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Q大战之后8年,终于又有人站出来挑战腾讯霸权!

2019-01-08 08:37 ·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少年于谦   
   
巨头们最害怕的是改变,世界变了,他们之前熟悉的玩法不灵了。被新的创业者超越,夺走用户,分了他们的钱和土地,夺走他们的一切。

“我认为互联网根本就没有什么上半场、下半场之分。这只是大佬的话术,作为既得利益者,划地盘、守地盘,抢地盘,制定游戏规则,讲一家独大(其实就是垄断)的好故事,然后分钱。

接着,著书立传、指点江山,让自己可以流芳百世。

他们最害怕是破坏规则或者不讲规则的人,不按套路出牌的初生牛犊,极端聪明、偏执、有韧性、有冲劲、有力量,无视规则的人。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没有偶像包袱。

张一鸣、宿华、王兴、黄铮他们都是这样的人。

巨头们最害怕的是改变,世界变了,他们之前熟悉的玩法不灵了。被新的创业者超越,夺走用户,分了他们的钱和土地,夺走他们的一切。

没有什么不可以颠覆,包括苹果公司!”

在1月5日的“阿拉丁大会”上,她拍(她face+)的创始人王宏达简单的分享了自己项目成长经历之后,将话头对准了巨头。

他要控诉腾讯,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他创办的项目遭遇了服务方腾讯云的单方面毁约,停止/下调了对她face+的技术支持,导致其用户量极速下降。并且作为竞品和她face+的技术供应商,腾讯系下的天天P图拥有她face+的大量用户数据,而这一切是王宏达之前并不知晓的。

在几个月时间内沟通无果后,王宏达以一篇《我如何成为了腾讯架构调整的炮灰》为檄文,开始声讨巨头腾讯。

文章发布后,腾讯官方回复:

一、“人脸融合服务”接口是针对所有伙伴进行升级的,没有针对她拍进行技术打击。但没有提前24小时通知她拍,对此,我们道歉并进行了通知机制的整改。

二、“疯狂变脸”小程序系2016年推出的天天P图App的延伸,不存在抄袭问题。

三、腾讯云一贯重视客户数据的隐私与安全。

王宏达表示天天P图上线小程序,停止对她face+的技术供应是迫于腾讯某事业部的要求。

剁椒娱投(id:ylwanjia)与接近腾讯的相关人士求证,了解到的情况是,她face+爆发增长后,天天P图的负责人被他们事业部老大叫过去狠狠骂了一顿,这个团队埋头做了两三年、三四年这个产品,除了偶尔出一二款短暂的爆款之外,一直没有获得特别大稳定的增长,项目也被边缘化。核心技术被开放给腾讯云之后,反而,外部团队(指她拍团队)花一个月打造出来的产品,一个礼拜就爆(发)了,天天P图团队做了三四年都没爆(发)。

天天P图研发团队的人都觉得很委屈,凭什么我们的技术,让腾讯以外的公司爆发了,我们不仅得不到任何好处,让腾讯云挣钱,却让我们挨骂。

天天P图负责人高雨也对王宏达说,集团考核他们的不是收入也不是投资,而是新增、DAU。

据王宏达披露,(作为技术提供商)他们是完全可以看到我们的数据,我后来知道,他们是看到我们的数据狂涨以后,迅速地拆了一个团队出来,然后做了疯狂变脸小程序,一个礼拜就上线。所以说他一开始产品上线的时候还有很多问题,还很不完整,然后迭代迭代,现在他们的产品基本上跟我们的一模一样了。”

在文章发酵后,不少人支持王宏达,认为创业者在巨头夹缝下生存本来不易,还要被巨头倒打一耙太过心酸;也有不少人认为她face+错在缺失自己的核心技术,并且对于初创公司,每个月将近500万的技术支出过于铺张……

为此,剁椒娱投(id:ylwanjia)在阿拉丁大会期间见到了王宏达,也向他了解了目前事件的后续以及他对一些舆论的回应。

剁主:如何看待舆论对于她face+缺少核心技术的看法?

