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昭宇:产业+金融,成就中国“金谷”新发展

2018-07-15 15:20· 投资界   
   
兼固资本创始合伙人桂昭宇就《产业+金融,成就中国“金谷”新发展》这一论题发表了主题演讲。

  武汉是中部六省唯一的副省级市和特大城市,中国长江经济带核心城市,在城市发展及产业聚集上有着得天独厚的政策及区位优势,被称为“未来之城”。东湖高新区是中国第二个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是中国(湖北)自由贸易试验区武汉片区,已形成光电子信息、生物医药、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与节能环保、高技术服务业等五大主导产业,以及集成电路和数字经济两大新兴产业的“5+2”产业结构,被称为“中国光谷”。

  为进一步促进光谷与各界的合作与交流,集聚更多优质资本力量共同探讨如何构建区域经济赶超发展新格局、树立基金港华中金融高地形象,2018年7月13日,由湖北长投高科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主办,湖北长投卓创孵化器管理有限公司、清科创业共同承办2018中国光谷产融结合发展论坛在武汉光谷举办。

  会上,兼固资本创始合伙人桂昭宇就《产业+金融,成就中国“金谷”新发展》这一论题发表了主题演讲。

桂昭宇:产业+金融,成就中国“金谷”新发展

  以下为投资界(ID:pedaily2012)根据现场实录进行整理:

  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参加今天的论坛。

  我看在座有很多企业家,说明我们光谷这30年里确实取得了非凡的成绩,积累了很强的产业。作为PE,我们重点投资行业是技术类和科技智能制造产业升级的成长型企业,这些企业往往已经有成熟的商业模式,我们则帮着企业进一步增长,所以今天我觉得非常高兴能够来这个地方跟大家交流一下我们的想法。

  我们是一家去年新成立的基金—兼固资本,这段时间摸索下来,今天也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产业和金融结合方面的一些看法。我们这个基金是一个30亿的人民币基金,除了科技、高端装备制造,也包括消费升级和医疗,所关注的很多行业跟我们光谷的产业是配套可结合的。

  现在产融结合,十九大之后有很多政策,大家都越来越趋向于投一些跟产业相结合的,而不是纯金融的。纯金融是我们一些大型国际投资机构一贯的做法,这里我也想结合自己过往的经历,跟大家说说大美元基金的情况,其实国外很多成熟的LP都非常关心一个问题,那就是你投资一个机构靠什么去赚钱?

  通常,我们有三个最主要的增长驱动因素。我们70%的投资收益是来自于企业经营的效益的增长,15%来自于加杠杆,还有15%则来自估值倍数的增加,这是国际上合理的范围。而70%里面又有40%是来自于投后管理的增长,所以产业和金融的最佳结合是我们如何在投资之后帮助产业、企业去增长。

  目前PE投资的风向一直在变,但科技无疑是越来越重要的产业,所以这也是为什么作为资本的代表,我们非常有信心能够把今天的光谷变成中国金谷。而通常对于投资而言,实现退出主要靠IPO和并购这两种方式,尤其是并购,我们觉得这个里面是一个更加灵活更加能够掌握更加能够跟未来有很多协同效应的,所以这对我们投完企业后,做投后管理时,也始终是一个帮企业赋能,实现价值的方向。

  下面简单跟大家介绍下我们兼固资本为企业赋能的一些经验。我们兼固资本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团队,团队成员过去投了很多智能制造、医疗健康的项目,我们发现光谷有很多的优质的企业,我们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增值服务来赋能到这个企业里。

  过去的一年,兼固资本也投了四个项目,一是智能设备的运营商,这个投了5.3亿人民币;某汽车电子诊断检车行业的全球领军企业,投了1.26亿人民币;还投了一个芯片的公司和一个文化类的公司。在过程中,我们非常强调价值投资。

  说到价值投资和为企业赋能,得跟大家简单介绍我们的团队,因为正是有了这个多元化的团队,我们才能真正做到有价值的投后管理。我们团队主要由三部分人构成的一部分人是做投资的人,有投后管理的团队,还有一个专家团队。首先我们作为PE,如果在金融和产业之间打通,我们必须对产业有一定的理解,我们需要一个多元化的理解,不单单是财务的投资者,我们在投资的过程中也形成了我们自己的风投,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运作模式。所以我们专门有人去负责业务的开发,去对接很多的市场机会;然后我们有一位做了20多年二级市场的老虎基金的同事,他会带领团队做行业研究,去深入地研究商业模式。之后,我们非常强调投后管理,我们的行业专家和投后管理团队会帮着公司做风险防控,然后帮着做国际拓展或者是提升内部管理等方面的工作。在完成赋能后,我们主要的退出方式,一是卖给战略投资者,去进一步提升企业的价值,还有是卖给上市公司或者其他的金融机构,这些也是我们非常清晰明确的退出方式。

