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税新政引电影导演协会发声,弱势的编剧们如何跟进?

2018-12-04 07:14 · 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  圈内小透明   
   
自从5月底崔永元曝光“阴阳合同”后,明星高片酬、偷税漏税等问题过去半多年来一直是舆论焦点。有媒体统计,从崔永元爆料以来,半年内整个A股影视板块累计蒸发上千亿元。

影视业补税终于从传言变成了现实,但引起的反应却出乎意料。

上周一则消息在业内广泛传开,称全国范围内的明星、导演、编剧补税工作已经展开,相关方需要按照最高达40%的税率,补缴近三年劳务所得的税款。

传言很快引起了巨大震动。以影视工作室众多的浙江为例,按照当地传出的补税方案计算,100万的收入可能需要补缴近20万的税。很快,业内出现了不少声音,对传出的补税方案提出了质疑,并提出希望了解更明确的信息。

就影视行业涉税问题,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上周末(12月1日)通过官方微博发布《依法合理规范影视业税务秩序的倡议》,内容颇为中肯,指出各地影视行业收税优惠政策现状与近期补税政策要求存在矛盾。这是影视圈各业内协会中,首个以协会名义对目前的补税政策做出公开回应并提出意见的。

其实影视行业内部的震荡由来已久,仅一点风吹草动就足以掀起轩然大波。

自从5月底崔永元曝光“阴阳合同”后,明星高片酬、偷税漏税等问题过去半多年来一直是舆论焦点。有媒体统计,从崔永元爆料以来,半年内整个A股影视板块累计蒸发上千亿元。

与此同时,影视产业园公司迎来大逃亡,各地的影视公司开始忙着注销。但数娱梦工厂此前了解到,多地对影视公司注销也提出了限制。

“在另外一只靴子没有落下来之前,肯定大家会有很多的担心。”一位从业人士向数娱梦工厂表示。

此次传言中的影视工作室补税,不仅涉及明星、导演,还包括了编剧工作室。但其实一直以来,编剧在影视行业内地位比较特殊,话语权与明星和导演也存在差距。

为此数娱梦工厂近几日密集联系了几位不同类型的编剧,试图了解各地对编剧工作室提出的补税要求,以及编剧行业内对此事的看法。

从数娱梦工厂采访的情况来看,大部分编剧都接到了地方税务部门口头通知并要求以自查自纠的方式开始执行,对于真正偷税漏税的行为业内普遍表示支持,但不少编剧都对通知的内容抱有疑虑。

编剧行业对补税要求的关注点,与导演协会声明的落点是一致的:过去几年工作室获得了地方政府提供的税收减免优惠,如今新政出台,这些优惠政策是否真的都失效了?如果失效,新政出台前已经获得的减免是否需要按照要求补缴?

“因为各地的税务部门解读和处理方式不同,有很多地方已经在通知这些中小企业要追缴之前三年的税收,这明显是不合理的。”一位受访编剧告诉数娱梦工厂,其编剧工作室注册在浙江。

尽管大部分目前还在观望事态的进展,事实上很多编剧都不认同补缴三年的政策要求。数娱梦工厂也了解到,已经有部分编剧在咨询金融、法律方面人士。

新通知已经开始执行?

多位编剧称并没有接到正式文件

虽然中国电影导演协会已经发声对近期的税收要求提出了质疑,但多家编剧工作室向数娱梦工厂透露,大部分的编剧都接到了通知并要求以自查自纠的方式开始执行。

其中有少部分工作室已经执行了这条通知,但大多数工作室对于这条通知内容仍抱有疑虑和争议。

“从我了解的情况看,至今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的工作室拿到任何一份盖了章的负责任的政府公文,都是口头上说的。”《天龙八部》《雪山飞狐》的编剧孙铎告诉数娱梦工厂,“这事不是开玩笑的,不能只是口头这样跟我们说吧。”

目前新的税收政策尚未落地,接受采访的几位编剧都对规范行业税收政策和打压业内偷税、漏税行为表示支持。但他们普遍认为先前三年合法缴税后还要按照新税率补缴不够合理。

“比如今天新出台了交通法规,说闯红灯扣12分。那在今天出台之前,你上个礼拜闯得红灯,那时候扣了六分,不能再把你剩下六分也给你扣了。”就补税通知的执行方法,一位编剧向数娱梦工厂打了一个比方。

根据传言的补税政策来看,横店实验区的编剧工作室按最高40%劳务税率来计算,可能需要按照总收入20%左右的比例,补缴2016-2018年的收入的税额。

过去几年编剧工作室大量涌现,与之前各地方政府对影视文化行业的税收优惠政策有不小的关系。

简单来说,目前业内普遍认为,国家税务部门要求在地方注册的明星、导演、编剧工作室和影视公司补缴过去三年因为优惠政策而一度被免除的税款。如果是这样,意味着各地影视园区曾经提供给影视业的税收优惠政策其实成了空头支票。

不过瑞华会计事务所高级经理李砚南接受新浪采访时做了进一步解读,他表示,国税总局多年来一直使用信息化系统,对于企业能享受到的税率、减免期限等通过系统管理,地方政府是没有能力越权给予的。