王宏达:如果说我们没有核心技术的话,我认为现在整个中国互联网都没有完整的核心技术。我举个例子,苹果手机这么NB,显示屏却用的三星的屏幕,这两个品牌的手机百分百竞品,但没听说过三星在给苹果手机供货中使坏。合作是合作,竞争是竞争,你不能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

我觉得其实拥有核心竞争力的一般都是超级的大企业或者是国家层面。现在腾讯是有能力开发核心技术的产品,但是一个初创公司其实是不具备这样能力的。而且像人脸融合技术只有少数几家像商汤、旷世、face++、腾讯云,还有美图做的比较好。

这种核心技术并不是一个初创公司,尤其是一个非技术主导的初创公司可以解决的问题,就好比说你让我做一个操作系统,这可能吗?所以这件事,我觉得核心技术并不是关键点,因为核心技术它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里。

我们的核心竞争力就是产品和运维,这是我们最核心的东西。像人脸融合、人脸识别等,都是要投入几百上千人以几年为代价做研发的,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创业公司可以承受得起的事情。

不过昨天我听一些媒体的朋友说,可能有人找很多水军在引导舆论,说你们没有掌握核心技术,我觉得这个大家都很明白。

剁主:在最近两三天时间内,我们跟腾讯云之间有没有一些新的进展?

王宏达:有一些进展,但不算成功。

腾讯的公关团队,还有腾讯云的高管团队也都给我们发了信息,希望约时间再谈这个事情。但是目前为止其实还没有提出任何的解决方案。

这个事情在被爆出来很久之前的9月份就发生了,之前腾讯云和他们的团队一直是说帮我们协调解决,拖了整整三个月之久对我们已经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损失,我们在这期间还投入了非常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我们的产品在持续一个半月时间内每天都有百万用户的新增,因为他们突然停止服务了,并且一停就停了20天,导致我们用户增长极速下降。我们当时投诉,给他们发律师函,后来给我们恢复了几个小时后又停掉,停到现在。

所以这个事情本身就是一个特别不公平的博弈。因为对于腾讯来说,就是下面业务上的一个小问题,但是对于我们企业来说,就有可能就会造成我们企业的灭顶之灾,甚至可能会造成企业倒闭。

这关乎我们生存,否则的话,谁愿意得罪腾讯,而且我们的产品还在腾讯平台(微信)上面。我的朋友开玩笑说,你报出来以后,腾讯可以有一百种方式让你死。我觉得对我们来说,横竖都是死,哪怕我们死了,也要死得有价值。

剁主:事情爆发后,她face+后续有何调整?

王宏达:腾讯停我们服务是很突然的,我们当时完全没有准备。在他们停止服务的二十天当中,我们已经寻找并接入了其它新的供应商。

但这个开发磨合、打造需要几十天时间,所以说我们在中间错过了大概小一个月的时间。但现在我们已经又稳定了,用户又恢复增长了。哪怕腾讯云完全停止了我们的人脸融合服务,我们也没有问题。

剁主:目前服务器还在腾讯云吗?

王宏达:我们已经转到阿里云了。腾讯云那边还有一些服务,因为有一部分是我们之前的老用户的素材还在那边,所以说腾讯云目前一直都没有停止对我们服务,但停止了我们做更新。不过在他们违约以后,我们就已经停止给他们付费了。

昨天我看到他们的回复是说要给我们开通服务,但目前我们的技术对接还没有得到任何的指令,也没有解决方案提出来。

只是说他们抛出了一些善意,但是我们认为这远远不够。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了,并不是腾讯公关部门可以搞定的。腾讯是个非常庞大的组织,几万人的团队,部门利益之间是非常复杂的。在腾讯体系里面,其实很多事情很难去推进。

马化腾不是去年也吐槽吗,说他提的一个需求,过了八年,才被实现。真实情况真的是这样子,整个腾讯只有一个微信是例外,微信真的是腾讯系难得的一股清流。

剁主:对于她face+而言,每个月500万的技术支出是否太过高昂?

