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药的春天刚刚到来,钢铁是炼成的,伟大是熬出来的

2018-09-18 17:07· 新芽   
   
钢铁是炼成的,伟大是熬出来的,做创新药从资本到研发,一定要一起坚持住,一定会出好的结果。

  由清科集团、投资界、新芽主办的2018中国创业武林大会于2018年9月18-20日在北京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本届大会设立包括人工智能、企业服务、高端制造、新零售、泛娱乐、金融科技、医疗科技与器械等在内的16场行业视听风暴,横跨3大热门领域、万家精品项目以及百余家参评机构与行业媒体的强力支持下,汇集各领域领先的知名投资人和创业者进行一年一度行业的灵思碰撞。

  此外,国内首家投资维度的企业评选——V50风云榜、新芽榜也将现场决出年度榜单。该榜单已陪伴创业者十三年,被誉为“行业投资风向标”。《全球创新药的发展与投资机会》圆桌论坛中,在德同资本合伙人许谦主持下,天广实生物技术董事长兼总经理李锋、盛诺基董事长兼CEO孟坤、前沿生物总经理王昌进、夏尔巴投资管理合伙人邢丞、科济生物医药董事长兼CEO李宗海围绕创新药的发展与投资机会进行了讨论。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如下:

创新药的春天刚刚到来,钢铁是炼成的,伟大是熬出来的

  技术研发层面,中国和美国的差距越来越小 

  许谦:中国创新药市场目前来看到底是什么情况?

  李锋:基础性创新更多的还是依赖于创新型的社会,它不仅仅是一个企业可以单独完成的任务。创新药发展还是要建立在创新型的社会土壤之上,从而保障前期的创新成功能够迅速转化,并且进入到市场。

  李宗海:中国很多创新药企是海归经营创办的,回国创业打造团队要分阶段来做,第一个阶段可能是跟引进项目合作,第二个阶段找到自己的研发团队。随着整个社会环境的变化,会有越来越多转化的项目走向社会。

  孟坤:中国的创新有三个环节,资本是人体的血液,人才相当于人体的大脑,而技术像人体的心脏。这三个方面缺一不可,没有血液一天不能活,没有大脑,就不能进行产品研发。真正有创新能力的企业还是能找到钱的,真正的资本市场还没有形成。香港开了一扇门,但是这个门还很小。要让非营利的企业包括生物医药企业也能够退出,比如像美国的纳斯达克,资本进入的同时也有退出的机制。

  第二,希望我们的创新政策不会倒退,影响到国内刚刚兴起的对于新药的创新热潮,甚至影响到资本对于生物医药行业的关注和投入。

  王昌进:新药创新最核心的点是解决病人未满足的临床需求,不管是小分子、多肽、抗体还是双抗体,对于病人来讲他最想知道的是这个药是不是能治我的病。从原研新药的角度来看,不管靶点是已知,还是未知,中心点还是在病人身上。我们做药的时候时时自己,不是为了创新而创新,不是为了做一个NCE而做NCE,我们要解决临床的问题和病人的痛点,严格按照国际标准做安全、有效、使用方便的新药。

  大家都扎根在肿瘤领域没有错,但也不一定都对。生物医药这个领域其实很大,我们走过了这么多年,但在这个领域中国今天还是在春天,刚刚起步,今后的20年日子还长,未来可能出现千亿级、万亿级、世界级的公司。所以,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

  邢丞:中国创投新药瞄准的是美国最尖端的技术,美国这几年发展路径比较单纯,从单抗变成细胞治疗再到基因治疗的创新催生了一批新的创业公司。在尽管中国新药发展最近半年稍显不足,但在技术角度上,在多个领域中国跟美国的差距越来越小。2008中国做单抗只有一家,现在光PD-1就有四家在PK,这些企业上市的时间也不会太远。

  中国尚处于从仿制向创新逐步过渡的过程中,过渡的速度超出想象,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了原创靶点和原创化合物公司在出现。一些走的比较前沿的科研院所如果能把产学研转化做好,就能真正从源头上把技术创新转化到初创公司里面。

  香港资本市场设立了一个新标准,二期临床可以上市。这颠覆了以前的模式,投资人决定要做什么领域,先砸钱出来出去找团队,拿回来以后进行数据互认,直接投入二三期做临床,然后立刻对接香港市场。

  未来香港上市的公司80%以上可能都会破发

  许谦:2018年的一个热词就是赴港上市,德同资本也为港交所提供了咨询工作。

  贵司有没有赴港上市的计划,对香港上市的情况怎么看?

