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报无亮点,率先IPO的虎牙与斗鱼还相差多远?

2018-09-04 11:01 ·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带带大师兄   
   
上市之前,虎牙在直播领域一直中规中矩,鲜有亮眼表现,上市以后,这种情况很可能会变得更糟,本着对资本市场负责,对投资人负责的态度看,虎牙每一次新模式的试错,都承担着大量的风险。领导层能否允许这种风险存在,目前来看,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随着斗鱼即将IPO的消息再度传出,关于斗鱼虎牙下半场角力的讨论也日益激烈。率先赴美IPO后,虎牙凭借“游戏直播第一股”的先入优势,交出了一份中规中矩的Q2财报。资本退潮,直播行业被整体看衰的情况下,虎牙率先IPO是否带来了足够多的资本优势帮助他们翻盘,更好地和斗鱼竞争,目前来看,答案很可能是否定的。

  古语有云,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出于岸,流必湍之。

  李康在《运命论》中提出的观点,在中国历史长河中不断被验证。“大楚兴,陈胜王”,秦末暴乱中,最先起义的陈胜吴广却因急于称王一败涂地;相比之下,千年后的另一位农民起义者朱元璋采取了另一套打法。广积粮、深筑墙、缓称王,这套组合拳使其驱除蒙元,一统天下。

  在格局未定之前,贸然出头,获得的将是高风险与高回报。这点在互联网行业同样适用。

  率先IPO真的能弯道超车?

  在互联网行业,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垂直行业老二似乎总喜欢抢跑IPO。如二手车商领域瓜子抢跑优信,网络家装领域齐家网抢跑土巴兔,直播领域虎牙抢跑斗鱼。“XX第一股”看似诱人,但它真的能带来逆转吗?

  诚然,拿下游戏直播第一股确实对虎牙产生了利好。率先上市后,虎牙获得了更多向资本展示的机会与更多的资源聚集。在虎牙上市前,今日网红创始人兼CEO彭超曾给出这样的观点:“虎牙抢先上市会获得一个很关键的优势,即在市场定价方面获得先机,形成一个价格天花板,对同类上市公司后来的估值会产生很大的挤压作用。”

  另一方面,资本的投入能够让虎牙在主播获取、变现探索上更方便地施展拳脚。有媒体曾在虎牙上市前推测了虎牙获得资本后的动作:持续获得新主播,以获取用户付费意愿与活跃度;设计等级系统与更多新鲜直播内容;提高视频直播技术,加强用户体验。探索战略投资、并购和海外扩张机会,投资上下游产业如电子竞技,并在新兴市场的扩张。

  目前来看,虎牙基本上是按照大众的猜测去行动的。但IPO像是一把双刃剑,带来利好的同时,也限制了虎牙的发展。

  上市之前,虎牙在直播领域一直中规中矩,鲜有亮眼表现。无论是主播IP打造还是变现模式探索,虎牙都小心翼翼。坊间一直流传,核心领导性格上的保守导致了虎牙在直播大战中总是慢人一步。上市以后,这种情况很可能会变得更糟,本着对资本市场负责,对投资人负责的态度看,虎牙每一次新模式的试错,都承担着大量的风险。领导层能否允许这种风险存在,目前来看,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市场对虎牙抱有期待,但虎牙很可能无法回报以希望。

  虎牙财报之痛

  8月初虎牙发布的Q2财报中规中矩,并未带来太多惊喜。从数据上看,DAU、MAU、渗透率等多项数据不及斗鱼;从收入结构上看,业务模式单一这一固有问题仍未得到很好的解决。

  财报显示,虎牙第二季度营收10.383亿元(1.569亿美元),同比增长125.1%。但是虎牙主营业务的盈利水平尚处于增收不增利局面。Q2 虎牙的营业利润从第一季度的获利2820万元,转变为第二季度的亏损1730万元。

  至于付费用户与MAU数据,2018年第二季度和第一季度虎牙的付费用户数都是340万,换言之,虎牙付费用户数并没有实质性的增长,反映了其用户活跃度的疲态。此外,虎牙2018年第二季度的平均MAU(月活用户数)为9150万,这一数据较第一季度减少了140万,环比下滑1.5%。

  根据三方平台数据显示,斗鱼在多项数据上领先于虎牙。

  根据Quest Mobile数据提供的报告,斗鱼APP端Q2单月MAU分别为4040万、3950万和4160万,同比增长52%、38%和42%,领先于同期虎牙APP端MAU数据。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斗鱼直播6月渗透率为4.1%,DAU均值上升为761.6万;虎牙直播渗透率为3.5%,环比增长1.7%,6月DAU均值上升为570.5万。数据层面上,仍然不敌斗鱼。

