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民:社保基金投资蚂蚁金服,今年估值已经翻了5倍

2019-05-19 18:36 · 投资界     
   
如果让任何一个消费者,任何一个C端变成互联网和数字化的C端,这就是全中国消费者的升级。

2019年5月18日-19日,“2019中国供应链高峰论坛”在福州举办,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出席并演讲。

以下为演讲内容

我跟大家分享大写的C与小写的b。看昨天刚发生的一个故事,瑞幸咖啡在美国上市了,这是2018年1月刚刚创立的公司,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上市之后市值达到了42亿美元。他就做了一件事情,中国的C端消费全球性的咖啡文化,居然月活数量可以达到四五百万的水平,每天都在全国开一个新的店,最后店的数目、月活数量迅速飙升。一年多的时间到美国一上市居然就有42亿美元的市值。

这些咖啡从哪儿来的,只用了四轮融资的钱从哪儿来的,所有的月活店的投资,资本信用供给链条是怎么样的,从咖啡生产基地到最终每一个消费者手中的产品的所有产业链条、运输链条、信用链条是怎么样形成。只用短短的时间就改变这样一个原有链条的机制,基于数字化的逻辑创造了全球最快速的C端通过改变供应链实现C端场景,成就了一段故事。

讲这段故事,不是说瑞幸咖啡未来是否成功的定义在于今天的上市融资,而是说供应链这样一个金融化的逻辑过程之中怎么在中国大放异彩和怎么没有发挥作用的C、b两端的逻辑。

回到大写的C,今天基于数字化的互联网逻辑成就了在中国的天量级的公司以及独角兽,他们全部都是在C端成功的,我们在C端找到了搜索,找到了电商,找到了社交,但这些东西我们觉得中国人的C端在迅速成长,中国有最大的人口,有最大的人均收入水平提高的人口,这样一个C成了吸引全球投资和中国投资人,并促使他们改变自己的供给链的需求力。

如果让任何一个消费者,任何一个C端变成互联网和数字化的C端,这就是全中国消费者的升级。我们要问得是拼多多是消费降级还是消费升级,如果拼多多卖的都是便宜的东西,那是因为他供给链当中实现优化,特别供给链的金融化实现优化让东西变便宜,让偏远的原来没有互联网和数字化覆盖的地区的人变成网民,变成网络金融支付者,这个时候就在信用上,在网上去购买你供给的那个东西,居然成就了一家新的电商,只是在供给链和需求链当中把他变成网民的购买者,实现了一次历史的蜕变。

如果我们把这个故事放大,我们会发现所有基于C端数字化和互联网的成长,都抓住了中国历史C端巨快的成长和巨大的变化,和内在根据自己的福利去改变世界需求力的时候,所有的C端场景都会中国数字化供给链的改变而实现历史大爆发的时代。

我们不仅看了三大场景,不仅看了拼多多,不仅看了瑞幸咖啡,如果我们今天看到任何一个端口都是这个逻辑,我们需要强调的是,这个端口的大C怎么实现在C端的捕捉能力和获客能力当中变化到了供给端的两大因素。

第一个供给端的因素是如何让原来的供给链变成是最低成本、最数字化的供给链,才可以实现成本最低、供给能力最强,可以在最大效率下实现对新C端的开发和供给时刻的应对。如果你把供给端看成是中小企业,你中小企业就成了。如果你把供给端看成是新消费力,新消费力就成了。

我们更想强调不是这个因素,这个因素我们可以从任何一个前端的场景当中实现,你去做搜索,你去做电商,你去做这些的时候把所有背后的商品原来的供给链条发生一次历史性的互联网的数字化的变化,你就可以完成了。

如果我们更相信的是,你把金融这样一个围绕供给链本身的供给方和需求方、信用方进行金融化的改变后,你的效率,你的信用,你的资产的价格,你的流动速度,你的杠杆率,你的IPO的速率一切都会发生历史性的变化。而如果这三者形成一种合力,就是今天谁做应对需求的拓展,用数字化的逻辑,谁做供应链的市场化的逻辑改变原有供应链的结构,谁做金融化的供应链的金融来改变自己的成本和效率结构,谁就是这个时代巨大的成就者。

如果我们看天量级的公司,市值达到5000亿美元以上是这样的成功。如果看独角兽,像是刚才举的一些例子,就是这方面的成功者。如果我们把这个视线进一步放大看,未来独角兽也出现在这个领域,未来天量级公司也出现在这个领域。这是我今天要讲的第一点大写的C起的作用,C端的开发和供给端的应对,基于数字化和商业化逻辑怎么去完成。

讲第二部分在于结构的错配和紊乱,是我们今天让C能够迅速壮大,而b不能够壮大的核心焦点。如果我们视角放在b端,我们的b端如果从供应链的角度看,不仅有贸易,不仅有物流,不仅有服务,不仅有金融,不仅有监管,不仅有机构准入,不仅有制度规定,关键的是在这样一个多层次,甚至我可以描写到十几个层次维度的时候,每一个层次里面的维度我们都它划分为不同的类别,企业就划分为大型国有企业、一般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中小企业。金融机构就看成持牌金融机构、非持牌金融机构和市场化一般的金融机构。物流可以分成铁路、空路、管道一切的类别。当我们把如此多的层面,里面分成如此多内容的时候,其要求结构的复杂程度是十分复杂的。问题就在于我们还可以把它动态化,实时在变谁可以准入,谁不可以准入,这个结构动态性的变化又错综复杂。

