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智造:互联网3.0赋能中国制造

2019-01-24 19:31 · 微信公众号:媒体训练营  左远良   
   
互联网3.0时代来临,如果5G、工业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基础设施迅速普及,则能够推动制造业整体的信息化和智能化改造。

互联网3.0大趋势,拼多多赋能,从中国制造到中国智造。

1

中国制造升级,路径无外乎两条,一是品牌升级、二是技术创新,从微笑曲线的底部向两端突围。对于广大中小企业来说,最现实的选择还是品牌升级。拼多多“新品牌计划”的意义是赋能中国制造完成品牌升级。新品牌、新制造。

2019年1月19日,深圳一处产业园区内,家卫士几十条生产线高速运转,工人们在各自机台前认真操作,想在春节放假前的最后一天,加紧完成一批“拼多多直供”的扫地机器人,这款售价288元的扫地机器人在拼多多上卖的非常火爆。

时光倒回到两年以前,情况却截然不同。

家卫士的母公司松腾实业,消费者少有听说。松腾实业常年给飞利浦、霍尼韦尔等国际大牌代工,拥有70多项国际专利。2015年,松腾开始推出自主品牌“家卫士”。结果出乎管理层意料之外:同样的原料、配件、同样的生产线,一模一样的产品,消费者宁愿花4倍价钱买贴牌产品,也不愿意买其自主品牌的产品。

消费者不信任“家卫士”品牌。事实上,“消费者不信任”、“品牌化举步维艰”不止发生在家卫士身上,这也是当下“中国制造”折射出的最大的困境:强制造、弱品牌。特别是很多中小制造企业面临这一难题。这些企业具有相似的特点:长期为国内外知名品牌代工,在国际供应链中扮演重要角色,但企业的营销通路和经验严重不足,转型升级困难,自主品牌的价格优势很难转化为规模优势。

哪里有问题,哪里就有机遇,拼多多连接供需两端,看到了中国制造业的面临的困境。拼多多具有平台优势,平台通过技术的方式可以解决消费者信任问题,做品牌背书。基于这一认知,拼多多前不久推出了“新品牌计划”。

拼多多于2018年12月开始实施“新品牌计划”,该计划首期试点20家工厂,包括家卫士、潮州松发陶瓷、浙江三禾厨具、重庆百亚纸尿裤、安徽富光保温杯等。拼多多方面表示,目前已经收到1300家制造企业递交的申请,准备二期酌情增加名额。

于拼多多而言,与中小厂家合作可以使C2M模式得以深化,为消费者带来低价且有质量的产品;于厂商来说,拼多多能带来巨大流量,可借助其提升自主品牌的知名度。家卫士在加入“新品牌计划”后,通过直播生产线解决了消费者的信任危机,出于拼多多平台庞大、稳定的需求量,产品销量持续攀升。

中山大学教授毛艳华认为,家卫士是中国中小制造企业的典型,这些企业是中国经济的基本盘,吸纳就业的海绵。但它们的抗风险能力也往往较差,多处于微笑曲线底部,面临“成本的诅咒”。

拼多多“新品牌计划”所致力于解决的就是为中小企业减少渠道、营销和生产等各环节的成本和不确定性,让更多价值回归制造业本身;以及帮助贴牌代工、外销为主的企业开拓新的品牌通道,构建内产内销的新循环,让部分“中国造、国际牌”的品牌溢价回归中国的生产与需求两端。

2

互联网1.0解决信息流通问题,互联网2.0重构供应链下游,互联网3.0再造供应链上游。拼多多实验的“制造业+互联网”,是中国制造业突围的路径。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传统制造业陷入发展困境。从2016年开始,中国推动供给侧的改革,压缩产能过剩的行业,将经济资源腾出来给资源紧缺行业,却产生了一系列的阵痛。由于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不高,不少制造业内忧外患,尤其是中小企业的成长环境,变得更加恶劣、苦不堪言,部分工厂甚至出现了经营风险。

为了稳住经济大盘,一方面,国家频出针对中小微企业的融资、减税等利好措施。另一方面,互联网技术在各行各业广泛应用,带来产品及模式的创新突破,为经济发展注入新的动力。“互联网+”正在成为转型升级的新引擎,与制造业深度融合的迹象愈发明显。

技术创新是推动“互联网+”发展的重要力量。回顾历史,大致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互联网1.0,也就是PC互联网时代。网络的出现解决了信息流通的问题,B2B模式兴起,生产商和零售商通过线上完成信息匹配,但仍然习惯于线下完成交易。互联网1.0阶段,市场由供应商主导,生产什么就卖什么。

第一个阶段是互联网2.0,也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B2C开始爆发,网民开始习惯于网上购物,主要变化发生在供应链下游。消费者与商家产生紧密联系,商家集聚的电商平台出现,消费者有权选择和搜索自己中意的商品。互联网2.0阶段,消费能买什么就买什么。

现在进入互联网3.0阶段。在移动互联网之的基础上,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快速发展。可以预见的是,供应链上游将会发生很大变化,未来会形成一个可互动交流的商业平台,消费者不仅可以通过“追根溯源”明确商品的来源,还可以按照需求进行商品定制,C2M模式将迎来爆发。

