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网红出圈记

2019-08-27 07:58 · 微信公众号:锌财经  禾呈 一奇   
   
如今,一段段短则十几秒,长则几分钟的视频,就有可能让一个素人一夜爆红。

时代在变,走红的方式也在变。

超女、快男的非主流时光已经过去10年,那时候,爆红只要一个夏天;如今,一段段短则十几秒,长则几分钟的视频,就有可能让一个素人一夜爆红。

越来越多的李佳琦、散打哥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与之相伴的,是越来越多“短视频主播一小时带货3000万”的报道层出不穷,在整个短视频行业突飞猛进、野蛮生长的同时,也有一批短视频创作者开始通过人格化IP的积累以及更长远的规划,着手迈向更大的舞台。

一边野蛮生长,一边专业进化。野蛮生长需要的是短时间内流量的爆发,而专业进化则需要短视频创作者越来越像职业艺人去生存和发展。纵观当下的网络视频平台,唯一同时具备这两种势能的,非爱奇艺莫属。

作为爱奇艺旗下连接内容合作方的平台,爱奇艺号正是扮演着为爱奇艺内容生态源源不断地供给新鲜血液的角色,据公开数据,截至今年5月,爱奇艺号已入驻超过200万的视频内容创作者,而短视频是当仁不让的主角。

和抖音快手最大的不同,在于爱奇艺号除了为短视频创作者提供流量、变现之外,爱奇艺长短视频兼备的内容生态让其可以为短视频创作者提供更有想象力的上升空间,从UGC到网红,再从网红到明星。

作为国内领先的视频网站,爱奇艺的造星和引流能力毋庸置疑。2018年,其自制综艺《偶像练习生》,12期的总播放量超过29亿次,微博相关短视频播放量近143亿次,登上微博热搜榜652次,微信指数峰值接近1500万。播出之后,让蔡徐坤、卜凡、小鬼红到大紫,《偶像练习生》也成了国内现象级的综艺。

2018年,凭借一袭青衣迅速蹿红的零零后国风美少年刘宇,因参加《国风美少年》综艺节目,将中国文化带到了年轻群体中间;

已经圈起全网1400万粉丝的短视频创作者嘿人李逵,在这个夏天的《中国新说唱》2019中大放异彩;

2015年就入驻爱奇艺号的资深短视频作者陈翔六点半,也已经带领主创团队先后上映了三部独立电影,完成了从短视频到电影的破圈;

辣目洋子主演的爱奇艺自制竖屏短剧《生活对我下手了2》也即将在平台上映......

目前,爱奇艺号正在积极打通自制内容领域的优势资源,为短视频创作者提供了出圈机会。爱奇艺下半年即将出品《这样唱好美》、《奇葩说》第六季等综艺节目,都为短视频创作者开启了专属招募通道。

对这些已经凭借短视频圈起千万粉丝的创作者来说,也正尝试着从手机屏迈进更大的屏幕。他们渴望“出圈”。

从网红到歌手

“必须要给观众留下一些独特的东西,并且是要别人做不了的。”正在录制新歌的嘿人李逵在间隙接受了锌财经的采访。

嘿人李逵生在非洲加纳,长在英国,目前已经在四川生活十余年,并且做了成都人的女婿。

在成为网红之前,嘿人李逵已经拥有多重身份,在圈子里小有名气,是成都最受欢迎的DJ之一。李逵还是多名全球百大DJ的专用MC,曾经被 olfpack/Diego Mirand邀请参与Point Break的音乐合唱,与多名百大DJ进行过现场合作。

在短视频内翻红,对嘿人李逵来说,却是一次“意外”。

两年前,嘿人李逵就开通了爱奇艺号,ID叫作Niosemaker。回忆起第一次拍小视频,李逵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按照他的话来说,就是想知道“短视频”这个东西怎么玩。令他没想到的是,仅仅是三天之后,就收获了30万点赞。

“What!?这么多人喜欢我?”当时看到数据时的李逵显然也懵了,甚至有点不理解自己为什么会被这么多人喜欢。

为了搞清楚“状况”,拍完第一个视频后,李逵又录制了起码5个视频,观察了网友在后来三四天时间内的评论。

最终,李逵得出的结论是:大家最喜欢自己的表情。

对现在的李逵来说,自己的表情就是最“独一无二的”东西。“我可以做全世界表情最好看的网红。”凭借自己的表演天赋,李逵给自己找到了第一个定位。

由于属于“外来物种”,和中国文化的结合,成了嘿人李逵的先天优势。

除了吃火锅以外,李逵还喜欢中国的小品。在看了100多个小品之后,李逵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品+表情”的独有方法论,并融入到自己的短视频当中。

一年多的短视频创作,让李逵在全网已经积累起了1400万的粉丝。在他看来,现在的“网红”有机会变成下一代的明星。

在这个夏天,带着网红的光环,爱奇艺号作者李逵参加了今年的《中国新说唱》2019。而嘿人李逵,本就是从说唱起的家,“很少有外国人会想到用中文写歌,尤其是说唱,很难,但是我下了决心。一定要突破这个坎。”嘿人李逵提到。

