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Sight CEO李蕾:进化出海营销技术,助力移动产品新增长

2018-12-06 17:02 · 投资界     
   
OneSight 创始人、CEO李蕾应邀出席本次盛典,并发表题为《进化出海营销技术,助力移动产品新增长》的主题演讲。李蕾是出海圈的顶尖创业者,早期供职猎豹移动,其在2015年成功创立熊猫新媒和参与创建其数字传播集团。

12月12日,NextWorld2018新原力增长峰会暨年度风采奖盛典在北京举行。此次峰会由七麦数据发起,清科集团、创业家、网易双创、知群联合主办,大会围绕“数看全球、聚焦增长、裂变增长、产业互联网”四大版块进行展开,邀请众多国内知名创业者与投资领袖出席,到场人数超千人。

OneSight 创始人、CEO李蕾应邀出席本次盛典,并发表题为《进化出海营销技术,助力移动产品新增长》的主题演讲。李蕾是出海圈的顶尖创业者,早期供职猎豹移动,其在2015年成功创立熊猫新媒和参与创建其数字传播集团。2017年,他二次创业,推出中国首个品牌一站式出海平台OneSight。李蕾始终以中国品牌出海为业务核心,服务中国企业,让他们能够顺利地“走出去”。

OneSight CEO李蕾:进化出海营销技术,助力移动产品新增长

以下为李蕾的采访实录:

主持人:请简单介绍下自己和您的公司?

李蕾:我是一个连续创业者,第一个公司主要做代理商业务,做Facebook、推特和谷歌的代理。当然那会儿赶上流量爆炸红利,发展速度非常快。从项目成立、组建团队,到收入过亿只用了五个月的时间,这是非常快的,是很大的奇迹。后来我们复盘了一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奇迹出现,其实也是天时地利人和,我们赶上流量爆炸了。当我们想出来创业的时候,BAT、360都找过来,你有没有流量?你给我,我要在海外布局。这样的情况你不成长都很奇怪,这时候考验你有没有现金流,如果有现金流,业务可以做得非常好。所以我们没有遇到太多的挫折,就完成了那次创业。但是感觉上只做代理商,你给用户提供的价值有限,没有那么大。

复盘之后,综合多种因素考虑,我们决定重新再创业,再创业那做什么事呢?

首先从价值服务上去考虑这件事情,才得出了现在的OneSight平台。这个平台其实很有意思了,这是我们第二次创业的第二个项目。它能够给客户提供很多价值,把你所有的数据都能够沉淀上面,包括社交媒体的数据。在平台上能够看到你在社交媒体做的表现,比如你的运营情况、粉丝情况、舆论情况,包括我们提供了很多工具,很多产品,像语义分析、广告自动化投放,这是为什么做二次创业,也是对之前的领域、之前的行业做了一次升级,同时降低了中国企业出海的门槛。

以前是非常粗放的商业模式,就是我们作为代理商赚个差价,搞一个“黑盒子”。到最后交易越来越公开,越来越透明,没有黑盒子,大家的利润率就低了。利润率低了,整个公司再扩大、再持续经营就很难,所以转型。我们的方法是直接开始第二次创业,这是我们为什么要二次创业的主要原因。

主持人:说到二次创业,您可以说一下第一次创业成功对第二次创业有什么帮助吗?

李蕾:我觉得没有任何帮助,很多人说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创业的时候一定有很多想法和经验,一定积累了很多资源,其实我们只是觉得你积累的这些经验,更多都是对你二次创业没有任何帮助的经验。因为第二次创业的项目跟之前第一次创业的项目本身就是冲突的,之前积累的经验有一个惯性,我认为这件事情怎么做,我们想这件事情怎么做。

举一个例子,我们第一次创业的时候,每天做的决策、提供的想法,都是利润点、盈利怎么来,因为是做代理商的,想的是从我这边过一下,就能拿到钱。第二次创业就不一样了,我们现在有了这部分钱,怎么把它花掉,这也是甲方和乙方的区别,也是身份上的转换。之前的经验能给我们复用吗?完全不能。也考虑团队的适应能力,如果团队适应能力差,舍不得去花钱就麻烦了。

我们这次创业的方式和之前不一样,以前没有产品,现在有产品、有平台了。那你的平台和产品,用多长时间、多长的效果、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到最后增加了多少用户,是这样一个方式。

主持人:这也算是您跳出舒适区做的一次探索?

李蕾:对,我感觉这次创业比上次累很多,因为某种意义上你有一部分是在大的趋势上面逆潮流而动的。趋势在摆在这里的,但是中国企业出海才刚刚起步,对于我们来说教育成本很高。我们发现我们服务的客户,这几千家用户有几个特点。

第一,它对这个产品使用非常牛。你给它产品的时候,它给你提了很多要求,你这儿做得不好,有些需求我们可以及时响应,有些则需要一个时间过程才能满足。

第二,完全不会用。你提供到数据给它,它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所以我们的产品一再简化、一再简化,这就是你的教育成本。

主持人:这个领域的确是比较艰难,那您为什么要选择出海领域,在您看来出海对创业者有什么样的优势呢?

