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消失的中国人

2019-01-29 14:59 ·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李天敏   
   
要么过于政治正确,要么过于小众非主流,今年的奥斯卡能否重回大众视野,找回中国观众的热情,也许还得指望阿里影业对《绿皮书》的宣发造势,以及是否有中国明星再次勇冲奥斯卡红毯了。

1月22日晚,第91届奥斯卡提名名单公布。其中,由阿里影业参投的《绿皮书》获得了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多项提名,成为夺冠热门之一。

想当年,大家还喜欢讨论一下什么片子具有“冲奥”可能。如今提名公布,在国内连半点水花都未溅起——作为夺冠大热,已经定档3月1日国内上映的《绿皮书》,猫眼想看人数竟然仅新增了200人,想看人数不到1000人。

从《大唐玄奘》到《战狼2》,这种毫无疑问会出局的电影都被选送奥斯卡。对冲奥拿奖这件事,国产电影早就放飞自我。

但即便台前自家土生土长的片子不受奥斯卡的待见,以往财大气粗的中国金主爸爸们也往往能在幕后的投资人名单中刷出一波存在感。而今年提名名单中,除了阿里影业一家,已难觅中国资本的身影。

无论是台前国产电影的消失,还是幕后中国资本的退潮,中国影视行业与奥斯卡所代表的美国主流电影,正在渐行渐远。

中国资本逐渐隐退

你我本无缘,全靠我掏钱。这句话说的不仅是偶像与小粉丝,更是曾经要“买下好莱坞”的中国资本。

中国资本第一次走进好莱坞最高的电影圣殿,是在第88届奥斯卡。那一年,奥飞娱乐作为《荒野猎人》的联合出品及发行方之一,助小李子赢得满堂彩。而拿下最佳影片的《聚焦》,由来自万达旗下的AMC出品。

第89届奥斯卡上最出风头的中国资本则是电广传媒。2015年便与狮门影业达成3年15亿美元的拍片协议的电广传媒,坐拥《爱乐之城》、《血战钢锯岭》等奥斯卡大热影片以及获得最佳视觉效果《深海浩劫》,堪称中方资本在奥斯卡的“高光”时刻。

而第90届奥斯卡,可谓是中国资本的奥斯卡滑铁卢。虽有华谊兄弟与美国STX联合出品的《茉莉牌局》入围最佳改编剧本;华纳兄弟、传奇影业、腾讯影业联合出品的《金刚:骷髅岛》入围最佳视觉效果;青春光线影业联合出品的《金钱世界》入围最佳男配角,但中国资本队还是遭遇了一次集体失利,颗粒无收。

到了第91届的奥斯卡,中方资本的身影已经寥寥无几。从热闹到冷清,中国人在奥斯卡幕后的消失,也是中国资本近年来逐渐撤出好莱坞的最好证明。

而回顾中方资本的奥斯卡轨迹,可以看到,以2017年第89届奥斯卡为分水岭,中国资本对好莱坞电影的投资逐步降温。数据上的对比则更为明显,2016年,中国对美娱乐产业的投资高达47.8亿美元,而2017年仅为4.89亿美元,缩减近9倍。

受2017年外汇管制收紧影响,一系列国内资本对好莱坞的合作与注资都搁浅或停止。安徽铜企鑫科材料放弃收购Voltage Pictures;万达被迫放弃以10亿美元收购迪克·克拉克制作公司;联合睿康放弃了以1亿美元购得好莱坞千禧年影业;而上影、华桦传媒对派拉蒙的三年注资计划也最终告吹了。

如果说2017年政策上的外汇管制还只是让新锐中国影视资本停下了在“好莱坞”买买买的步伐。2018年国内的影视行业寒冬则使得老牌影视公司也开始勒紧裤腰带。2018年文化影视股跌跌不休,崔永元事件再到限薪令,自家后院着火,自然没有闲钱继续对好莱坞进行爱的供养。

互联网公司逆势强劲

虽然传统影业走了,但留下的互联网影视公司仍野心勃勃。

阿里影业今年能够投到《绿皮书》这样的夺冠热门,与其积极的海外布局不无关系。2015年阿里影业首次出海试水,与派拉蒙合作投资的《碟中谍5》即获成功。初尝甜头后的阿里随后与派拉蒙展开了长期的合作。其中《忍者神龟2》和《星际迷航3》虽未能大爆,但阿里影业仍在衍生品开发环节取得不少收益。

