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类”王兴

2018-06-26 13:28· 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  董洁 
   
他好斗,乐于竞争,被很多人称为“异类”,经过十几次创业失败后,“八年抗战”的美团终于要上市了,对于王兴来说,这是一次新的开始。

  “我做美团已经8年多了,超过了从1937年卢沟桥事变算起的八年抗战;我回国开始创业已经14年多了,超过了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算起的十四年抗战。却仿佛只是一眨眼。”

  在今年1月3日,王兴这样总结自己过去十几年的创业经历。而伴随着美团在港提交IPO招股书,王兴和美团的“八年抗战”迎来曙光。

  6月25日,美团点评在港交所网站公布招股书,正式启动赴港上市之路。彭博之前援引消息人士称,美团点评此次上市的目标募资金额为60亿美元,公司估值约为600亿美元。

  在这十几年的创业生涯里,王兴一直被人们称为“异类”,他自傲、野心十足、好斗,并不那么受欢迎。

  十几年来,王兴创业失败数次,信息共享网站饭否网曾是他失败的项目之一,但他却执着地在饭否上更新状态,从2007年至今,王兴发了12000多条饭否消息。6月23日,递交招股书前夕,王兴在饭否上写了这样一首小诗:

  everyone is a sailor

  voyaging in twin oceans

  one is the world

  the other is his heart.

  他不轻易认输,美团发展至今,经历过“百团大战”的激烈竞争,也在和巨头博弈中与阿里交恶。

  王兴并不畏惧巨头,这几年,美团拓展自己的边界,触碰了几个巨头的奶酪,但王兴选择正面迎战。

  “当美团越出业内公认的边界时,很多人认为他在冒险,但实情是他只是在做自己。你怎么可能要求一个探索者留在边界之内呢?” 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如此评价王兴。

  王慧文曾说王兴一般把人分成四种:探索者(体验),达成者(要赢),破坏人(坏蛋)和社交人(玩乐)。而王兴自认是一个探索者,他宁可明明白白地输,也不肯稀里糊涂地赢。

  1

  探索者

  “九败一胜”曾是外界给予王兴的标签,正如标签所说,王兴是一个屡败屡战的创业者。

  从2004年创立“多多友”开始,到后来的校内网、饭否网、海内网,过去的十几年王兴创业的项目不下十几个,但大多都以失败告终,直到美团的诞生。

  2010年,仿照美国团购网站Gruopon,王兴将团购模式带入了国内,创办美团网。王兴曾用物理专业名词解释美团将要做的事情:正如光既是波动又是粒子,团购将营销和销售结合在了一起。他称团购是人类有史以来最美妙的商业模式之一。

  与之前王兴创办的公司仅仅面对C端用户不同,美团从诞生之日起就牵扯到线下数千万商户,对于王兴来说这是巨大的挑战。在此之前,王兴几乎没有在线下运营的经验,唯一接触过线下的,是在校内网期间组织过300多个校园推广大使,但这和美团的运营管理模式完全不同。

  更让王兴头疼的是,美团成立后竞争者便蜂拥而至。据了解,在美团网创立的2010年,最疯狂的时候一个月新增了50多家团购网站。

  拉手、糯米等多家团购都先于美团拿到融资。2010年6月,拉手网上线仅3月,即宣布完成累计金额达500万美元的A轮三笔融资,美团面临了自己上线以来第一次“至暗时刻”。

  2011年,拉手、糯米、窝窝团等在融资后疯狂扩张,各大城市的公交、地铁、电梯间填满了团购网站的广告。竞争进入白热化,不少美团员工在那个时间段被挖角。

  王兴后来回忆,当时美团10个销售有4个去了人人网旗下的糯米团,离开的销售还带走了美团跟万达谈好的单子。糯米团利用人人网首页的广告位置,第一单就卖了15万份电影票,而当时美团每单销售最高纪录才几千份。

  “那是一段非常压抑的日子”王兴说,“销售们每天都在楼道里大把大把地抽烟,抽完烟就出去谈商家。”

