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是赵丽颖的,失落是一下科技的

2018-10-17 09:15· iFeng科技  花先生 
   
经历高光时刻后,贾乃亮最终离婚;TFBOYS也最终各自单飞,只有赵丽颖继续走红,和冯绍峰的“官宣”事件,似乎并没有一下科技什么事。明星带来的用户终究只是一针兴奋剂,过度迷信明星的一下科技得到了一时的兴奋。

  10月16日,赵丽颖宣布和冯绍峰结婚。就在她官宣的前三天,10月13日,一下科技宣布秒拍和波波视频通过审核恢复上架。

  今年7月,国家网信办等多部门依法处置了19家内容违规的网络短视频平台,B站、百思不得姐等7款软件被下架一个月,而秒拍、波波视频等5款软件则被无限期下架。

  赵丽颖是娱乐圈知名艺人,热衷于投资,和一下科技渊源不浅。2016年3月,赵丽颖几乎以估值1080万元的股份成为暴风科技股东,只是监管层叫停了暴风收购稻草熊影业的收购;同年11月,赵丽颖出任一下科技副总裁。她是4家企业的法人,8家企业的股东,2家企业的高管。

  从这个角度来看,对赵丽颖来说这几乎是双喜临门。但是对于一下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韩坤和一下科技来说,似乎并没有那么乐观。

  小咖秀和秒拍早已掉队,在11月,一直播也将正式归入微博成为其内置直播产品。自此,一下科技赖以起家的三驾马车,逐渐完成了历史使命。但对一下科技来说,最为致命的是青黄不接。酷燃和一下科技没有关系,晃咖只是昙花一现,波波视频可能是唯一一张还算不错的牌。

  到底是什么,导致一下科技走入如此境地?  

  “无名”的一下科技 渐碎的上市梦

  自从将办公地点搬到望京的浦项中心,一下科技就将自己的名字制作成巨大的logo牌,贴在大厦的顶层。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进入市区,几乎都能在五元桥附近看到这个显眼的名字,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一下科技。

  从2017年开始,一下科技成为其统一对外的名称。虽然不遗余力宣传,但是相比起旗下的产品名,一下科技依然还是不那么有名。秒拍和小咖秀是其早期的产品,2016年下半年,因为直播成为风口,联合微博推出的一直播成为一下科技旗下第三款产品,三驾马车的产品格局成型。

  “每款产品都是爆品。”一下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韩坤不无骄傲。他也丝毫不避讳谈及和包括微博在内的“新浪系”的紧密联系。如果把一下科技比作一辆车,韩坤是驾驶员的话,新浪系就是发动机和燃油,为一下科技提供资金和流量。

  2013年7月,韩坤拿到来自微博基金领投的数百万美元C轮战略融资;2015年底,一下科技拿到新浪追加的D轮2亿美元融资;2016年底,一下科技宣布完成新浪领投的E轮5亿美元,估值30亿美元。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一下科技的五轮融资中,1.9亿美元来自微博基金,加上新浪的资金,实际上。从C轮开始,新浪就已成为一下科技外部最大股东。也是因为微博,秒拍成为一款现象级产品。

  拿了微博的投资后,在现任微博CEO王高飞的建议下,韩坤将拍客更名为秒拍,并且将视频长度限制在10秒钟。微博也放开了对于秒拍的接入,后者成为微博唯一的视频流量出口。2014年,秒拍成为仅次于美拍的短视频产品,在最高峰时有九成流量来自于微博。

  微博的背书,资本的追捧,现象级产品出现,一下科技到E轮5亿美元融资之后,估值已经来到30亿美元,上市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下科技所处的浦项中心往北不远处,是保利中央公园的3号楼,和浦项中心东边的8号楼用以完善周边的服务——为在这个办公楼越来越密集区域提供餐饮服务,附近是阿里中心、绿地中心、中航大厦等。2017年,韩坤在3号楼最南边租下了一个总共有三层的店面开了一间餐厅,名字叫“一餐厅”。

  身为安徽人,韩坤开的这家餐厅却是主打川菜, 最有名的一道菜是“酸菜龙利鱼”。三层被他用作VIP接待区,遇到重要的客人,韩坤都将他们带到三层就餐。一下科技的员工也经常组队去支持自己的老板,不过只能在二层,凭借工卡能打折。

  这间餐厅足以见证一下科技近一年来的变迁。到餐厅吃饭的员工们,谈论的话题大到股市涨跌、楼市奇遇,小到游戏技巧、办公室八卦等。一开始也曾有员工讨论过一下科技上市的话题,对于那些早期员工来说,憧憬上市是正常的,虽然不可能一夜暴富,但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早在一下科技的E轮融资发布会上,投资方StarVC就说过一下科技正在计划上市。连韩坤自己都没有避讳上市的说法,E轮融资后,一下科技确实需要在资本市场给投资方一个交代,也需要新的融资渠道。

