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去美国造车!

2019-08-22 08:20 · 微信公众号:创业邦  大湿兄Felix   
   
即便是一个贾跃亭倒下了,还会有千千万万个“贾跃亭”站出来。

在美国洛杉矶南部有一个海边小镇叫帕洛斯佛迪市,这里没有洛杉矶的密集人群和炎热天气,眼前是天蓝海阔的太平洋海景,常年温度稳定在20多度。

贾跃亭价值850万美金的海景别墅,就坐落于此。

吸引他远赴美国的,不止是这里明媚的阳光和温暖的沙滩。当然,还有数不尽的技术人才、创新科技,以及令人浮想联翩的美国造车梦。

不过,他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简称FF)随着乐视帝国的崩塌而支离破碎,而后错过恒大的橄榄枝,如今抱上美国上市公司第九城市的大腿,勉强生存。

但即便是一个贾跃亭倒下了,还会有千千万万个“贾跃亭”站出来。

全球首富投资

美国也有新造车势力

从今年初开始,一家名为Rivian的初创公司,在美国汽车圈疯狂挖人。

美国科技媒体The Verge报道称,从“数百份”领英资料显示,一家名为Rivian的公司,已经从福特、迈凯轮和特斯拉雇佣了数十名员工。

不过,最大的员工贡献者是摇摇欲坠的潜在竞争对手——贾跃亭的FF,在上述跳槽员工中,仅他旗下的法拉第未来一家公司就有50多人去了Rivian。

自FF去年末,因为资金状况不佳而宣布员工休假以来,“至少34名”员工去了Rivian,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有电池和电动传动系统方面的经验。

该公司还受到了来自全球首富、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的青睐。

今年2月,Rivian宣布已经获得一轮7亿美元的投资,领投方为电商巨头亚马逊。今年4月,福特也宣布将向Rivian投资5亿美元,将共同开发一款基于Rivian纯电动平台的全新车型。

去年,Rivian推出了纯电动皮卡R1T和纯电动SUV R1S两款车型。不过有了概念车以后,该公司并未立即投入量产,而是持续在研发创新功能。

一年内,该公司申请了多项创新专利,比如外观电池包、车对车充电功能、创新温控系统等。

而就在前两天,Rivian就宣布了一项新功能:新车将提供多种样式的车顶,包括电致变色玻璃,它使得车顶玻璃可以在透明、非透明之间转换。采用这种智能玻璃车顶的相当罕见,只有在价值近400万的迈凯伦720s上会出现。

甚至该公司还申请了一项“非接触式刹车片磨损测定”的专利。可以监测到刹车片的磨损情况,并传回车机系统,以便驾驶员提前做好保养计划。

如此执着的发明专利,在有些人看来是多此一举,但Rivian并不这么认为。

“这世界需要多样化,因此在电动车领域我们得高出更多新产品和创新。”创始人RJ Scaringe曾对外媒表达了他们创业的初衷。

“如果Rivian复制了特斯拉的发展路径,会变得毫无意义,我们不是马斯克的追随者。”

贾跃亭旧部

自立门户还要入华

在美国,还有另外一家新造车势力,同样不愿做追随者——Canoo是一家来自美国加州的电动汽车公司,于2017年12月成立。

Canoo自诞生以来,就致力于创新和改变。作为一家电动汽车公司,Canoo想利用电动车在设计和结构上的独特性,打造四款不同的城市用车,它们分别为:生活方式车、私家乘用车、网约用车和物流车。

Canoo原名为Evelozcity,创办这家公司的正是原FF的CTO Ulrich Kranz与原FF的CFO Stefan Krause,他们均在贾跃亭出现资金危机之时出走。

而二位大咖自立门户后不久,就宣称完成了10亿美元融资,并吸引了前上汽集团总工程师程惊雷、曾担任德国大陆集团CEO和大众汽车中国区CEO的倪凯铭加盟。

Evelozcity首席出行官Karl-Thomas Neumann、CEO Stefan Krause、首席设计师Richard Kim、CTO Ulrich Kranz(从左至右)

