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文化之外,那些高调跨界影视的公司现在都怎么样了?

2018-08-30 07:35 ·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付于洋   
   
刘春的离场,不仅让中南文化从重工转型影视,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也给萧瑟的影视行业增加了一次转型不成功的案例。

  “未来,中南影业将协同中南旗下大唐辉煌、千易时代、新华先锋、值尚互动多家公司,逐步实现影、视、音、游等多个领域的联动效应,一起打造中南影视文化娱乐帝国!”

  两年前,刘春接受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专访时豪言犹在耳,如今,帝国未现,壮志未酬,却又被提及“跳槽小王子”的外号。

  刘春的离场,不仅让中南文化从重工转型影视,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也给萧瑟的影视行业增加了一次转型不成功的案例。

  几天前,还有业内人士探讨“影视行业该如何过冬”的话题,结论是,可能要勒紧裤腰带,做好过两年苦日子的准备;再往前推,今年上海电影节上,“影视资本退潮”也是论坛主题之一。

  这跟2014年前后,影视行业并购火热期相比完全是冰火两重天!

  那时候有个段子,中国养猪的、做乳制品的、开餐馆的、做金属管材的、卖五金的、放烟花的企业有什么共同点?答案:“都变成了影视公司。”

  从2013年到2015年,影视行业并购重组案数量翻了3倍,涉及的资金从218亿涨到435亿。而现在,这些公司或是正在急于剥离影视业务,或是全面放弃。

  逃离影视成为新一阶段的主题。或许整个行业也将经历凡客陈年当年的反思:凑热闹的公司都会烟消云散。

  永乐文化:开完发布会两个月就暂停部分影视业务

  2017年上影节,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在观察后曾写道,比之发布了超200部影片的2016年上影节。

  “今年拉片单的公司少了许多。截至目前,只有华谊、永乐文化、时代影响力影业等发布了片单,而且数量也很谨慎地控制在个位数……”

  没曾想,其中提到的“永乐文化”,其子公司永乐影业 6月还在上影节举办发布会,一口气推出13部影片,两个月后,就开始停止电影发行业务,10月就完成团队解散工作,不再参与电影投资。

  一切披露在永乐文化2017年年报中:鉴于电影市场变化巨大,电影项目的票房两极分化现象严重,头部项目在发行方面的竞争极为激烈,对资金要求越来越高,并且风险难以把控。经慎重讨论,决定全面停止电影业务。

  2017年8月开始停止电影发行业务,至10月完成团队解散工作,并暂时将不再开发电影项目投资,全力打造公司的现场演艺项目。

  年报中还表示,永乐文化副总经理、永乐影业总裁万军于2018年2月辞去永乐文化副总经理一职。据悉,万军现已创办北京首嘉影业,但他仍然持有永乐影业3%的股份。

  而曾为永乐影业董事长的高希希,是通过其担任法人的北京星亿东方文化科技服务有限公司间接持股,该公司也于今年4月退出。

  永乐影业的母公司,永乐文化成立于2003年,以票务起家。2013年宣布转型,成立永乐演艺和项目投资基金, 2014年成立永乐影业,当年就达到1亿估值。

  凭借着多年票务运营累计的会员体系和营销地网,永乐影业最初参与了不少影片发行工作,包括《智取威虎山3D》、《十万个冷笑话》,还有一些中小成本影片《女生宿舍》、《封门诡影》等。

  在历经转型的持续两年亏损后,2015年,永乐文化扭亏为盈,营业收入涨至18737.25万元,净利润为2030.03万元。转型三年间,永乐文化业务板块中项目投资收益占比从1.69%上升至51.96%,票务代理收入占比从66.71%降为不到30%。

