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编程掉下风口,淘汰期已至

2019-07-18 07:46 · 微信公众号:铅笔道     
   
各个玩家到了拼规模的关键节点,也意味着新一轮洗牌已至。

与两年前相比,少儿编程赛道如同被推下风口的小baby,要学会断奶,自己独立走路了。

在较早进入的创业者眼中,投资者们也变了,变得更加专业、老练,还有苛刻。

多位编程项目创始人透露,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资本重点关注团队、故事、用户增速、现金流水。而2018年下半年以来,资本的关注点开始转向业务增长实况和经营健康度,包括现金流、续费率、获客成本与客单价匹配度、财务模型健康度、盈利概率、客户认同度等。

投资人越发“苛刻”,也在倒逼创业者更加关注经营数据和自我造血。今年是众玩家比拼内功的一年,通过“烧钱”圈市场的阶段已然过去。在资本市场状况总体不佳的情况下,各家对外投放并不是十分激进,反而都在通过精细化管理和深度服务,提升留存、续费和用户口碑。

不难预见,那些因为市场热度而进场的玩家,如果获客模型、课程体系、课程质量、服务水平等不佳,今年之后或被淘汰出局。

注:本文内容主要来自铅笔道记者采访和网络公开信息,论据难免偏颇,不存在刻意误导。

融资难、难、难

少儿编程赛道的融资晴雨表,同样随着创投环境的变化而浮动。

2018年上半年,他们经历了资本市场的火爆,几乎项目都有机会获得融资。去年下半年,资本市场像变了天似的,那是最黑暗的时期。然而在2019年上半年,仍然有9家少儿编程相关项目完成融资,其中5家处于Pre- A轮之前,其中3个项目为首次披露融资。可以看出,资本依然对该赛道兴趣浓厚,可是对创业者而言,如今能拿到融资,难度系数是翻倍的。


少儿编程掉下风口,淘汰期已至


少儿编程赛道融资项目一览

在小码王创始人王江有看来,以上变化的核心原因有两点:一是由于去年k12行业监管政策的密集出台,使得资本也受此影响;二是二级市场整体表现不佳,影响到一级市场的募资。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资本关注少儿编程机构自我造血能力的时候已经来临。也就是说,少儿编程赛道如同被推下风口的小baby,要学会断奶,自己独立走路。

王江有透露,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上半年,资本重点关注团队、故事、用户增速、现金流水。而2018年下半年以来,资本的关注点开始转向业务增长实况和经营健康度,包括现金流、续费率、获客成本与客单价匹配度、财务模型健康度、盈利概率、客户认同度等。

同处这一赛道的西瓜创客联合创始人钟鸣、妙小程创始人管春华和贝尔编程创始人林钊仕,也向铅笔道表达了相似的感受。

钟鸣对铅笔道表示,资本在行业早期对少儿编程项目追捧,更多关注招生规模、营收规模等前端数据;而2018年末至今,资本则更多关注课程质量、完课、续课、成本结构模型、师资成本等后端数据。

管春华称,两年前资本更关注产品、课程;一年前,资本更关注流水增长;目前,资本更关注运营健康指数,比如ROI、收支平衡、盈利/上市节点。

特别是今年,少儿编程行业的新老玩家越来越难融到钱了。”林钊仕称。

不难看出,在已经不是新风口的少儿编程赛道,投资人已经越来越专业、老练。在王江有的记忆中,早期的少儿编程行业,在资本心中的存在感极低。“2016年底-2017年上半年,包括一线基金在内的大部分投资机构对少儿编程的认知并不够。他们都无法判断或确定少儿编程是一个方向,甚至能否形成一个赛道。”

王江有分析,认为造成这种变化的主要原因有三方面:一是资本市场周期性回归,早期更关注流量,当前更关注业务实质;二是各家的差距开始显现,早期各家均未开始盈利,当前出现能盈利的玩家;三是二级市场出现一些非盈利的投资项目,资本趋于冷静。

而林钊仕则认为,一是因为头部玩家阵营逐渐形成(头部企业最新融资规模已达到亿元级别),新玩家如果没有差异化竞争优势,将很难获得融资;二是因为现在投资人追寻商业本源,都要看现金流、毛利率等数据,导致老玩家想获得新一轮融资也很难;三是二级市场的不景气会传导到一级市场,进而影响融资。

从另一角度来看,投资人越发“苛刻”,也在倒逼创业者更加关注经营数据和自我造血。

拥抱加盟拼规模 竞争加剧

为了造血,为了数据,今年以来,少儿编程行业出现愈来愈多的玩家开始拥抱加盟模式。看上去,这是一条“做出数据和规模”的捷径。

“去年少儿编程行业发展加盟商的品牌尚不足10家,时至今年年初,这个数字已变成数十家。”林钊仕向铅笔道回忆。

在他看来,这是机构、家长等多方长期共同作用的结果。另外,少儿编程、创客教育、机器人教育三者一定程度上的相互竞争,也催熟了线下的一个发展速度。

对此,王江有表达了不同观点。他认为,一方面,随着大环境变化和资本市场趋冷,机构有通过加盟商获取现金的需要;另一方面,很多想入局少儿编程行业的新玩家,但其又不具备产品研发的能力。

实际上,目前不同玩家对于加盟模式的态度确实不尽相同。

在林钊仕看来,加盟商选择加盟有三大原因:一是政策的持续利好,加上家长端对少儿编程的需求也不断增加,促进了机构开展少儿编程课程;二是机构需要持续引入紧跟市场发展的有竞争力课程;三是师资匮乏和综合成本高等成难题,而加盟优质的、有运营经验的品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他举例,尽管一些机构为加盟商提供教案和教学管理系统,但后者却无法落地实施教学。不过总体来讲,林钊仕对加盟模式持赞同态度。

