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公司“开门黑”:Q1频报季度盈利新低,多数获得上市以来单季度最差业绩

2019-04-12 15:19 · 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  郭雅琼   
   
在业绩预告发布的同一天晚上,华谊兄弟还发布公告表示,王忠军将提供无息借款2.7亿元作为公司业务的财务支持,期限为一年。

2019年第一季度,影视公司们集体交了一份相当难看的业绩,但这样的糟糕业绩或许不是终点。

如预期一样,唐德影视和华谊兄弟这对在去年经历过重大挫折的“难兄难弟”,双双爆出亏损,前者亏损四五千万,后者亏损近一个亿。

至于那些盈利的公司,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光线传媒预计实现净利0.78-1.05亿元,幸福蓝海预计实现净利1000-2300万元,慈文传媒则预计实现500-1500万元净利。

看着是没亏,但与去年一季度相比,几家影视公司一季度盈利全都大幅下滑,最严重的光线传媒净利下滑预计达到94.73%-96.06%。

更值得注意的是,对于其中大部分公司来说,2019年第一季度的这份业绩预告,都是其上市以来的单季度最差业绩。

电影票房表现不佳、影视作品储备后继无力、电视剧高价红利已过……虽然一季报业绩预告只是这些公司财务情况的浮光掠影,但仔细对比其2018年一季报、半年报等相关公告后,还是会发现整个行业走向低谷的蛛丝马迹。

华谊亏损近1亿,

唐德净利下滑283%

以预计亏损8672.25-9172.25万元的一季度业绩预告,华谊兄弟成为目前发布一季度预告影视公司中,亏损最为严重的一家。

这一净利水准与去年同期的2.59亿元相比,下滑了133.55%-135.48%,也超越了2017年Q1的﹣6841.51万元,成为华谊兄弟上市以来亏损最为严重的一个季度。

电影票房不及预期成为华谊兄弟陷入亏损的重要原因。

2019年前3个月,华谊兄弟的影片只有去年12月29日上映的跨期电影《云南虫谷》以及上月发行的《把哥哥退货可以吗?》,前者被寄予厚望却只收获1.5亿票房,后者作为泰国年度喜剧片票房冠军,国内票房最终只有171万元。

而去年同期上映的影片则包含了《芳华》《前任3》以及《遇见你真好》。对比下来不仅在票房上下滑严重,在影片数量上进一步减少。

因为项目销售受阻而陷入亏损的还有唐德影视,该公司也成为这批公开一季度财报的公司中,净利下滑最为严重的影视公司。其预计Q1亏损额为3970万元-4470万元,同比变动-283.02%至-262.55%,是上市以来亏损最为严重的一个季度。

更早之前的2018业绩预告显示,2018年唐德影视的营收同比下降34.95%至7.7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5.65亿元,同比下降393.11%。一季度预告显示,其重点投资制作的电视剧《一身孤注掷温柔》《因法之名》正在发行中。

除了华谊兄弟以及唐德影视,其他影视上市公司也好不到哪里去:虽未亏损,但盈利能力同样大幅下滑。

其中,光线传媒预计实现净利0.78亿元-1.05亿元,与上年同期的19.93亿元相比,下滑超9成。

光线解释称,一方面电影成本上升使得业务利润下滑。2019年前3个月,光线传媒上映并计入报告期票房的影片共4部,包括《疯狂的外星人》《四个春天》《夏目友人帐》以及《阳台上》,总票房为23.31亿元。

另一方面,去年同期,光线确认出售新丽传媒股份,产生了巨大的投资收益。

此前《疯狂的外星人》28亿保底业内盛传背后是光线所为,最终该片票房为22亿元。对比后也可以发现,光线2019年Q1的业绩下滑不仅仅因为电影成本上升。

与华谊兄弟一样,光线传媒的票房和影片数量也遭遇了双重下滑。其2018年Q1共有7部影片确认收入,不含服务费的总票房达到了38.28亿元,而2019年Q1只有4部影片,不含服务费的总票房只有21.6亿元,同比下滑了43.56%。

同样受到电影市场不景气影响的,还有幸福蓝海。

其2019年Q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1000-2300万元,同比变动-77.79%至-48.92%。除了票房收入减少、新建影城增加导致成本增加的因素外,去年收购的重庆笛女阿瑞斯影视一季度出现亏损,也成为幸福蓝海业绩下滑的原因之一。

业绩最佳的捷成没投影片

华录扭亏为盈依然一地鸡毛

就连业绩看上去较为光鲜的公司,也隐藏着不少隐患。

与众多做内容的影视上市公司相比,以内容版权运营为业务核心的捷成股份,反而成为了业绩最佳的公司。其预计Q1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亿至1.9亿,同比变动-20.76%至-5.90%。在业绩预告中捷成股份表示,报告期内版权运营业务经营稳定,保持良好增长的态势。

