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郭广昌的“中场战事”

2019-05-15 11:14 ·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何凝   
   
不是说靠钱买一个球队,复星的任务是自己打造一个豪门,这是复星要做的事。

代表欧洲俱乐部最高水平的四支球队一年内输给了同一对手——狼队。

这赛季英超总榜,狼队紧跟顶豪BIG6。刚复归就挤进前十并屡封列强,郭同学笑醒。

仅三年,郭广昌将狼队变成英超战狼。这热血沸腾的劲儿,于谦都不敢这么烫。

这不是狼队,是狠队

今年,英超球队史诗般包揽欧冠、欧联杯决赛场,横扫欧洲,却不敌“大灰狼”。

2018-19赛季的英伦球场,一个字形容狼队,狠。

英超1:1逼平曼城,2:1胜切尔西和曼联,3:1胜热刺和阿森纳,足总杯2:1胜利物浦。在球迷看来,狼队打BIG6,就是“劫富济贫打列强”。

一支刚升级的球队,一个大牌球员都没有,不在保级区撕扯,居然近欧战区打boss?!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

2016年7月,复星收购英冠狼队100%股权。嫌英超球队估值并不划算的郭广昌,退而求其次买了当时混迹英冠的狼队。

足球不是个赚快钱的场子。要不断投入金钱、时间,外加一些运气才能看到收成。

2016-17赛季,狼队在英冠的排名不升反降,以第15名草草了事。不给力的教练、更衣室的不稳定让狼队冲超的希望渺茫。

“那些血淋淋、失败的东西,才是让我们不断进步的动力。”郭同学耐着性子求变。

2017年5月,葡萄牙人Nuno Espírito Santo加盟狼队,担任主教练。球迷们亲切地叫他Nuno。

“不是所有球员一开始就很优秀。但足球是团体运动,不单单是球员教练的小团体,还有球迷和支持你的人。”Nuno认为,一支球队最重要的是坚定信念,大家相互信任、倾听、分享。

“我已赌上自己的一切。当你将球队带入新阶段,你也会进入新的人生阶段。”

Nuno的首个赛季,30胜9平7负,狼队以99分登顶英冠。99分,只比同期捧得英超的曼城少1分。

他毫无悬念地当选英冠最佳教练。

升级英超首战后,为了团结更衣室,Nuno和队员开了个小会。“足球与比赛等级无关,重要的是你们这场有没有好好踢。”他给球员们打气。

一些欧洲联赛的强队弃将被招募入伙,成为球队得分手。低价买进,耗时培养,这很郭广昌。

墨西哥前锋Raúl Jiménez就是这赛季刚来的。

曾效力于马德里竞技的Jiménez仅一年就被放弃,远走本菲卡后,于2018年被租借到狼队。

他在狼队爆发了。2018-19赛季,Jiménez攻门得分13次,成为狼队历史上英超单赛季进球最多的球员,荣居射手榜第12位。

今年,狼队已将Jiménez从本菲卡买断,Nuno将和曼城、利物浦、热刺的教练们角逐英超最佳教练。

闯一闯,二哈变战狼。

不是说靠钱买一个球队,复星的任务是自己打造一个豪门,这是复星要做的事。觉得自己钱多而乱花钱的企业,在全球其实不受尊敬的,既不会让员工有价值,也不会让当地社会觉得有价值。”郭同学坚信。

出来混,都是有故事的

狼队也曾是得意的主儿。

狼队,全称伍尔弗汉普顿流浪者队(Wolverhampton Wanderers F.C.),成立于1877年,是足球联盟创始成员。伍尔弗汉普顿早期是农产品集散地,后来发展钢铁,现在是一座大学城。因地名词根有“Wolver”,队标是一只略萌的狼,简称狼队。

20世纪50年代,狼队是英格兰足球顶级联赛最耀眼的明星。1954年、1958年、1959年,狼队三次登顶。但进入80年代后,成绩直线下滑,从甲级落到了丁级。此后几个赛季,还是没能重新进入顶级联赛。

1992年2月20日,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成立,乙组更名甲组II。甲组II级别的狼队开始缓慢复兴。

三天后的亚洲大陆,一位老人南巡结束。他说,改革开放胆子要大一些,看准了的,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

坐标上海的哲学系大学生郭广昌深受鼓舞,与校友用3.8万元开始创业。

沿东部海岸线北上,山东青岛。30岁的黄克兴在麦田里思考,一瓶啤酒,控制好一千多个关键质量节点是不是就足够。

他供职的酒业巨头——青岛啤酒开始向欧洲大陆扩张。1992年,青岛啤酒在意大利成立欧洲办事处。1994年,青岛啤酒在巴黎成立欧洲贸易公司。

此时巴黎时尚界正重新洗牌。百年奢侈品牌Lanvin日薄西山,其高定系列被迫停产,这家原本只服务于贵族的企业陷入窘境。

同城的“官二代”Henri Giscard d’Estaing,不甘心只在快消圈晃荡。

海的另一边,20岁的葡萄牙人Nuno已步入职业球员生涯。吉马朗伊斯维多利亚、拉科鲁尼亚,守门员Nuno在这些鲜有人听说的俱乐部度过青春时光。

这些不同经线的生命,将在同种哲学纬度汇集。

连接他们的就是郭广昌。

允许一部分狼队先富起来

1995年,仅创业三年的郭广昌已有长远打算,他这么写道:“必须坚持多元化发展的战略。这是我们企业发展壮大的重要体会。”

