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BAT云业务新掌门人

2019-09-18 09:48 · 36氪  王毓婵   
   
BAT再次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BAT又在同一件业务上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9月初,百度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发全员信宣布,百度智能云将与CTO体系融合,百度智能云总经理尹世明将向百度CTO王海峰汇报。此时距离王海峰由高级副总裁晋升CTO仅仅3个月。百度的改革之急可见一斑。

但其实还是慢了一步。2018年9月,腾讯已经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并将原腾讯SNG(社交网络事业群)负责人汤道生任命为CSIG的总裁,向公司总裁刘炽平汇报。阿里也在2018年11月将阿里云事业群升级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同时任命CTO张建锋兼任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向张勇汇报。

王海峰、汤道生与张建锋三人都是名校毕业,有过硬的技术背景,而且都负责过集团内部的核心业务。王海峰负责过百度的搜索和信息流业务,汤道生负责过腾讯的QQ和QQ音乐业务,张建锋负责过阿里的淘宝、天猫、智能业务,还是达摩院的首任院长。

至此,BAT三家云业务的人事基本调整完毕。不约而同地,三家都在集团内部升级或重组了云业务部门,拔高了这一业务负责人的职务,且都选择了技术出身的高管。把云业务从职业经理人交到技术派手中后,整个行业将会面临新一轮的实力比拼。

IDC数据显示,2019第一季度中国公有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IaaS/PaaS/SaaS)达到24.6亿美金,同比增长67.9%。阿里、腾讯、中国电信、AWS、百度和华为占据了80.2%的市场份额。

BAT三朵云打算做什么?

腾讯汤道生:从 C 端业务走出的 B 端业务掌门人

汤道生现在是BAT三家中唯一一个不是CTO,却在管云的人,他也是腾讯集团内部与云业务渊源最久的一个高管,CSIG的核心业务腾讯云,就是从汤道生原先主管的SNG里孵化出来的业务。

密歇根大学计算机工程学士,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硕士,曾在甲骨文公司负责数据库研发和测试工作——他有着纯正的技术背景。

汤道生在2005年9月加入腾讯,两个月后开始担任QQ空间的技术总监。这一年,QQ空间还在采用病毒式营销,很多少男少女第一次接触社交网络,热情异乎寻常。

但腾讯的系统撑不住,以至于同时在线的人数一到60万就卡壳。汤道生操刀后,与技术人员一同改写了很多产品底层的数据库,并研发出了一套新的底层数据保存方式,终于让QQ空间度过难关。2005年,QQ空间的注册用户数突破了5000万。

汤道生创造的这一套系统后来被腾讯副总裁梁柱赞为“腾讯云的雏形”,因为它“在其他业务里普遍适用,免除了其他技术人员重新设计的麻烦”。

他与腾讯云的渊源不止于此。2008年10月起,汤道生开始全面负责QQ、QQ空间等社交网络业务,几年后,受3Q大战影响,汤道生力主推出了为广告主在QQ空间、QQ客户端、QQ音乐客户端、腾讯新闻客户端等诸多平台投放广告的系统“广点通”,把腾讯的巨大流量池开放出来。这一系统后来被看作腾讯做“云服务”的开端。

现在,汤道生已经从SNG完全地转移到了CSIG的业务上。腾讯做云有它的优势和顾虑,现在都变成了汤道生桌案上的问题。

今年5月,汤道生宣布腾讯将进一步开放数据中台和技术中台。其中,数据中台包括用户中台、内容中台、应用中台等;技术中台包括通信中台、AI中台、安全中台等。

会后在接受36氪采访时,汤道生解释了如此设计的原因:之所以有用户中台,是因为腾讯这么多年就是在连接用户,所以有说服力;之所以有内容中台,是因为腾讯是全球最大的内容服务提供商,所以也有说服力。至于通信中台、安全中台和AI中台,也都因为腾讯靠即时通讯起家,所以QQ、微信的这些能力都可以被开放出来。

既做过社交网络事业群负责人,又做过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董事长的汤道生熟悉所有事务,所以才会被选出来领导腾讯云。

这么看来确实挺合理,但马化腾与汤道生二人在“做中台与不做中台”以及“如何做中台”这两个问题上,其实也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

