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看秋元康,男看郭德纲

2019-02-22 12:39 ·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叶春池   
   
看德云社,经历了谁谁走了、谁谁谁也走了的动荡期,如今红起来的不是再也不走了吗?经纪公司,还真得学学郭德纲。

现在,应该可以正式宣布,当下中国有三大男团模式:TFBOYS的少年养成模式、produce 101的综艺选秀模式(《青春有你》、《偶像练习生》),还有德云社的剧场模式。

而要细论起来,TFBOYS是模仿日本的杰尼斯模式,101是引进的韩国模式,唯有德云社,是货真价实的本土模式,是中华大地上长出的一朵男团“奇葩”。

当然,尽管硬糖君一向高度肯定德云社模式的原创性,也必须承认:虽然并非刻意模仿,德云社模式显然有其镜像——那就是由秋元康开创的日本女团AKB48模式。与48模式的异曲同工,让DYS48绝非一句笑谈。

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想要做可接触式养成偶像,想要将千奇百怪的“材料”点石成金,想要做整体品牌价值超越明星个人价值的男女团体,女团要学秋元康,男团要学郭德纲。

德云社实红这事儿,如今已毫无疑问。张云雷甚至成了流量典型,被各大媒体轮番讨论。除张云雷外,德云社中郭麒麟、杨九郎、孟鹤堂、张鹤伦等相声演员均有了“饭圈”。

“捧角”是曲艺界早已有之的文化,为名角一掷千金的千金小姐和阔太太们常常出现在文学作品中。时隔百年,“捧角”文化在德云社复苏,且有不断蔓延的趋势。

随着德云社的逐渐明星化,其独有的运营模式也更为市场关注。曾经郭德纲夸下海口,他想捧谁谁就能火,并且能具体到什么时间火。当时大家只作笑谈,而如今,没有人怀疑郭德纲的造星能力。

手下上百号男艺人,分成9队持续性进行剧场演出,他们直接与观众互动,既是养成粉丝、也是养成艺人;成员一旦被发现潜质之后,就能得到力捧,可以参与热门综艺和影视剧的拍摄;即使个人能力不突出,强大的团内关系网也能帮助成员混个脸熟。

而对观众来说,上百号、各色各样的“男色”,剧场可接触式的沉浸体验,总有一款打动你。

真正的养成系

剧场养成偶像由48系开创先河,殊不知郭德纲早已下了一盘养成的大棋。早在十几年前,便开始提前布局,收徒养大,如今正是多年教养开花结果的巅峰时刻。

硬糖君之所以称其为德云48,而非德云101,也正源于此。日本的48模式提供全日制住宿式管理,包括衣食住行在内的基础生活要素都有覆盖。而韩国的练习生模式不会完全照顾艺人衣食住行,而是阶梯式的,只对达到要求的练习生贴身服务。郭德纲的徒弟们也更接近前者,很多都是从小养大的“儿徒”,亦师亦父。

郭德纲至今已经收了100多位徒弟,排字云鹤九霄、龙腾四海,已经收到了霄字科。而这些徒弟中,不少都是沾亲带故。在德云社后台,除去师承关系,很多人之间有着错综复杂的亲缘关系,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DYS48的团魂。

像张云雷不仅是郭德纲的徒弟,还是他的小舅子,因为与郭麒麟差不多大,俩人从小一起长大,名为舅甥,实为兄弟;王九龙是郭德纲的外甥,郭麒麟的表弟;李云杰和张鹤帆娶了郭德纲的两个干女儿,成了他的干女婿……

其他男团可能还要演演塑料兄弟情,德云社可是实打实的“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如今国内男女团体普遍缺少团魂,唯粉占据绝对主流。唯有在德云社身上,我们能看到团魂对于粉丝扩散具有极大助力。

粉丝喜欢上一个德云社的成员,很快就会捎带着喜欢他的关系网。很多迷妹在喜欢张云雷之后,也喜欢上了他的师兄弟,发现孟鹤堂、张九龄、王九龙都挺不错,也就逐渐成了德云社十级学者。

而家族企业的打法让郭德纲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强大的“徒弟练习生”储备也让德云社避免了人才断层。

此前,德云社不是没有捧出过明星。远有“相声界吴彦祖”曹云金,近有国民表情包岳云鹏,但像张云雷如此规模的偶像式圈粉,还的确是头一遭。而这个全新流量给德云社带来的不光是真金白银的回报,也给了德云社不少启发,开始全力打造相声爱豆。

尤其是这两年,除去已经成了大角儿的郭德纲、于谦、岳云鹏,德云社可以说是带出了一批大小流量:德云四公子、栾怼怼、九馕等新人的冒头,让德云社的造星平台能力已毋庸置疑。

而即使已经有了几百人的人才储备,德云社在新人的培养上可以说是“不遗余力”。每年都大规模的进行全国招生,由德云社的总教头高峰亲自授课,不断将养成系进行到底。

德云小剧场

48系偶像最大特点就是剧场模式,秋元康的宗旨是:即使并非人人皆知,也永远会有粉丝愿意为了她而排队。不管在哪里,都会想方设法去和这个人见面。

剧场、握手会这种极强的互动模式,虽然不能保证偶像大范围的出圈,但能圈住不少死忠粉。这也是德云社所推崇的“小剧场制”与48系的不谋而合。

目前,德云社常规演出场地共有德云剧场、三里屯剧场、黑龙江德云社剧场、广德楼戏园剧场、南京德云社等九个剧场。而在九个剧场里进行巡回演出正是德云社从“一”到“九”九个演出队的队员。基本每周有六天时间演出,票价从20元到200元不等。

