“此前,A站与阿里融资谈判破裂,A站缺钱导致停服,是快手提供了一笔借款拯救了A站。”该人士说。

  对比,辰海资本“妙基金”合伙人陈悦天分析,相对于今日头条和阿里巴巴,快手更急于在长视频领域进行布局。

  此次花落快手,A站暂时摆脱了运营困境,开始下一篇章。一直以来处于动荡之中的A站,得到这样的结果也并不容易。

  全天候科技获悉,投中资本作为A站此次卖身的独家财务顾问,前后在A站这个案子上跟进了近3年时间。期间,多家资本介入,生出诸多变局,A站最后一轮跟资本的交锋可谓旷日持久。

  A站卖身乱局

  2017年底,A站已经进入“至暗时刻”,媒体不断曝出其资金链断裂、拖欠员工工资、日活大幅下降的消息。

  2016年11月22日,中文在线宣布以2.5亿收购A站13.5%的股权。当时,在二次元领域,A站是密集收割年轻用户的一个突破口。虽然多次易主,它仍然是资本关注的焦点。

  中文在线入股A站时满怀信心,这家公司曾表示,A站覆盖了大量的二次元用户和作品,弹幕视频的年龄段主要涵盖K12和大学年龄段,与中文在线的用户年龄段高度契合;同时,A站也可以成为手游发行的重要渠道,全面提高中文在线用户的覆盖面。

  对于这个估值,有投资人曾明确谴责中文在线在这次收购中“抬价”。按照中文在线收购时披露的A站财务数据,A站2015年营收为363.76万元,净利润亏损1.13亿元;2016年前三季度营收为71.37万元,净利润亏损1.46亿元。这些数据并不能支撑其开出的估值。

  2017年6月,A站遭遇监管危机,下架了大量视频,A站情况更加糟糕,据媒体报道,A站的DAU从当年1月份的1200万,骤降到2017年底的100万。

  中文在线的憧憬很快就被现实击碎。据公告显示,中文在线在首期支付1.38亿之后,后续的资金一直没有入账。

  1年半之后,中文在线率先放弃了A站。中文在线投资部门对全天候透露,公司没有支付剩余款项,并且不更改工商信息,已经有出手的打算。“我们决定不再支付尾款,就应该已经在寻找新的投资人接下这部分股权,这是一个正常的决定。”

  要不要做A站的救命稻草?各方资本心中也有着一本明账。

  2017年底,马云作为创办人之一的云锋基金向A站抛出了橄榄枝。据《财经》报道,云锋基金将以1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估值,对A站进行重组,占股将超过20%。最终,合一集团与云锋基金在A站所占股份一共将超过50%。

  当时,有业内人士分析,这是阿里大文娱在动漫领域的一次布局,也是对抗腾讯系B站的重要战略。

  然而,在2018年1月底,这一交易又被搁置。接近交易的人士对全天候科技透露,“阿里大文娱经历了换届,新领导层选择观望,云锋基金态度非常模糊。”

  这个关键节点上,A站因为没能拿到新的资金命悬一线。有报道称,A站和阿里的服务器将在今年1月31日到期,不续费将被关停。2月2日上午,A站无法访问,客户端App无法登录。AcFun弹幕视频网(A站)官方微博发布微博:“我想再活五百年!”并配以大哭的表情。 

  王琳曾经在A站市场部工作,2018年春节后从A站离职。她对全天候科技表示,A站欠薪的情况确实存在,有部分员工在进行讨薪。公司的发展状况是她离职的原因之一。

  在A站最孱弱的时候,又有新的资本抛出了橄榄枝。据悉,今日头条、快手、赛伯乐、以及某房地产基金都曾有意入场。

  入局的关键是A站的估值。全天候科技从接近此次交易的人士处获悉,A站的估值一直保持在10亿元左右,和2016年中文在线入局之前差不多。“这是蔡东青为首的股东们能够接受的最低价格。”

  这个价格让很多投资者选择观望,也可能是A站与阿里系谈判难以推进的主要原因。有媒体报道,A站股权结构过于复杂,原股东蔡东青与阿里对于价格无法达成一致。6月5日,据垂直文娱类媒体三声的报道,阿里曾提出只愿意以5亿元以下的估值收购蔡东清持有的股份,这和上一轮中文在线入股时的18.5亿元的估值缩水逾七成。

  经历了一轮轮谈判后,只有快手坚定地留了下来。此前盛传要接盘的今日头条,最终选择了离场。上述接近交易的人士对全天候科技透露,今日头条也对A站的估值有所犹豫。同时,头条旗下已经拥有了西瓜视频等类似的平台,因此对A站的兴趣淡化。

  2月12日,A站恢复上线,全天候科技获悉,这笔维持网站运营的“救命钱”,正是由快手提供。

  最终,快手完成了对A站的接盘侠。陈悦天认为,这次收购更像一次清算,“最终结果是各个股东只能保证收回成本,得到小部分利息。”

  快手不能输的战役

  在陈悦天看来,拿下A站,对现阶段的快手非常重要。“快手为什么这次这么坚决,就是因为进入长视频对于它极为重要。视频这个门类是相互渗透的,长视频未来要进入短视频领域,短视频的平台也要有长视频。快手和抖音,都要找到长视频切口的。”