李蕾:如今,中国的政策越来越鼓励大家走出去,要深度的改革开放,像我们国家有做了一些表率,像进博会,给到十几亿的人口给你们,你们先进来,同时在法律层面、工商层面也有一些变化。克强总理也提了,以后外资进入到中国,完全不是中国必须控股的状态,就是企业自主的选择了。这证明不单单是我们鼓励走出去,我们也开放政策,让国外的企业可以走进来。越来越多的实现贸易自由化,这就是大的政策。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做走出去这件事。

走出去,我们选择哪一方向呢?我们之前擅长营销这件事,那现在就把营销再细化,通过技术、通过出海营销云服务更多的中国企业。

主持人:还是从自己擅长的方向走?

李蕾:对,就是你对这个领域和行业相对了解,你再做这件事情,这就是我们之前积累下来的一些趋势判断吧。

主持人:您刚刚提到了国内流量红利的事情,有不少行业纷纷尝试出海,您认为哪些国家更具有出海的机会,企业营销和前几年相比有什么变化?

李蕾:要看你是有固态的产品还是虚拟的产品,比如我们有固态的产品。固态的产品更多是向发达国家走,因为我们是制造业大国。像美国、俄罗斯这些大国家,要把它做出去。而非固态产品,要注意人口红利,比如做一个游戏类APP,就是非固态的游戏,是看不见、摸不到的。摸不到的产品,要到有人口红利的地方,像巴西、东南亚、中东、印度这些地方去获取你的第一批用户,当然也要遵循当地的法律规则。

其实如果把产品分成固态产品和非固态产品,这时候就能区别出来,固态产品一定是追求利润最大化,只要质量好,发达国家如果没有贸易政策保护,你就完全可以进得去,通过互联网也可以做营销。非固态产品的话,就到人口红利的地方去好了,人口红利先获取一批用户,然后再去验证你的产品,所以轻量化运营也是一个快速迭代的过程,很容易就找到你的第一批用户了。所以这是两个维度。

主持人:是的,那您觉得未来在出海领域有什么趋势呢?

李蕾:正如刚才所说,要分传统行业和非传统行业。移动互联网领域现在想出海有门槛,它不像很多年以前,我们推一款APP,直接就搞了几亿的用户。现在不一样,现在一是竞争加剧了,二是出去的人越来越多,三是当地本身也会涌现出很多创业者和产品。那你怎么样利用资源优势、内容优势去打败它,在竞争中获胜,其实现在是有门槛的。所以你要有充足的资金、敏锐的眼光、对当地的文化特色要非常了解,这款产品才能够在当地落地,一般是这样,这主要是非固态产品,就是移动互联网领域。

传统行业则更受贸易政策的影响,我们最近去美国的产品,被列入征税清单的话,它的贸易政策直接收你25%的关税或者15%的关税,等于你把利润直接给制造业压没了。这会儿中国的制造业即使质量很好,走到贸易保护主义的国家,就不如开拓其他新兴市场。反正从质量上、生产能力上,中国制造在全球来讲是数一数二的。

主持人:明白。接下来最后一个问题,OneSight今年刚刚完成了千万融资,公司的下一步发展方向是什么呢?

李蕾:把OneSight做大,要服务更多的用户,从几千家到几万家吧!把价值发挥到更大。前提是我们在技术上要加大投入,这是需要强化的。因为OneSight是一个云平台,它不是一个功能或者两个功能组成的,是众多功能和众多产品、工具组成的。我们细化产品的时候,要测试更多的产品出来,哪些产品是用户需要的,哪些产品非用户需要的。用户需要的,我们做得更好,非用户需要的,我们就把它下架,这是我们未来一两年的计划。同时我们服务的客户,将向全行业去拓展,我们以前觉得出海,基本都是BAT,我们这个圈子都在讨论这件事情。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其实传统行业出海早在很多年以前,人家早就走出去了。义乌的小商品在俄罗斯的占有率非常高,你去法国买一个埃菲尔铁塔的模型,一看是中国制造的。就是我们的制造能力,它的优势早就发挥出去了。那么他们需要面对的是什么呢?是要适应移动互联网这个高潮的来临,怎么用先进了技术在移动互联网做自己的营销,而不是传统的磕渠道。我们服务这些用户的时候,我们也要考虑到传统行业跟移动互联网行业它有一个区别,区别在哪呢?它有完全固态的产品,移动互联网这些同学眼光比较靠前,知道流量怎么玩、知道内容怎么写,那传统行业不知道。

所以在我们平台上,直接推了内容解决方案。让不会写内容的同学,从0开始,然后做到1、做到2,未来我们有这样的用户增长计划,就是新的用户培养计划。所以做企业还是要培养一部分忠实用户,让他跟着我们一起成长起来,或者我们伴随他一起成长。

主持人:希望OneSight未来会发展的越来越好,谢谢您今天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