上海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博导研究员胡晓鹏在《中国制造业需要深度拥抱互联网》中指出:一是互联网3.0时代,商品真正进入消费者导向而非品牌商导向;二是低线城市成为潜力最大的增长地区;三是互联网企业的思维和模式要进行升级甚至是转化。

清华大学全球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崔桂林认为,互联网已经进入新的时代,互联网平台尤其是电商平台的进一步发展,势必要与上游进行更深度的捆绑,而陷入转型阵痛的制造业,也要主动、深度拥抱互联网。拼多多的模式以及其力推的“新品牌计划”,对中小制造企业的帮扶意义很大。

崔桂林指出,中国的移动互联网非常发达,大型的互联网公司有能力帮助上游的产业,获得第一手更精准的用户信息去反哺整个产业链,这是一个非常有潜力且巨大的空间。但是大部分互联网企业都是想着自己怎么消化掉这些信息,而不是真正传导给最需要的上游,比如制造业。

现在大量的中国制造为什么活得这么艰难?崔桂林认为在于两点:第一点就是市场的不确定性,第二点是供应链的低效率。微笑曲线指出,制造这个环节创造的利润是最低或者是回报率最低,两端做研发和市场营销跟消费者进行沟通的获得了更多利润。如何帮助中小企业完成微笑曲线的逆转?拼多多的模式值得借鉴。

拼多多的“新品牌计划”就是C2M战略的深化,推出以需定产帮助中小企业将需求前置化,让供给侧的变化同步于需求侧。这一模式将生产从不确定性到确定性,去中间层提升效率,掌握了跟用户最高效的沟通方式,从而实现大规模的定制,达到智能制造的一个状态。

拼多多模式最大的优势,还在于帮助中小企业找到了稳定、巨大的需求量,将过去的产业链变成产业的价值网。在一二三线城市之外,拼多多提前布局四五六线地区,重视欠发达地区成长,得益于精准需求数据的支撑,将产品成批卖到了新疆、西藏,以及广大的农村地区,甚至是“骑着马送快递”的地方。在这个模式中,拼多多不仅能够帮助中小企业突围,还将提高整个社会的服务水平和效率水平。

3

以拼多多为代表的互联网电商平台,培育形成了巨大的消费需求。互联网消费驱动中国制造变革,“逆向”互联网化是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的独特路径。

以拼多多为代表的互联网电商平台,培育形成了巨大的消费需求。互联网消费驱动中国制造变革,“逆向”互联网化是中国制造走向中国智造的独特路径。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飞速发展,取得了巨大成就。当前,我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也是全球第一的制造大国,但“大而不强”的问题很突出。在人才、创新、科技、效率等方面,还是距离世界顶尖的制造强国有一定的差距。

在国际经济形势波动加大的今天,制造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制造业强则国强,未来制造业的发展必须得到重视。而随着时代的进步、科技的发展,以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为主的新一代技术的迸发,也为传统制造业赋予了新的内涵,即由制造向“智”造的全面升级。

从传统制造业走向先进的智能工业,有美国和德国两个样本可循。美国人认为势必从生产制造端转到消费端,且提出了“工业互联网”理念与“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计划”,而德国则基于优势提出优化自控系统使得工业生产全自动化。两者切入未来智能工业的角度不同,但都离不开制造业这个核心。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切入点主要是基于其互联网与商业模式创新这一强项。而结合我国国情,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早已经成长为世界级互联网企业巨头,这使得我国在互联网创新上有较强的比较优势。因此,互联网及其技术,正是实现由中国制造转向中国“智”造的关键路径所在。

具体到制造业,互联网技术至少在重塑消费力、供应链逆向再造、驱动企业创新、产业深度融合、生产模式全面改制、助力社会协同降低交易成本、加速产业集群化等方面赋能制造业。消费既是制造业目的也是新一轮的循环起点。以拼多多为代表的互联网电商平台,已经培育形成了巨大的消费需求,且可以将制造企业与消费者个体直接联系,这将成为稳步增长的重要驱动力。

互联网消费来驱动制造业发展,其实就是一个“逆向”互联网化的过程,制造业从消费动机开始,到销售、零售等往上追溯到上游的生产环节,强化了消费者的主导权。这个“逆向”互联网化的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智”能制造的过程,这也是当今世界制造业转型升级的主要方向,即制造业从此前以企业为中心的产销格局,向以消费者为中心的全新格局转变。

“以前制造业靠电,未来的制造业靠数据。”马云在云栖大会上这样描述未来的新制造:“大数据作为生产资料、云计算作为生产资料、物联网作为生产关系重构制造业。这种变化带来的改变就是,制造业不再是纯粹的生产企业,而是消费导向的企业。”

黄峥则在内部公开信里强调过:要消费者导向,而不是竞争导向,这句话,也是现在互联网与制造业融合的关键。中国制造品牌化全球化之路才刚起步,每个企业都需要有开放态度,只有将生产制造和采购大数据进行连接之后才有可能实现智能制造,完成中国制造的国际化华丽转身。

互联网3.0时代来临,如果5G、工业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基础设施迅速普及,则能够推动制造业整体的信息化和智能化改造。由此,中国制造有望率先突破人的成本约束和能力短板,为制造业的生产流程和终端产品,注入科技创新的高附加值,从而跻身为“智造大国”。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