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亏就是100亿,他到底是草莽还是英雄?

2019-02-21 11:04 ·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常远是我   
   
好在程维手里还有牌打。2018年4月,他刚在私募市场完成了一轮55亿美元融资,加上此轮融资前100亿美元现金储备,滴滴顺利过冬并不难。

三年河东,三年河西。

就在春节后,过去4年如日中天的滴滴传来裁员的消息,“整体裁员比例占全员15%,涉及2000人左右。”从侧面印证了滴滴CEO程维在2月15日的月度全员会上,宣布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的说法。

这个估值一度超过5000亿的超级独角兽第一次放慢了前行的步伐。

曾几何时,程维是移动互联网的一面旗帜,是国内最年轻的独角兽企业CEO,旗下有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巴士等十多条产品线,司机超过1400万,每天服务的订单超过1300万。

客观说,程维一路走来非常不容易,“我们生在血海狼窝里面,出生在战争年代,就注定要面对残酷的竞争,一刻不得停。”

想当初,2013年,程维坚持四不做“不做黑车、不做加价、不做账户、不做硬件,”硬是带着地推人员连夜蹲守在四惠、大屯等出租车司机扎堆的地方,挨个搞定了北京所有的重要据点,靠农村包围城市,干掉了摇摇,取得首战胜利。

想当初,2013年程维靠阵地攻坚战与大黄蜂对垒,即大黄蜂打哪里,滴滴就打哪里,“它不打的地方滴滴也不打。”

大黄蜂在虹桥火车站前花高价租下一摊位,程维也想办法花4000块在火车站厕所旁边租一摊位,并特意叮嘱地推,“一定要人出来的时候发传单,人进去的时候传单就没了。”

想当初,2014年,他与快的搞补贴竞赛,“快的补贴10块,滴滴补贴11;滴滴补贴11,快的补贴12。”那场整整搞了一年的烧钱大战,双方共投入20多亿。

当时,订单量一天上涨了50倍,滴滴的40台服务器根本受不了。程维连夜电话连线马化腾,小马哥立刻从腾讯调集了一支精锐技术部队,一夜间准备了1000台服务器。

在中关村苏州街的银科大厦,程维的技术团队连夜重写服务端架构,7天7夜没下楼,吃住全在办公室。当时的情况是,滴滴的服务器挂了,用户就会涌向快的,快的服务器马上挂了,用户再涌回来,滴滴接着挂。

与快的战争结束后,滴滴所有的工程师们浑身发臭,一位工程师的隐形眼镜已经拿不下来,更有人出现幻觉,大喊一声“地震了”,结果所有成员从银科大厦十层轰轰轰跑下楼。

想当初,2015年,程维调集市场、业务、PR、HR和财务,成立狼图腾项目组,和Uber火拼。

每隔一个小时,他就会给项目组负责人发一条信息,“有空吗?过来一下。”

那段时间,滴滴员工几乎每天早上跑步进公司,“九点钟早会,迟到一次罚200百,迟到三次就是500百。”有时候会在公司门口遇到程维,四、五个人一起猛跑。

2015年的那10个月,滴滴办公室没有超过一个礼拜是平静的,不是竞争出状况,就是价格战出现问题,“来不及喘气,天天都是高潮。”程维每天感觉坐在一辆飞速行驶的车上,“轮子都要飞出去了,但是还要踩油门,每天都惊心动魄。”

那个时候,程维是资本的宠儿。

为入股,马化腾直接绕开让腾讯投资部一把手,并在2013年北京两会期间专门请程维吃饭。

你想啊,马化腾是什么人物?什么身价?当时滴滴一天才一两千单,撑起量也就10万元的流水,与腾讯哪里在一个频道上。

但是,人家小马哥就肯放下身段,单独请程维吃饭。而且,马化腾还大气地答应了程维的所有条件,包括不干涉公司业务的独立发展和不谋求控制权。所以,那顿饭之后的不久,滴滴就获得了腾讯的1500万美元投资,程维也多了一位大哥马化腾。

日后,在马化腾的主导下,滴滴于2014年完成C轮1亿美元的融资。也正是那笔融资,增强了程维与快的打营销“补贴”大战的底气。而且,马化腾还一手促成了微信与滴滴之间的战略合作。