2018年11月初,马化腾在朋友圈写道:我们平台的数据远比其他平台更加具有用户个人隐私性,因此我们反而要强调的是如何加强数据保护,而不是打通数据和唯算法论。

同月,汤道生在受访时说:“不是中台技术才算技术,后台的不算吗?做AI也涉及很多技术细节,不管是在训练算法层面、还是在推断优化的层面,腾讯技术团队都有很多积累。如果只是考虑所谓的中台,其实是非常偏颇的。”

不到半年,腾讯的想法就发生了改变。中台成为了三朵云都在做的事情。

阿里张建锋:贯穿淘宝天猫聚划算的技术领袖

“整个阿里巴巴今天大概有60-70%的流量是跑在公共云上,我们接下去花1到2年的努力,将阿里巴巴100%的业务跑在公共云上。”在今年 3 月举行的阿里云北京峰会上,阿里云新任总裁张建锋说。

在这之前,张建锋执掌了淘宝系三家明星公司——淘宝、天猫和聚划算的技术业务。但这只是他快速升迁的开始。2016年4月,他被任命为阿里CTO。2017年10月,成为达摩院首任院长。2018年11月,成为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

除了对云基础架构的搭建外,阿里巴巴津津乐道的“中台”战略,也在张建锋作为 CTO 的任期中大行其道。

说到做中台,阿里巴巴是最早吃螃蟹的先行者——这个概念也是马云本人带回国的。

2015年,马云带领数位阿里高管拜访了位于芬兰的移动游戏公司Supercell,这家公司开发了《部落战争》《海岛奇兵》《卡通农场》等多款游戏。

新奇的是,虽然这家公司每年能创造15亿美元税前利润,但只有不到200名员工。这种高效的工作模式就是由Supercell的游戏中台支撑起来的。中台将游戏开发过程中公共、通用的游戏素材和算法整理起来,可以同时支持几个小团队在几周时间内研发出一款新游戏。

回国后,阿里效仿Supercell,启动了中台战略,并提出了“大中台、小前台”的概念。2015年底,阿里成立了中台事业群,总裁正是后来成为了阿里云智能事业群总裁的张建锋。

所谓中台,你可以理解为是一间位于企业中的中央厨房,数据是调料、账户体系是厨具、标签是食材……这些原材料虽然由不同部门采购而来,但都能被厨房被制成日料、西餐、中式料理,最终输出到前台以满足不同的需求。

放到企业里,数据咨询公司Thoughtworks首席咨询师王健曾解读说,中台的功能是将企业的核心能力、数据、用户信息以共享服务的形式加以沉淀,从而解决各业务部门重复造轮子的问题,降低创新成本。

张建锋今年4月受访时谈到自己对中台的理解:中台不仅是个组织,中台是个理念。中台的技术一定要有一个定位,要为全体人负责,不仅是为自己服务。所以有些是中台的技术,但不一定在中台,例如智能机器人技术,那就是在客服部门,因为他最贴近现场。但是一些中心业务技术,要不在达摩院,要不就在中台部门统一建设。

至此,张建锋把控了阿里的整个技术体系以及达摩院、阿里云智能业务三大阿里技术战略重镇。

这解释了为何张勇用张建锋换下了胡晓明。此前,胡晓明带领阿里云4年,使得阿里云业务在2017财年营收66.63亿,涨幅达121%,连续两年实现三位数增长,一跃成为国内第一的公有云平台。

张建锋与胡晓明的差别是明显的。二人都是浙江大学毕业,张建锋学的是计算机,胡晓明学的是金融。张建锋此前主要负责领导淘宝的技术基础架构团队和产品技术开发团队,而胡晓明曾在阿里内部创业,创建了阿里金融。

二人的交替,体现了阿里思路的转变。与腾讯一样,阿里希望一个懂技术的人来带云业务。

但不同于腾讯,阿里云能够输出的能力不同。张建锋今年3月在一场演讲中提到,阿里能够输出的能力主要有三个:零售、金融和数字政府。

如此看来,阿里云和腾讯云的业务并不重叠。另外后者与前者的不同还在于,用张建锋的话来说,是“阿里云自己不做SaaS”。

“SaaS意味着要进入客户的业务流程,这里有太多各行各业自己独特的知识跟价值,需要客户和合作伙伴自己去发掘。”张建锋说,SaaS意味着要帮助客户去做咨询,但这个咨询不等同于传统的咨询,传统的咨询完全是基于流程的。“我们要把我们的数字化理念变成咨询方案里面的一部分。所以在这个前提下,我们跟德勤、埃森哲、毕马威等建立更广泛的合作。”