甭管多大的腕儿,即使是郭德纲,也是从小剧场走出来的。就算现在如日中天的岳云鹏、张云雷,也仍然在小剧场演出。一方面,相声演员的业务能力就是靠着剧场演出不断打磨的。另一方面,这也确实是最直接的可以跟观众互动的方式。

与48系让粉丝和偶像握手相对应的是,相声粉丝自有一套“接梗”方式。首先学会一项技能,“噫”和“吁”的用法。“噫”是叫好,给舞台表演者的鼓励,“吁”早意是喝倒彩。观众要通过不同的语境来判断喝彩的方式,比如出现了“三俗”段子、特殊梗之后,就要好好学习“噫”“吁”的用法。这就是相声圈的应援技巧了。

有时,观众还要肩负接梗的重任,观众本身就成为表演的一部分。像岳云鹏就非常喜欢跟观众互动,在说相声过程中抛出一些俏皮话给观众,这个时候就要考验观众和演员的反应能力了。

而迷妹冲进德云社之后,各种偶像圈的互动方式也多了起来,什么现场大合唱、灯牌、荧光棒,应有尽有。

但不同于日系模式对偶像资源的高度管制自闭,禁止对剧场演出进行一切拍摄,在德云社还未走红的小剧场阶段,郭德纲就已深知互联网开放传播的重要性。

德云社在小剧场演出时,从来不禁止观众拍照录音、录像。一般的小剧场杜绝录像,害怕视频传出去,大家都在网上看了,就不来买票了。但德云社不在乎,郭德纲甚至还鼓励观众录像,观众在小剧场录了像,回家之后传到网上,就有了更多人能够看到,德云社的名气也迅速铺开。

如果说48系的偶像还在“出村”“扩村”之间犹疑,那么郭德纲一开始想的就是大众化。这也就不难理解虽然拍一部、扑一部,但德云社跨界影视圈的心始终不灭。

捧谁谁红?

“只要注意观察,就能发现老郭想捧谁。从2017年开始,老郭就在捧张云雷。他在相声圈已经积累了不少粉丝。”一名德云社资深迷妹对硬糖君说。不仅在一众徒弟之间,郭德纲的地位无人能及,甚至在粉丝之间,他们的“桃儿”,也是神一般的存在。

德云社的兴盛自然与这些艺人息息相关,随着岳云鹏、烧饼、张鹤伦、孟鹤堂的爆红,德云社仿佛已经找到造星的独家窍门。除了张云雷有一定的偶然性外,从岳云鹏、张鹤伦到孟鹤堂,郭德纲是捧一个火一个。

郭德纲想捧谁,确实很明显。当初捧岳云鹏的时候,先让他在小剧场攒点人气;接着在自己的专场上不断给他露脸机会;相声圈吸了一波粉之后,又开始向大众市场发力,但凡有郭德纲的综艺节目,一定就有岳云鹏的身影。这番洗脑、刷屏式的栽培,不火也难。

郭麒麟和张云雷也是差不多的套路。从搜索指数上来看,《欢乐喜剧人》是他俩爆红的一个节点,打开了大众知名度。

尤其张云雷,通过自身颜值、外型、苦练多年的童子功、重情重义的人设以及抖音和B站上作品大范围高频次传播的合力作用下,张云雷成为相声圈的“蔡徐坤”,拍时尚杂志、做客“快本”、出单曲、与杨超越一起代言金拱门、甚至“被拽”都上了热搜……

电视真人秀《欢乐喜剧人》为“德云天团”开启了大众向圈粉之路。但“出圈”也意味着对原有核心价值的调整。郭德纲和他带领的德云社,以“创新”的姿态对传统相声“回归”,虽然赢得大批粉丝拥戴,但他也早早看到剧场相声的上限,开始摸索转型之路。

但业务的拓展方面似乎并不太顺利,即使有德云流量加持,德云社出品的影视作品还是离不开“烂片”二字,但在造星上的探索德云社还是成功的。

“男色消费”大行其道的今天,国内男性偶像类型一直没有被填满,依然有着广阔的市场空间,老郭搞一个《相声101》,迷妹们肯定是愿意打call的。

养成系之所以能令选秀综艺、经纪公司、资本方前仆后继的投入,在于其将不可控的造星过程变得可控,把本来不能工业化、标准化的事情,变得标准化。他可以不断复制自己,并且解决了令众多公司头痛的艺人跳槽问题——男团品牌凌驾于成员之上,不止为用户提供更多选择,公司资源也足够分散。只要品牌还在,谁走了都行。谁走了,可能发展还不如不走。

看德云社,经历了谁谁走了、谁谁谁也走了的动荡期,如今红起来的不是再也不走了吗?经纪公司,还真得学学郭德纲。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