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额融资频传,少儿思维训练会是千亿“幼小衔接”市场的突破口吗?

2018-07-27 15:55· 蓝鲸教育  周继凤 
   
这些少儿思维项目,主打思维训练切中了家长的要害,承接了家长对于幼小衔接需求,在规模格局尚未形成的幼升小市场中或将打开新的局面。

  近日,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开展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剑指幼升小市场。其中文件强调,严禁教授小学课程内容,社会培训机构也不得以学前班、幼小衔接等名义提前教授小学内容。

  规模格局尚未形成的幼升小市场在此政策出台后,前景几何?本文为您解析。

  多方政策出台

  幼升小衔接这样一个概念并非近几年才出现。从幼儿园到小学,孩子需要面临生活内容、学习内容以及心理上的巨大变化。最初幼儿园承担起这一部分任务,通过相应的课程帮助孩子平稳过渡幼升小。

  但部分幼儿园违背幼儿身心发展规律和认知特点,提前教授小学内容、强化知识技能训练,“小学化”倾向比较严重。在政府明确幼儿园 “去小学化”的政策下,市场上幼升小衔接的功能转移到了社会上的幼小衔接机构。

  普惠园政策的出台,则进一步加速了幼升小市场的发展。80%的民办幼儿园要划归到非营利性的普惠园阵营中。由于普惠园自带非营利属性,学费溢价空间存在上限,幼儿园生意普遍开始不好做。不少幼教产业选择开发幼升小衔接市场以期增加盈利点。

  但即使发展到现在,幼升小市场依旧极为分散,多以小作坊形式出现,或是成为大型教育机构之下的引流配套产品,远没有形成行业壁垒和行业规范,甚至逐步走上功利化的道路。一位从事幼升小衔接课的业内人士对于幼小衔接也一头雾水:“为什么要做幼小衔接?幼小衔接都需要衔接什么?要培养孩子哪些能力?要学习哪些内容?这些都没有统一标准。”

  事实上,在资本与技术的催生下,早教市场衍生出诸多以幼儿园为中心的上下游衍生板块,幼升小便是其中典型的代表。这些板块尚处于教育链条最前端,多是政府监管盲区,行业野蛮生长,市场鱼龙混杂。但由于利润肥厚,成为了众多玩家试水的平台。

  蓝鲸教育梳理发现,除了近期发布的《幼儿园“小学化”专项治理》,近年来有关幼升小的监管政策越来越多。例如,针对往年民办小学掐尖招生这一现象,今年上海市首次对幼升小实行“公民办同招”的政策,即同步登记、同步报名、同步面谈、同步录取。而北京则首次在“幼升小”的入学政策中规定,无房家庭可在租住地入学。且在“幼升小”招生中,2019年北京市将取消各类特长生招生。

  这些政策成梯队地出台,意味着公权力开始关注幼教及其衍生市场,政府也开始将其纳入监管系统。

  教育资源卡位战,从幼升小开始打响

  幼升小大体有三种途径,公办学校电脑摊派、拉关系走后门以及靠面试进入民办学校,在拉关系走后门行不通、几百万元学区房无力支付的情况下,依靠面试进入民办学校,对于众多家长来说是一个性价比很高的选择。在入学这场谈判桌上,公办学校的门槛在于学区房和户口,民办学校因其拥有着极高的议价能力,通过设置考试关卡甚至考察家长背景来择优录取优质生源。比如2017的幼升小考试中,上海市民办阳浦小学的面试难度大幅提高,其中逻辑思维题甚至与公务员考试接轨。为了叩开这些民办学校的大门,不少家长从孩子上幼儿园起就开始补习课程,甚至放弃近一个学期的幼儿园课程而专攻幼小衔接班。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家长们明知超前教育有悖幼儿发展规律,但幼升小衔接课却一直火爆。事实上,高考的升学压力已经传导到幼升小阶段,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要想在激烈的高考中胜出,进入优质小学是一条最优路径。

