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点汽车迁总部、冲科创板,“穷人家孩子”寒冬求生

2018-12-28 15:21·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周效敬 
   
奇点汽车暂时不会与特斯拉正面交锋,但国内传统车企巨头也在陆续推出新能源汽车产品,对新势力来说,这种“围剿”也不容乐观。推迟量产遭遇激烈竞争的风险与高调之后口碑雪崩的风险,沈海寅“两害相权取其轻”,选择了推迟“交卷”。

奇点汽车正在经历的时刻,一如它的名字,既是结束也是开始,无法描述甚至也无法预测。

“物理学上认为,奇点是宇宙大爆炸的开始,是宇宙从无到有的那一点,所有已知的物理规律在这里都不适用,时间和空间在这里结束、也从这里开始。在那个点之前,没有人知道那个点会发生什么,无法描述,也无法预测。”

奇点汽车CEO沈海寅是青藤大学的学员,在星空演讲中,他如上描述“奇点”的物理学概念。

美国作家卢克•多米尔将“奇点”定义为机器在某些方面的智能超过人类的那一个点。2016年3月,AlphaGo战胜围棋世界冠军李世石的同一天,奇点汽车品牌诞生了。就在人工智能从技术和产业两个方面临近奇点的时刻,奇点汽车来到了这个大爆炸的时代。

而当下奇点汽车正在经历的时刻,一如它的名字,既是结束也是开始,无法描述甚至也无法预测。

总部搬家背后

“我们把自己当成一个‘穷人家的孩子’,老大成绩不错,考了清华,但学费比较贵;鉴于家底不够殷实,老二就先读个技校吧!”在猎云网问到为何进军商用车时,奇点汽车CEO沈海寅半开玩笑似的说道。

不久前,网上流传奇点汽车“烧光70亿,给员工发不出工资”的传闻,猎云网第一时间向沈海寅求证,他以四个字回复——造谣抹黑。随后奇点汽车发布正式声明,称公司首款车奇点iS6正在全力准备量产,奇点汽车目前已经得到多个地方政府和投资机构的看重和支持,多轮融资顺利,不存在资金问题。

虽然奇点汽车否认了陷入资金困境的传闻,但这家自称“穷人家孩子”的互联网造车企业正在经历一系列变动,它的命运也将发生改变。

12月26日,安徽省商务厅发布了题为《铜陵经开区全面推进奇点汽车项目建设力争取得实效》的一则消息,该消息来源于铜陵经开区,它主要传达了五点内容:

一是奇点公司明确将安徽奇点公司作为未来发展的中心,承诺将总部迁入铜陵,将“独角兽”资质装入安徽奇点公司,并将安徽奇点公司作为未来上市的主体。

二是经开区推动安徽奇点公司完善《公司章程》,使其进一步符合规范,并向安徽奇点公司派驻董事、监事,任命铜陵经开区委派财务人员参与财务管理,对财务实施监管,履行股东责任与义务,确保项目建设及公司运营合乎规范。

三是经开区督促安徽奇点公司健全内控体系和制度,尽快制订出台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总经理办公会等重大事项议事规则,完善财务审批、合同签订、资产采购、成本控制、用人等方面的管理制度。

四是抢抓科创板上市的机遇,铜陵经开区加大安徽奇点公司乘用车生产资质申报力度,力争2020年底至2021年初取得资质,加大战略投资者的引进力度,加紧筹措后续建设与研发资金,加速推进安徽奇点公司工厂基地的建设进度,实现阶段性目标,即2018年12月18日开工,2019年8月完成主体结构封顶。

猎云网就奇点汽车总部搬迁等事宜采访沈海寅,截至发稿尚未回复。但安徽省商务厅的这则消息不难理解:如果双方合作顺利,未来奇点汽车将成为一家总部位于安徽铜陵的智能电动汽车企业,铜陵经开区将加强对奇点汽车的人事和财权控制,也将为奇点汽车冲刺科创板、申请乘用车生产资质、工厂建设以及引入新的战略性投资提供帮助。未来,奇点汽车的命运或不在创始团队自己的掌控之中。

2014年,沈海寅以天使的身份投资了一群来自互联网及汽车等不同行业的伙伴,创立了智车优行科技有限公司,后来将汽车品牌名称定为奇点汽车。

奇点汽车选择生产基地落户的时候,当时有20多个城市参与竞标,实际上沈海寅并未联系地方政府。

铜陵,这座位于长江下游的城市,水陆运输都较方便,且北邻合肥,东邻芜湖,有相对比较成熟的供应链体系可以利用。与中国数百座城市一样,铜陵正在努力进行经济的转型升级,摆脱传统的重工业。

