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书雷文涛:知识服务是人类文明的另一个古登堡时代

2019-09-07 18:02 · 投资界     
   
在雷文涛看来,知识服务的时代,其意义不亚于另一个古登堡时代。

从2014年开始,知识付费头角展露,从最初的一些微信公众号逐渐成长成一个服务的平台。但走过四年多的时间,我们发现,知识付费行业的痛点也慢慢展现。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知识付费产业规模约49.1亿元,在人才、时长、定价等因素综合作用下,2020年将达到235亿,知识付费势头并未减弱,反而下沉市场潜力巨大。

有书创始人兼CEO雷文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人们对知识的需求是客观存在的,只是作为提供知识的服务商,需要探索出合适的方式。

有书成立于2015年12月,如今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引领千万人成长的共读平台,主打“领读平台+共读社群”。前者提供好书单+专业内容领读,旨在帮助用户寻找优质内容;后者提供阅读场景和互助交流的场所,旨在养成用户阅读习惯。

雷文涛认为,从个体角度来讲未来将会迎接一个学习2.0新时代的到来,这个时代我认为有三个标志:第一是内容升级,从音频、视频,到未来的直播、双师等等这样的方式都是有效的交付方式;第二是模式升级。从单点教堂式的传授到多点的网络化学习,让每个人都可以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导师,能找到最适合自己的学习路径;第三是场景多样,能够让学习的机会越来越多,如果我们的场景更丰富,这样的时间应该分出一部分给知识服务。

从产品形态上来说,有书包含了:有书公众号+新媒体矩阵+有书App+有书共读社群的立体服务体系,希望利用社群和其他内容之外的东西更好的落地阅读与知识服务。在这之中,有书最有价值的一环在于利用共读模式沉淀出的自组织读书社群。社群提供了阅读场景,实现了用户阅读习惯的养成和知识的获取;更深层次的是更快速直接的实现了读书后的价值输出与沉淀,促进了基于文化消费的二次生产出有价值的UGC内容。

在雷文涛看来,知识服务的时代,其意义不亚于另一个古登堡时代。古登堡印刷术极大地加速了知识的传播,但是从内容载体介质来讲,从甲骨文到竹简到纸质书到电子书,只是介质的转变,但是到了知识服务的方式,是服务方式、交易方式质的转变,内容生产方式质的转变。在之前我们都需要有一个出版周期,但是现在整个内容发布是动态的交互、用户参与的方式,并且是个性化的方式,也就是会形成动态、无边界的一本书,这本书会涵盖所有人的知识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