与郭同学的命运不同,守门员Nuno的事业一直不见起色。大多时候他不是在场边看球,就是在场上看球。2007年,辗转于亚欧板块好些年后,他回到祖国葡萄牙,效力于波尔图。

同年,复星在香港上市,提出多元化战略的国际版本——中国动力嫁接全球资源,全球布局就此展开。

2010年,复星开始投资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小股权;2014年,控股葡萄牙保险;2015年3月,私有化要约收购Club Med;4月,联手TPG Capital收购加拿大太阳马戏团Cirque du Soleil……

守门员Nuno也开始改变自身定位。冷板凳坐久了,他渐渐习惯观察,从一个踢球的变成足球研究者。他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其实事情都有两面性。表面上没什么机会踢球,实质上你可以通过旁观视角看到很多东西,看到整个比赛空间。”

原来Nuno也是个哲学爱好者。

他放弃球员生涯,转而执教。

自英超联赛成立后,越来越多的国际资本渗入其中。知名体育人颜强认为,在国际化的大潮流中,欧洲足球成为不同经济力量展示肌肉的平台。

在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后,中资当不可示弱,但效果嘛,有些呵呵哒。

马德里竞技、AC米兰,都曾出现了中国老板的身影。

2016年,欧洲足球迎来中资收购潮,苏宁、云毅国凯、IDG资本也纷纷入局。

7月,复星收购英冠联赛的狼队。

得人心者得天下。郭广昌说,在哪里投资,一定要去呼吸那里的空气,去感受他们的生活。

沉浸在伍尔弗汉普顿工业与学术混合的气氛中,郭同学知道,眼下狼队最需要的、当地市民和球迷最需要的,就是胜利。

幸运地是,他实现了。

2017年5月,教练Nuno加盟狼队。2017-18赛季,狼队高居英冠榜首,时隔六年重返英格兰顶级联赛。

它意味着,即便来年英超垫底,球队也会有约1亿英镑转播费收入囊中,足够抵消先前在转会市场的投入。

2018-19赛季,据英国《每日邮报》统计,狼队本赛季回报率最高。

这应和了复星做体育的标准:一是必须要有盈利、正循环的商业模式;二是必须要能为中国体育行业发展带来帮助。

本赛季结束后,狼队的门票、转播费、广告费,上涨是可预见的;签下了两名中国国籍年轻球员,其青训和一线队并无明显界限的文化氛围也将影响中国足球的发展。

今年7月,狼队将跟随英超亚洲杯来到中国,也将和中国足球圈面对面交流切磋。

不在伍尔弗汉普顿的日子,只要有狼队的比赛,郭广昌几乎每场必看,凌晨两三点也不例外:

“有一场非常关键的球,狼队1:0领先,没想到终场前五分钟,被连罚两个点球。第一个点球的时候,我很紧张,不过狼队门将很给力地把它扑出来了,让我松了一口气。没想到一分钟不到,裁判又给了对方一个点球,当时我想,完了。结果,对方第二个点球又射飞了,我们赢下了这场比赛。”

2019年5月,英媒TalkSport发布英超老板排名,郭广昌位居第一。

平凡变神奇,郭是老司机

法国巴黎。

前总统之子Henri Giscard d’Estaing在政坛尝试几年后,嫌“圈子太小,看不到大世界”转而投向快消领域。

1997年,不想囿于饼干和苏打水、想“活出广阔人生”的Henri加入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负责财务与国际市场。

刚上任,就得收拾烂摊子。

成立于1950年的Club Med是全球最大的度假酒店连锁集团,以一价全包的度假方式、G.O团队(亲善组织者)的“家庭友好型”服务著称。

但是,由于价格昂贵,竞争对手很容易用低价复刻其模式。

2001年起,旅游业整体下滑。2003年Henri成为CEO后,没能改变Club Med股价下挫的局面,他的压力不小。

此时,他盯上了“嗷嗷待哺”的中国旅游市场。然后,他遇见同样喜欢看世界的郭广昌。

2015年2月,复星完成Club Med收购。

在保留一价全包、G.O团队和高端定位的同时,复星针对中国市场创立全新产品线Joy View,根据在地文化多样性设定度假村的不同主题,聚焦中心城市出行圈的家庭度假服务。

私有化第一年,Club Med便扭亏为盈。当前,中国已成为其诞生地之外的第二大市场。

“当一切乘以13亿后,就会变得势不可挡。”

带你play带你飞,这逆风翻盘的套路和狼队相像。

巴黎,几个街区之外。

“强弩之末”的Lanvin被欧莱雅集团售出,恢复独立。新股东注资,其销售额也翻番。但公司管理及设计团队却一直动荡,更糟糕地是,在潮流迅速迭代的时尚界,其品牌辨识度正面临弱化的威胁。

