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三年,哪类文娱公司能够脱颖而出?

2019-08-19 14:00 · 投资界     
   
具备什么样条件的内容创作公司可以拿到投资?

2019年8月18日,北京市文化创意产业促进中心、携手清科集团,将于北京市东城区天鼎218文创园举办“第八届中国文化金融创新大会”,此次大会将邀请文创相关部门领导、以及深度活跃在文化产业的投资人和创业者到场分享观点,并围绕“古今融合文化变革”、大文化投资、金融赋能文化以及教育、内容、体育、文化消费等行业焦点深入讨论。

下午V-talk环节中,在清科文创创始合伙人、总裁万两的主持下,三千资本创始合伙人黄璜,南山资本董事总经理周宓共同围绕“New Chapter:‘内容’”这一话题,展开热烈的讨论。


未来三年,哪类文娱公司能够脱颖而出?


以下为讨论内容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

万两:大家好,我来自清科文创的万两,很高兴邀请到两位一起来分享关于内容投资的宝贵经验,首先请两位分别介绍一下自己和所在的机构,以及在内容投资领域你们的投资偏好,股权投资和内容投资领域是否都有涉猎?

黄璜:我是三千资本的黄璜,我们是一个垂直的,专门投文娱的一支基金,从2017年开始到现在我们投了很多文娱的垂直领域,有说书的,还有听书的(比如懒人听书),还有动画领域的(比如绘梦动画),还有直播领域的(比如花椒直播),还有一些游戏公司,还有一些专门在垂直领域做广告的公司,很高兴跟大家在这里进行交流。

我们基金的投资偏好其实还是比较保守,早期我们不太会涉及,投资的主要是中后期。比较偏向于行业发展到一定的阶段,马太效应出现之前去布局一些头部的公司。

万两:内容投资领域有涉猎吗?

黄璜:直接投的话,目前还没有,因为我们是股权投资基金。

周宓:我是南山资本的周宓,南山资本是一家专注文娱领域投资的成长期VC,我们基金一直延续的一个投资理念是专注于新人群,新技术,新介质所带来的机会,秉承这个理念我们做了一系列的布局,包括在游戏直播领域我们投了斗鱼直播,最近刚刚在纳斯达克上市;在游戏领域,我们投了比如像柠檬微趣,一家做消除类产品的游戏公司;再如迷你世界,沙盒游戏等游戏品类的头部公司。在影视领域我们投资布局了留白影视,今年出品了爆款剧长安十二时辰。

万两:我介绍一下清科文创,合伙人团队一共投出了31家上市公司,我们的投资的方向是新文创、大消费、泛科技的公司,有人民币和美元基金,现在股权投资和内容投资方面也都有涉猎。清科文创也构建了投资的生态体系,我们和清科集团、投资界共同发起了中国文化产业投资50人论坛,中国消费产业投资50人论坛,今年9月10日中国文化投资50人论坛共同走进武汉,希望各位来参与。清科文创的年度盛典也会有百位投资人、上市公司董事长总裁、独角兽企业创始人、百位明星共同参与,已经在业界具有影响力。

第二个问题,请教两位的观点,现在和未来的三年,具备哪些因素和条件的做内容的公司,可以在市场上脱颖而出?

黄璜:其实我刚才也说了,我们基金投的还比较偏向于中后期,我比较看好内容的公司是那种规模化生产,具备充足的现金流。从我现在来看整个文创行业,动漫也好,影视也好,游戏也好,其实在行业最后发展的时候,无论是有什么样的巨头,什么样的寡头,什么样的马太效应,但是总会有一些新兴的内容创新来涌现。从投资的概率角度来说,我们还是比较看好头部的公司,内容创业的时候永远是规模化,会有一些概率性的成功概率,这样的话其实是我们比较看好的。

周宓:在这两年我们比较看好的一个领域就是互动和UGC,因为我们发现用户越来越愿意参与内容的制作过程。另外一点现在的流量红利的枯竭,从UGC这样一个平台所带来的让用户自发成为一个内容的创造者,以及内容的传播者,一定程度上去解决流量所带来的掣肘的问题。

另外我们比较看好的具备良好商业模式的公司,会通过用游戏的模式去改造不同的介质,从而出现正向的现金流,也是我们去评判公司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准。

