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0|红杉中国顾翠萍:从研发到VC,此刻正是医药投资的好时期

2019-06-05 09:39 · 投资界  李拜天   
   
有人问她是否“后悔”从研发走向投资,她毫不犹豫地说:投资给予我眼界、知识面上的开阔性,比我做医药研发时要宽得多。

从新药研发到医疗投资,顾翠萍属于半路出家,但这也决定了她是一位有着很强专业医疗背景的投资人。

现在她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过去7年时间里,顾翠萍参与了贝达药业、药明康德、再鼎医药、药明明码等知名医疗公司的投资,并在生物技术、创新制药、分子诊断及精准医疗的细分领域里持续深耕。

有人问她是否“后悔”从研发走向投资,她毫不犹豫地说:投资给予我眼界、知识面上的开阔性,比我做医药研发时要宽得多。

F40|红杉中国顾翠萍:从研发到VC,此刻正是医药投资的好时期

从医药研发到医疗投资

加入红杉之前,顾翠萍是一名医药研发人员,曾在礼来制药中国研发中心及上海睿星基因技术有限公司担任研发经理职位。后来,经朋友介绍,顾翠萍加入奥博医疗资本,担任中国部门投资经理,正式进入投资圈。

2010年初涉医药投资,顾翠萍远不像现在这样游刃有余,从前的工作都是在和药打交道,如今急需要站在行业之中,又要从行业抽离,考虑更长远的事情。她虽总结自己是“机缘巧合”进入VC圈,但本质上,投资的新鲜感在内心深处吸引着她。

在这支专业医疗基金里历练了两年多后,顾翠萍在2012年加入红杉资本中国基金。

红杉给顾翠萍的触动非常大。

首先,投资开放程度高。当时,大型基金内设专门医疗投资团队的并不多,红杉不仅有这样的设置,还有着灵活的分配机制,并没有像一些其他机构那样有规定的医疗投资总额,只要是好的、过硬的项目,都能进行投资。

其次,红杉的决策流程速度也给顾翠萍留下了深刻印象。“很多基金项目上会要预约时间,一来二去可能要等一个月,但红杉都是围绕投资行为来设计的机制,所以我们内部的决策流程非常迅速且高效。”顾翠萍介绍,这让她一年时间可以做很多事,整个机制在推着投资人快速向前。

在红杉的7年时间里,顾翠萍和其所在团队的投资决策都集中在投资创新技术:关注创新药、新治疗手段(细胞治疗、基因治疗、基因编辑等)、关注最新的诊断技术、精准医疗以及医疗服务相关,这也得益于红杉所具备的国际化视野和投资资源。

寻找医疗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是红杉医疗投资的方法论之一,目前,在医疗板块各大的细分领域,红杉都有所布局,如贝达药业、健帆生物、新产业生物、药明康德、再鼎医药等等。另一方面,顾翠萍介绍,团队接下来会更关注早期项目的投资。

创新药领域的贝达药业,是迄今为止让顾翠萍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投资。2016年11月,红杉投资的创新药龙头企业贝达药业作为领先的新药公司成功登陆A股资本市场,这也是顾翠萍从投资—投后管理—成功IPO及退出全流程参与的项目,她告诉投资界:投出去资金只是第一步,投资收益给到LP手里,同时我们又可以陪伴优秀公司发展的每一个阶段,这样才算完整。

现在是医疗投资的好时期

顾翠萍回忆,2010年时,真正做医疗投资的人“可能两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而近几年来,很多投资机构都备有专门的医疗投资团队,专业的医疗基金也相继成立,顾翠萍觉得整个行业在很好的上升通道,不断有新的机会涌现。

首先,中国医疗板块相对于其他成熟的产业板块来说还尚未达到成熟阶段,中国医疗行业的整体机会是非常结构性的,很多细分领域欠缺甚至空白,如今需要慢慢充实,形成产业布局;

其次,医疗行业相对而言有很强的刚需,受经济周期影响较小;

再次,现如今国家政策对于创新技术很是支持,鼓励对创新领域的投资,顾翠萍认为这是很好的投资方向。

在医疗创新的大背景下,出现的可投资标的越来越多,而去年以来,资本市场趋于理性,企业估值也逐步趋于理性,这是投资人所希望看到的。“估值合理,这对我们来讲就是投资机会更多了。”

近几年,红杉在医疗领域的投资也进入了收获期。顾翠萍介绍,从2016年开始,红杉医疗投资每年都有上市退出的案例,覆盖A股、港股和美股。仅自2018年初至今,红杉中国就有ARMO Biosciences、药明康德、信达生物、ModernaTherapeutics、基石药业成功上市。众所周知,医疗投资属于投资周期较长的细分领域,能在一段时间里有持续的IPO退出,是令人满意的成绩。

2019年,顾翠萍的工作重点依旧没有改变,一方面持续关注领域内的创新,另一方面对自己投资的企业负责到底,“我会有很大一部分时间花在帮助被投企业上,红杉的投资一直都是全流程的服务。”

做VC是一种挑战

顾翠萍一直觉得最符合其投资人身份的特质是有很强的责任心,这让她能在做任何工作时都全情投入,事无巨细负起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

很多朋友问她:从做新药研发转行到做投资,你后悔吗?想回去继续做研发吗?顾翠萍毫不犹豫:“做投资给我的知识面、眼界,比我做新药研发时要广的多。”更何况,每天接触前沿技术让她能了解更多未知的东西,保持对工作的热爱。

做投资最难的是对不确定性的把控,VC是一种挑战,让投资人在不确定性中下判断,在不能看清事情全貌时做决策,但这也正是投资迷人之处——不停思考,用经验总结出方法论,慢慢平衡掉不确定性,或者在不确定性中找到一个舒适点。

然而,国内新一代的投资人大多没有经历过经济周期,顾翠萍认为穿越周期的能力尤其重要,这需要时间,更需要修炼好内功,懂得如何在下行的周期中找到上行的空间。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