  举两个例子,这是我们过去做的项目,我们如何作为一个二股东或者一个小股东,通过我们的能力为被投企业赋能,促进他们的发展。我们2011年投了一个项目,当时投的时候这个公司主要是做热水器和洗衣机的生产制造,然后我们在整个过程中把一个制造企业变成一个金融转型,把它变成一个渠道服务商。我们做了很多工作,首先一个工作实际上是我们在战略上进行了调整,我们当时市场上非常流行所谓的O2O的模式,我们请了麦肯锡等很多的公司帮我们设计一个好的商业模式,但是后来我们发现很多事情落地起来是走不通的。

  我在这个公司做了五年的董事,当时我们还成立了一个战略委员会,对此进行了很多探讨,最后我们还是总结出来要跟社会去合作。于是我们引入了阿里巴巴,让他们做整个网络的线上业务,我们做线下,最后公司市值也实现了巨大的增长,这是我们在战略上为公司做的一个帮助。

  其次,对于一些大型的成功的传统企业,文化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你很难去改变他们过去的一些想法。我们整个的策略首先是股东的多元化,就是治理结构发生变化,不但是股东,而且董事也要多元化。到后期,我们董事会已经变成了外部董事多于内部董事。为了转型,我们请了很多外部人士,最后公司内部的人可能就剩三位了,其他的都是外部董事,但这样很大程度上就改变了整个公司的一个思路和文化。

  第二,我们引入管理层,我们帮助他聘请了很多高级管理人员,从COO、CFO到HRD到IT的负责人,进一步为公司转型做准备。

  第三,我们做了很多的市场沟通,我们投进去的时候这个公司200亿的市值,我们退出的时候这个公司700亿市值,我们获得了3倍的回报,公司获得更大的利益。这是一个如何去帮助成规模的企业进行转型的很典型案例。

  再说一个案例,兼固资本去年年底我们投了一个公司,这个公司在深圳南山,这个公司本身的素质还是比较优良的,全球排名第三,在中国也是规模最大的汽车,毛利润65%。它面临的问题就是它是做汽车后市场的,实际上它的业务拓展遇到了很大的问题,等我们的汽车都用坏了它再去卖东西,很慢,我们第一件事情我们帮它重新定义的市场,我们想,既然4S店非常成熟了,为什么我们不通过4S店卖我们的产品,所以我们又定义了一个“准预装市场”概念,这个对公司的业务开展有比较大的作用。

  我们去挖掘谁是做的最好的独立汽车维修店,谁能够提供给它一些好的技术,其实是一个双赢的办法。

  此外,这个公司也面临知识产权诉讼的问题,这也是困扰公司多年的问题,很多专家投资人进来。大家给公司提的解决方案是找深圳市政府,因为主要诉它的公司也在深圳,而且是上市公司。我们同期进去的很多有上汽、广汽,我们通过上汽、广汽这些投资人发挥他们的价值,协调了一下它跟另外一家同行诉讼的问题,所以这也是我们具体帮人做的一些事情。

  这个公司很大一部分收入来源于外汇,最近汇率波动对公司造成很大的困扰,我们一直要求公司做外汇的对冲,现在公司已经开始安排这些事情了。我们自己的管理方式就是我们每个月会拿公司的财务报告,我们内部开会。我们投后管理的团队,投资的项目的负责团队和我们的行业专家一起,发现公司的风险,发现公司的问题,我们有针对性的解决他们的问题,我们通过这种方式来帮助公司去成长发现问题,最重要的是我们可以帮助带着他们走向资本市场,这个也是我们的优势。

  我觉得通过这两个案例,就是比较直观的告诉大家,这是产业和资本结合的一个典范。对于我们做PE的来讲,我们看宏观更多一点,我们整合资源的事情做的更多一点,我们观察公司是通过数据,而不是跟老板吃饭,我们也是希望一个专业化的机构能够把我们的过去这么多年团队积累在一起超过100年的投资经验能够嫁接在光谷迅速发展的产业集群上面,使我们的光谷能够尽快的变成一个金谷。

  谢谢大家。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Y}年{m}月{d}日
      虎扑体育网
      虎扑体育网
      其他轮 126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6月06日
      百家云
      百家云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6月05日
      中科昊音
      中科昊音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6月05日
      奈尔宝
      奈尔宝
      B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