百度王海峰:几番人事地震,临危受命的CTO

百度这家“技术驱动的公司”的CTO的职位空缺了十年,王海峰终于填上了它。

2019年5月,百度高级副总裁王海峰晋升为CTO,同时他继续担任AI技术平台体系(AIG)和基础技术体系(TG)总负责人。原百度高级副总裁向海龙则在同月离职。

百度高层人事在过去两三年里经历了一波“地震级”变动,前百度高级副总裁王劲、前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副总裁曾良、陆复斌、CFO李昕晢、COO陆奇相继离职,对集团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2018年12月,百度又进行了一次人事大调整。李彦宏发信宣布,对百度技术体系进行架构整合,智能云事业部(ABC)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ACG),同时承载人工智能To B业务和云业务,由尹世明负责,向张亚勤汇报,张亚勤同时继续负责EBG和IDG。

搜索公司及各BG的运维、基础架构和集团级共享平台整合至基础技术体系(TG),整合后的TG向王海峰汇报,王海峰同时继续负责AIG。

而在短短3个月后,张亚勤就宣布退休,掌管百度云的继任者变成了王海峰。

王海峰比汤道生和张建锋的知名度相对较低些。他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获博士学位,现在还在兼任哈尔滨工业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信息技术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等。

毕业后,他在1999年初加入微软,后在东芝(中国)研究开发中心担任副所长兼研究部部长、首席研究员。2010年1月,王海峰加入百度。这之后的3年里,他先后为百度创建了自然语言处理部、互联网数据研发部(包括知识图谱和互联网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和个性化部、多媒体部(包括语音和图像技术)、图片搜索部、语音技术部等。

2013年上半年,王海峰作为执行负责人协助创建了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同年10月,他晋升为公司副总裁。2014年,王海峰转岗至搜索业务群组任副总经理,先后负责了百度搜索、手机百度、百度信息流、度秘等用户产品,以及自然语言处理、知识图谱等基础技术。

2017年3月,王海峰晋升入百度E-staff(人事管理团队),并组建AIG。2018年5月,他晋升百度高级副总裁。2018年底,统领TG和AIG,总体负责百度算法、算力、数据、安全等人工智能技术和基础技术。

相比另外两位巨头,百度云计算成立于2012年,比腾讯晚了2年,比阿里晚了4年。且百度云的思路也与腾讯、阿里有些区别。

李彦宏一向强调百度的智能云是与AI相结合——从AI切入,服务B端,包括工业、农业、媒体、娱乐、公共安全、交通、能源、运营商等多个产业。比如利用百度智能云救援台风灾区、救援车祸意外、预测天象、升级国家电网客服、智能剪辑视频等。

在今年8月的百度云智峰会上,尹世明公布了百度智能云的最新成绩单:过去一年,百度智能云的用户数、收入翻倍增长,流量和服务器三倍增长,成为中国增速第一云厂商。

9月的公开信上,李彦宏写道,“我们正面临AI走进田间地头,走进矿区厂房、走进千家万户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更快建成以人工智能为中枢、以大数据为依托、以云计算为基础的ABC三位一体深度结合的智能云,联合广大的产业开发者,共同促进中国各行各业的产业智能化升级,帮助更多企业提升运营效率、提高竞争力。”

IDC最新一期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跟踪报告》显示,2019年一季度,从IaaS和PaaS整体市场份额来看,阿里、腾讯、中国电信、AWS、百度和华为占据了80.2%的市场份额,与全球云计算市场发展格局类似,中国云计算领域也呈现出市场份额进一步向头部厂商聚拢的现象。

今年年初,阿里云在财报中贡献营收首次突破200亿元;5月,腾讯首次在财报中单独披露以腾讯云为代表的企业服务与金融科技收入;8月,百度在Q2财报中宣布百度云同比增长达92%,李彦宏在内部信多次点名云业务,称“AI+云将带来新的产业重构机会。”

在互联网人口红利尚存的过去,C端业务让BAT成为巨头,而当流量红利殆尽,巨头们必须寻求新的增长点。以云服务为代表的B端,成为了BAT的未来。

在这个节点上,BAT三家又做出了类似的决定。把云业务从职业经理人交到技术派手中后,整个行业将会面临新一轮的实力比拼。而对于小型云厂商来说,今年也许就会是淘汰赛的开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