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万用户“挤兑”ofo,共享经济大败退!

2018-12-18 17:48 · 投资界  王菲   
   
从目前数据来看,单单今日上午,可能有将近300万到400万用户加入到讨要押金的队伍之中。有媒体记者在今日早上提交退款申请,ofo系统显示,其在整个线上用户退款队伍的第4678925位,接近500万名。到中午有用户在朋友圈晒出截图已经排到850万了,下午有人排到接近900万的位置。

一位共享单车用户今日上午11点左右在ofo上提交了退款申请,截图显示,他前面还有7243759位用户等待退款。像他一样的用户不在少数,ofo退押金事件正持续发酵,堪称一场共享单车的“敦刻尔克大撤退”。

让人唏嘘的是,很多共享经济模式可能熬不过2018年这个冬天了。2014年第一辆共享单车出现在北大校园时,带给用户的是享受到便捷交通出行的喜悦,2018年,共享单车带给用户的是退押金无门的恐慌。

少则数百多则上千的押金,对于用户而言,不至于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但对整个共享经济行业则是一次信誉重创。当企业的承诺不再被市场信任的时候,共享行业将迎来大败退。

一上午近400万用户线上申请退押金

用户已经不再相信ofo了。一边是网上申请退款杳无音信,一边是网友自曝假装外国人不但押金被秒退,还收到致歉信,很多人都坐不住了。

12月17日,ofo用户在北京中关村互联网金融大厦排起了长队,队伍从从五楼延伸到了一楼大厅甚至附近商场及大楼外空地,这么多人不顾天寒地冻,为的是拿回自己的199块钱押金。网上配图笑称,这是“2018ofo北京车友会”。

但事实上,现场申请退款依然要走线上排队的流程,之前媒体报道的“ ofo总部现场退押金快速、顺利”已经遭到官方否认。17日晚8点多,ofo紧急发布公告,公布了最新退押金政策公告:无论选择线上还是现场,都将按申请顺序退款。

从目前数据来看,单单今日上午,可能有将近300万到400万用户加入到讨要押金的队伍之中。有媒体记者在今日早上提交退款申请,ofo系统显示,其在整个线上用户退款队伍的第4678925位,接近500万名。到中午有用户在朋友圈晒出截图已经排到850万了,下午有人排到接近900万的位置。

共享单车如此,共享汽车也是如此。网上搜索“退押金难”关键词,共享汽车平台途歌也深陷押金池,有用户反映10月1日就在途歌APP上提交了退款申请,时至今日,仍没有收到1500元的押金。

对此,途歌回应称退押金的时间是20+7个工作日,并表示:“因用户使用途歌支付押金会通过支付宝、微信、信用卡、银行卡等多个渠道,每个渠道原路退回也将有不同的周期才可到账,后期我方也会推出一些优化周期的内容及政策,让用户可以更快捷的提取到押金。”

共享经济被打成了“烂牌”

如今ofo面临的压力堪比经济危机时被“挤兑”的银行,“这说明小黄车有很多活跃用户啊”,一位ofo前用户说道。的确如此,曾经的ofo和摩拜是国内共享经济的领跑者,那么,当年一群北大学生创办的ofo是如何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的?

有人将之归结于其对产品体验的忽视,“产品永远是最核心的,而你对产品体验的重视程度排在最后”。反观共享单车市场的“黑马”——哈罗单车,在给用户带来舒适骑行体验之后,一年半内就逆袭了摩拜和小黄车,光是日订单量就是两者之和。

有人将之归结于资本,“混乱、腐败、自大狂、乱花钱”成为媒体贴给ofo的新标签。据市场初步统计,两年多的时间中ofo 10轮融资金额总计达150亿元。“创业公司无论你融资再多,花钱也要节制。”一位创业公司人士表示。

但这些都不是ofo的原罪,它的原罪是其商业逻辑的混乱。至今看到的对ofo甚至是整个共享经济模式最深入的思考是指出,ofo和摩拜的战争很大程度陷入双方资本的盲目对冲,为了战斗而战斗,忽略了商业本质问题

该人士认为,ofo犯了三大罪——“你会误以为押金是你的收入,但其实押金是你的负债;你会误以为车是你的资产,做损耗贬值,而不是支出的费用;你没想到采买成本可能是收不回来的,收回来要付出更高昂的代价。”

总结一句话就是——没有一个明确的盈利模式,而这是大多数共享经济企业存在的通病。

今年11月,欠债近2400万的小鸣单车进入破产清算,这也是国内共享单车第一个破产案例。2016年,小鸣单车横空出世,仅仅成立一年,就完成了两次融资,巅峰时期,用户超过400万,而押金则超过8个亿。申请破产之时,当初的8亿押金只剩下35万,小鸣单车被已12元/辆的价格贱卖。

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下一个会是ofo吗?“除了破产或者被收购,ofo几乎没有什么出路。”有人说。

压死这个行业的稻草不止一根

正如当年风口来的如此迅速一样,共享经济的颓势也如暴风一样袭来。有知名投资人明确表示,共享经济的风口已过。

近两年来,共享单车火起来之后,各类打着共享经济名义的企业层出不穷,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共享洗车、共享电子称、共享按摩椅、共享按摩床、共享充电线、共享纸巾等等,但在很多投资人眼中,它们已经不值得自己浪费精力了。

明星投资人朱啸虎曾表示:“创业者们量身定制了一系列共享经济项目,共享雨伞、共享篮球,还要到我们办公室来堵我们的门。堵门的就不必来了,我在办公室的时间也很少。”

甚至有人说,目前中国的共享经济模式几乎都是伪共享,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经济。

“共享经济的本质是对社会闲置资源进行再次调配,从而满足人民群众廉价即可享用这些资源。但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充电宝等,却是统一采购的商品,然后又通过缴纳押金、按时租赁的形式,给人民群众使用。这与共享经济的本质相距甚远,是纯粹的租赁商业行为。”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

一种新的商业模式要兴起,用户群体的培育至关重要。短短几年间,共享经济从萌芽到高速发展,用户人数不断壮大,人们也越来越接纳这一新兴事物。但随着行业从业者尤其是巨头们面对越来越多的市场质疑,消费者的信任正在被磨损,这对共享经济未来发展势必将是一场重创。

中消协发现,70家共享单车平台中有34家倒闭,而其中对酷骑单车的投诉就多达21万次,涉及金额10亿多元。

资本的离场、消费者的质疑,能压死共享经济的稻草不止一根。“共享经济”已经和P2P一样成位2018年创业公司死亡名单中的一大类了,巴哥、途歌、麻瓜、北汽轻享、GoFun、小二租车,这些至今未盈利的企业名称赫然在列,下一个倒下的未必是ofo。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