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没等到区块链第一股

在嘉楠冲破圈层,讲起资本故事之前,那些曾经站在区块链行业潮头的大佬们,大多都未能等到市场告别浑浊。
2019-11-23 08:09 · Tech星球  李晓蕾   
   

嘉楠成了第一家吃螃蟹的公司。

闯荡A股、新三板、港交所均失败,三次折戟IPO之路后,如今嘉楠终于登陆纳斯达克,成为 “全球区块链第一股”。

9月22日,嘉楠以发行价9美元上市,开盘一度涨至12.6美元。截止美东时间21日收盘,嘉楠跌破发行价,为8.99美元,市值14.2亿美元。

嘉楠创始人张楠庚则成为了B站漫友中,为数不多能走向纳斯达克敲钟的二次元宅男。7年前,张楠庚与B站漫友研发了世界上第一款比特币矿机;7年之后,嘉楠耘智成了世界三大矿机制造商之一。

一位区块链行业人士则告诉Tech星球,上市后的嘉楠也很难避开区块链圈层的影响。很大程度上,嘉楠的股价会与比特币价格直接挂钩。他的观察是,这一年市场上几乎没有新技术或新应用落地,倒是一些营销事件让市场热了起来。同时,没有大量的外部资金进来,感觉市场上的资金在流失。

从2008年,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白皮书算起,区块链已经走过11年。每一种新的科技浪潮背后,都免不了推动者,一批“古典投资人”带来了资金,带来互联网世界的关注。他们中,有人好奇,有人投机,有人则信仰技术。

在嘉楠冲破圈层,讲起资本故事之前,那些曾经站在区块链行业潮头的大佬们,大多都未能等到市场告别浑浊。

一声令下徐小平

徐小平的一声“All in 区块链”,惹得资本圈、互联网圈暗潮涌动。

故事要从2018年1月说起,一张被无数次保存再发送后,画质已经变糊的群聊天截图四处传播。知名天使投资人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在500人的微信群里,将区块链称作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呼吁剩下的499位CEO“拥抱区块链”。

在外界看来,区块链在此后数月的小幅增长,免不了有“梦想导师”徐小平的一小份功劳。

当时说出“拥抱区块链”,也让徐小平数次站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2018年初,“区块律动”报道中称,徐小平多次穿上 IOST 的队服为其站台。

从现在的数据来看,徐小平及其真格基金投资的区块链项目除了IOST外,DATA、EDU、YEE、MDT等代币有的最大跌幅达99%,币价近乎归零。无数参与投资数字货币的炒家亏损严重。

在呼吁关注区块链时,徐小平鼓励大家说,请大家系好安全带,加速、加油,带着自己的企业稳、准、狠、快地开进区块链时代。

然而,距离说这句话才过去10个月,徐小平就紧急踩下了刹车。2018年11月28日,有媒体曝出,徐小平将区块链相关微博全数删除。

有意思的是,在真格基金官网上,此前真格基金投资的区块链项目,都已悉数下线。在金融科技投资板块,真格基金曾投资的火币、FINBOOK、公信宝、MaiCoin、Coinify、BLOCKSEER等区块链项目,都已经不在该列表内。

大佬一声令下,韭菜系数进场。顶级VC转身快,徐小平的这场All in仅仅持续了10个月,就画上了句号。

被收割的杨宁

在这场区块链泡沫破裂的大潮里,知名天使投资人、区块链项目CDC联合创始人杨宁是首个自称“被币圈收割了”的大佬。

2018年11月5日,火币发布“火币全球站暂停CDC项目交易的公告”。公告称,由于项目方违反交易所规则,火币决定在当天17时30分,暂停CDC在火币平台的所有交易及充值服务。被外界多次质疑是空气币的CDC,被火币一纸公告“实锤”。

次日,杨宁在接受“三言财经”采访时表示:“我被收割了,团队都撤了。”“传统的好人根本没有办法在这个圈里混,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你在踢足球,他们在踢人。”

杨宁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朱啸虎从来不投区块链,“我发现区块链有很多黑庄,而黑庄最后割的是投资人。”看清了现实的杨宁承认,自己的确没有朱啸虎聪明。

从传统意义上来说,杨宁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1999年创办Chinaren校友录,2002年创办空中网,时隔两年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杨宁成为彼时最年轻的上市公司总裁。

作为中国最早从事互联网创业的一批人,杨宁眼中的互联网应该是去中心化的平台。BAT这种巨型平台出现后,中小公司很难有机会脱颖而出。而杨宁All in区块链,创办CDC,则是为了颠覆BAT。

但CDC也伴随着种种质疑。除了市场空间小、开发难度大之外,CDC币值在2018年2月达到最高峰0.43元后,开始持续下滑。最终跌到了0.003元,市值不及最高40亿的百分之一。

虽然杨宁在采访中称自己遭遇“黑庄”,但也有人透露称,杨宁与CDC维权群中微信昵称为“海浪”和“小星星”的投资者达成了协议。杨宁先把55亿锁仓币以1厘的成本卖给“海浪”和“小星星”,两人卖出之后再把钱给杨宁,最终把55亿锁仓币全部卖出,三人顺利套现退出。

