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儿编程的“中场战事”

有分析称,教育部明令取消奥数高考加分之后,少儿编程竞赛或许会成为升学的“敲门砖”。
2019-11-14 09:38 · 鲸媒体  大鱼   
   

半个多世纪以前,华罗庚将奥数从苏联带回,当时仅仅是针对少数学生兴趣培养的教育项目。1980年国家教委出台政策规定,包括数学、化学、计算机等在内的五个学科高中联赛成绩好的学生可以免试上大学。竞赛和升学的关联由此确定下来。

在邓小平“计算机教育要从娃娃抓起”的言论引导下,有人宣称数学竞赛也要从娃娃抓起,小学最终落入了奥数的“魔爪”。1990年,小升初取消考试,实行就近入学,特长成为重点中学入学标准,奥数成绩成为硬指标,各大培训机构也得以风生水起。至此,奥数开始走向“妖魔化”,学校、学生、家长、培训机构都陷入了竞赛和升学的怪圈。

近一年以来,“减负令”、高考改革等相关政策的出台,奥数或许已走向“熄火”的状态,其中大名鼎鼎的中小学数学四大杯赛——“迎春杯”、“希望杯”、“华罗庚金杯”、“走美杯”,三个已经停办,一个仅面向高中生。奥数正在慢慢遭到“封杀”,但与奥数一样从娃娃抓起的编程教育却卡着点进入竞赛活动的战场。

竞赛活动“看得见的好处”

《2018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规定》中指出,全面取消体育特长生、中学生学科奥林匹克竞赛、科技类竞赛、省级优秀学生、思想政治品德有突出事迹等全国性高考加分项目;综合素质评价将纳入高考范畴。

有分析称,教育部明令取消奥数高考加分之后,少儿编程竞赛或许会成为升学的“敲门砖”。

五大学科竞赛的含金量自不必说,近些年来,“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明天小小科学家”竞赛等与编程相关的竞赛也逐渐受到认可。在2019年清华大学、武汉大学以及上海交大的自主招生简章中均提到,获得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明天小小科学家”竞赛一等奖的考生具备申请条件。

除此之外,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联赛(NOIP,目前被暂停举办)、NOI(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以及国际级别的IOI(国际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也与升学扯上了关系。

在NOIP获得名次的学生,中考有减分录取优势,高考可以获得部分学校的自主招生名额,还能作为省代表队成员参加全国青少年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NOI)及夏令营比赛。

全国性比赛中含金量最高的是NOI,获奖者会成为各个学校争抢的对象 ,中考生可以凭借科技特长生的身份保送或减分进入高中。获得铜牌以上的高考生可获得自主招生名额和大学保送资格。

今年1月,教育部发布的文件中,确定将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中国青少年机器人竞赛、全国青少年创意编程与智能设计大赛、“童创未来”全国青少年人工智能创新挑战赛等31项竞赛作为2019年度面向中小学生开展的全国性竞赛活动,2月还又补充了全国中学生信息学奥林匹克竞赛(NOI),但面向群体为高中学生。

国家政策和高校自主招生政策的变化,都印证着编程比赛正在逐渐成为学生跨入名校的重要途径。

与应试学科教育不同的是,少儿编程的学习效果无法量化,缺乏完备的评价体系,而其他素质教育类学科,诸如书法、钢琴等却有着明确的考级标准,所以对于少儿编程来说,竞赛活动不失为一个好的抓手。

只是,按照教育部的规定,有关竞赛必须通过相关部门的审查备案,并且竞赛属于公益性质,不能收取相关费用,所以一些企业开始和相关学会合作,共同举办赛事活动和制定课程体系标准。

例如编程猫的“童创未来”挑战赛、全国中小学生信息技术创新与实践大赛、全国青少年创意编程与智能设计大赛;童程童美的机器人等级考试、WRO世界机器人奥林匹克竞赛;核桃编程为全国青少年电子信息智能创新大赛Scratch编程挑战赛提供技术支持,参与中国电子学会《全国青少年软件编程等级考试标准(预备级)》的标准制定等等。