  面对着这样惨烈的竞争,“好斗”的王兴却难得的保持了克制。

  与竞争对手疯狂补贴,砸钱做广告相比,美团一开始并没有涉足实物团购,没有砸线打广告,也没有采取城市代理商合作的模式快速扩张,而是埋头做IT后台,较早发力移动端,加快商家供给,并用科学的方法精密地计算每一笔投入产出,在竞争激烈的2012年,美团甚至一个新城市都没有进入。

  对于这样的决策,王兴对团队解释,同行疯狂砸广告是在启迪消费者对团购行业的认知,美团的每一分钱都要花在刀刃上,必须在离消费者最近的这步直接转换成购买,后来的事实也证明王兴的判断是正确的。

  在2012年O2O泡沫最为严重的时期,王兴的“克制”让美团活了下来,在后来的“百团大战”中,美团始终拥有着健康的现金流。

  当时,夸大融资金额成为了一种普遍的竞争手段,窝窝团在2011年宣布完成2亿美元融资,后来被证实融资金额夸大四倍。王兴在美团第二轮融资现场直接晒出了账户中6192.2122万美元的余额,并痛斥行业的浮躁。“效果立竿见影,销售出去拉单时,美团的合作伙伴信任程度明显变高。”王慧文后来回忆说。

  接下来的事情则顺利了很多。2011年拉手网上市失败,美团失去了一大劲敌;糯米被百度收入麾下;24券资金链彻底断裂,王兴收编了24券大部分的团队,并接受24券在一些地区的业务,迅速壮大美团,在竞争对手遇到资金问题落后时,一直精细化运营的美团迅速而稳健地占领了市场。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3年美团网全年交易额突破160亿元,市场份额超50%。 2015年10月,美团网与大众点评宣布合并,成立新美大集团,国内O2O市场的混战告一段落,美团成为O2O领域的老大哥。

  后来接受媒体采访时,王兴谈起当年那段“百团大战”经历,“创业失败有两种,一种是钱花完了,另一种是没信心了,信心可以自我实现,钱还是要在需要时有足够花的钱。”经历过多次创业后,王兴对于资本的态度变得成熟许多。

  2

  无边界者

  王兴曾说世界大战其实就打过一次,第一次世界大战是上半场,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下半场。王兴看互联网行业也是一样,从提出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开始,他就一直在说竞争没有终局。

  美团从创立至今,从未停止扩张的脚步,并引起新的竞争。

  在2015年合并大众点评后的三年,美团的扩张似乎变得更加激进,如今的美团已经从七年前的团购网站,成为了集合了餐饮、电影票、旅行、到店综合、出行和新零售等业务的超级平台,为此很多人表示看不懂美团想做什么,但王兴对此并不介意。

  “巴菲特和芒格素以边界感和克制著称。其实,他们从来没说过伯克希尔投什么行业不投什么行业,他们划出的边界是‘懂’和‘不懂’”,王兴在自己的饭否上这样表示,言外之意是,只有“不懂”的领域才不会去涉及,现在涉及的领域都是他“懂”的。

  秉承着这样的理念,在过去3年中,王兴和他的美团各种试水新业务,为此树敌无数。

  滴滴就是其中之一。

  2017年2月,美团打车在南京率先上线,这让滴滴的创始人程维颇为震惊。程维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说,“我和王兴认识很早,私人关系不错。美团上线打车产品的那一天我和他还在一起吃饭,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在做这个事情,他也只字未提。吃完饭我看新闻才知道了这件事。”

  2017年12月28日,美团在北京、上海、成都、杭州、温州、福州和厦门7个城市的美团APP上线打车入口,启动“美团打车用户报名”活动。2018年3月21日,美团打车正式登陆上海,在之后的日子里,美团打车迅速地挤占原本属于滴滴的网约车市场份额。

  为此,被激怒的滴滴也紧急上马滴滴外卖业务,抢夺美团市场,程维和王兴这对昔日好友,就这样成为竞争对手,而在之后美团收购摩拜单车后,双方关系更加紧张。

  在很多人看来,是王兴先在背后捅了好朋友程维一刀,但王兴认为,美团做打车理所应当,“战略上的业务判断,是What(做什么)和How(怎么做)的问题。What就是要看公司的使命,Eat Better,Live Better。从客户的需求出发,凡是跟吃和生活相关的事情,我们都应该考虑参与”,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与程维同样“愤怒”的还有携程董事长梁建章。