  只不过,慢慢地这个话题就消失了。“秒拍的流量在2017年10月份加速下滑。”一位已经从一下科技离职的员工直言,秒拍离开了微博根本活不下去。微博和30亿美元估值,最终都成了一下科技的阿克琉斯之踵。

  图片来自极光大数据(2018年1月提供)

  极光大数据提供的数据显示,秒拍在2017年12月的渗透率仅为1.7%,同比增长61.1%,这个增长率咋看之下尚可,但是比较其他产品就相形见绌。快手是83.9%,火山小视频是7335.3%,西瓜视频是243.3%,抖音达到恐怖的113633.0%。秒拍的渗透率和日活都仅排名第八。

  2016年秒拍曾以61.7%的用户渗透比一枝独秀,到了2017年二季度,快手及今日头条旗下西瓜视频已跃升至第二、第三,分别为51%及46.5%,与秒拍相差仅为10%左右。在2017年最后一个月,秒拍已经全方位落后,甚至还比不过处于下滑阶段的土豆视频。

  一下科技的员工几乎不再提及上市的话题,如果遇到外人问起,也只是摇头苦笑。甚至也很少谈起自己的产品、技术和商业化、广告等,取而代之的是“羡慕阿里员工的高薪”和“小米上市员工财富自由”等等话题。

  这也不能怪他们,一下科技已经没有拿得出手的爆款产品。更可怕的事情是没有未来,也看不到任何希望。产品策略的失误,让一下科技失去了重回王者地位的资本。

  逃不开的抖音 晃咖成短命产品

  2017年上半年,音乐短视频应用晃咖成为一下科技规划中的重点产品。这款产品最早内置于小咖秀内。字2015年5月上线后,在明星带动下,小咖秀随即登顶App Store排行榜第一名。

  在2016年12月,根据官方数据显示,秒拍和小咖秀日播放量峰值已经突破25亿次,日均上传量突破150万,日覆盖用户数超过 7000万。

  然而在2017年初,音乐短视频逐渐有了替代直播成为风口的势头。2017年3月,在微博上有超过千万粉丝的岳云鹏点赞了抖音上一个模仿自己的红人。两人极为相似的脸和红人妹子在抖音搞笑的表演,让不少用户对抖音产生了极大的好奇。

  抖音也借此迎来了第一次用户增长高峰。根据抖音在2018年6月份披露的数据显示,抖音在2017年下半年日活用户首次突破百万。中国出海产品Musical.ly在美国取得了超过1亿用户,也在2017年3月宣布回归中国市场,并在6月份推出了muse,一款对标抖音的音乐短视频产品。这也让韩坤看到了机会。

  在外,音乐短视频渐成风口,不只是抖音和muse,连汪峰投资的碎乐小视频都开始转型做音乐短视频。在内,用户对产品的疲劳感以及天花板效应,不论是秒拍或者小咖秀,增速开始放缓甚至出现下滑的趋势。“通过晃咖这样的产品让用户在玩法上更接近潮流。”韩坤曾如此说过。

  但最终各种因素的作用,让原本备受期待的晃咖成为一款短命产品。

  “这多少也是战略层面的失误。”一位此前负责晃咖产品运营的前员工告诉《风眼》栏目,晃咖的短命是内外因素导致的结果。

  原本内置于小咖秀的晃咖被寄望于成为小咖秀新的增长来源,但是不久之后,一下科技决定将晃咖单独拿出来做。这个决定对于小咖秀和晃咖来说是双输的选择。

  其一是对小咖秀的用户进行剥离,让原本就已增长停滞的小咖秀流失用户;其二是需要对晃咖这款薪产品投入巨大的流量和资金支持以获取新用户,从而对抗抖音和muse,但是即使是在2016年11月获得5亿美元的E轮融资,其在财力上也远不是头条系的对手。

  当时抖音的投放增长很快,钱都花在明星和广告上。虽然一下科技融资数额高,但在投资方微博和分众的广告投放分流了不少资金,最后再分配到各个产品线上,给晃咖的支持已经没那么多了。最终一下科技在晃咖上的投入逐渐缩减。

  大约上线半年之后,晃咖的使命终结。“这是一个很突然的决定,之前我们还在做着传播计划。”一位一下科技的前员工说,前期投入大量资源,晃咖早期的数据不比抖音差。后来虽然压力很大,但是突然终止这个项目,还是让不少人感到愕然。

