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问Fancy40青年投资人:创投江湖路如何不离场

2018-12-06 19:53· 投资界   
   
当自己没有被照亮或者没有发光的时候要耐得住寂寞。

2018年12月5-7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论坛携手行业知名学者与重磅嘉宾,秉承传统,革故鼎新,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

在F40—2018中国青年投资人峰会上,晨兴资本合伙人程宇、风云资本创始合伙人高燃、熊猫资本合伙人李论、鼎晖创新与成长基金高级合伙人王国盛、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青山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野六位资深大咖共聚一堂,漫话“我的创投江湖路”。本场对话由艾问创始人/投资合伙人艾诚主持。

艾问Fancy40青年投资人:创投江湖路如何不离场

精彩观点:

1. 对投资者来讲价值投资是真理,但是跟风肯定不是真理。

2. 当自己没有被照亮或者没有发光的时候要耐得住寂寞。

3. 时间久会让你的运气有一个均值回归的现象。而均值回归的前提,就是你还在这个桌子上面。

4. 谎言是推动人类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生产要素,就是因为有谎言这个东西存在才推动了语言的进步,沟通的进步,

以下为演讲实录,由投资界(微信ID: pedaily2012)编辑整理:

主持人艾诚:第一场论坛叫做“我的创投江湖路”,如果你想留在江湖上,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不停地调整战略。接下来,让台下的合作伙伴或竞争对手的朋友们,了解一下我们第一批登场的F40,首先请程宇开始。

程宇:我是2007年进入VC行业,2012年加入晨兴的。今年是晨兴挺重要的一年,有几件事同时发生了。第一,我们有一批在早期支持的公司,或者是IPO,或者是进入到后面一个阶段,包括像小米这样的企业。第二,今年正好是我们的十周年。第三,我们也正好第五期的美元基金,大概十亿美金这样的规模。

高燃:我是从2015年开始做风云资本,我们投了一些项目,有360,还有明天在香港上市的乐逗游戏。以及几个在A轮投的,瓜子二手车、车好多集团,我们是8亿美金投的,现在是小100亿美金的估值。我们还投了58到家、万科物业、58金融,也都是A轮。很抱歉,我们才成立三年多,还在努力的路上。

李论:跟高燃和张野一样,我们也是2015年成立的。第一次接触VC行业大概是在2007年,负责投后管理。2012年转为职业投资人,2015年成立熊猫资本,到现在3年多时间,投了前几年比较火的摩拜单车。

王国盛:我第一份工作是在IDG做投资经理,2005年加入鼎晖。2016年鼎晖成立创新与成长基金,自基金募集完成到今天已投了30多个项目,包括商汤、微信发票、丰巢、芯能科技、禧云团餐、先导药物等一批优秀企业。在过去2年多时间内,我们完成了两个上市、三个并购部份或全部退出、另有10余家将在今明两年申报IPO或已经完成了新一轮融资。基金业绩从投资回报来讲应该还是不错的。创新与成长基金主要聚焦在大健康、消费和产业升级、技术推动型的产品跟服务。

徐炳东:我2005年就入行了,十几年时间,我觉得中国的VC行业发展蓬勃。我经常跟一些圈外的朋友讲,你们用的东西是我们VC投出来的,还真有自豪感。接下来五年或者十年,我们希望和大家一起发现更多的独角兽。我在进GGV之前投过一些项目,今年我有三个项目上市,触宝、宝宝树和51信用卡,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大型的。

张野:我2013年入行,2015年创立青山资本,这过程中战战兢兢,也有很多置疑。作为场上唯一一家天使投资机构,青山在过去三四年里取得了一点小成绩。今年这些小成绩有一点反馈,今年我们卖了一个项目,上半年取得了210倍的投资现金回报。

“均值回归的前提是你能在这个桌子上面”

主持人艾诚:站在2018年的当口,心情是复杂的。我时常会念一下巴菲特的那句话,别人恐慌的时候我应该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我应该恐慌。一、二级市场的各种倒挂,不管是从天使还是PE,大家都在掂量我如何评价一个公司的估值,是放钱还是融钱,是过寒冬还是抄底?我们聊一聊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各位是怎么决策的。结合过往大家的投资案例,谈谈在当下你觉得怎么做是对的。

程宇:大家都在讲资本寒冬,讲头部化趋势。我观察到很多TMT领域的PE,对他们来讲,VC的一两百万美金相当于一两千万美金,他们是很激进的。但很多VC据我观察,大家口袋里有钱却处于“暂停”状态。

高燃:我们作为新基金,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定战略,怎么做投资,对我们来讲是特别难的一件事情。我们做的是朋友圈的投资,更多地只投我们身边的朋友。我们基金规模不是很大,也不需要去做更多的、全赛道的业务。我们就投自己喜欢的几个行业或者几个企业,他们想做什么新业务,我们稍微投点就可以了。