铜陵投资局主任刘怡表示,汽车制造业反映了一个城市的实力,但他们并不担心产能过剩的问题。在首次会面沈海寅之前,为了了解这项技术,刘怡仔细阅读了有关电动汽车的书籍。与智车优行团队见面时,一切很明了——他们的电动汽车概念很容易个性化,就像智能手机一样,听起来很有胜算。双方都承认在这个拥挤行业中的竞争风险,但也强调了收益的潜力,他们很快签署了协议。

在安徽铜陵的智能新能源汽车产业园,总投资 80 亿元,年产能将达20万辆,该项目包括总装线、三电研发中心、碳纤维材料研发制造中心、智能系统生产中心、无人驾驶体验园等。

然而,该项目原计划2017年底开工建设,在之前的采访中,沈海寅对猎云网表示,由于公司首款车型奇点iS6由北汽代工生产,奇点汽车安徽生产基地的建设并不紧迫,现在看来,作为未来公司主体的安徽生产基地建设必须要有实质性推进。

这一系列举措有望帮助奇点汽车穿越寒冬。

若论“家底”,奇点汽车比不上蔚来、威马和小鹏,但奇点汽车在生产基地方面的扩张却不输于以上任何一家。

鸡蛋不放一个篮子里

今年10月18日,奇点汽车在智能商用车领域的首个新能源商用车基地——株洲智能新能源商用车基地开工,奇点汽车正式进军新能源商用车领域。

奇点汽车株洲基地总投资50亿元,占地600余亩,总建筑面积40.9万平方米。奇点汽车将通过该基地,正向研发商用车电动化平台、智能驾舱系统、智能驾驶系统和智能车联网系统。

在沈海寅看来,当前智能化、互联网等技术的发展,使智慧物流成为未来物流发展的方向,但单纯的新能源车无法满足智慧物流对车辆的需求。中国商用车的自动化在紧锣密鼓地推进,商用车的发展给奇点汽车提供了更多技术应用的机会。

随着株洲基地的动工,奇点汽车形成了湖南株洲、安徽铜陵、苏州相城的“一拖三”生产基地布局。其中,安徽铜陵主要投产高品质中大型智能新能源汽车,苏州相城则投产高品质小型智能新能源汽车,再加上株洲投产的智能新能源商用车,奇点汽车将实现“大车+小车,乘用车+商用车”的全面覆盖。

作为“穷人家的孩子”,奇点汽车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种打法折射出沈海寅多面押宝的造车哲学。造车新势力缺少直接的造车经验,所推出的产品及所做的相关决策都是一种尝试。没有一家新车企能够保证首款车即能成功,多方面尝试意在降低战略风险,当然也是为了提高成功概率。

奇点汽车并非孤例,蔚来和威马也有多面押宝的动作。比如,蔚来与江淮“牵手”后,还不忘找些“备胎”,与长安、广汽又搞起合作。在蔚来首款车ES8尚未稳住市场之时,又快速推出ES6。

而威马由于收购了黄海的资质,即便未来电动车发展受阻,威马依然可以“返回”造燃油车。今年8月,威马汽车与驹马集团、普洛斯、京东物流共同出资组建智慧卡车公司,试水新能源商用车,这同样也是为了最大限度降低单一战略带来的风险。

2018年是造车新势力的交付元年,能否按时交付订单成为评判新车企造车能力的一个指标。

“交什么卷”比“何时交卷”重要

奇点汽车不像其他新造车势力那样长于营销或造势,是囊中羞涩还是新造车的另类打法?

造车也要回归商业的本质,一家企业,无论是做研发还是营销,烧出去的钱最终还是由用户买单。

“一款车只要质量足够好,价格合适,初期买的人就会形成一定的口碑,像涟漪一样扩散出去,而不是大量的做广告。”沈海寅告诉猎云网,小米开始并不做大量的广告营销,他坚信好的产品会“说话”,产品即媒体。

在汽车圈内,奇点汽车尽量弱化自己的存在感,硬广甚至连软文也很少出现。与其说奇点汽车低调,不如说保守。产品尚未交付,奇点汽车不愿对奇点iS6做太多“化妆”,避免“卸妆”后的尴尬。如果用一个字形容,那就是对用户口碑“敬”或“畏”,而且后者的比重更大一些。