这个夏天,李逵的确为《中国新说唱》2019带来了不一样的异域“噪音”。

依然作为今年爱奇艺的重点自制综艺,《中国新说唱》2019的话题度、关注度、讨论度连续三周刷新历史最高热度,稳居爱奇艺热播榜第一、单期节目为历史最高热度7587。在微博上,《中国新说唱》2019的相关话题阅读数突破143亿、讨论数接近6300万、官博粉丝超过202万。

从短视频创作者,再到《中国新说唱》2019,通过爱奇艺,嘿人李逵既完成了从短视频到综艺的跨越,也完成了从网红到歌手的转型。目前,嘿人李逵的微博粉丝数也超过180万。

在参加《中国新说唱》2019的比赛期间,兼具选手和爱奇艺号创作者身份的李逵,还联合爱奇艺号上线了李逵的VLOG:陪你看《中国新说唱》的个人栏目,为观众讲述镜头之后的battle现场。目前该栏目的点击量已经超过了500万。

参加《中国新说唱》2019的嘿人李逵

像李逵一样,爆红之后,并不代表着可以高枕无忧的享受“粉丝经济”带来的红利。如果单纯地做一名网红,成名可以在一夜之间,但过气也可能是朝夕之间。

因此,在创作短视频的同时,出圈转型也成了时时刻刻在发生的事。

“我还想拍戏”

对这些早期依靠短视频成名的创作者来说,网红只是第一步。

辣目洋子,原名李嘉琦,早期凭借自己一段学习bbox视频走红,让自己红了起来。就像自己的昵称一样,在短视频中,她一直以“辣目”的形象出现。

锌财经也问及辣目洋子是否对自己的外貌“自信”。

我是自信的。但自信并不是说自己有多好,而是知道自己哪里好,哪里不好,能够清晰地认识自己,并勇敢面对生活,绝不向他人的审美低头。”辣目洋子说。

靠自己的“辣目形象”爆红之后,辣目洋子也得以有机会走进更大的屏幕。

过去的一年里,辣目洋子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经历去积累影视作品和表演经验,先后拍摄了《成华十四年》、《仙琦小姐许愿吧》、《大唐女儿行》、《交换吧运气》,以及自己和爱奇艺平台一起制作的《生活对我下手了》等影视剧。

不论是重回说唱界的嘿人李逵,还是再次戴上“演员”帽子的辣目洋子,除了已经欣然接受“网红”这个称呼之外,他们更愿意叫自己为“网生艺人”。依靠网络生态,走进短视频的蓝海之后,他们需要依靠积累的燃料,驶向更远但不同的领域。

辣目洋子说,除了拍短视频之外,自己更想向着喜剧女演员的目标前进。

在辣目洋子看来,短视频创作者和演员是完全不同的工作状态,影视作品会更加工业化和严谨,短视频创作更多的是表达自我。在影视剧里,需要忘掉自己的人设,把自己和个人都投入到角色的情景中去。“演戏的时候,一切表演都是为角色服务。”辣目洋子说。

目前,作为爱奇艺号创作者的辣目洋子正在筹备和爱奇艺合作的《生活对我下手了2之“单身的理由”》,同时,辣目洋子还参加了爱奇艺自制综艺《VLOG营业中》。

2018年,《生活对我下手了》上线当天,这部竖屏网剧单集热度就接近6000点,活跃度跃升至爱奇艺剧集热度值第四名。第一集的点赞数就超过了25万。哪怕过去近一年的时间,这部由辣目洋子、倒霉侠刘背实等诸多短视频创作者主演的微网剧热度依然排在爱奇艺热播榜的前十。

就像嘿人李逵所说,现在的“网红”是有机会成为明星的。《生活对我下手了》虽然是一部微网剧,但除了主演之外,这部网剧还邀请了马丽、包贝尔、沈凌等知名演员客串参与。这也说明,短视频的创作者正在和影视圈融合。

在短视频领域,陈翔是比嘿人李逵、辣目洋子扎根更早的早期创作者。

早在2015年,《陈翔六点半》的栏目就上线了爱奇艺号。4年前的短剧,并没有处在像当下一样的红利期。像陈翔这样,能够坚持四年时间的创作者,也是少之又少。

谈起《陈翔六点半》这个栏目名称,陈翔回忆,在大学时代,自己就喜欢拍一些东西,但学校只在每天早上六点半之后供电,因此,陈翔也只能在每天早上的“6点半”之后开机。这也成了《陈翔六点半》渊源。

即便是“小打小闹”,但“拍好故事、做好内容”的原则,从陈翔第一次拿起摄像机就已经定下。

毕业后,陈翔曾在云南电视台就职,期间,接触了各种各样的剧本。在大部分人眼里,这本是一份安稳的工作,但在2015年,陈翔还是辞了职,投入到《陈翔六点半》创作之中去。