李论:我们一年聊四千个项目,最多投十个,所以他们把我们叫学习型基金。我所有的同事推荐项目,第一个标准是整个市场规模没有20倍就不用谈了,那可能是PE该干的事;第二个标准是绝对数量能不能挣回来半个基金,挣不到我觉得也不用看了;第三个标准是成长速度,前三都不能保证安全,因为经常第一跟第二打仗,第三就死了。永远做时间的朋友,我觉得VC这个行业最大的乐趣就是能干到80岁。

张野:我们讲投资不是讲是否投到某一个好项目,而是做基金能否做的长久一点。第一个独立性,真正的独立性来自于差异化的知识结构。市场上不需要两个一模一样的GP,一模一样的投资人,一模一样的基金管理人,需要有非常明显的差异化才能够长期在市场上有存活性、竞争力。

第二个是合作性,做基金我认为合作性还是很重要的,很多投资人为了募资时有说服力,恨不得把自己全部投入进去。我觉得我们身处这个行业最重要的是要让这个行业好,如何让行业好,那就需要保持合作性,良性的竞争会使这个行业健康的成长。中国是超级大的市场,只要中国的创业创新的热情在,政策的支持在的话,全球的资金都会向中国涌入,没有募不到钱,只有这个行业良性发展,每个机构都可以在里面分到自己该分的利益。

第三个是不下桌,不要轻易下桌,但有时候下桌是被迫的。我们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年轻,有可能在这个行业里待的更久一点。但时间久会有什么好处?时间久会让你的运气有一个均值回归的现象。而均值回归的前提,就是你还在这个桌子上面。

王国盛:从鼎晖的角度来讲,如何找到自己的策略和方向?首先要建立专业化的能力,鼎晖过去十六年在行业聚焦上做了很多的积累,不管是在消费行业,还是医疗行业以及科技行业,都形成了自己的核心优势,这也是鼎晖创新成长基金平台方向的主轴,是立足之本。同时想要真正做的比别人好,机构要有一个迭代的能力,就是自我进化的能力,要有自我更新的能力。

徐炳东:从GGV的策略来说,我们是看不同的机会,在不同市场里面轮换的机会。做VC,我觉得有几点很重要,首先,要把距离拉远一点,考虑投资一个早期项目,经常要有想象力,想到中期是什么,这样容易把事情想得更透彻一点。第二,要和创始人更多地互动,在我上一个基金的时候,当时参与了今日头条天使轮的投资,这里面有很多偶然因素,我们当时投了几百万美金,现在还有不少的股份在今日头条里面。第三,要打破自我,我记得在今日头条早期融资的时候,当时就想为什么这家公司这么值钱,这个公司的商业模式是什么?广告吗?广告真的很有想象力吗?很有想象空间吗?在那个时候没有人看好广告,大家都想做O2O、做电商,但是几年过去了,你发现其实广告还是一个非常成熟,而且能够赚来大量金钱变现手段。投早期的时候,一定要记住和你的创始人多互动。

“江湖就是你不想离场的那个牌桌”

主持人艾诚:根据刚才大家分享的过往经历,会发现很多的必然中有夹杂着偶然,偶然中又夹杂着混乱。但是曾经的经验是否适用于未来,这是我们当下F40的每个人都在思考的。各位现在是自己创的基金,自己是GP、LP或者是管理合伙人,是大的老牌基金,归根结底今天坐在这儿,咱就是一个投资人,只有给予所需才能在江湖中不离场。您扪心自问在接触这么多项目投资,融投管退的过程中,您觉得未来中国的创投江湖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投资人。

张野:未来需要什么样的投资人。

艾诚:这个江湖需要什么样的投资人。

张野:不是未来社会,是江湖,要定义一下江湖是什么。

艾诚:江湖就是你不想离场的那个牌桌,你会有一个想法,我不离场总归拼运气、拼实力、拼勤奋,我能投中什么,我能回报什么吧。

张野:对,牌桌上什么样的人会不离场,一是打的好的人,二是发牌的人。我们今天坐的就是在发牌人的场子里面,所以未来是一样的。

徐炳东:我觉得回答非常好。我简单补充一句,当自己没有被照亮或者没有发光的时候要耐得住寂寞。

王国盛:如果把投资江湖定义为赌桌,我觉得是不合适的。赌桌永远是零和游戏,而投资江湖足够大,并不是零和游戏,也并不会出现赢家通吃现象。当然如果只是比喻,第一个大家需要明确一下赌桌的规则,第二个所有的人应该是在这里头属于理性的,才有可能让牌局不断的去往前走,要不没人在这个行业里头玩,最后所有人都要离场,这个是对于江湖的认识。

