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垒》“爆”了,加速一个时代的终结

2019-08-13 13:45 · 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祥燎   
   
当然,烂片还会一直有的,但《上海堡垒》似的烂片,影响力大,教育性强,对各方而言都意义重大。

《上海堡垒》爆了,爆雷的爆。

这部据称耗时6年,投资高达3.6亿的“科幻巨制”,成为了除《哪吒》之外,暑期档里另一种现象级电影——

论票房,它上映三天,勉强破亿,注定要让投资方赔到姥姥家;论口碑,它豆瓣3.2分,淘票票5.9,猫眼5.8,属于极度辣眼睛或催眠的级别。

《上海堡垒》“爆”了,加速一个时代的终结

上映前,它声势浩大,剑指《流浪地球》。

《上海堡垒》“爆”了,加速一个时代的终结

没想到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先是逼疯官微,令后者失心疯似的连发四次同样的灵魂拷问。

《上海堡垒》“爆”了,加速一个时代的终结

接着又逼得导演和原著作者一同道歉,也是前所未见。

《上海堡垒》“爆”了,加速一个时代的终结

相比官方,观众对《上海堡垒》的反应更显创造力,集齐了人类抖机灵之精华:

流浪地球为中国打开了科幻电影的大门,上海堡垒把它又关上了。

这种电影是请别人去看了之后,还要再请别人吃顿饭道歉的电影。

周五八点的场,结束一周的劳累,满怀期待地睡着了。中间老婆叫醒我几次,我以为电影进行到了白热化,我猛的醒来,原来我打呼噜了。

其实,片方不必太过妄自菲薄,观众也不必太过义愤填膺。

刀哥肯定,多年以后,人们将津津乐道《上海堡垒》的好。

终结一种奇葩模式

有人忧心忡忡地认为《上海堡垒》关上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大门,这绝对是杞人忧天了。

因为它压根就不能叫科幻片。

相反,《上海堡垒》不仅无过,还有功。

它的第一个功劳,就是加速终结了影视行业里的一种奇葩模式。

中国人太聪明,在各个领域都能思考出千奇百怪的商业模式,然后圈钱。在影视行业,就有这样一种模式:IP+流量明星。

在这一模式的统治下,中国迎来了群魔乱舞的烂片纪元。

提及烂片,《富春山居图》必须有姓名。

2013年,这部杂糅了动作、虐恋、3D、科幻等多个商业元素的电影,直接刷新了大众对烂片的认知:原来,在烂片之下,还有如shi般的存在。

但那个时候的观众,从未见过这种shi,好奇心油然而生,最终被片方成功利用,一波“烂片营销”狂收3亿票房,跻身当年国产片票房前十。

自此,流量时代开启。

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接踵而至,“IP+流量”模式雏形初现。

4部《小时代》,在短短两年接连上映,质量之烂好比杀人诛心,还是用钝刀子。唯一的优点是稳定——豆瓣评分均在5分以下。

但有流量加持的《小时代》系列,还是以17亿的票房成为中国最挣钱的系列电影之一。

趁热打铁,紧接着郭敬明集齐范冰冰、吴亦凡、陈伟霆、杨幂等著名面瘫演员,推出了电影《爵迹》。

这部号称唯一一部能抗衡《富春山居图》的全明星大片,堪比蜡像的CG效果所烘托出的气氛如鬼片般诡异,让当年所有的烂片都松了口气。

同年,鹿晗主演的《盗墓笔记》上映。

对于它,可以这么说,同是盗墓题材,它与《寻龙诀》之间差了一百个《九层妖塔》,看坟头蹦迪都比看它有意思得多。

但彼时鹿晗仍是顶级流量,因此电影狂揽10亿票房,拿下2016暑期档冠军。

流量的诱惑,令星爷也把持不住,在其电影《西游伏妖篇》中插进了一个吴亦凡,拿下17亿票房。

不过自那以后,谁也不欠星爷电影票了。

其实在那时,“IP+流量”已经时灵时不灵了。但是,捷径走多了,谁还愿意老实走路。

于是2017年夏天,集大成者《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来了。

大IP,杨洋+刘亦菲主演,微博热度惊人,猫眼和淘票票想看人数双双破纪录,加上电视剧的热度,仿佛注定票房大爆。

但是,连续几年被喂shi,观众再怎么后知后觉,也该察觉到味道不对劲了。

于是《SSSSS里桃花》亏了。亏到粉丝锁场也拯救不了,亏到杨洋至今都接不到有价值的电影片约。

2018年吴亦凡的《欧洲攻略》,同样扑街,白瞎了梁朝伟。

但是说实话,这种程度的亏损,并不足以让喜欢走捷径的投资方死心。

怎么才能死心?

只有像《上海堡垒》这样亏得惊天动地,亏得血本无归,才能一巴掌拍醒大佬,让他们明白“IP+流量”模式早已过时。

《上海堡垒》杀身成仁,善莫大焉。

拯救一批实力演员

用实力拨乱反正,是《上海堡垒》的第一份功劳。

但在刀哥看来,它的第二份功劳更具意义——为行业输送人才。毕竟葛大爷的金句言犹在耳:21世纪什么最贵?人才!