  数据之外,虎牙的营收模式较为依赖直播收入,也就是用户打赏。在变现模式突破上并没有取得多大进展。

  虎牙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两个:在线直播、广告和其他收入。值得一提的是,虎牙的直播收入在虎牙总营收中的占比,从Q1 的94%上涨到了Q2的95.5%,这显然不是一个好的信号。某种程度上看,虎牙对于直播收入的依赖程度有增无减。在直播行业越来越追求营收多元化的时候,这个数据传达的信号是相对危险的。

  从收入结构式演变上看,截止2016年Q3在线直播收入依然是虎牙的唯一收入来源,从2016年Q4开始公告广告和其他收入的情况,其中广告业务开始于2016年10月。包含广告收入在内的收入模式进展过慢也是虎牙在发展中潜在的风险。

  虎牙的稳与斗鱼的狠

  虎牙的LOGO是一只露出乳牙的小萌虎,斗鱼的LOGO是一只手握鼠标的鲨鱼。两家公司的性格与LOGO类似:虎牙看起来人畜无害,稳健稳重;斗鱼则凶猛好斗。

  虎牙上市后,整体策略仍然偏保守,业务中规中矩,没有太多特色,也没有形成较为完善的主播培养体系。与之相比,斗鱼的主播培养体系较为完善,也逐渐开拓了包括广告、线下、游戏联运等新兴业务在内的新的变现模式。

  从财报可以看出,虎牙目前盈利模式过于单一。付费用户停滞不前,打赏收入占比95.5% ,广告收入占比较低,步幅较小,都是虎牙的痛点。另一方面,为了维持旗下主播对于付费用户的吸引力,虎牙在上半年大力引进头部主播,导致营业成本上涨。财报数据显示,虎牙第二季度的营业成本为8.72亿元,同比增长115.9%。

  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有两点:虎牙没有建立完善的主播造血体系,想要维持付费用户的付费意愿,不但要保持现有头部主播的热度,还要不断从其他平台挖来头部主播来保持平台内容的优质。这是虎牙营业成本居高不下,且有不断上升势头的原因,业务模式单一则主要归责于虎牙主要精力集中在直播业务上,在新变现模式的探索上进展较慢,几乎没有突破。

  头部主播向来是直播平台营收的主要武器。虎牙曾在招股书中披露,2017年有23.5%的收入来自旗下前100个最受欢迎的主播。所以,直播平台斗争的本质,仍然是头部主播的竞争。斗争之中,主播获取到底是培养还是挖角,成为平台需要考虑的问题。

  虎牙擅长使用的方法是挖角。从去年12月开始,虎牙便开启了疯狂挖人模式。几个月间,虎牙挖来了B站的“404NTfounD "、龙珠直播的陈子豪、斗鱼的拳师7号、撸管飞、辛巴、赵小臭、丸子哟、sy是个萌妹、韦神、战旗的安静苦笑、熊猫的南波儿等一众主播。

  虎牙的大部分营业支出来自于主播转会,据悉,虎牙开出了1500万的年薪购得前斗鱼《绝地求生》主播韦神,是斗鱼薪水的数倍。对于善于走“稳”路线的虎牙来说,直接挖掘竞品平台头部主播,能够增强自身的流量入口,削弱对方的流量入口。一增一减之下,达到此消彼长的目的。

  相较之下,在年初举办的斗鱼鱼乐盛典颁奖典礼上,斗鱼提出了“主播星计划”。斗鱼直播COO程超表示,2018年斗鱼将投入10亿元,实施“主播星计划”。据程超介绍,“主播星计划”由发掘、培养扶持和宣传包装三部分组成;斗鱼将对有潜力的主播进行系统的搜索,形成主播人才库并且给予经济上的支持;对有潜力的主播给予系统的职业技能培养和职业道德教育,给予站内资源倾斜和帮扶,并且简化签约程序

  斗鱼的狠还体现在变现模式的探索上,无论是线上的鱼乐盛典还是线下的斗鱼嘉年华,都承载着斗鱼在盈利模式突破上的愿望。虎牙在新变现模式上,相对保守很多。

  孙子在《形篇》中说:“故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是故,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斗鱼虎牙之争,看来也大抵如此。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