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90后的青春迎面撞上现实,还有多少人愿意为《狗十三》买单?

2018-12-12 16:39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耿凌波   
   
与《小时代》系列以空中楼阁构建一线城市少男少女的狗血青春不同,《狗十三》首次以极度写实的镜头语言,聚焦二、三线小镇青年最隐秘的成长记忆。

作为曹保平“尘封五年”之作,《狗十三》上映四天票房刚刚超过2200万,猫眼预测最终止步4159万。对此,影管白华(化名)表示,“《狗十三》投入资源蛮多的,路演、票补、发行,但现在票房2000多万,不如一个没有规模宣发的批片。”而在一位资深的院线经理看来,“影片风格偏向小众,同时也没有什么大明星,能过2000万票房已经非常难得了。”

淘票票平台上,有影迷看过电影以后这样评价曹保平:“那些不被理解、被爱绑架、不断失望的日子,那些好不容易熬过去的日子,被他一帧一帧的还原;那些原以为长大了就会消失的伤疤被他一道一道的揭开。原来,那些你希望没有发生过的遗憾,那些你自信可以忘记的疼痛,其实一直驻扎在午夜的梦魇里从未消逝,而你会带着它们渡过余生的每一天。”

与《小时代》系列以空中楼阁构建一线城市少男少女的狗血青春不同,《狗十三》首次以极度写实的镜头语言,聚焦二、三线小镇青年最隐秘的成长记忆。这对于始终以车祸、绝症、堕胎为“三板斧”元素,来吸引90后受众的国产青春片而言,无疑是一次极富意义的转折。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该片豆瓣评分8.4分,还创下了曹保平电影导演生涯最高分记录。

但就是这样一部影片,票房生命力已经在电影市场上画上了休止符。

从斑斓灵动到“商业符号”,青春商业电影带来隐忧

一直以来,“青春”都是电影世界中被讴歌、解构、书写的最为广泛的题材之一。

上世纪80年代初期,以苦难青春为题的《小街》、《庐山恋》、《青春祭》热映,通过个体视角讲述集体苦难对青春造成的创伤,与伤痕文学反思文学形成映衬。而到了90年代,刻画残酷青春的《本命年》、《北京杂种》、《周末情人》又接连涌现,摇滚乐、KTV、打架、游逛、恋爱,地处边缘的青年人的焦虑、九十年代文青无处宣泄的苦闷,在电影中得到集中爆发。

二十一世纪,青春片发展迎来分水岭。

正如“导演帮”在文章中写道:前十年,第六代导演已经开始脱离地下创作的边缘地位,《苏州河》、《紫蝴蝶》、《看上去很美》、《十七岁的单车》、《青红》,青年反叛精神被面对社会的自我思考所取代;第二个十年末尾,青春与煽动的情感、狗血的情节挂钩,《匆匆那年》、《夏有乔木雅望天堂》、《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青春片已经基本等同于“烂片”。

也是在这个时候,中国电影市场上真正商业化、娱乐化的青春商业电影刚刚萌芽,但还未来得及长成便要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其中,《小时代》国内票房4.83亿人民币、豆瓣评分4.7分;《小时代2:青木时代》国内票房2.96亿人民币、豆瓣评分4.9分;《小时代3:刺金时代》国内票房5.22亿人民币、豆瓣评分4.3分;《小时代4:灵魂尽头》国内票房4.85亿人民币、豆瓣评分4.6分。总体来看,该系列影片票房17.86亿,豆瓣平均分4.6分,成为“口碑与票房倒挂”的始作俑者。

可以说,这一代人的“青春”被消费得格外迅猛,失去了思考性和记录性,无病呻吟、矫揉造作、浮夸拜金,填满了90后关于青春的想象力。

当青春关掉“滤镜”,90后是否也该学会与自己“和解”?

“任何一个时代的经典文艺作品,都是那个时代社会生活和精神的写照。”90后的青春也一样,不该只有狗血和夸张的编造,更不该被降低为一种物质化的商业符号。与《小时代》所呈现的光鲜亮丽、无病呻吟的青春不同,《狗十三》讲述了一个女孩从童年到成年的残酷变化,构建了一个极度写实、矛盾尖锐,甚至有些灰暗色调的青春世界。

电影中揪心的情节比比皆是,长辈不愿意承认错误而对孩子进行道德绑架,家里都是亲人却没有一个人关心李玩的喜好,在父亲应酬的酒局上被强迫喝酒,以及在最后吞下带着自我色彩的狗肉。隔代溺爱、重男轻女、家长权威,用一位影迷的话来说,“恰恰是这一个又一个被大人视为‘懂事’象征的细节,让这个女孩在血泪中长大成人。”

当前,淘票票票务平台上显示:有58%的观众反馈,观影之后“哭成狗”。在这部电影的影评下面,“压抑”、“辛酸”、“悲剧”、“破碎”成为使用最多的高频词汇。但其实真正触动观众内心的是这部电影的真实感,不少观众都表示,“看这部电影仿佛在照镜子”。《狗十三》揭开了未经包装的生活中的一角,透过这一角,人们看到了龃龉密布的自己。

如果说《小时代》是化了浓妆、开了滤镜的精致网红,那《狗十三》就是素颜、臃肿、憔悴的幕后。习惯了虚假的赞美,还能适应真实的自己无所遁形吗?《狗十三》的票房说明了一切。或许更多时候,青春就像是一把裹着糖的刀子,甜蜜又凌厉。而面对未经包装的青春,90后又是否应该学会与过去的自己和解?

档期选择、演员配置加大票房阻力?

当然除了电影本身压抑的氛围和偏向私人化的表达,让《狗十三》没能进一步实现票房突破,档期的选择也加大了阻力。众所周知,12月上旬还依然是进口片的天下,与《狗十三》同期上映的DC视效大片《海王》已经在中国内地席卷7.38亿票房,且豆瓣评分同样在8分以上,在这样强势的竞争压力之下,《狗十三》还能占据一席之地实属不易。

另外,《狗十三》在演员的选择上,包括张雪迎、果静林、智一桐、曹馨月,也是一水的“小众”配置,在票房号召力上几乎不具备看点。而导演曹保平的电影虽然一直以来张力十足,但却都在上院线的道路上行进的十分艰难,其商业化效果最好的影片《烈日灼心》最终票房也不过3.05亿。因此综合分析,《狗十三》的行业意义依然大于商业价值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