与传统老牌公司如电广传媒与狮门影业片单合作的思路不同,阿里影业的“国际化”之路并非单纯地资金投资,而是有着充分整合阿里生态优势的考量。以参投《碟中谍6》为例,2018年7月《碟中谍6》上映前20天,阿里影业宣布与派拉蒙联合出品本片,此时影片已制作完成,阿里影业与派拉蒙的合作主要是在后续的宣发、IP以及衍生品开发环节,由淘票票、灯塔进行互联网宣发,而天猫淘宝则成为《碟中谍6》的宣发活动与衍生品销售入口。

2016年,阿里影业又参股斯皮尔伯格的好莱坞制作公司Amblin Partners,旋即引入了其出品的风格小众细腻的《一条狗的使命》,并在《金刚狼3》等大制作的夹击下取得6亿票房,这也是阿里对好莱坞文艺片探索的开始。

回顾阿里影业与好莱坞的合作历程,始终绕不开电商。最近宣传片刷屏的《小猪佩奇过大年》也是这一思路的典型产物。

《小猪佩奇过大年》是由阿里巴巴影业和英国版权方Entertainment One(也称eOne)联合拍摄的动画大电影。宣传片里的鼓风机佩奇亮相后不久,作为电影衍生品的佩奇同款就已开始在淘宝上热卖。

而这一次的冲奥的《绿皮书》,显然是阿里影业老套路的连续。《绿皮书》的出品方Participant Media和DreamWorks正是阿里参股好莱坞制作公司Amblin Partners的股东。本片已经定档3月1日国内上映,虽然题材类型都较为小众,但冲奥光环和不错的北美口碑,且不论届时票房如何,成为首家冲奥的互联网影视公司,阿里影业也算是赚足面子。

而另一家互联网影视公司腾讯影业则是赚足了实惠。比起阿里影业的嫁接电商、偶尔文艺,也许是为了与自家游戏板块更好联动,腾讯显然更偏爱超级英雄IP,如《毒液》、《神奇女侠》,或者充满游戏元素的大制作,如早前的《金刚:骷髅岛》以及《魔兽》。

奥斯卡也凉凉?

中国人在奥斯卡台前幕后的消失,也有奥斯卡自身越来越凉的问题。

首先,奥斯卡评选影片时一以贯之的政治正确,黑人当道、女性崛起。90届提名最佳影片的《伯德小姐》是就是女性电影的代表,今年的《宠儿》以三位女性“宫斗”继续接棒;而去年的《逃出绝命镇》中的黑人主题和种族关注,在今年落到了《黑豹》与《绿皮书》头上,让人没有惊喜。

此外,即便好莱坞商业大片,也正在逐渐失去对中国观众的吸引力。

2016年年度票房前5中,尚有《疯狂动物城》、《魔兽》以及《美队3》占据第2、3、4位;2017年则只有《速度与激情8》入榜;2018年年度票房前10已经是国产片的天下,好莱坞大片第一次在年度前三中除名,《红海行动》、《唐人街探案2》《我不是药神》等国产影片将《复联3》挤至第五,好莱坞大片在年度总票房的占比创下新低。

而从《长城》开始,“中美合拍”就奠定了“强拗中国风的烧钱特效大烂片”基调。大导演、大咖还有大制作配上尴尬的剧情,无法文体两开花的事实,好莱坞对中方参与制作深度的限制,也浇灭了不少试图参与到上游影片制作的中国投资人热情。

一边是题材单一、动作加大片的好莱坞商业电影正在失去中国观众的欢心。另一边是扎根中国现实土壤的国产电影的票房火爆。

比起美国主旋律,中国观众更钟爱自己的现实主义题材。《我不是药神》、《西红柿首富》等影片对好莱坞大片的碾压之势,尽显中美主流观影人群差异,国内观众已经形成自己一套电影审美体系。

随着在大众语境中失去话题度,小众奥斯卡影片虽能通过与艺联合作进入院线,却只能在文青圈泛起小水花。即便是口碑小爆的《三块广告牌》,上映后也票房平平。可见进入小众怪圈的奥斯卡,所能带来的商业效应已很有限。

要么过于政治正确,要么过于小众非主流,今年的奥斯卡能否重回大众视野,找回中国观众的热情,也许还得指望阿里影业对《绿皮书》的宣发造势,以及是否有中国明星再次勇冲奥斯卡红毯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