然而,王江有和傲梦编程创始人袁哲栋相对持谨慎态度。

王江有认为,目前加盟商并不具有持续服务用户并运营管理校区的能力。

他进一步解释,一是不同于线下已积累多年的少儿英语,少儿编程作为一个全新的行业,在当前发展中需要不断沉淀、积累和被验证;二是由于少儿编程业务门槛较高,涉及招生获客、教学运营、师资管理等诸多环节;三是一些机构甚至都没有经营线下店的经验,却试图让加盟商去帮其完成,这样的逻辑显然不成立。

袁哲栋认为,目前国内少儿编程行业发展仍处于早期阶段,意味着该市场将面临诸多不确定性,需要不断满足用户的新需求。在市场大规模增长的表象下,如若此时引入加盟模式,对机构口碑形成或无益处。

加盟商因经营不善而接连发生的倒闭潮或是跑路潮,将直接影响到行业参与者和学生。所以看似行业更热闹,实则危机也由此开始。”王江有如是说。

或许其他行业的加盟规律同样适用于少儿编程赛道,把握好加盟的关键节点,可能在规模上弯道超车,可是一旦加盟的环节中出现管理漏洞,臭了口碑,品牌倒下,也是一眨眼的功夫。

各个玩家到了拼规模的关键节点,也意味着新一轮洗牌已至。

目前行业玩家普遍主打的方向是编程启蒙。而少儿编程应该是要成为一门学生最感兴趣的理科培优课程。在傲梦编程创始人袁哲栋看来,少儿编程行业需要进行一次重新定位。

“2018年是行业的爆发年,一年内少儿编程赛道获得融资的机构即达数十家。今年是各家比拼内功的一年,已经不再‘烧钱’打市场。”他表示,目前各家对外投放不是很激进,都在通过精细化管理和深度服务,提升留存、续费和用户口碑。 

事实上,少儿编程行业发展已步入淘汰赛阶段。

钟鸣认为,那些因为市场热度而进场的玩家,如果获客模型、课程体系、课程质量、服务水平等不佳,今年之后或被淘汰出局。

对此,王江有也有共同感受。“从供给端来看,头部效应日益凸显,行业分化将进一步加剧。”小码王表示。

不过,这些早先入局的创业者,对行业前景满是期待,因为这个赛道还是“太早期”。

据《2017-2023 年中国少儿编程市场分析预测研究报告》显示,当前中国大陆少儿编程渗透率仅为0.96%,预计每人每年在编程培训领域消费为6000元,粗略估计目前国内的少儿编程市场规模达百亿左右。而且随着普及率每提升1%,整体市场规模有望扩大100亿。

网易卡搭编程的负责人曹智清也曾公开介绍,在整个培训辅导领域中,少儿编程的百度搜索占比为5.2%。相比较语数外三门学科搜索都超过15%的占比来说,少儿编程仍处在幼年期。

整个赛道更大的金矿,还在冰山之下。好在,这个受政策强影响的行业,一直有利好政策加持。

利好政策加持

近几年政策对少儿编程教育的影响不容忽视。

自2015年9月教育部在《关于“十三五”期间全面深入推进S(科学)T(技术)E(工程)A(艺术)M(数学)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提出探索 STEAM 教育、创客教育等新教育模式以来,少儿编程相关政策接连出台。


少儿编程掉下风口,淘汰期已至


历年少儿编程政策一览

不过,从目前来看,中高收入家庭仍为少儿编程的消费主力。

小码王创始人王江有对铅笔道表示,从受教育学生家庭境况来看,少儿编程行业已经受到部分中等收入家庭的关注,但中高收入家庭由于其意识更强等原因,至今仍为少儿编程行业的主要目标客群。

此外,供给能力强的地方,渗透率往往会更高。

“从地域分布来看,除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新一线城市也逐渐成为少儿编程机构的主要战场。” 王江有称。

西瓜创客联合创始人钟鸣认为,目前80%以上的少儿编程市场分布在一线、新一线和二线城市,且省会级别的二线城市的渗透率正处于快速上升阶段。

同样,在贝尔编程创始人林钊仕看来,由于相关政策和渠道布局等原因,去年年中以来,少儿编程在三四线城市的渗透率有明显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少儿编程用户由低龄向高龄渗透的趋势渐显。

妙小程创始人管春华告诉铅笔道,从受教育学生年龄来看,目前学习少儿编程的小学一年级到四年级学生的占比更高。但是,四年级以上的学生在参培学生中的占比有较大提升。

事实上,优秀师资匮乏问题几乎困恼着每一个少儿编程玩家。

钟鸣称,优秀师资的供给不足,尤其给采用在线一对一或小班课模式的少儿编程机构带来巨大挑战。

目前,少儿编程行业并没有形成统一的产品定价标准。

钟鸣向铅笔道表示,各家产品定价存在较大的差异性。一方面是由于没有一套统一的课标,使得各家对于交付的衡量标准有不同的理解;另一方面是由于各家产品形态的差异化,导致获客模型的不同。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当前少儿编程公司普遍通过制造焦虑来刺激家长付费。

林钊仕认为,编程在成为语、数、英等学科之前,家长对少儿编程价值的认知存在缺陷。少儿编程最根本的内核是培养孩子的计算思维,但各家在宣传时向家长传达更多的是政策鼓励、大家都在学、编程正在成为新学科…,而不会详细地为家长讲解这个内核。原因在于家长普遍没有耐心听机构深度解读一个新事物,而通过制造焦虑刺激家长付费的效果最快。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