黄璜:刚才其实是从公司整个规模化,早中后期公司发展的阶段来看的。另外很多的行业,比如说制造业,比如说互联网行业,最近一年因为市场不好了,TO B这个概念炒得特别火。从文娱的角度来讲,这是我个人的观点,反而是在经济特别好的时候,其实TO B的一些内容企业会过得很爽,大家对未来的行业判断很好的时候,C端需求被放大,这时候TO B是有一定的溢价,过去三年前电视剧公司其实所有的产品卖给电视台,或者卖给视频平台,单集1500万,涨得非常快,估值非常高。从去年来看经济不好的时候,TO B被平台和渠道压价非常厉害,成本上会有一定的压缩,短期内日子也不好过。

反而在TO C方面,刚需方面抗周期性更强一些,后期有一些TO C现金流好的一些模型,本身自己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型良好的公司,未来可能会有机会。

万两:对于清科文创来说,看文创内容类企业项目,我们首先是要看这个企业是不是符合政策条件,第二看是不是符合市场的需求,第三,我们也看好头部的公司,尤其是创始人要具备行业领先的资源优势。第四,我们看好平台型的公司,就像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这些平台基础之上创立的内容公司,也是比较好的。第五,就是文化科技企业,内容加上科技这一方面。第六,文创类的企业希望它的财务指标是优秀的,另外有良好的市场退出规划。

第三个问题,因为今天在座也有非常多的优秀文创企业,他们非常希望两位回答这个问题,就是具备什么样条件的公司可以获得各位的投资?

周宓:其实判断标准,我只能说我们的一些经验和我们的一些选择的想法。我们这边的想法,首先肯定是看公司所处的一个行业,我们会去想看一下这个行业自身的天花板在哪里,以及它的增长率。说实话最重要的就是行业本身的一个发展前途,才有可能出现好的平台公司和好的CP类型公司,所以我们最看重要的是在这个行业和这个赛道。

第二点我们最看好的是这个团队的本身,这个团队本身包括了很多的方面,包括团队的合作,包括团队自身的一些历史上的经验和他们已经做出来的一些东西。总体上来言是从这两个领域希望能找到行业内领军的团队。

黄璜:我觉得基于周总说的基础之上,行业是很重要的,具体来看是要看财务的表现,财务数据是每个公司的脸,这里面我们要了解到真实的财务情况,一些比较规模化的,后期的,或者是头部的一些公司,一定要具备良好的财务指标,或者说一些良好的财务预期,这是第一。

第二,有一些细分领域,垂直领域,就是文娱的,有可能他离钱还没有那么近,我们会比较关注于它的产品,一些运营的业务数据,比如说一个互联网线上的产品,会有一些新的用户,活跃用户的留存率,这些是我们看的第二层。

个别情况下也会投比较早期的公司,但是内容可能真的要看团队,比如说创始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背景,做成了什么和失败过了什么,要看他的管理或者是团队的能力。

万两:就是要具备多种优秀素质的新锐公司,才能获得各位的投资。

第四个问题,正如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你们认为在看内容创业公司的时候,有哪些点比较难的,或者说对投资人来说,是比较容易忽略的因素?

黄璜:为什么我们基金在文娱领域比较偏投中后期的公司,就是因为在中后期的公司,公司假设它已经是一个非常良性循环的公司,主要看它的财报,他的财务是真实反映了他的情况,基本上可以占很大的权重,就可以知道这个公司到底是什么样的。

比较难判断的是产品,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为投资人本身来说,包括我们团队的审美都会有差异,一个产品过来都会有人喜欢或者不喜欢,这个产品在市场到底会有什么样的反响,一个动画电影公司没有上映的时候,首先要判断叫不叫好,第二,是否叫座,文娱难判断和把握的点,就是文娱内容的好坏,其实标准真的是很难用每个人的审美去决定的,我们坚定去投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我们要跟团队对上眼。再就是乐趣也在这里,如果所有的东西,每个人都判断这个好,其实所有人都可以投的,就没有什么核心竞争力。

周宓:我们这边的感受是说首先不只是文娱产业,所有的产业都面临着团队抗风险,或者是一个抗压的能力。因为一个公司在从投资或者是自己诞生以后,到这家公司走上资本市场,IPO或者被收购,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而且是一个九死一生的过程,中间会遇到很多的风险,和很多的问题,这里面当然包括宏观环境的一些影响,这个我们在今年可以看到,然后包括企业自身的发展会面临着创业团队之间的一个磨合,和大家思路的不同,种种方向上的一些变化,以及竞争对手出其不意的思路上,或者是招数的改变。