在微信巨大流量的带动下,到2014年3月,滴滴用户已经超过1个亿,日均单超过500万单,滴滴一跃成为移动互联网最大日均订单交易平台。

那个时候,滴滴是精英的朝圣地。本来柳青是代表高盛想要入股滴滴,没有想到,最后被程维收之麾下,“滴滴的一半工资是你的,剩下的才是我们大家的工资。”

你想,柳青是谁?北大才女,柳老板的女儿,高盛亚太区董事总经理。那人脉,那资源,那视野,怎是草根出身的程维能比?

但是,人家就愿意加盟。

事实上,除了柳青外,程维身后集结了一支超豪华的管理团队。张博,首席技术官,前百度资深员工,“上天派来的天使;”李建华,首席发展官,体制内前司局级干部。朱景士,战略副总裁,两个月就搞定了7亿美元的融资。

事实上,有了资本的助威,高人的指点,贵人的相助,尤其是2016年年初彻底一通江山后,程维就过上了逍遥快活的日子,滴滴的估值也膨胀到800亿美元。

但是,就在不知不觉中,“滴滴一下,马上出发”已经不见了,早高峰叫不到滴滴已经成为常态,春节期间打车难的问题尤其明显。

据说2019年春节前最后几个工作日,滴滴快车9公里的距离,价格相比平常出租车贵了将近1倍,其中包括增加了5元的春节附加费。即便如此,发送订单后,滴滴排队人数已经超过50人,需等待1小时。

有数据显示,2019年从小年到正月初六,全国平均打车成功率为64%,也就是说每10次打车就有4次打不到。

是政策变严了吗?的确,2018年底以北京为例,京牌、北京户口、网约车运营证书“三证”要求更为严格。依照12月18日拿到的《安全管理整改方案》,大量不合规司机被清退,滴滴可用车大量减少,影响平台效率。

但是,另一方面,又有新的敢死队入局,导致竞争加剧。有数据显示,2018年12月,嘀嗒和首汽是前两个月环比增长最高的APP,首汽增长近50%。

是抽成提高了吗?的确,有不少滴滴司机吐槽,滴滴抽成高、租车费高,滴滴已经成了新的出租车公司,抽成几乎达到了30%的水平,“按照一个司机每天拉客200元到400元来算,也不过只能赚得140元到280元,刨除油费、折旧、保养等费用,剩下的就更少了。”

事实上,随着各地网约车政策的落地和执行越来越严格,很多司机选择观望或离开,程维不得不持续投入补贴以维持供给,仅2018年就投入了108亿,“既能激励好司机,在高峰期供需失衡时高效调度有限运力,尽最大可能满足乘客需求,又能保证公平性。”

也对,也不对。“心动则万物皆摇摆,”最主要的还是程维的心态出现了变化。

“国内主场比赛已结束,接下来要走出去全球打客场”、“2017年滴滴的重点是修炼内功,2018年我们将会全面出击。”多么地书生意气,多么地挥斥方遒。

那个时候,程维在乌镇小桥流水旁,惬意地与张一鸣、王兴等新一代大佬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那个时候,程维在北大博雅塔下,紧紧握住戴威的手,一投就是几千万美元,“用共享单车来解决短途出行,解决出行的最后一公里是最优方案。”

但是,滴滴的城墙并没有程维想象的那么厚,水并没有那么深。

美团可以入局,高德可以入局,同样,滴答也可以卷土重来。程维蓦然发现自己烧了20多亿,打了无数次战役赢来的东西并没有那么值钱,对手竟然顷刻之间可以瓦解。

而且,堡垒往往最先从内部开始瓦解。郑州空姐致死的恶性案件成了滴滴的风水岭,大众的舆论自此彻底改向。在巨大的安全压力和政策合规压力,最终程维不得不将最为盈利的顺风车永久下线。

紧接着,2018年滴滴被曝出亏损109亿。

好在程维手里还有牌打。2018年4月,他刚在私募市场完成了一轮55亿美元融资,加上此轮融资前100亿美元现金储备,滴滴顺利过冬并不难。

难就难在信心的恢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