王宏达:500万是我们服务最多的时候有500万,我们刚上线的时候,第一个月大概可能不到100万,第二个月数据一下子就涨上几百万DAU以后,后来第二个月、第三个月,都是接近500万了,490万左右。

我们九十月份在腾讯上花了超过1000多万,由三部分组成,一个是他的MP平台的推广、腾讯云服务、还有数据调用人脸融合。之所以花费高昂在于我们用户基数巨大,而且经过几个月的技术优化,我们的成本已经降到之前的四分之一。

昨天我看到评论里面有很多人不理解,你一个创业公司一个月就为这个数据调用花费500万,这其实有些断章取义。因为500万每个月的花费对应的是我们小程序一天100万的新增用户,APP一天5-10万的新增激活。我们在一个月之内增加了3000万用户,日活从零增长到接近300万,别人可能花几千万一年都很难做到。而且我们的用户忠诚度、留存都极高,我们花钱推广来的用户5%都不到,95%靠用户裂变自增长,这个(花费)完全是成立的。

剁主:作为竞品天天P图有她face+哪些数据?

王宏达:在内部的渠道上,因为我们之前的服务全部架在他们的服务器上,我们所有的用户行为、数据调用行为的接口,都是调用了他们的数据。最初我们以为这是一个腾讯云纯第三方的团队,后来我们才知道是天天P图在维护运营这套东西。

你们有见过一个团队可以堂而皇之的登录竞品的服务器,直接从代码层面撰改竞品的技术引擎。天天P图做到了,只有他们能做到。他们都能改我的代码,你说他会不知道数据吗,有人信吗?

剁主:天天P图上线小程序是看到她face+的用户增长的情况,然后单独才立项推出来的吗?

王宏达:对,而且他们是拿腾讯的海量资源推。不过现在去阿拉丁(小程序)排行榜,即便他们停止我们的更新,我们还在前十几名,他们都是在二三十名以后。

昨天,我也听说腾讯内部也在讨论这个事情。分了两派,一派是说支持我们,觉得天天P图团队这么做很过分,伤害了腾讯的品牌和口碑。另外一派很现实,说天天P图团队惨了,辛辛苦苦做了一年,年终奖要泡汤了。

作为腾讯生态下的微信小程序创业者,将矛头对准腾讯,王宏达也有不少无奈,但他认为相比腾讯其他事业部,微信在整个腾讯系里是一股清流。“它跟腾讯其它公司全部都不一样。微信相对是比较公正的,据我们在微信的朋友透露说,他们也受到了天天P图那边的管理层给的压力,说要把我们怎么样,但是他们挺住压力,也没有这么做。这就是微信强大的地方,张小龙强大的地方。所以,即便是我们在整个腾讯系里面遭受了这样不公平的待遇,但是我还是很看好微信和整个小程序生态的发展,我相信微信是跟腾讯系的其它公司不一样。”

王宏达表示,她拍已经正式在深圳及北京两地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腾讯云违约,索赔一个亿。目前深圳法院已经就管辖权的问题,把这个官司划到了北京人民中级法院。“这么做的目的是想得到腾讯一个公正的待遇。直至今日,我仍相信大腾讯在2018年喊出从TO C战略转型TO B,以及构架调都是无比正确的决定,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部门利益错综复杂,我们可能不会是唯一一个被殃及的项目。”

在和王宏达的交谈过程中,除了对本次事件的阐述外,更多的也引起了剁椒娱投(id:ylwanjia)对未来创业环境的一些思考。

几年前,所有创业者在创业前都会遇到一个终极问题,“如果这件事阿里、腾讯做了,你怎么办?”

后来随着AT愈发强大,这个问题被逐渐淡化。在不少创业者的想法中,上市不算成功,被AT收购才算成功,AT简直成了中国的纳斯达克。

创业初衷从改变世界趋向归拢巨头。那几年中,AT不怕新贵出头,也不直接与创业公司竞争,反正结局都是归A或者归T。潘乱曾在《腾讯没有梦想》中质疑其愈发的变成了投资公司。

但随着今年互联网寒冬来袭,大批互联网公司市值下降,腾讯在内外交困之下也开始重新调整发力,无论是短视频、音乐、还是深入产业做B端的生意,看得出来腾讯试图卷起袖子回到了战场。

只不过对弈之下,在上半场占据了更多资源和优势的巨头,能否相对公平、公正和创业者站在一条起跑线?作为B端服务的供应商,巨头提供2b服务和自主业务的边界内,还有无规范操作可言?

怎么从to C转型到to B, 这些都是中年腾讯所要面对和解决的问题,右一脚可能是万丈深渊,左一步也可能是海阔天空。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