事实上,在区块链世界里,谁是庄家,谁是韭菜真的很难说。

投出下一个BAT薛蛮子

与徐小平高调入局区块链不同,很多更早入圈的大佬喜欢低调潜行。

“说实在话,老徐太亢奋了。”薛蛮子对徐小平不以为然,“区块链及数字货币投资是带泡沫的啤酒,泡泡占了百分之九十……现在的项目绝大部份是空气币。”

但是薛蛮子忘记了2014年自己第一次接触区块链的感受。当时,在孙宇晨的推荐下,薛蛮子买了一些瑞波币,随后发表文章《为什么我买了一点XRP》。在文末,薛蛮子一如徐小平那样亢奋说道,“这不是一个投资机会。这是一场革命。”

2017年,薛蛮子正式入局区块链。7月9日,薛蛮子见完当时的区块链鼓吹者李笑来后,发布微博称“我终于找到争取财富自由之路啦!”此后,这个专注投资传统互联网领域的投资人,开始押宝区块链行业。

薛蛮子动作极快,一个月后,发行了自己的代币Bex,还投资了墨链、比原链、量子链等区块链项目。薛蛮子眼中,区块链是互联网的破局者,杨宁想创造一个BAT,而他也则希望能在区块链行业“投出下一个BAT”。

比起其他All in区块链的大佬,薛蛮子仍然是行业的“理智担当”。在2018年2月18日,薛蛮子65岁生日会之际,薛蛮子对外表示,“区块链是个马拉松的开头而己……今天热闹的公司大多数会完蛋。”

在薛蛮子65岁生日之前,2018年1月29日,薛蛮子发微博说自己在日本“买下一条街”,开始做起了民宿生意。币圈泡沫破碎后,薛蛮子长居日本,很少回国。时间一长,关于薛蛮子的流言四起。

2019年10月23日, 公众号“徽剑”发布文章《寻人启事:寻找薛蛮子》,文中称有多名资人无法联系到薛蛮子,希望薛蛮子看到消息后,与投资人协商投资款退款事宜。两天后,薛蛮子微头条更新动态:“我很好,谢谢。”

区块链这场马拉松,薛蛮子自己也没能跑下来。

不甘幕后孙宇晨

孙宇晨评论嘉楠上市一事说,这是“行业的骄傲时刻”。

毫无疑问,孙宇晨从不放过任何蹭热点的机会,是位营销天才,不少人有这样的疑惑:他究竟是单纯炒作还是套利?或者说,他享受着成名与套利的双重快乐。

孙宇晨引起最大争议,还是“孙宇晨与巴菲特的天价午餐”一事。今年6月,他用456万美元拍下和股神巴菲特的午餐,打破“巴菲特午餐“20年来的最高纪录。

而在午餐将要正式开始的前两天,孙宇晨突然发布消息称,“本人因突发肾结石正于医院治疗,因故取消与巴菲特先生的午餐会面。

波场币价格随即大跌10%,有行业人士认为,这是孙宇晨搞出来的炒作手段,想做空赚钱。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孙宇晨此意图,但凭借这一事件,孙宇晨多次登上媒体头条,名气从区块链圈延伸到了金融圈。

2017年,孙宇晨正式入局区块链,创建区块链项目“波场TRON”,首次发行1000亿个波场币。而孙宇晨在大约半个月的时间内,把波场币价格从1、2分钱拉升到2元钱,币值涨了数百倍,整体市值突破140亿美元,跻身区块链市值全球前十。

随后,孙宇晨立刻抛售60亿个波场币,赚取兑换3亿美元,次日,波场币价格暴跌20%。虽然孙宇晨公开声明,从未将波场币套现,但波场COO刘明此前对媒体透露,孙宇晨用多名波场员工的身份在币安交易平台开办账户,将掌握的波场币充入账户卖掉套现。

会讲故事、会营销是孙宇晨做大生意的法宝,“红人”孙宇晨能给自己的项目带来巨大的关注度,而知名度比较高的项目,往往更容易在混杂的市场中被发现。

罗永浩被限制消费时,孙宇晨连发三条博文表示,欲发百万年薪聘请。王思聪被列入失信人执行名单,孙宇晨发微博说:“考虑帮王思聪把债还了”。高调的孙宇晨,是希望为已经不在舞台中央的自己,聚集更多的灯光。

在市场环境并不算景气的当下,嘉楠的上市成为区块链圈子内的一场狂欢事件。在嘉楠成功登陆美股的利好信息下,冲击上市失败的比特大陆或许也将再次进发。

对于区块链公司来说,嘉楠提供了一种常规获取资本的路径。事实上,区块链行业一直与数字货币有所隔离,BAT们布局的也仅仅只是技术,而非参与发币。但对于大多数字货币信仰者来说,他们看重的也许只是数字货币的价格增长空间。

而在区块链技术逐渐成熟、应用场景逐渐多元的今天,那些喊着要颠覆、见证革命的大佬们,渐渐在区块链行业不见了踪影。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