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8个月后,金立手机原地复活?

2019-09-04 07:34 · 微信公众号:无冕财经  葛瑞   
   
智能手机的市场此时已处红海,消失近一年的金立手机,能否活下来都成问题。

“终于喘气了。”

9月2号,停更9个月的金立手机官方微信公众号,推送一篇发布新机的文章,一位网友在文末留言感慨。

自2018年初被曝出资金链危机开始,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立”)负面缠身。

2018年12月17日,法院正式裁定金立破产,两天之后金立正式宣布破产。2019年5月,金立更是对旗下18辆车产进行司法拍卖。

此后的金立几乎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而在相当长时间里,金立公司确实一直为存续状态。在外界看来,昔日手机巨头已就此陨落。

二股东卢光辉“偏不信邪”,试图挽救主营的智能手机业务,扶大厦之已倾。背负百亿负债且消失近一年的金立此刻重返“牌桌”,胜算有几许?

282亿债务压力

据业内人士分析,经历破产重组、负债累累的金立,此时重新经营手机业务,很有可能是来自债务人还款的压力。

2017年12月,随着供应商欧菲科技的一纸诉讼,金立隐藏多时的资金链问题浮出水面。当时,欧菲科技召开电话会议称,“已经对金立申请了财产保全” 抵押物包括金立旗下两处深圳物业和微众银行3%的股权,总体估值超过20亿元。

据《界面》报道,截至2017年12月31日,金立总资产和总负债约201.2亿元、281.7亿元,净负债80.5亿元,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随着董事长刘立荣涉嫌挪用公司资金赌博输掉十几亿的消息爆出,已处困境的金立雪上加霜。

多次上门讨债无果之后,十余家供应商一怒之下于2018年11月,向深圳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对金立进行破产重整的申请。

2018年12月10日,金立召开第二次金立经营债权人会议,这次会议确定金立将进行破产重组。随后,深圳市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经过调研,给出了一份《金立集团框架性重组方案建议》,同时给出金立的债务数据为281.7亿元。

根据《建议》显示,重组框架主要是:重组后的金立成立资产管理公司和运营公司:资产管理公司100%由债权人持股,持有原金立集团的优质非核心资产等;运营公司主要从事手机品牌授权和移动互联网业务,其股权归债权人所有,是否分配一定股权给管理层及除责任人外原金立集团股东,由债权人确定。

也就是说,重组之后的金立收益来源,除了一些有着固定收益的物业及工业园土地使用权,还有就是不确定性的微众银行和南粤银行的股权以及运营公司的收入。

其中物业及工业园区收入属长期受益,除非变卖短时间内难以回款。持有的南粤银行及微众银行均未上市,银行估值增长较为平稳,尤其是持有的微众银行股份,按照此时的估值约50亿左右,而购买时花费不足一亿,同时仍有较大上升空间,因此继续持有待上市后则较为稳妥。

最大的变量来自运营公司,也就是金立手机的品牌授权业务以及相对应的移动互联网业务。此前花费大量资金砸出来的手机品牌,如果不去运营则毫无价值,然而一旦运营得当则会产生一定的量收益,这也直接关乎到债务人的收回债务的进度。

▲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股权结构图。图片源自启信宝。

启信宝资料显示,卢光辉持有金立20.5%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大股东刘立荣出局的情形下,卢光辉此刻站出来,重振金立手机业务,不管对于债务人还是原有股东来说,看起来都是一招不错的棋。

靠手机业务重回巅峰?

“复活”一说苗头早现。

据“AI财经社”报道,8月16日,卢光辉组织全国多个省份的代理商举办圆桌会议,希望重振大家信心,重头再干,会议现场也立着“金品质,立天下”的标语。

同日,虽然各大电商平台的官方旗舰店未重新上架,金立官网已恢复正常,首页的明星产品一栏主打由薛之谦代言的两款S系列手机,和刘涛代言的首款全面屏旗舰手机M7,三款产品均是在2017年推出。

9月2日的一则推文,则更显金立手机“重新出山”的意图——这是这家老牌手机厂商在2018年12月破产清算后首次发布新品。

然而智能手机的市场此时已处红海,消失近一年的金立手机,能否活下来都成问题。

以苹果、华米OV为代表的一线厂商约占有国内智能手机市场近九成的份额,且不断集中化,中小手机厂商生存空间越来越小。特别是华为近些年在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优势地位,让小米OV等也倍感压力。

天风国际分析师郭明錤送出的报告显示,预计华为在中国市场的占有率将由2019年的35%-40%提升至2020年的45%-50%,同时中国手机市场受益于5G换机需求,2020年出货量则进一步减少。

与此同时,智能手机市场的营销大战愈演愈烈。在仍背负巨额债务的情况下,金立能有多少钱来支持手机的研发和营销,或者说债务人有多大的愿意拿出真金白银支持智能手机业务的发展,还需打个问号。

也有人反驳称,金立重新进入智能手机市场也并非全无胜算。

此前花重金请刘德华、冯小刚、薛之谦等明星的代言,以及对《最强大脑》、《中国好歌曲》等综艺节目的冠名,使得金立的品牌有着一定的知名度,相比重新塑造一个新品牌较为容易。

同时,金立位于东莞占地面积258亩、建筑面积30多万平方米、投资超过15亿的金立工业园,或许是助其翻身的一大利器。

与华为和小米的代工模式不同,金立采取的是包揽从设计到制造的垂直一体化模式。金立工业园拥有54条全自动贴片加工线,110条成品组装测试线,年产能高达8000多万台。

只是不管怎么看,卢光辉重新运营金立手机业务都像是一场豪赌。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