这份功劳如何而来?这得从流量明星演电影说起。

演电影,相对于流量明星的唱跳rap而言,其难度和工作量不可同日而语。但他们必须转型,总不能三四十了,还在装小鲜肉啊。

所以我们就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流量明星掺和到电影行业来。有的意在圈钱,有的是真想突破。

比如,《动物世界》的李易峰,《一出好戏》的张艺兴,《地久天长》里的王源,他们都做了相对成功的尝试。

实在琢磨不来演技的,比如吴亦凡,也会奉上一曲《大碗宽面》,接地气。

为了转型,这些流量明星再也顾不上光鲜亮丽的形象,甚至不惜刻意扮丑。

但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和真正苦心钻研演技的演员相比,半路出家的流量明星的演技还不如三岁小孩的过家家。

既然如此,同样要花钱,观众为何不去看真正的演员?至少,他们不会尬演,观众不会看得脑壳疼,也不会被粉丝追问“你知道爱豆有多努力吗?!”

所以这几年尽管行业混乱,有一股趋势却悄然而起:那些原本不为人知,甚至稍显落寞的好演员,开始吃香了。

因《钢的琴》名噪一时的王千源,肯定想不到2015年的《解救吾先生》会让他身价暴涨,今年甚至还身陷“天价片酬”的争议。

这盛世,以前的王千源怕是想都不敢想。

相比《钢的琴》,《解救吾先生》的优势一个来自于题材,另一个来自于时代——烂片时代,不比不知道,王千源的演绎太惊艳了。

再说雷佳音,不温不火了多少年,终于因为《我的前半生》、《和平饭店》声名鹊起,今年的《长安十二时辰》更火到没边。

此外还有《人民的名义》里的“达康书记”,《都挺好》的倪大红,《我不是药神》的“黄毛”,《驴得水》的任素汐....

原本,这一个个新老演员,要颜值没颜值,要资源没资源,只会演戏。未曾想人到中年,不仅没遇上中年危机,反倒迎来人生巅峰,甚至出圈了。

都是同行衬托得好啊。

就是在这一次次对比中,流量明星与实力演员之间呈现出了肉眼可见的性价比差距。

但是,总有一些大佬,他们不懂演技不懂内容,投资时只能参考“数据”,因而流量明星仍有戏可接,电影市场还会时不时飞翔,恶心观众。

好在有《上海堡垒》这颗巨雷,惊醒梦中人。

它让投资人看到了所谓的6000万鹿晗粉丝,水分到底有多大。它让投资人深刻意识到,流量明星真不如实力演员,后者不管怎么说,至少片酬低多了。

《上海堡垒》后,如果还有谁会投资流量明星主演的电影,那只能是王多鱼了。

再造一个行业未来

当烂片在市场上大肆收割时,刀哥一度觉得中国电影要完了。

直到《上海堡垒》,刀哥才明白烂片的良苦用心。没有它们的压迫,就不会有中国电影市场的今天。

它们就是鲶鱼,为搅活市场不断翻腾。

因为烂片,观众终于分清了美丑,好演员终于有了出头之日,投资人终于有耐心听故事,一步步良性推进整个行业。

最终,以《战狼2》将《SSSSS里桃花》碾碎成渣为号,口碑时代轰然而至。

从那以后,诸如暑期档、春节档等关键档期的票房冠军,都离不开口碑效应。

2018春节档,看似不讨喜的《红海行动》强势逆袭,而《捉妖记2》和《西游记女儿国》一泻千里;暑期档,《我不是药神》刷屏成现象级,《爱情公寓》高开低走。

2019年春节档,《流浪地球》一骑绝尘,《新喜剧之王》和《神探蒲松龄》泛不起一丝涟漪;暑期档,动画片《哪吒》杀向40亿,而《上海堡垒》连一天的单日票房冠军都拿不下。

没有烂片的反向推动,不会有这么多人,从观众到演员到制作人,都憋着一股气要死磕好电影,甚至费时费力地要死磕出中国电影的工业体系。

烂片让他们意识到,费力不一定能讨好,但不费力肯定不讨好。

因此,中国电影在战争片、现实题材、科幻片、动画等各个类型都实现了史无前例的突破,有烂片的一份功劳。

从此之后,相信会有更多人从质量出发,考虑剧本、演员、制作等等。

就像吴京在拍《战狼2》时,投资人要在电影里生插进一枚小鲜肉,他宁愿不要投资也不妥协。拍《流浪地球》时,他可以不拿片酬还倒贴,从演员变成投资人。

从此之后,会有越来越多追梦的,干死圈钱的。

结语:

口碑电影赚大发的例子,我们见证太多了。为了更进一步,像《上海堡垒》这样众人皆知却爆雷的大制作,正是我们当下所急需的。

当然,烂片还会一直有的,但《上海堡垒》似的烂片,影响力大,教育性强,对各方而言都意义重大。

未来的中国电影史,《上海堡垒》或许将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甘愿为万人践踏,化作春泥更护花的精神,不该被遗忘。

厚葬友军。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