在政策的助推下,参考奥数的经验和方法,竞赛与考级或许也能成为量化少儿编程教学效果的最佳方式。

而对于家长来说,能让他们产生兴趣的就是升学、加分这类实实际际“看得见的好处”。所以少儿编程企业宣传时都会提到,学员在国内国际机器人编程大赛上的获奖人数和奖项名称,并且还会将这些信息放在官网进行公示,以达到量化编程教育学习效果的目的。

加上各大高校自主招生政策的加持,无疑给众多家长吃了一剂“定心丸”。

对于企业来说,竞赛的举办也具有“看得见的好处”,除了能够像钢琴考级、奥数比赛形成一个完整的商业体系外,家长在看到编程竞赛所取得的效果之后,对少儿编程的获客、转化率以及复购率也能产生一定的助推作用。

按照核桃编程CEO曾鹏轩的说法,少儿编程赛道目前受政策推动影响比较大,并且已经处于爆发期。各个企业在竞赛活动的举办中,有意识地打造一个商业闭环,少儿编程的“中场战事”悄然打响。

编程竞赛与奥数异曲同工

30多年前,“计算机普及要从娃娃抓起”,让奥数渗透到小学,也为少儿编程的发展埋下了伏笔。30多年后的今天,奥数降温,与人工智能有关的编程教育却逐渐从幕后走到台前。

只是,从奥数到少儿编程的竞赛活动,二者存在异曲同工之处。

学习效果评价体系的缺乏一直是少儿编程广受诟病的地方,但奥数在刚进入中国的时候也并没有统一的评价标准体系。在经历了30多年的发展之后,才从当时毫无章法、凌乱、简单的奥数题型和一些策略类的奥数题目,演变到现在非常系统、正规,综合化的考评体系。

少儿编程目前虽然还未有统一的标准,但一些企业已开始与知名大学、科技协会建立等级评价标准体系。2019年2月,中国电子学会正式发布了全国青少年软件编程等级考试,是首个在全国层面针对青少年机器人软件编程能力水平的社会化评价项目。

实际上,2017年国务院《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就明确要求在中小学阶段设置人工智能相关课程,逐步推广编程教育,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寓教于乐的编程教学软件、游戏的开发和推广。支持开展人工智能竞赛,鼓励进行形式多样的人工智能科普创作。

另外,由工信部主办、北大出题的全国首个AI等级测试(全称为青少年人工智能技术水平测试)也已经面市,并且在近期陆续开考,适用人群为学龄前儿童、小学、初中、高中及以上的青少年。这是检测青少年信息技术水平的衡量标准,也是名校提前招生和特长生招收的参考依据,并且还为少儿编程竞赛活动的举办提供了依据。

近几年比较火热的电竞比赛也是如此,此前一提到游戏、电竞,很多人会认为是玩物丧志、不务正业,但随着电竞产业的发展,国家一系列政策的扶持,电竞比赛开始步入正轨,一点不输其他常规比赛,而且现在一提到职业选手,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为国争光的运动员。

在电竞比赛和奥数作为先例的情况下,有人认为,少儿编程的信息学奥赛某种程度上具备和奥数同样的选拔作用,或许编程教育有演变成下一个奥数的倾向。尽管国家目前对于竞赛类内容监管较严,但同时也说明如果竞赛能够得以规范,其存在也是合理的。

需要注意的是,竞赛活动是学生除了传统考试成绩之外的一条新的升学评价通道,这个衡量标准并不是只有一把尺子,而是有很多把。不过,在“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评价改革尚未落地之前,竞赛活动不会轻易降温,或许奥数在未来某一天还将重回大众视野。

如此一来,一旦少儿编程的竞赛活动能够像此前奥数竞赛一样被广泛认可,也就说明少儿编程赛道开始走向成熟。

根据亿欧统计,截至今年10月底,少儿编程融资事件基本集中在A轮之后的企业,天使轮和Pre-A轮的早期项目现有投资。经历了2019年资本寒冬的大浪淘沙之后,少儿编程的行业格局也将最终确定,而能够在这场“中场战事”中跑出来的企业,将会受益良多。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