但去年2月1日,贾跃亭起诉FF前高管Stefan Krause创立的公司EVELOZCITY盗窃商业机密,并暗中说服多名FF员工加入Evelozcity。

但该公司相关负责人此前回应称,“我们不拥有也不需要任何FF的技术。这项起诉是FF一以贯之的用不实证据指控本公司的做法。”

到目前为止,两家公司的官司仍没有定数。

创始人Stefan认为,当前,从全球范围内来看,35万人民币以下的EV市场发展空间最大。

Canoo的产品将切入这一市场范围内,但从空间布局来看,其产品定位不是传统的轿车、SUV,甚至MPV,而是在创新理念下的一个全新“物种”。

在销售和服务模式上,Canoo将采用会员订租模式,并通过互联网,减少中间环节,向用户直接提供产品和服务。

作为一款纯电动车型,Stefan透露,Canoo的滑板式平台里面拥有多项技术,包括电池、感应器、转向系统和传动系统。据介绍,Canoo的电池容量为80kwh,续航可以达到525公里。

据Stefan介绍,Canoo以轻资产模式运行,完全使用代工模式,“底下的底盘使用一个工厂,上面四个不同的车身可以使用不同的代工厂,我们可以把这些工厂分开。”当前,Canoo打算在北美和中国分别寻求代工厂。

“我们一开始得到的消息是中国有大量剩余产能,本以为很快就能锁定代工方,但现在很多厂商向我们伸出了橄榄枝,所以我们还在跟代工厂商协商中,希望在接下来的三个月之内能够选定一个代工方。”Stefan表示。

而Canoo的中国总部选择地,恰巧也是特斯拉中国、蔚来汽车总部所在地——上海。

零件商转型造车

高端跑车撑起美国梦

离Canoo总部上海不远的浙江萧山,走出来过一位伟大的企业家——鲁冠球

在鲁冠球位于萧山乡镇的家中,一直悬挂着一幅汽车的图片,整车制造一直是鲁冠球创业以来的梦想,“我这一代造不了汽车,我儿子也要造”。

但实现他造车梦的地方,不是中国,而是美国。

万向集团的体系内,鲁冠球创立的万向集团是一个以汽车零部件制造和销售为主业的跨国企业集团。

除此之外,鲁伟鼎出资组建的万向控股则集中了万向金融方面的业务,这也是其与父亲最大的不同,在万向发展上,传统实业出身的鲁冠球一直致力于汽车产业,而少帅鲁伟鼎则更青睐于资本圈子。

自1999年开始,万向集团就成立电动汽车项目组,此后一直谨慎匍匐在造车路上,先后收购美国锂电池企业和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为自己奠基。

2014年,万向集团击败香港富豪李泽楷名下的混合动力技术控股公司,达成对菲斯科(Fisker)的收购。

2015年,菲斯科正式宣布更名为卡玛汽车公司(Karma Automotive),并宣布2016年将在原来菲斯科Karma基础上推出新款车型,作为新的卡玛汽车旗下首款车型。

2017年9月24日,第一批Karma Revero新车在美国下线交付,至此,鲁伟鼎帮助其父亲鲁冠球将造车梦变成了现实。

在Karma汽车官网上写道:“2018年12月5日,坐落在美国南加州尔湾市的Karma汽车公司,在濛濛细雨中迎来了鲁伟鼎董事长首次考察Karma新总部。”

Karma汽车CEO周亮代表整个Karma大家庭赠送给鲁董事长一座体现完美车体轮廓的手工铝制Karma Revero精美车模。

车模上雕刻着L、H、C、T四个字母,这四个字母正代表了Karma的战略发展方向及要打造的核心价值:豪华(Luxury)、高科技(High Technology)、定制(Customization)、高端服务(VVIP Treatment)。