  我国优质教育资源分布不均,且供需不平衡。而在幼升小阶段,这一矛盾愈发突出。根据教育部统计,2016 年全国共有幼儿园 23.98 万所,较 2015 年增长 7.21%,其中民办幼儿园市场持续扩容,2016 年占比达到 65.44%。而普通小学的入学率却在不断下降。据教育部统计,2016 年全国共有普通小学 17.76 万所,较 2015 年减少1.29 万所,下降幅度达高 6.78%。优质民办学校的竞争更为激烈。2016年,上海浦东外国语小学的录取率只有8%,广州热门学校的录取比例也只有14%。除此之外,二胎政策的出台新生人口则进一步拉大了供需之间的不平衡。

  因而,为了抢占优质的教育资源,幼升小成为了必争之地,各类极端事件也就屡见不鲜。比如近期,石家庄市由于城区教育资源愈发紧张发布了新的幼升小政策,这导致众多家长为了获得少数热点学校片区入学资格而排队离婚。幼升小衔接课备受家长青睐的根源也在于此——至少为家长们提供了一个相对“轻松”的升学途径。

  值得注意的是,这并非是政府第一次出台有关“去小学化”的政策。2015年北京已经进行了一番针对“幼儿园小学化”的排查,但时隔几年,超前教育将接力棒传递给了幼小衔接市场。

  而与之相类似的是,今年教育部为减轻中小学课外负担,颁布了号称史上最严禁赛令。但优质教育稀缺,升学压力的现状没有改变,各大名校依旧将奥数竞赛作为升学的一大准入门槛标。最严禁赛令的颁布不仅没有让奥数培训走向灭亡,反而适得其反,奥数竞赛的含金量变得更高。

  而此次政府出台了一刀切的政策,能否解决这一社会乱象?未来幼小衔接市场又将何去何从,这依旧是众人心中的疑问。

  业内人士向蓝鲸教育表示:“至少在现行教育体制下,教育评价依然单一,唯分数论,只有高分数才能让孩子上好学校,考好大学,所以家长们一定要让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给孩子补课上辅导班,不管政策如何调整,只要唯分数论的教育体制不改变,幼小衔接就会存在。”

  刚需依旧在

  尽管幼小衔接概念并非意味着“小学化”,但随着幼小衔接课的功利化趋势越加明显,其一度与“小学化”超前教育划等号。

  但长期从事幼小衔接教育的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钱志亮曾对媒体表示,幼升小期间,孩子会面临多重变化:

一是孩子的使命发生了转变,从以玩为主到以学为主;

二是学习环境的变化,升入小学后无论是校园环境、师生环境还是伙伴环境等都发生了改变;

三是学习内容的改变,幼儿园时期更多是在游戏中学习,而小学更多是知识和技能的学习;

四是学习方式的改变,幼儿园时期的孩子更多是通过观察模仿别人,上了小学,则要记忆、读写、计算等,且要求必须掌握;五是师生关系的改变。

  业内人士向蓝鲸教育表示:“孩子幼小衔接阶段需要知识准备、能力准备、习惯准备等,幼小衔接的问题确实存在,只不过现在课程设计上没有进行很好的衔接,国家也没有相应的指导,告诉家长幼小衔接该怎么做。幼儿园去小学化以后,缺乏相应过渡,家长们对此普遍焦虑,需求很大。”

  幼升小市场需求旺盛,“小学化”超前教育也并不完全代表幼升小市场。在教育部明确“去小学化”的前提下,不少幼小衔接项目已经开始将目标放在了少儿思维训练上。而其中,由于数学因其相对标准化的属性成为优势赛道。这些项目也备受资本青睐。

  比如,成长保面向4-10岁孩子相继推出专注力与学习能力课、数理逻辑思维训练课、幼小衔接与学习能力课三大课程,不到半年时间,其连续获得5000万Pre-A轮融资与数千万A轮融资。今年5月,“快乐种子”将游戏引入低龄儿童数学思维教育,获数千万元 Pre-A 轮融资。与此同时火花思维宣布完成1500万美金融资推出幼小衔接数学思维训练。

  这些少儿思维项目,主打思维训练切中了家长的要害,承接了家长对于幼小衔接需求,在规模格局尚未形成的幼升小市场中或将打开新的局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