“企业越高调、营销铺得越多,用户的期待就会越高。如果车企的产品本身可以达到用户期待,这样营销没问题”,沈海寅说道,“但从以前的例子看,很多公司的产品部门和市场部门是分开的,很多时候不切实际的、夸大的宣传会让用户产生过高期待,这种期待一旦形成落差,之前宣传的就会转化成负面口碑,容易发生‘雪崩效应’。”

对于缺乏历史沉淀的新品牌,雪崩效应是致命的。因此,奇点汽车选择把量产时间往后推迟,一方面是为了防止首款产品发生“雪崩”,另一方面也是无奈之举。

推迟产品上市也面临一定的市场风险。比如,谈到2019年的挑战,蔚来汽车副总裁朱江表示,留给蔚来的时间窗口可能只有一年,甚至半年。特斯拉中国工厂的落地速度比人们想象得要快,这也是蔚来汽车的其中一个挑战,因此蔚来汽车一直在加快推进产品的交付。汽车不是一个赢者通吃的产业,但新势力车企最终活下来的也只有三四家。

奇点汽车暂时不会与特斯拉正面交锋,但国内传统车企巨头也在陆续推出新能源汽车产品,对新势力来说,这种“围剿”也不容乐观。推迟量产遭遇激烈竞争的风险与高调之后口碑雪崩的风险,沈海寅“两害相权取其轻”,选择了推迟“交卷”。

的确,“交什么卷”比“何时交卷”更重要。

2017年上海车展期间,奇点iS6做了两周时间的预订活动,只需交2017元定金,即可预订iS6。据沈海寅介绍,当时收获了1万多个意向订单。奇点iS6的大定还没有开始,2019年补贴政策出台以后才能公布奇点iS6的价格。

目前,奇点汽车正在与北汽做奇点iS6的量产准备,计划春节前后“交卷”。关于交付规模,沈海寅告诉猎云网,生产爬坡的速度取决于产品的完善度,产品越完善,爬坡越快,目前还无法确定奇点iS6的首批交付规模。

互联网造车运动烧了几年之后,现在到了交卷的关键时刻,对于已经交付的几家新势力车企,业内的观点更加客观和理性。

互联网车企懂年轻人

沈海寅认为,与传统车企相比,互联网造车优势虽不多,但依然有其可取之处。

在沈海寅看来,一个企业的风格与其创始团队的DNA密切相关。比如360做社交与腾讯做安全工具一样,都非自己所长;中国三大运营商都做过APP Store,到现在它们均不知去向,大家更喜欢从小米的手机里下载APP,产生差别的根源在于企业拥有不同的DNA。

为什么中国的很多汽车做出来,用户觉得不好看?沈海寅认为,这更多取决于企业的DNA,因为拍板的人未必懂得年轻人的喜好。

正如马化腾所担忧的,他今天最大的危机,可能就是不了解年轻人喜欢什么。年轻人是汽车消费市场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年轻人对造型外观的看重甚至要超过动力等性能。什么东西是好看的,什么是用户关注的,以及如何抓住年轻人的心,传统车企不是做不到,而是想不想做以及如何做的问题。

“互联网车企没有把自己生产的产品当汽车看,汽车只是车企和用户之间发生关联的一个载体”,沈海寅认为,“互联网车企带来的改变不只是产品,更多的是商业模式上的变化。他们最擅长的是运营,从‘卖产品’变成‘运营用户’。”

互联网车企重点在于运营的观点并非奇点汽车独创,何小鹏一句“智能汽车的核心在运营而不在制造”曾引来无数口水。实际上,智能汽车是一个生态,身为制造商,不仅需要硬件的制造还要进行软件的研发,以及硬件和软件数据上的运营,这样结合起来才能形成一个生态。

然而,把运营做到极致的还要数蔚来汽车。蔚来通过打造智能电动汽车,成为最佳的用户企业,创造一种愉悦的生活方式。蔚来给自己的定位是做一家用户企业,成为世界上用户满意度最高的公司,在蔚来看来,用户的满意度比营收利润更重要。

传统车企很难理解互联网车企的这套打法,但传统车企明白,如果汽车制造这一关过不了,运营也就成了无源之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9年04月12日
      ONEZONE生活
      ONEZONE生活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4月12日
      知更鸟
      知更鸟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4月12日
      富氧课堂
      富氧课堂
      天使 7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4月12日
      迪普科技
      迪普科技
      IPO上市及以后 449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