2016年,Lanvin在近十年里首次达到1830万欧元的净亏损。2018年,复星收购Lanvin,接下来的就是团队重建。

2019年1月,当Bruno Sialelli成为新任创意总监时,并没有多少时尚圈内人认识他。换角引得一片哗然。

年仅31岁的Bruno毕业于巴黎时装设计学院 Studio Berçot,曾任西班牙品牌Loewe设计总监,之前先后在Balenciaga和Acne Studio任职。“我的设计是关于生活方式的故事,我想用讲故事的方式呈现情绪与现代感。”Bruno表示。

年轻化、全球化、有创意和冲劲,Bruno很符合复星的用人标准。

2019年2月,名为“Mystic Pilgrims”的大秀在建于十三世纪的巴黎克鲁尼博物馆发布。国际超模Kaia Gerber和Gigi Hadid上阵走秀,好莱坞巨星Uma Thurman、人气橄榄球星Odell Beckam、火箭少女孟美岐等纷纷捧场。

“太有活力了,让人眼前一亮”“说中国人无法经营国际奢侈品牌的,都可以闭嘴了”……这场以法国绘画艺术家Gérard Schlosser的系列画作为灵感、配色兼具古典与现代感、设计俏皮又浪漫,并出于商业考虑加强了成衣比例的首秀大获好评。

今年,Lanvin将把注意力转向关键类别,同时有计划地进行实体店改造。依托复星时尚集团,中国及亚洲其他国家也将增开店面。

同期的英超赛场,升班马狼队已经稳居前十,正向欧战区冲刺。

与郭广昌一同创业的汪群斌曾有评价:如果我们是一个球队,那么郭是中场,是队长。

老牌的“中场战事”,郭同学的确擅长。

低点介入,耐心经营,这八字逻辑被复星再次提炼为更国际化的词语——turnaround。

复星将“turnaround”解释为“业务重建”,即在全球寻找好的企业和产品,让他们成为复星国际产业生态的一员。

“越是血流成河的地方越要有兴奋感。”这兴奋感恐已深入郭同学血液。

足球和啤酒更配哦

“一个国家如果有了足球和核武器,起码还得有啤酒。”音乐鬼才Frank Zappa曾说。

自英国人和德国人将啤酒带进第一届世界杯赛场,足球和啤酒成为最佳CP。啤酒商们竞相营销,球场成了他们的资本驻地。

1978年,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首次在电视上看到世界杯转播。赶时髦的群众们迅速适应了“足球+啤酒”的“洋搭配”。人们一边听宋世雄解说,一边把酒侃谈。

20世纪90年代,大部分家庭换上了彩色电视,国民迸发对感官愉悦的追求,健美裤、露背装成为时尚。各种国际联赛转播陆续落地中国,人们有更多机会看球、喝酒、瞄美女。进入21世纪,大家对“美”的理解更加多元混搭,商业跨界有了文化土壤。

2002年,40岁的黄克兴成为任青岛啤酒战略发展总部部长。他很明确,慢、专、精的功夫不仅要用在田间地头,还要用在品牌出海的路上。亚、欧、美、非、澳,青啤渐入不同种族的生活。

2017年12月,郭广昌从啤酒巨头朝日手中买下青岛啤酒17.99%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2018年4月28日,在结束与谢周三的比赛后,狼队在家门口捧起英冠奖杯。

整个伍尔弗汉普顿疯狂了。球迷们倾巢而出,为家乡的英雄们呐喊。人挤人的街道,球员们在游行大巴上拥抱、跳跃、欢唱,主队色的大巴,硕大的“TSINGTAO”标牌将车窗盖住。

场内饮食是俱乐部不可或缺的收入来源。此时的伍尔弗汉普顿,空气中弥漫着啤酒花炸开的狂喜。

“青岛已成为我最爱的啤酒。”有球迷在狼队的Twitter下评论。

这只是郭同学工作的一个小场景。更多“走进寻常百姓家”的跨界正在途中。

2018年8月,青岛啤酒发布《中国精酿生活方式白皮书》2.0版,将啤酒定位为“生活道具”;世界杯期间,推出艺术广告《新地壳运动》,配合地铁画展、机器人送酒等体验项目。

2018年,青岛啤酒以1455.75亿元的品牌价值,成为中国啤酒品牌新高。

2019纽约时装周中国日,青啤揭晓“百年国潮”限量款。一系列花式营销赚足眼球。旗下奥古特、拉格、白啤、皮尔森和黑啤等一系列产品蝉联国际大奖。而郭同学在所有该有啤酒出现的场合,也永远举着一瓶红彤彤的“复星高照”定制青啤。

“狼群的强大源于狼,狼的强大在于狼群。”在复星的每种小生活背后,总有郭同学的大生态加持。

2019年5月12日,本赛季英超收官,升班马狼队实力获称“巨人杀手”。

郭同学显然不甘当“巨人杀手”,他的目标,是成为巨人的缔造者。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