地方政府给出的优惠主要是财政返还的形式,在地方政府留存的财政收入中按照企业缴纳税金的一定比例或者金额返还给企业。

由于这类返还和税金挂钩,所以非专业人士往往将其与税收优惠混淆。媒体所说的“税收优惠”就是地方政府对于设立在当地的工作室给予核定征收的处理方式,并不是真正的税收优惠。

29日下午,《雍正王朝》《北平无战事》编剧刘和平在朋友圈公开表示:“关于这三年补缴应纳未纳税款对编剧行业已明确答复,按2002年国税字52号文件缴纳16%税款,未足16%补足即可。”

据数娱梦工厂了解,这个16%并不是针对企业,而是完全针对自然人编剧。而现在传闻要追缴的税款是针对影视工作室这类小规模企业,这个16%并不适用于该类企业的法人代表或签劳务合同的编剧。

“除了刘和平老师说的16%,其他比较模糊,我希望能够看到一个明确的数字。”采访中一位编剧表示,其他编剧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

在此次事件中,影视公司的编剧既不满又无奈:“我们只能和甲方进行沟通,当时的合同不是这样说的啊,这个钱能不能让他们和我一人补一半啊?”

采访中另一位编剧向数娱梦工厂表示,先前有一次改革,过滤掉一些空壳或者质量不高的公司是可取的,但目前剩下的这些正规影视工作室一般都会将红利投资于下一部作品或是用于招揽新人,一下子收回之前的福利,还要补缴那么多税,对寒冬中的影视行业无疑是雪上加霜。

但据数娱梦工厂得知,此事似乎还有一些回转的余地。

“当天跟国家税务总局的沟通后,对方有明显表态,尊重基本法制原则,不再往前追。所以在2018年10月1号新税法实施之前是不可以追究的,按以前的税法去执行。”孙铎告诉数娱梦工厂,“如果有偷税、瞒税,自然要上缴,不管什么时候你都应该上报。如果过去是正常纳税的就没有问题了,自查自纠的也没有问题了。”

自由编剧:“不要把我们

和高片酬的明星混淆了”

新人编剧荷小姐无奈地对数娱梦工厂感叹:“我今年才24,我读大学的时候,人家都跟我说这个行业前景特别好,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刚毕业就严冬了,对心理打击还挺大的,就觉得自己被人家安排了。”

另一位自由编剧则向我们表示,虽然她没有受到这次税改的影响,但这次的通知让她感受到了许多人对编剧行业的不尊重。所谓自由编剧,是指编剧本身并不与影视工作室签署劳务合同,只是以合同结算。

在她看来,当补税通知在各社交平台上传播得沸沸扬扬的时候,许多并不了解事态的网友表露出一副事不关己甚至有些庆幸的态度。

“我希望大家能够重视我们编剧的工作,不要把我们的工作和高片酬的明星混淆了。我们编剧在创作一个剧本的过程中,它的成本是非常巨大的。”上述接受采访的自由编剧告诉数娱梦工厂,“比如说我们购买的资料、耗费的时间还有在创作过程中承担的各种风险,包括剧本会不会废止、项目会不会夭折等等,这些都无法物化来判断。”

“特别是对我们这样的原创编剧,极为不公平。我们没有社保,没有任何保障,全部要靠我们自己的努力去维持我们的生活。”

从目前来看,意在规范影视行业的政策,由于本身不够明确,对于不同性质的从业人员也缺少区分,这就引起了业内一些的反弹。

“这次税务改革,很有可能催生的是下面更多的应对措施。”一位名下有今年热门偶像剧的编剧告诉数娱梦工厂,“你没有给行业充足的时间去接受这个事实,会有人想别的办法去曲线救国。”

这位近不具名的编剧向我们举了几个行业内隐性应对的例子,比如一些编剧觉得签项目合同收费很高,就会签订一般的劳务合同,把项目的钱变成月薪每个月支付。

对于先前限制片酬的政策,他也向数娱梦工厂透露出了行业潜在施行的方案,“比如一部剧限制只能拿5000万,那我可以签两部剧的合同,我只拍一部。最后每年有那么多剧没有播,你知道我拍了哪个,哪个没播?”

“我还一直蛮相信存在即合理的,真正控制流量明星的一定不是国家下令,而是观众审美的提高,这才是一个符合科学规律的正常降温趋势。”他表示,“如果是因为限制了片酬,流量们说不定又会发现还是开演唱会更赚钱,然后就会有相当部分观众被他们吸引的人去追演唱会了,就不再看有叙事内容的东西。这也不利于行业发展。”

但这一类对应于行业内毕竟是少数,很多编剧和工作室都只能靠着“节衣缩食”来度过寒冬,工作室裁员、项目停摆等等已经对他们造成了一定的影响。

“税总是依法行政,我们应该支持。我个人支持对高收入人群进行税务调节,这是我一贯立场。编剧如有瞒报漏报,补缴即可,没有瞒、漏报,则无需过度紧张。我对行业前景是乐观的。” 中国电视剧编剧委员会副会长汪海林对数娱梦工厂表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