不过数娱梦工厂注意到,2019年Q1捷成股份并无参投影片上映,而其去年一季度作品有《红海行动》和《南极之恋》,去年下半年还参投了《淘气大侦探》《一出好戏》以及《冰封侠:时空行者》等3部影片。与去年相比,捷成参与的电影项目可以说是锐减。

在一众净利同比下滑的影视公司中,只有华录百纳实现了业绩的增长,然而该增长是建立在去年同期严重亏损的基础之上。

数据显示,华录百纳2019年Q1预计净利润为500万-1000万元,同比增长110.73%-121.45%,而去年同期则亏损4660.94万元,当时同样是其2012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该公司收入主要来源于剧目的海外发行及过往剧目的二轮发行,主流卫视晚会类节目的内容营销以及媒介资源的硬广项目投放等。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华录百纳的2018年度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全年归母净利润亏损额在33.29亿元到33.34亿元之间,其中由于出售资产造成的非经常性损益合计-15.88亿元。

虽然一季度业绩较去年同期有所改善,但等待华录百纳的依然是一地鸡毛。

一方面低价甩卖综艺产业带来巨亏,另一方面,被投资者希望能够注入上市公司的深圳盈峰,还投拍了由吴秀波、翟天临主演的电视剧《深渊行者》,目前来看该剧播出恐是遥遥无期。

电视剧红利期已过?

项目数量锐减

除了电影市场的不景气,明星限酬、剧集限价等政策也影响了以电视剧为主要业务的上市公司,而电影公司诸如光线和华谊趁着行业东风享受电视剧高价红利的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

慈文传媒2019年Q1业绩预告显示,预计实现500-1500万元的净利润,与去年同期的8734.87万元相比,下降幅度高达82.83%-94.28%,是其2016年以来单季度的最差业绩。

进入2019年,慈文的收入确认项目只有一部网络剧《等等啊我的青春》以及综艺节目《中国梦之声·下一站传奇》,但一部网剧加上一部综艺节目的收入,尚不抵去年的一部《回到明朝当王爷》。

慈文2018年Q1实现营收2.86亿元,净利8734.87万元,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57.82%,净利增长205.72%,主要原因便是《回到明朝当王爷》确认首轮网络发行收入。

华策影视2019年Q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为3000万元–4000万元,去年同期为3608.89万元,同比变动-16.87%至10.84%,基本达到持平。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华策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额达到了2800 万元,这意味着其Q1的收入大部分都来自政府补贴和投资收益。

2019年Q1报告期内,华策确认收入的主要有全网剧《我的莫格利男孩》等,跨期影片《地球最后的夜晚》等以及艺人经纪业务收入,去年同期确认收入的全网剧则有2部。

2019年前三个月,华策上映的3部影片票房表现也不尽人意,《地球最后的夜晚》在一片争议中收获2.82亿元票房,另外两部作品《战斗民族养成记》和《朝花夕誓》,前者票房803万元,后者不足2000万元。

对比之下,去年同期华策投资、发行的3部影片《勇敢者游戏》《南极绝恋》《祖宗十九代》,总票房为9亿元。

刚刚尝到甜头一两年的电影公司们,电视剧业务的收入也应声而落。

2018年一季度,光线传媒凭借着《新笑傲江湖》《爱国者》两部电视剧获得了2.18亿元的投资收入,电视剧业务收入较2017年同期暴涨647.09%。

到了今年,形势已然改变。今年一季度光线确认了《八分钟的温暖》《逆流而上的你》以及《听雪楼》共计3部电视剧的投资发行收入,在数量上比去年同期还多了1部,但电视剧业务的利润却同比下滑。

华谊兄弟则干脆缺席。

去年第一季度,华谊共有《好久不见》《嗨!前任》以及《快递侠》三部电视剧播出,但今年一季度确认收入的电视剧项目为零。

不过,华谊在业绩预告里罗列了不少正在操作的项目,其中《八佰》《伟大的愿望》《侍神令》(原名《阴阳师》)等影片已经进入后期制作,陆川的《两万里计划》已开机,多部影片也已进入建组筹备阶段,预计下季度开机拍摄。

电视剧方面,《古董局中局之鉴墨寻瓷》已经进入后期制作,报告期内其筹备并参与投资了多部电视剧,包括《古董局中局之掠宝清单》《宣判》《光荣时代》《心宅猎人》等,另外网剧和网大仅罗列出来的便有9部。

在业绩预告发布的同一天晚上,华谊兄弟还发布公告表示,王忠军将提供无息借款2.7亿元作为公司业务的财务支持,期限为一年。

影视行业的艰难险阻可见一斑,此次一季度业绩预告只不过是将这种悲观以更加直接的方式呈现。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