鲁董事长还强调,未来一定要全力把Karma打造成一家高科技的洁能智动车公司,一个豪华新能源车的智造平台。

就在前两天,Karma发布了最新的“SC1 Vision Concept”车型,这是一款基于该公司所开发的第一个纯电动平台的纯电动超级跑车。

鲁伟鼎的美国超跑梦,一步一步的走向现实。

富二代折戟美利坚

同样以富二代身份进入造车行业的,还有小康集团董事长张兴海的儿子——89年出生,今天刚满30岁的张正萍。

但他的美国造车梦,并没有鲁氏家族那么顺利。

SF Motor创始人张正萍 背后是一幅美国地图

起初,张正萍创办的公司叫SF Motors,为其父亲担任董事长的小康股份旗下全资子公司。在中国,同样也有一个子公司叫金康新能源汽车,实则可以理解为SF汽车的中国主体。

SF汽车的美国总部选址,定在圣何塞,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硅谷。

“在我看来,硅谷精神所代表的很多理念和原则都对我个人以及SF Motors的发展观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张正萍在一次媒体专访中表示。

但好景不长,张正萍的美国梦被蒙上阴霾。

根据The Information报道,2018年初SF Motors表示将投资1.6亿美元在印第安纳工厂生产汽车,并最终在那里创造400多个工作岗位。

但不久之后,在2018年夏天,工人们被告知要准备停止生产。最终针对美国市场的原型车并未确定,致使该工厂的大约80名员工几乎没有工作要做。

该工厂的一名前员工表示,为数不多的一项工作就是订购卫生纸和卫生间的洗手液,所以一些人整天在网上玩扑克。

几天前(8月13日),SF汽车的母公司,小康股份公布的半年报显示。

该公司上半年营业收入76.84亿元,同比下降26.49%;净利润-2.81亿元,同比下降218.81%。上半年,小康股份整车销售14万辆,同比下降25.93%;发动机销售24.4万台,同比下降20.7%。

报告称,净利润变动的主要原因是,受今年上半年整车与发动机销量同比下降的影响,以及公司新能源汽车业务持续投入的影响所致。

财报显示,小康股份旗下的两大新能源汽车子公司严重拖累了净利润,其中重庆金康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亏损1.2亿元,而位于美国的SF Motors公司亏损1.6亿元。

报告指出,公司持续投入新能源汽车业务,目前正在推进技术与产品的平台化工作。2019年四季度,金康新能源首款产品SERES SF5将上市,并在年内实现量产销售,此外还将量产销售E3、E1两款新能源车。

据了解,SF5定位为电动轿跑SUV,今年4月亮相上海车展,预订价格为27.8万元至45.8万元。

此前有数据显示,2018年度,金康新能源营业收入约为0.26亿元,净利润亏损约8.52亿元,这意味着仅金康新能源一年半的时间亏损近10亿元。从业绩看来,公司新能源汽车战略正面临着不小的调整。

此前,凤凰网汽车的采访中,小康股份董事长张兴海笑言:”老实说,我这个人就喜欢做“从0到1”的事情,这也可以说是我的一个人生追求。“小康的三次创业都遵循着这一准则——突破、从无到有的突破。

张氏家族的美国造车梦,仍在勉强维持。

写在最后

事实上,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台电动汽车,就是诞生于美国。

1991年,通用汽车研发出EV-1,并作为第一款量产电动汽车投放市场,这款车其貌不扬,续航里程140公里,由于投入与产出比不高,在生产了二千多辆之后,通用汽车于2002年宣布放弃。

而特斯拉的出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背负着“骗子”的骂名。直到Model 3在美国销量超越传统车企、特斯拉Roadster飞向太空,埃隆·马斯克一切梦想,才得以慢慢实现。

当然,今年美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面临“第一次拐点”。今年7月,美国新能源车销量达2.64万台、同比下降11%,这也是近几年来美国新能源汽车市场,首次负增长。

而受到补贴退坡的影响,特斯拉很快将在今年底失去联邦政府的补贴,对走量车型Model 3是不小的打击。所以,这也加速了上海特斯拉超级工厂的落成。

而对于Rivian、Canoo这样美国初创企业,立足于美国市场之后,中国必将会是他们的下一个战场。

注:本文编译自The Verge、The Information、Electrek。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