  在去年4月份,美团上线榛果民宿及美团旅行App对携程构成直接威胁,为此梁建章曾公开批评美团,称“企业要专业化而不是多元化”。

  王兴则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不要总是期望一家独大,也不要期望结束战争,所有人都要接受竞合才是新常态。“

  在汽车之家创始人兼CEO李想看来,“专注而不要专一这是王兴所说的。专一就是只干一件事,很多时候是一种逃避。今天这个时代,很多时候是用户需要你做什么,就得去做,而不只是干自己喜欢的那件事。”

  对此王慧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打了一个比方:“对人和企业来说,万有引力即是其核心能力,其业务最后一定有边界,但大部分人错误估计了自己的边界,自动放弃了人生可能性,真实的边界可能比自己想象的大很多。王兴说,最终美团会有边界,但别先自己假设边界,得去试。”

  美团点评的边界扩张,得到了不少人的认同,今日资本创始人、总裁徐新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称,只有什么都做,才能把用户的时间耗光并养成使用习惯,否则未被满足的市场就会被别人拿走,甚至侵蚀企业其他板块的业务。

  2012年7月,今日资本就投资了大众点评,在2016年1月美团点评合并后的第一次融资时,徐新又一次选择重仓美团,2017年10月,美团完成新一轮40亿美金融资,今日资本继续跟进。

  在徐新看来,她看好美团两点,一是王兴这个人,二是美团所做的超级平台,“不设边界的竞争,可能是王兴带领美团陷入四面楚歌的原因,也可能是最终称霸的原因”,徐新说。

  如今,美团还在继续拓展着业务,据彭博此前报道,美团负责战略的高级副总裁陈少辉称,美团正在向第三方开放平台,并计划在2018年进军至少10个新的垂直领域,继续自己的无边界战争。

  可想而知,不愿与大佬为伍、不爱与同辈创业者谋和的王兴,未来的竞争对手会更多。

  3

  巨头博弈下生存

  王兴带领美团的这“八年抗战”,是在与巨头的博弈中走过来的。

  最为典型的案例,是美团与阿里从亲密战友,到最终成为竞争对手。

  2011年,在“百团大战”最胶着的时刻,阿里巴巴领投了美团B轮5000万美金融资,得益于这次合作,王兴还把前阿里巴巴主管B2B业务销售的副总裁,阿里巴巴的“中供铁军总指挥”干嘉伟拉到了美团,干嘉伟带领美团完成了线下队伍的快速建设,为之后美团打赢战争奠定了坚实基础。

  但甜蜜的合作很快就出现了裂缝。据接近双方的消息人士透露,2012年团购大战正火热的时候,阿里曾主动提出可以将美团业务嫁接到淘宝,基于阿里平台做团购。阿里的想法是,相比美团,淘宝的流量巨大。

  但这显然这是王兴不能接受的。优酷和高德的前车之鉴,王兴都看在眼里。在王兴看来,阿里巴巴仅仅是财务投资,而不是战略投资者,虽然在某些业务上有协同,但毕竟团购和淘宝电商是两个不同的生意,业务流程、信息结构和用户行为都不尽相同。

  为了保持自己对于未来公司的掌控,在很早期,王兴就将美团的控制权和股权做了分离,任何投资都不会影响王兴对公司的控制权。

  遭到拒绝的阿里巴巴,随后选择与拉手、窝窝团合作,又在2015年6月重启新口碑。此外,还以战略投资的方式屡次加码饿了么,这是美团点评在外卖领域的重要对手。

  此后的结果众所周知,2016年合并后的美团点评第一次融资,投资方中没有看到阿里的名字,只有腾讯。据了解,阿里对此大为光火。后来阿里逐步退出了美团点评的部分股权,根据美团提交的招股书显示,目前阿里巴巴仅持有美团1.48%的股份。

  与阿里的合作关系越来越远,在竞争层面,美团与阿里的交锋却越来越多。在今年4月份阿里以95亿美金收购饿了么之后,双方在本地服务上的竞争日益加剧,“口碑+盒马+饿了么”被很多媒体解读为阿里对抗美团的“三驾马车”。