“不想过按部就班的生活,要自己干,要去做一件伟大的事。”在学生时代埋下的种子,还是发了芽。

架起摄像机四年之后,陈翔带着猪小明、闰土、妹爷成了短剧创作者当中最具特色的内容创作团队。在爱奇艺号上,《陈翔六点半》已经拥有了200多万的粉丝量,并取得了超过10亿的播放成绩。

现在的陈翔也早已迈出了短视频导演的圈层,成了大电影的导演。

作为爱奇艺号创作者的身份,先后在爱奇艺出品了三部电影。

2017年、2018年,陈翔担任导演的第一部《陈翔六点半之废话少说》和第二部《陈翔六点半之铁头无敌》。上线之后,第一部的票房分账超过了1300万,成为当时收益年榜的Top 5。

而时隔一年之后的第二部,在主题上以轻松幽默的方式加入了社会批判元素,在票房分账上超过了3000万,是第一部的两倍还多,位列爱奇艺2018年年榜第二名;而今年7月份上映的第三部《陈翔六点半之重楼别》已经拿下了1700万的票房分账收益,目前位列年榜第四。

值得一提的是,在影评更为专业的豆瓣上,《重楼别》的评分高达7.1,相较于前两部的刚过及格线,《重楼别》的高分,是观众对内容的认可,也是这个时代对陈翔这类的用心创作者的认可

感谢这个时代

倒霉侠刘背实是辣目洋子的同门,签约在了同一家MCN之下。

在四五年前,刘背实就已经开始制作视频内容。回忆起早期做视频的经历,只不过是和几个小伙伴一起摸索,几乎什么都不知道。但正因为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也敢尝试。

和陈翔一样,刘背实也等来了时代的红利。

“我们实际上是非常幸运的,因为那时候做视频的很多已经放弃了,能够坚持下来的很少,像《陈翔六点半》也是很早做的,我们走了很多弯路,但还是等来了这个时代。”一改短视频里搞笑的作风,回忆起过去的刘背实有了一些感慨。

多年的经验,让刘背实成为了短视频创作领域的“老炮”。

“四五年前我做个视频,就算流量上来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办。但现在不会了,我会知道为什么这个视频涨粉了,那个视频火了。”刘背实说。

7月份,倒霉侠刘背实的短视频上了三次热搜。这在刘背实看来,其实都是可以预估的,虽然目前广泛意义上的短视频创作者不断地涌入,但四五年的经验让刘背实和他的团队在和各类创作者的较量中,完全不具备劣势。

拍摄这部微网剧,实际上,不论对刘背实还是爱奇艺平台方来说,在正式敲定前只不过是一次临时的想法。双方在聊内容时,聊到了当下很火的两种形式:一是短视频,二是网剧。于是,双方萌生了把二者做结合的想法。最终双方落地的想法是,通过短剧的形式,去找和观众的生活当中一样的共鸣。

毫无疑问,爱奇艺号开放的态度也为刘背实的翻红助力了不少。

和辣目洋子一样,刘背实在下一步的计划当中,想要在近几年完成一部影视作品。

和当下大部分寻求其余领域转型的头部短视频创作者的想法相似,如果一直拍摄短视频而不尝试转型变化,迟早会淹没在流量池里。

刘背实告诉锌财经,他也已经拍摄了几部还没上线的影视内容。回忆起进组期间,和辣目洋子一样,都认为“演戏”是一个跟拍摄短视频完全不一样的行业。“跟一些资深的演员拍戏,还是会紧张。其实在拍戏上,我们都是一张白纸。”刘背实说。

在这个时代之下,如爱奇艺号一样的平台,在越来越开放的生态下,让短视频作者能够更容易地触达到了不同的资源圈层。圈层的突破,通道的建立,平台的助力,也让这些创作者的才华有了展现的舞台。

在今年的毕业季,爱奇艺还联合刘背实制作了上下篇的校招视频。科普篇一方面为准毕业生介绍了以求职者、面试官为视角的招聘环节,一方面也展现了爱奇艺不拘小节挑选人才的标准。

选秀篇则把招聘现场化作了《中国新校招》的大型舞台,用《乐队的夏天》、《中国新说唱》的综艺感带起了选手和面试官的互动。

用户需求决定视频发展趋势,长短视频将由高到低相互渗透,长+短视频闭环生态大势所趋,这也是爱奇艺内容生态的独特优势。”在今年5月爱奇艺世界·大会上,爱奇艺副总裁岳建雄如是说。

2019年爱奇艺号将通过原创力、影响力、变现力三大赋能动力,共同促使爱奇艺号生态体系全面升级,持续为合作伙伴赋能。当天,爱奇艺号还推出了新叶计划、喜雨计划、北极星计划等多项针对优质内容创作者的扶持计划,以此激励处在不同阶段的短视频创作者。

风云变幻的短视频江湖,长江后浪推前浪,选择对的平台和努力同样重要。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