  当然,韩坤也是找到了替代品,才决定彻底放弃晃咖。

  “猎豹”韩坤和动荡的一下科技

  韩坤的骨子里有安徽人勤劳沉静的基因,但在互联网行业摸爬滚打多年的他其实更像一头猎豹。

  猎豹充分尊重自然规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它是世界上陆地冲刺速度最快动物之一,发现猎物的时候,它会静悄悄接近猎物,速度足够慢,脚步足够安静;当距离适合捕杀的时候,它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峰值时速达到120千米,争取在1分钟内捕捉到猎物。如果超过3分钟的冲刺仍然无法捕到猎物,它会选择放弃,避免体内过热而死。

  韩坤同样是如此,他善于选择最佳时机捕捉机会,在这个机会出现之前选择等待,希望不大之后选择放弃。早年为了进搜狐,当时中国最知名的互联网公司,而心甘情愿放弃铁饭碗在搜狐当夜班编辑,并在五年后成为总编辑。前辈古永锵创立优酷之际,韩坤抓住互联网时代的风口,和搜狐同事李善友一起创办酷6网,成为中国最早一批视频网站。

  2009年,在盛大宣布收购酷6网之时,韩坤是为数不多反对这起收购案的人。但是他依然留下并将酷6网带到纳斯达克上市,他也实现了财务自由。不过,最终在2012年他还是坚定离开了酷6网。

  终于过上无忧无虑生活的韩坤,并不甘于就此放弃自己的创业梦想。2013年,瞄准移动互联网风口的他,选择自己擅长的视频领域,做了拍客,一款鼓励用户拍视频并进行分享的软件,也是秒拍的前身。

  韩坤的取舍之道,在对待秒拍和晃咖之上体现得非常明显。

  2017年,受到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和抖音等头条系产品的冲击和快手快速崛起分流,秒拍增速非常缓慢,逐渐沦为第二梯队末端的产品。韩坤果断把一家拥有视听牌照的公司酷燃给了微博,2017年10月份,papi酱上传的一条视频贴上了酷燃的logo,而不再是秒拍。

  一方面韩坤希望用酷燃加强他和“新浪系”的关系,避免彻底出局。微博不缺钱不缺流量,在2017年12月份,微博宣布成立30亿元基金进行视频和短视频项目的投资和孵化,视频云剪辑工具微博云剪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所以他给了微博最需要的视听牌照。

  另外一方面,秒拍的下滑,晃咖的短命,也让韩坤思考和微博的关系。波波视频应运而生,这是一下科技旗下第一款完全独立于微博并且下沉到三四线以下城市的短视频的产品,为此韩坤还请来了原PPS网络电视联合创始人、一下科技早期投资人张洪禹独立领导波波视频团队。

  2017年9月,波波视频正式上线。到了2018年5月,根据官方对外提供的数据显示,波波视频日活突破1650万,月度用户规模达6250万,用户平均使用时长超过70分钟。

  但是波波视频或许也无法拯救内忧外患的一下科技。

  曾经引以为傲的明星策略也开始失效。曾经,韩坤被称为最接近娱乐圈的科技公司CEO,先后引入贾乃亮和赵丽颖任职,任泉李冰冰是投资人,每逢重大活动必定明星扎堆展台,将韩坤簇拥在中间。这一策略在2017年8月达到顶峰,当天的北京下起了雨,天气也骤降。但是一下科技却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内宣布TFBOYS正式入职,并且经常会在一直播开播。

  韩坤的设想很单纯,明星能带来大量的用户,而这些用户能看到产品内的其他优质内容,这样可以提高他们的留存率,即使这些明星走了,用户还是会因为内容留下来。然而摄像终究是美好的,在直播时代,许多直播平台也曾先后邀请明星入驻开播,但最终也都归于沉寂。

  一下科技亦是如此。经历高光时刻后,贾乃亮最终离婚;TFBOYS也最终各自单飞,只有赵丽颖继续走红,和冯绍峰的“官宣”事件,似乎并没有一下科技什么事。明星带来的用户终究只是一针兴奋剂,过度迷信明星的一下科技得到了一时的兴奋。

  上市梦渐行渐远,产品策略的失败以及缺少明星产品,一下科技内部曾经经历多次调整,并引起人事动荡。“在过去的一年中,我的上司就换了两个。”一位前一下科技市场部员工告诉《风眼》栏目,市场部的调整就是一下科技在过去的2017年不断变动的一个缩影。如果加上中层管理人员,他的上司甚至已经更换四个。

  如今,经过整改后的秒拍和波波视频回归上架,但是一下科技曾经的辉煌和梦想,或许再也没有上架的机会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