  2017年上半年,在接受《财经》杂志专访时,王兴谈到美团点评与阿里的关系。“美团点评在2015年10月合并之后,我专门去拜访了马云和逍遥子(张勇)。我跟阿里说美团点评希望可以同时得到腾讯和阿里的支持,但他们说:你完全搞错了,我们认为滴滴合并快的对阿里来说是一个失败的例子,我们不会让这种错误再次发生。”

  美团和阿里交恶后,与腾讯越走越近,美团点评合并后的几轮融资中,腾讯的影子频繁出现。与阿里强势的合作风格相反,腾讯对于所投企业一向友好,尤其是在业务层面很少干涉,这是王兴比较喜欢的。

  今年4月,美团收购摩拜,有媒体曝出滴滴也参与了竞价,但最后败给了美团。值得注意的是,腾讯同时是美团和摩拜的最大股东,在美团拿下摩拜的交易中,马化腾的角色十分关键,有媒体报道是马化腾亲自出面促成了本次交易。

  烧钱的共享单车对于王兴和马化腾来说是一场持久战,美团曾经在“百团大战”的经历证明,它擅长用精细化运营来控制成本,这也许是马化腾支持美团的原因。

  美团的招股书显示,腾讯现在是美团的最大股东,总持股比例约20.14%,并拥有董事会席位,可以预见,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团与腾讯都将是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

  4

  抢占IPO窗口期

  对于上市,此前王兴一直不是很着急。

  去年10月在美团完成40亿美元融资时,王兴表示“如果我们想上市立刻就可以上市,但这不是最好的选择”,然而时间仅过了半年,这家生活服务领域的独角兽就正式向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

  是什么让王兴半年之内改变了对上市的态度,盈利压力和美团在资本市场的遇阻或许可以解释这一切。

  美团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美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共计452亿元人民币,而美团2015-2017年经调整EBITDA分别为净亏损59亿元、54亿元、29亿元。虽然亏损收窄,但想实现盈利美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财经》杂志在去年11月份的一则报道中,援引接近美团和饿了么的消息人士称,美团外卖每个月大概要烧钱3亿人民币。这样来算,从去年5月至今美团外卖13个月的花费折合6亿多美元。

  出行业务则成了美团烧钱的另一个无底洞。据了解,自美团打车业务在南京、上海等地上线后,便实行高额补贴政策,烧钱抢市场。

  今年4月美团还以37亿美元的总价收购摩拜,其中包括65%现金、35%美团股票、以及承担摩拜5亿-10亿美元之间的债务。

  美团招股书称,公司在2018年4月收购的摩拜单车自成立以来已产生亏损,“我们无法保证摩拜或我们的整体业务在未来能获得盈利。”

  资本市场的冷淡是让美团急于上市的另一大原因。

  The Information曾于今年6月初报道称,王兴曾接触软银寻求新一轮注资,但没有成功,此前美团还有意从私募基金处以400亿美元的估值融资30亿美元。不过美团对此消息予以否认。

  今年,在金融去杠杆不断推进、市场流动性偏紧之下,一级市场的募资能力正在受到考验。受此牵连,二级市场的情况也不那么乐观。

  投中信息研究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中国VC/PE机构完成募集的基金共103只,同比下降54.82%;完成规模110.3亿美元,同比下降74.85%。

  在投行人士看来,“从港股新经济公司们一路向南的K线图,到最近A股刚上市的几只独角兽表现不及预期,再到CDR基金雷声大雨点小,投资者对于新经济的热忱,恐怕已经过了最高点。”

  这也能解释为何小米和美团等新经济公司急于在今年扎堆上市。

  另一个耐人寻味的消息来自IT时报此前的报道,据了解,美团点评2016年年初完成33亿美元融资后,王兴曾许诺2018年完成上市,同时保证IPO估值不低于200亿美元。若无法完成,美团点评将赔付此轮投资金额的120%,也就是近40亿美元,不过这个消息并未得到美团官方的证实。

  无论如何,伴随着招股书的提交,走过了“八年抗战”的王兴和美团,总算迎来了一丝曙光。在未来王兴和美团将面临更多资本市场考验,王兴能否继续保持“独立、稳重、果敢、敏锐”的行事风格,还是在资本的裹挟下亦步亦趋,这场大考对王兴来说,绝不轻松。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