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播出事故上热搜,《中国好声音》这个综艺老IP的未来会如何?

2018-07-17 08:33· 微信公众号:读娱  林不二子 
   
在读娱君看来,未来网综和台综的受众分化会越来越明显,但无论是青年观众还是电视观众,都是不可忽视的群体,两种类型的综艺节目应该互相借鉴优势,形成台综与网综的双重拳,而这可能还需要节目制作公司们慢慢调整。

  播出事故、周杰伦《青花瓷》忘词、剪辑致使选手被疑口误……重新拿回名字的《中国好声音》播出第一期就出了不少负面,这也让更多人认为《好声音》要凉了。

  不过作为一个持续多年的综艺IP,其首期的吸引力仍然不错。从收视率上来看,《好声音》首秀csm52收视率达1.73,市场份额达7.38%,排名为播出当天综艺收视率冠军;网络播放量也达到1.4亿,略微高过同平台新开播网综《中国新说唱》的1.3亿,似乎展现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一说法。

  但如果理性看待的话,首期的成绩并不能说明什么,现在观众的注意力很容易就会被其他节目或事物分散,《好声音》如果不能在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中,找到适合当下的一条路,这个口碑逐年下降的“老”综艺,确实面临着被停止的危机。

  关于《中国好声音》第一期的事故,其他平台多有讨论,在此不再赘述,读娱君更关注的是影响节目长远发展的本质问题——内容的优质与否。关于内容,我们也将分两部分讨论,一个是节目制作的表现,一个是人也就是选手和导师的表现,来看看本季度《好声音》的魅力究竟如何。

  节目制作的表现

  曾有资深综艺制作人表示,观众总是爱看新鲜的内容。而对于要继承一定节目传统的《好声音》来说,新鲜应该是最大的挑战,曾经导师与选手的互选,是观众最期待的结果,但现在所有音乐选秀综艺都有了这样的设定,《好声音》首先就需要在赛制上作出调整。

  而这个调整,就是引入当下选秀综艺在播出初期常用的手段——限定晋级席位制造选手PK。在《好声音》中,四位导师的晋级席位固定,后来者要与此前的晋级选手PK,谁获胜谁将拿到最终的晋级席位。

  这样的设定,本质上是为了激发选手自发的竞争意识,让节目观赏性更强,但《好声音》在操作上却欠了火候。在第一期节目中,所有选手都安全晋级,PK挑战被放在了第二期,等于前期最可能具有喜剧张力的部分,没有在节目播出一开始就拿出来,这样就显得第一期非常平淡,没有高潮,那么对于已经备受强竞争性网综洗礼的年轻人,《好声音》后续还能拉来多少关注呢?

  另外,虽然在赛制上做出了一定的调整,但其继承的导师“抢人”环节,进一步给节目整体的呈现减了分。

  《好声音》本来应该是聚焦在选手音乐表现上的,但随着节目的发展,不知不觉间导师的戏份成了重点。以本期节目第一个登场选手黎真吾为例,从选手走上台到走下台节目播出了15分钟,期间除了选手5分钟的演唱,剩下10分钟都是导师争抢选手。可以说这是在体现导师们对“好声音”的求贤若渴,但换个角度,在一期节目中观众听到的表演就被大大减少,想通过《好声音》听歌的观众需求就难以得到满足。

  更何况,导师抢人的戏码已经上演了多年,抢人的手段无非就是展露自己对音乐的理解、对选手的理解,每一位导师都在不停的重复,这样的内容必然会引起观众的审美疲劳。节目组虽然通过更换导师来环节这一情况,但本质上漫长的“抢人”过程在当下这个时代都显得有些“过时”,这也是节目拖沓、平淡的原因。

  选手和导师的表现

  在《好声音》播出第一期后,确实有一组选手产生了一定的话题讨论度,就是融合了重型音乐与二次元音乐的组合打包安琪。因为这组选手选择了在二次元人群中有超高认知度的歌曲《权御天下》进行大胆改编,而引起了二次元的严重反感。

  在读娱君看来,这个组合能够引起讨论本身是一件好事。重型音乐由于过重的表现,一直属于小众人群喜爱的音乐类型,在《好声音》这样面向大众的舞台中能够看到重型的出现,并让更多人听到了重心音乐,确实是节目组在内容上挖掘“新”的努力。

  虽然这首歌曲改编招致了二次元群体的反弹,但如果把目光放到华语音乐市场来看,将重型音乐融合到流行音乐类型中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在日本将可爱与金属乐融合一体的组合BABY METAL,就因为其别出心裁的类型杀入了国际市场,如果中国有人如果能够将多类型音乐吸收融合好,那么也是为华语音乐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其实所谓的二次元歌曲,也是流行乐与二次元元素的融合,备受年轻人喜欢的“古风”歌曲,也是类古文元素与流行乐的结合,这些大胆的创新都被一些年轻人接受,那么其他的尝试我们也不该阻拦。所以在这一方面,读娱君还是很尊重《好声音》节目组的。

  不过除了这个组合,在第一期中其他的选手就表现得太过平淡,不仅个人性格没有明显记忆点,演唱也被不少观众说是“KTV”水平,而这可能与综艺市场的环境有关。

  现在越来越多的音乐综艺开始挖掘细分领域,想以偶像出道的去了“土偶”“土创”,说唱好的去了《中国新说唱》,有个性的去了《明日之子2》,在这些细分节目中选手有更大几率获得关注度。比如此前参与过《中国好歌曲第二季》《梦想的声音第二季》的那吾克热,都没能更大的关注,但当他站上《中国新说唱》的舞台后,以黑马之姿在一晚就增长了3万粉,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留给《好声音》这样面对更大众节目的好选手确实不多了。

  而另一方面,在《好声音》这个综艺IP面对诸多挑战的时候,其制作方灿星也在稳步进行自己的转型——台转网。

  网综的影响力正在逐年增长,除了话题度、造星能力,仅从招商力来看《这就是街舞》达到6亿,《创造101》也达到6亿,这个数字远超2016年《中国新歌声》的4亿招商,可见做网综确实会成为节目制作公司接下来的重要规划。

  而《这就是街舞》就是由灿星“台转网”的第一个作品,收官之时达到12.3亿的播放量,豆瓣评分达到7.8分,不能说这家传统的节目制作公司确实有一定的实力。但这时如果与刚开播的《新声音》来对比,就会发现也许这家公司在卫视综艺的制作上放松了警惕,或者说不够用心了,这可能也是本季《新声音》问题频出的原因。

  做网综既然是制作公司需要开拓的新领域,那么难免会把主力团队放在这一部分,常规卫视节目的制作可能优先级就被下调。据腾讯《一线》的信息,《新声音》“无声”事故可能是因为后期制作中搞错了声道,不管后期是否具体由灿星制作,但至少灿星有责任确认节目是否正常,这一点疏忽足够显示灿星内部出了一些问题。

  在读娱君看来,未来网综和台综的受众分化会越来越明显,但无论是青年观众还是电视观众,都是不可忽视的群体,两种类型的综艺节目应该互相借鉴优势,形成台综与网综的双重拳,而这可能还需要节目制作公司们慢慢调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3019年03月11日
      爸妈营
      爸妈营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3月19日
      易思汇
      易思汇
      B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3月19日
      智途云天
      智途云天
      天使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3月19日
      导远科技
      导远科技
      A轮 1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