  在短视频领域,快手已经感受到了今日头条的极大威胁。2017年11月,快手曾经在Musical.ly的争斗中败于今日头条。今日头条以10亿美金估值收购在海外音乐短视频平台 Musical.ly。交易完成后,今日头条旗下迅速蹿红的音乐短视频社区“抖音”将和 Musical.ly 进行合并,保持品牌独立。此后,抖音在短视频领域迅速爆发。

  据猎豹投资部门的人士透露,当时头条和快手双方给出了相近的开价,但对于Musical.ly的创始人阳陆育来说,这款出海产品,显然和快手的气质不太相符,因此最终选择了今日头条。

  两者争夺Musical.ly,都是为了弥补两者年轻的受众群体。这也是一群可以引导当下消费和社交潮流的群体。

  对于收购A站一役,在长视频领域并无一子的快手显然不能再输了。

  陈悦天认为,视频领域包括短视频、长视频、直播,其中,长视频虽然变现能力较弱,但是占据用户时长最长,因此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数据也佐证了这个观点。“互联网女皇”玛丽·米克尔的几天前发布的《互联网趋势报告(Internet Trends))显示, 2013到2018年,移动互联网用户应用比重最大,占据用户时间最多的仍然是长视频。

  无论是手握过亿日活的快手,还是今日头条,进入长视频对下一步发展都极为关键。

  在版权方面,今年3月,今日头条与优酷达成短视频内容授权合作,优酷旗下上千部电影、电视、动漫及综艺等作品都将以短视频的形式在今日头条旗下短视频平台——西瓜视频上播出。同时,双方还考虑通过改编、再创作等形式对合作内容进行创新,以延长优质内容的生命力。

  而现在,快手有了A站。对于二次元和“土味快手”的组合,很多人表示不能接受。不过陈悦天认为,快手和A站的用户没什么交叉,未来也并不会有太多联动,“快手就是把A站作为长视频的触角,一个新领域的抓手。” 

  A站的“剩余价值”

  从“边锋系”到“奥飞系”到中文在线再到“阿里系”和最终的“腾讯系”,A站在过去的8年中在资本手中辗转腾挪,亦步亦趋,丧失了很多机会。从A站孵化出来的斗鱼、它的竞争对手B站都已经估值过百亿。不久前,B站登陆纳斯达克上市。

  目前A站手中的牌所剩无几。“细数一下A站的优势,二次元领域的地位还在,拥有部分粉丝;ACFUN的域名认可度仍然很高;他们拥有一个到2019年过期的试听牌照。差不多只有这三点。”陈悦天对全天候科技说。

  现在的A站,其他无论是100万左右的日活,还是仍然活跃的Up主和UGC内容,都已经很难说具有多大竞争力。

  “对于快手过亿的日活来说,A站的流量太小了。”陈悦天提到,“而现有的Up主忠诚度也很难说,大多数内容都会在其他平台也会发布在其他平台。”

  Dina小崽是A站的签约UP主,她从2016年开始,在A站上发布自己的宅舞视频,积累起了大量粉丝。

  小崽提到,她在2017年注意到了A站的日活下降,相较其他平台,A站对UP主的待遇并不高。她没有想过更换平台,“我是一名老师,日常有正式的工作,做UP主是兴趣爱好,没想太多。”但她也理解离开的朋友们。

  “猴子”(A站粉丝统称)废柴君在A站关停时,曾在微博上为A站“摇旗呐喊”。他从2010年左右开始关注A站,一度是忠实粉丝。但他也承认,B站的生态环境和资源要好过A站。看到A站被收购后,他非常开心。“很多人说快手和A站风格不搭,但能为AGC梦想充值,比其他都重要。”

  A站的视听牌照,忠诚用户的积累,正是快手看中的焦点。快手也在寻找主App外进行新探索的入口。例如,快手的游戏直播可以和A站完成紧密的合作,而快手音乐人等品牌的提升的计划也有了新的释放渠道。

  陈悦天认为,对于A站来说,要回到昔日辉煌很容易——靠砸钱。“现在的长视频领域,竞争很简单,就是靠砸钱,A站的发展,就是要靠钱买版权,有版权就有日活。”

  据他介绍,动画剧集的版权,比起优酷、腾讯、爱奇艺争夺的真人剧便宜很多。据B站上市招股书显示,2017年B站向版权所有者或内容分发者支付的费用成本为2.61亿元。

  “2亿多的版权成本,换来的是1200万的日活数,这个效率比真人剧集高多了。动画这个门类在中国的长视频平台中是被严重低估的,而整个B站就是靠动画门类做起来的。”陈悦天说。

  在他看来,先用版权拉动日活,之后,基于A站的UGC积累,做精品原创内容,A站还有重生的可能性。

  另外,A站具备的二次元属性,也是快手对抗今日头条的一个筹码。2018年以来,今日头条非常明显地在二次元领域开展布局,于2月收购了二次元社区平台“半次元”,3月入股动画公司“声影动漫”。还有消息表明,今日头条和奥飞围绕有妖气进行了一定接触。

  而A站在二次元领域的积累,也许在未来能够为“快手”提供一条“除土”的出路。

  (应受访对象要求,文中王琳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