对于我们在看这个团队的时候,我们去看所有的团队,都会觉得他们团队的一个战斗力,以及他们去面临问题的思路和做法,就是以前在他们的历史上有没有去解决类似的问题,能不能说在或大或小的挑战中就能解决这个问题,或者持续的战斗力。

第二,我们会比较关注他们收入的多样性,假设现在这种收入模式最后很难走通,能不能迅速的转身,利用他们既有的产品去创造新的收入模式,或者现有的收入模式之间会不会有一些差异性,能够保证这家公司一直处在一个相对正向的现金流状态。

万两:最后一个问题,请两位分享一下,随着现在监管的加强,内容创业也会越来越规范化,未来有哪些内容是值得跟进和发掘的?泛娱乐和哪些行业的跨界将会进入人们的视野?

黄璜:如果从内容行业的制作流程来看,这几年已经很规范了,在内容的类型上,或者内容目前控制更严格。现在对于整个内容行业,如果从长远的角度上来看,还是有一定的影响。中国经济发展比较强的时候,所有的商品都在向海外输出的时候,伴随着是一波文化出海,现在的监管对于整个内容的原生性和原创,还有多样性,其实还是有一定的影响,这个其实对于投资人来说不太愿意看到的,但是这个政策本身来说从整个国家的角度来讲,肯定无可厚非的,现在大量让我们的钱不要再流入虚拟经济,转而进入实体经济,这对国家是有好处的。

作为投资人来说,整个投资逻辑会向TO C的角度去转,因为我们之前投了很多的文化公司,IP的定制都是我们投的文化公司做的,我们会向下游走,比如说衍生品,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的时候布局了几家衍生品公司,目前看到的就是说在消费端,真正的实体经济的消费端现在增长得还是很快的,可能是新一代的年轻人,现在无论是消费观念,消费能力都比80后要强,包括70后和80后这一波人到了一定岁数以后,手里有一些钱,可以做一些报复性的消费,现在从市场来看,比如说各种运动鞋,还有一些潮牌,这些从去年到今年可以看到起码是3-5倍的增长,这一块属于消费,但也是在文娱的下游,实际上是属于IP和实体载体的跨界,这一块是我们比较看好的。

另外除了影视、动漫二次元以外,有一些比较细分的领域,我们在今年的时候投了阅文旗下的听书平台,目前70%以上的头部听书作品都是来自于这个平台,从去年到今年的数据增长也是非常快的。

大家现在能看到的头条上,或者说抖音,一些腾讯、网易、西山居的游戏广告,可能也是我们投的广告公司在做,其实是属于广告公司,但是它是垂直在整个动漫、游戏的领域,就是只做这个领域的一些广告,包括电竞,这种细分领域的垂直,本身这个行业的现金流非常正,就是这个行业模式,比如说广告产业本身是盈利性非常强的一个产业,就是一个传统产业,但是嫁接到垂直的二次元里面,有时候会迸发出一些新的活力,我们也在继续搜索,看有没有其他的细分领域可以进入的。

周宓:关于监管这一块,确实在这两年的影响会日益显现出来,但是我们的理解,不但在文娱产业,还有其他的产业,可能都会像数学公式一样,现在有更多的一些限制性的条件,但是好的团队会在这样的条件下会做出一个最优的解决方案,我们公司要去拥抱这样的一个变化,我们要在这样一个变化下要持续去看怎么给市场一个最好的产品。

另外我们也可以打开思路,在最多万亿规模的文娱领域之外,是否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比如把文娱拓展到消费,就会发现陡然间打开了一个新的天花板,就是几十万亿。以前的消费,大家会觉得是渠道为王,或者是品牌为王,现在消费者越来越被注意力经济,或者是影响力而改变,抖音和淘宝,还有快手,还有拼多多之间很多的联盟,淘宝自己也在不遗余力推广自己直播,我们觉得整个文化对消费上的决策影响越来越大,这可能也给整个文娱产业打开了一个新的窗口。

万两:谢谢两位,本场论坛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