  而永乐影业真正的辉煌时刻出现在2016年,公司发行了海外批片《他是龙》。根据娱乐资本论了解,这部影片的引进版权成本仅二三十万美金,最终却斩获6000万票房。

  随后公司电影业务调整为以投带发,且全面扩大海外电影的版权引进业务。换句话说,就是杀入中小成本的批片市场,以获取低廉的版权与广阔市场之间的价差红利。

  但批片市场也并不好做,基美影业就是个典型的案例。更何况,不少宣传公司也购入大量批片版权,以作为利润来源之一。

  因此,到了2017年,永乐文化的电影业务收缩,项目投资加大。

  参投影片中,永乐文化联合出品的《杀破狼·贪狼》票房5.23亿,《狂兽》和《破局》票房6000多万,《青禾男高》票房3014万,《兄弟,别闹!》和《暴雪将至》都没有超过3000万。孔二狗导演和夏雨加盟的《东北往事》早于2017年4月杀青,不知为何一直没有后续。

  批片方面,动画《绿野仙踪之奥兹国奇幻之旅》票房905万,《恐袭波士顿》票房2109万,《天使陷落》、《轰天猛将、《布里斯比熊》都没有国内上映的消息。

  关于永乐文化终止电影业务,有公司内部员工透露,在永乐影业原有高管离职后,永乐内部扶持了新人,想做网大和电影,只是目前还没有起色。

  汉鼎宇佑传媒转而做“小而美”的内容

  在2016年异军突起的影视公司中,汉鼎宇佑算是其中相当高调的一家。

  当年5月30日,这家专门提供信息化和智能化服务的年轻浙江公司公布了全面布局演艺培训、电影、综艺、电视剧、主题公园、院线电影等十大板块,打造“泛娱乐”生态的内容布局,其控股的汉鼎宇佑传媒拥有周迅、黄磊何炅等一众明星股东。同时,还与奥运冠军孙杨签约,参加商业演出。

  但两年多过去,小娱最近想梳理一下汉鼎宇佑的影视成绩时,却被知情人士告知,汉鼎宇佑早就不做影视了。

  汉鼎宇佑是在主营智能建筑业务增长乏力的情况下,广撒网,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截至2017年7月,已参控股的160多家公司,横跨19个行业,主要包括信息技术、影视传媒、金融控股、资产管理、健康环保五大板块。

  年轻大胆,布局激进,成为资本圈对王麒诚和吴艳这对夫妻创始人的共同认知。2015年,汉鼎宇佑把重点放在了当时资本的香饽饽,泛娱乐和互金领域上。

  “当时也是为了玩资本运作,并不是专心做影视。所以,后面就慢慢没消息了。而且,之前哪些影视项目,大多都是财务投资者,或者是参投方,主控的项目只有2015年播出,为周迅量身打造的综艺节目《西游奇遇记》。”公司一位前项目总监表示。

  2016年7月,汉鼎宇佑集团拟收购宇佑传媒,但到 10月下旬,宇佑传媒最终未能出现在汉鼎宇佑的重组方案中,据称是标的股东之间就收购价格没谈拢。

  查看发布上的项目进度,综艺方面,当时宣布的《西游奇遇记》的第二季《勇敢者西游》、《超级音乐学院》都未上线,《一厨二仆》后来更名为《向往的生活》,出品方中并未出现宇佑传媒。倒是宇佑传媒出品的《我们十七岁》2016年底在浙江卫视上线。

  此外,当时邀请陈可辛加盟的两个项目《酱园弄杀夫案》、《男人手册》,据传前者被陈可辛叫停,后者就是2017年上映的金城武、周冬雨主演的《喜欢你》,票房2.11亿。

  汉鼎宇佑还投资出品了《一路惊喜》、《华丽上班族》、《曼哈顿中国女孩》和电视剧《天生要完美》、《无敌奶爸》等,出品时间都在2015年及以前。

  只有宇佑传媒出品的电视剧《我们的千阙歌》于2018年8月24日在山东卫视首播。

  总的来看,比之两年前发布会时规划的美丽蓝图,汉鼎宇佑的影视板块不光没有怎么展开,也不再对外宣传动向。

  宇佑传媒副总经理缪路漫向小娱解释,现在外面看到的项目大多是前两年做的,公司这两年确实宣传得比较少,但一直都在做。

  最早进入这个行业是以投资为主,现在是自己制作内容,也在整合人才、研发IP、合作编剧工作室,现在定位是做小而美的内容。包括和视频网站合作网剧,比如《面具》,还有综艺今年有韩雪、舒畅等参加的节目《女人有话说》。