  李锋:赴港上市对中国产业的发展而言是一个利好,具体赴港上市的时机和是否去赴港上市,每个企业有自己的选择。很难判断开了这个口子以后,A股会在什么时候跟进,国内的资本市场有它自己的特点。长期来看,港股能够充分反映企业的价值。

  李宗海:上市是一个企业发展的阶段,一个企业要长远的发展,最终还是看这个企业内在价值的增长。不管是在香港也好,还是在哪里上市也好,这个都不是最关键的。当然香港提供这样一个窗口,给了大家一个机会,这是一件好事。除了香港之外,像美国纳斯达克等资本市场也是一个选择。具体选择哪里,要看每家企业的具体情况。

  孟坤:我们争取明年上半年在香港IPO。在公司发展壮大的过程当中,上市是很重要的环节。不过上市虽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最后还是要靠你的实力,要看产品线和产品临床的贡献。

  王昌进:香港上市是非常好的一个窗口,至少目前对于创新型的公司以及还没有盈利的公司来讲是唯一的路,所以我们会考虑。

  邢丞:香港是一个非常好的窗口,不过最近上市的三家公司破发,后面上市的公司80%以上可能都会破发,但这不代表这些公司不是好公司。经过调整以后这些公司还是会继续向上走,他们代表了中最优秀的团队和产品。压力传递到一级市场以后,市场会变得越来越理性,一级市场估值也会下调,再去香港上市就会形成很好的上升势头。香港这个市场来之不易,强烈呼吁大家要把它呵护好,让它变成更加理性。

  投资生物医药绝对是一个对的事情

  许谦:全球创新药的回报率是比较低的,以前中国创新药的回报率相对较高,未来中国创新药回报率是否会逐步下降呢?

  邢丞:做投资就是二八原则,你要投到20%的企业里才能拿到超额的回报。一直长期比别人优秀10%、20%,你会拿到超额回报。我们希望投到最头部的公司,拿到超额的回报,而不是平均的回报。

  李锋:很难用国际上新药创新的平均值来分析中国今天的新药创新。从创新药的角度来说,中国并非一个成熟的市场,无论我们有多少原创性的创新,它仍处于大变革状态。

  李宗海:影响因素很多,比如说对新药的推动等方面的政策,这个在中国有很多变数。对投资机构来说,真正能从这个行业得到投资回报的机构来说绝对是精英。

  孟坤:相较于国外动辄10亿美金的研发费用,中国用10亿人民币可能就研发出一个创新药,相对低的成本之下,回报会远远高于国外。中国高净值人群在增多,他们都需要用最好的医疗治疗药物。目前,中国还没有私人高端医疗保险,随着这类保险出台,罕见病药也能挣钱。事实上,在美国,即使研究只有几千个病人的罕见病药也能获得回报,也会产生几百亿市值的公司。投资医药就是投资未来,投资巨大的消费群体。

  王昌进:投资生物医药绝对是一个对的事情,而且投资回报也会很好。这个行业正在进步,已经初步形成规模,集聚创新人才和资金。当然,中间也会有风险,做创新药运气很重要。总体看大趋势一定是好的,一定会有很好的回报。

  做创新药一定要坚持住  

  许谦:对未来有什么展望?

  邢丞:虽然短期会经历资本寒冬或者市场调整,但长期来看创新大趋势不变,政策会越来越给力,人才环境会越来越优越。从技术创新层面,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小。中国正在经历去中心化的过程,把一些劣质的产品去除,让优质的产品和好的团队、人才充分体现出价值。

  王昌进:钢铁是炼成的,伟大是熬出来的,做创新药从资本到研发,一定要一起坚持住,一定会出好的结果。

  孟坤:研究创新药就是让生命活的更好。

  李宗海:创新型药企最大的价值就在于解决病患的问题。

  李锋:中国的生物药、抗体药赛道刚刚开启,需要技术产业化能力和资本的互相促进,未来必将孕育伟大的企业。

  许谦:创新药的春天刚刚来到,德同资本非常看好这个领域,希望跟在座的企业家、同行一起为人类的健康进步而努力,一起来推动它的发展。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809/435908.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