我们解决了两个问题,第一,从技术的角度可以把所有链条当中每一链条点上的层次和维度最优化的解决。无论从大数据的逻辑、算法的角度,还是从云计算的角度把基础设施拉出来可以服务于所有的层次和所有的点,你无须自己做。如果从商业的开源和商业云计算免费服务平台角度来看,我可以只用一个APP创造一个产业,只用一条算法创造一个神奇。

如果是这些的时候,突然发现所有这些东西技术可以解决的问题迅速就可以延展到金融服务能不能够通过这种方法全部解决,这个时候供应链金融就闪现登场。当供应链金融闪现登场的时候,什么地方可以把这样逻辑全部用在金融角度用在产业方向的时候,谁就可以焕发出金融和技术的逻辑,为产业得到深度服务。恰好我们最为复杂的体系、层次、维度和变动难以适用它。我们就找到了什么地方最能适用它,C端,因为C端最能把握每一个人的偏好,C端最能让我迎合你的偏好,甚至用最好的商业体验开发你的偏好。从这个角度当中,如果C端进一步说谁满足这个C端,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可以针对这个东西,新创的民营企业不受这个影响,可以迅速满足这些,新创一年的可以说在一年当中所有链接点可以全部用到供应链当中和供给体系当中,就满足了我的C端。

这个时候看金融领域当中出现几大社会突出现象,一个是消费信贷领域当中成为各家银行追逐的焦点,是因为消费当中的场景的服务敞开了,你可以去汹涌澎湃,这个时候银行里面不仅有私人银行部,甚至过去银行理财全部是针对它进行有效的服务。哪一家银行如果不在消费信贷当中去把握自己的新的市场份额,那家银行一定是在这样一个金融链条当中落后了。

如果我们在看到这种方向的时候,我们才发现真正b端供应链倡导了这么多年而进不去,是因为自己里面的数字分割、物流链分割、金融链分割,一切分割最终是一个数据孤岛,数据孤岛不仅在物流层面,不仅在供给链层面,更多在金融供给当中也是错位,在制度的规定性当中,国有企业的钱你必须放在哪儿去,不能优化,优化了以后你怎么样去做。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发现如果我们回头去看所有的互联网这些企业的时候,这个时候白条已经出现了,白条的出现无非是你的资产的部分作为一个金融链条当中起始定价和起始运行过程当中的链条可以用信用逻辑去解决。

这个时候,我们在案例里面居然可以找到芝麻信用,你不仅是金融当中的信用,购物当中的信用,消费当中的信用都可以算成你的积分。如果我们在今天看供应链当中的金融逻辑的时候,在所有的互联网公司当中已经铺天盖地随处可见的时候,居然在我们的大型国企里面,即使在国有垄断型大型国企里面推不进去,因为商业逻辑、基本逻辑一切逻辑都不通。

贸易端推不进去,何况你在生产当中的物流端、金融端,即使在一家银行给你提供的金融服务也有不同的部门和不同的约束,不同的条件。以至于我们今天受制于这种结构才真正满足了我们的b不能够随着时代的技术进步和商业逻辑和金融技术逻辑的进步而同时比翼奇飞,形成了我们的小b。

第三部分说未来路径会是怎么样的。我们会想有这样的路径,如果所有基于C端的东西都可以在新的消费场景当中得到迅速成长,他们在满足这些的时候,一定会形成自己发展当中的b端的商业逻辑,而这个b端商业逻辑不仅让物流费用,让一切的东西得到解决,而且会让金融端的东西满足它得到供给链金融普遍深化的、随时创新的应用。

我们今天看物流一定会看到顺丰物流,一定会看到阿里物流,一定会看到京东物流,改变这样一个世界。但是我们看到的是所有这些物流背后的信用、资产评估即使产生不良资产的时候,是因为金融逻辑已经在里面了。

我们得出两点结论,中国今天已然处在大C历史背景中,你应该找到那些C点还没有被替代的东西。当你在小b端自主经营市场化的b端,用b端的数字化逻辑和金融逻辑全部得以应用的时候,你在市场当中输出两种能力,第一,b在逐步壮大的同时一定会影响其他的变革力量和冲击小b端向你学习和改变。第二会用这个例证告诉别人,用这种方法才可以真正得以实现和应用。如果这个逻辑成立,我们相信今天互联网头部公司当中实现b端的供应链的也好,实现b端金融链也好,一定会是这当中最成就和最发展的路径。

当然这个当中的故事还给我们最深厚的一个逻辑,你今天在这个时代如果要C端的成功,必须在起步阶段就把你b端所有链条的优化数字化在多层次、多维度当中进行结构最大的优化。如果你缓一步,慢一步,已经比别人慢了,比别人竞争力弱了。这和前端的三个消费场景缓慢的像阿里做出蚂蚁金服,像腾讯作出财富宝等等这样一个逻辑当中,不一样的是今天在这个端口的竞争已经到了同期,已经到了同步、同时的状态当中去发展。

我们会想一个逻辑,当这些东西全部成就的时候,举一个例子,社保基金挣了一笔钱,谁投这个头部的金融公司赚钱。社保基金投了蚂蚁金服5%,今年的估值已经翻了5倍,恰好是满足了供应链金融全部的金融化的服务,而信用的数字化和数字的商业逻辑满足了今天这个东西。

如果C端促成了小b端的变化,小b又促成了大B端的变化,过去实质性、跨时间的变化变成了今天同步性的、同时的变化。而且特别要强调的是当我们的链条,金融链、供应链也好,不仅是中国的,而且是全球的。不仅是你的,而且是所有链条的时候,那个时代我们就会捕捉住大C的需求和小b的成长的内在逻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