  从汉鼎宇佑的集团角度来说,她负责的就是影视板块,也会跟其它板块互动,可能有些板块这几年市场判断没有那么好,就是财务投资。她也强调因为宇佑传媒并不属于上市公司,所以汉鼎宇佑年报中并未提及影视业务。

  当代控股、共达电声……从影视行业抽身

  雄厚的资金实力外加内容大佬操盘,曾经是影视跨界公司的惯用模式。但在当下大环境下,这一搭配显得相当脆弱。

  此前,包括阜兴系财团抽身华闻传媒,紧跟着就有厦门当代集团从“苦心经营”的当代东方撤离。

  或许当代东方的案例更能引起大家的注意,毕竟,当代东方主业曾是水泥制造与销售,后经过一系列资本运作,高调进军影视行业,几年间业务便已经深入到影视制作、电影院线、演唱会、IP版权运营、衍生品开发等领域。

  最广为人知的是其2015年以11亿收购盟将威影视,后者打造了《军师联盟》这一爆款剧。但如今,当代东方的控股股东便出让控股位置。除了对赌到期的原因之外,不能说跟厦门当代系资本对当下的大环境感知不无关系。

  此外,原本做电声元器件和组件的共达电声,在2015年底宣布因为原行业需求下降,进军盈利能力较强、发展潜力大的影视娱乐行业,与原有智能电声行业双主业运营。

  但却接连遭遇收购春天融和及乐华文化失败,前者更是让共达电声“赔了夫人又折兵”,收购失败之外,还要因其重大经营变化负连带责任担保,共达电声在2017年因春天融和造成的净利润损失超过1.1亿元!2017年,共达电声的归母净利为-1.75亿。

  眼看转型无果,公司实际控制人退意萌生。2017年底,共达电声实控人潍坊高科将其持有的公司15.27%股份转让给爱声声学,爱声声学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公司完成易主。

  2018年,共达电声的亏损开始收窄,虽然半年报净利润为-1200万元,但已经在第二季度实现扭亏为盈,净利润236.92万元。其业务方向已经彻底挥别影视圈,拟进入科技含量高、市场前景好的音响、电子烟、汽车电子领域。

  把视线放回中南影业的母公司中南文化,这家生产金属管的工业企业2014年开始向文化娱乐业务转型,2016年成立中南影业,也是当年,中南文化的文化娱乐收入占总营收的58.88%,首次超过机械制造的41.12%,成为主要营收来源。

  而在今天发布的中报里,机械制造业占营收比重从32.66%升至48.13%,此消彼长,文化娱乐业从67.34%降至51.87%。转型受阻。

  中南文化也宣布,因为公司文化板块的主要收入电视剧受视频网站对电视台的冲击,电视台因为广告收入下滑,在采购方面整体萎缩,普遍付款进度延后,公司将调整产品方向为网络电视剧和网络大电影。

  刘春的离去或许只是中南文化影视转型受阻的一个注脚,不过有敏锐的人观察到,作为一名微博话唠,以及中南文化的核心操盘手,刘春在他两万多条微博中只提到过一次中南影业。

  在选择之初,面对多方抛来的橄榄枝,刘春经过了深思熟虑。在他看来,和那些收购公司只为给自己贴上“文化”标签、而不去踏实做文化的企业不同,中南重工的文化布局更为稳健。

  但是现在来看,无论入场时多么踌躇满志,影视这条路都并不好走。

  喜欢记得分享朋友圈哟

  延伸讨论

  现在你看好影视跨界并购吗?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