李论:第一个我先申明一下,不要大家误以为我们VC圈很不和谐。第二个,这个问题没法回答,因为这个问题特别上帝视角。什么叫这个市场里面需要什么样的人,这个市场背后是大量的资金,资金是非常聪明的。资金有的时候即使投错了会有教训,就像生病一样,你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这个市场会变得越来越聪明,越来越理智。我不觉得这个市场上需要什么样的投资人,这应该是一个自然进化的产物,这个市场自然进化成那样就有了什么样的投资人。

高燃:最近流行四个字叫水大鱼大,有多大的水就有多大的鱼,小池塘里面可能也有大鱼,但是大池塘里面也有小鱼。我觉得每一个机构不太一样,每一个机构里面的人他的想法也不一样。所以对投资人来讲,我觉得五位兄弟都讲得特别好,做时间的朋友,总有一天我们会成功,或者运气总有一天会来到我们身上。我觉得在你自己所在的位置上,把你自己要做的事情做好就可以了。

程宇:市场上需要什么样投资人,我觉得可以从两个角度来想这个问题。一个是从理性的角度来想,创业公司的本质是什么,投资的本质是什么。投资人发现优秀的商业模式或者好的创始人,他们能为人类社会带来颠覆,我们让他们成功,为社会创造财富。另一个是感性的角度来看,我们投资的本质是对真理和美好事物的追寻,俗点说就是“真善美”。

“谎言是推动人类发展的非常重要的一个生产要素”

主持人艾诚:特别好,还有压轴的问题,关于谎言和真相。开场视频里,我们江湖大佬们依次讲,2018年别人给你钱就赶紧投,有想法就赶紧闯。不同的大佬对这个江湖有不同的谎言和真相,我想让各位凭心而论各说一句,你发现的谎言和真理。

王国盛:从人类学的角度来说,语言是人类用于虚构故事的能力,并不是数学公示,并不是真理,但这也是人类最独特的能力。所以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到底真跟假,这个实际很难定义。因为这个本身就是虚构的东西,他并不是跟我们1+1=2这么一个简单的数学公示或者真理对等的一种公式,这是本质上的东西。

大佬所说的到底是真还是假,如果都是虚构的故事就无所谓真跟假,这个只是说大佬有自己的资源、能力,他说的故事信的人多了有可能就成为某种运行的规律,这种规律可能在实践上,对于投资圈,或者对创业者有一些影响。

高燃:我觉得趋势是真理,刚性的需求是真理。对我们投资者来讲价值投资是真理,但是跟风肯定不是真理。我相信在座六位都不会说自己是一个跟风的投资者,但其实我们往往会跟风。某位大佬讲现在O2O可以了,或者说移动互联网的风口过去了,产业互联网的春天来了,我们肯定会去思考,也会去做非常多地研究。

徐炳东:大家不用在乎股权是多少,只要把这个盘子做大每个人都是赢家。但是人性不是这样的,我们听过太多的谎言,在微观环境中每一次利益的纠结都是决定这个公司将来能做多大,千万不要盲目相信哪句话可以帮助你做好公司,那是不可能的。

程宇:我们在座投资人发现一点情况,就是说当形成共识的时候,所有人都说今年要投这个市场,这个领域一定会大爆发。但基本上回报特别差或者平庸往往是在这个时候,所以我觉得当所有共识形成,可能都不是真理。真理都是在某一个小角落,不被人知道的时候,有一帮人在那咬牙坚持。可能过了几年以后他们就成为了真理。

张野:我觉得没有必要太在意谎言,《人类简史》里面说,谎言是推动人类发展非常重要的一个生产要素,就是因为有了谎言的存在才推动了语言的进步、沟通的进步,才形成了组织大规模劳作的基础,所以谎言也没什么不好。

再具体点讲,我从业的这几年,也经历过不少大佬们的谆谆教导。从O2O到P2P,从AR/VR到可穿戴设备、无人货驾,每次大佬们都讲都是风口,是改变人生的机会。所以我在想,大佬们是在骗我,是在说谎吗?我觉得不是,只是很多时候我们把愿望当做判断。很多时候别人的一句话、一篇文章、或者一个标题等等,那是个愿望并不是判断,而我们把他当做了判断。我们为此付出了代价,然后说你骗了我。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们看到了信息,我们要详细理解,这是不是大佬或者某个人的愿望,他在表达的愿望而并不是这个事情本身的判断。

主持人艾诚:好,谢谢场上的六位F40投资人,我们掌声响起。与其说我们忙活着对外找愿望,不如回到自己的内心找真爱,努力把真爱变成真理,这样即使在这个江湖上不保证成功,但至少不负此生。感谢六位,谢谢!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812/438545.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